笔趣阁

第46章 管你是谁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十指波动,让琴音从指尖流转出来,即便弹琴的男子相貌平平,却莫名觉得气度不凡。

    而且,伴随着浓浓的檀木香,以及缠绵的琴声,屋子显得极为雅静。

    孟漓禾其实不怎么懂古琴。

    只觉得,琴师弹弄的那个声音倒是不错。

    便走上前,待琴师将一曲弹完才开口。

    “请问这把琴,是什么价钱?”

    琴师却并未抬头,而是淡淡的开口:“抱歉,这把琴是我惯用的琴,对于我来说,是无价之宝,并不拿来卖。”

    “哦,是这样。”孟漓禾点点头,虽然有些遗憾,却也不再多想,夺人所爱,从来不是她所愿。

    “不过,你弹的曲子真好听,可以让人心绪平和。”

    孟漓禾笑着赞美道。

    琴师这才抬起头,看向孟漓禾,只见眼前的女人,一身淡蓝色的衣裙,头上百花粉钗,面上略施粉黛,配上那甜甜的笑,只一眼,便足以让人惊艳。

    不由微愣了一瞬。

    而却不知,同样愣住,却不止他一人。

    还有,门口正准备迈入之人。

    门口,侧妃锦箐站立在大皇子宇文畴侧。

    她一直在京城因弹琴小有名气,过些时日有表现机会,自是不会错过。

    在王府磨了几日,才求得大皇子宇文畴陪她一道出来挑琴。

    自然,也是想显示自己在王府颇为受宠的地位。

    这会,方到了这京城最有名的琴社——雅轩,心里正是高兴不已。

    却觉前面宇文畴忽然脚步一停,眼睛直直的看向一处。

    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一个女子在琴师面前站立,从他们的角度只能看到侧颜,但已足以让人发觉那女子的美。

    锦箐心里咯噔一下,再转头看向宇文畴时,却发现他的眼中竟然闪着亮光。

    这个亮光她见过,在自己第一次为宇文畴弹琴时,以最美的姿态走到她身边时。

    而如今,这个亮光,却这么快属于别人了么?

    再看,这个女人……

    穿着有些奇怪,头上只有简单的首饰,身边,更是没有丫鬟小斯陪伴。

    想来,不过是哪户人家的普通女子罢了。

    也配来碍她的眼?

    想着,便越过仍在发愣的宇文畴,朝着孟漓禾的方向走去。

    只听前面,琴师正对孟漓禾说:“姑娘抬爱,其实不过这把琴的功劳。”

    琴?

    锦箐闻言一看,只见琴师手下此时扶着一把古琴。

    而不同于孟漓禾,常年抚琴的她一看便知,这,是不可多得的一把好琴!

    难不成,这个女人准备买这把琴?

    嘴角一个冷笑,快步走上前,对着孟漓禾说道:“这位姑娘,请问,你可是对此琴有意?”

    听到一旁的声音,孟漓禾看了看自己的身旁。

    并没有人。

    这个人难道是在和自己讲话?

    疑惑的转过头,只见一个穿着极为华贵,打扮十分精致讲究的女子正看着自己,面容颇为好看,只是那眼神……似乎十分高傲。

    看起来,必是非富即贵。

    再看这头发盘起的样式,想必是哪个大家族的夫人。

    不清楚她话里的意思,孟漓禾斟酌了一下开口:“这的确是把好琴。”

    “呵。”锦箐忽然用手帕掩面一笑,“姑娘真会谈生意,说吧,这把琴多少钱肯转给我。”

    说着,更是对随身丫鬟使了个眼色,拿出一个鼓鼓的钱袋。

    解开钱袋,竟然是满满一袋金子。

    孟漓禾淡淡的看了一眼,有些好笑。

    她哪只耳朵听到自己要买琴了?

    可不可以搞清楚状况再来啊!

    而且,这是在向自己炫富吗!

    自己好像根本不认识她吧?

    抬起眼,并不接话,她倒要看看这个素不相识的女人找上自己要干嘛。

    眼见孟漓禾竟然仍然不说话,锦箐微微一愣。

    没想到这个女人倒不怎么好对付。

    一般人,别说看到一袋金子,哪怕只是一块,便足以贪色尽显。

    这个女人,竟然神色未动?

    难道,是发现大皇子对她有意,想钓大鱼?

    不对!

    锦箐又将自己的猜想否定,这个女人自始至终没有看门口一眼,根本不可能发现宇文畴的目光,而且,即便是看见了,也不一定就知道宇文畴是大皇子。

    然而一想到宇文酬,她更觉得一定要赶紧打发走才行,不然,日后恐怕是她的大敌。

    所以,她要扼杀这个苗头!

    她了解宇文畴,只要现在让他看到这个女人的贪婪,便算是成了一半。

    狠了狠心,锦箐将自己头顶上那只镶嵌着上好白玉的金钗取下,那可是他的父亲送她的陪嫁之一,虽没有价值连城,但普通人家可是连摸都没机会摸的。

    金钗再加上那袋金子,锦箐全部递到孟漓禾面前,带着十足的蔑视说:“这位姑娘,这是给你的,只希望你不要再抢这把琴,至于琴的银两,我会再付。这样,你满意了吧?”

    说完,便自信的望着孟漓禾,等着她上钩。

    她就不信,这么大的诱惑,这个普通女人会不动心。

    端坐的琴师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

    孟漓禾只觉好笑至极,她好像还没说什么,这女人就上赶着捧着这些多银两,要是再说点什么,这女人还不得把自己的家搬来?

    自己本来也已经打消了买这把琴的念头,而且,孟漓禾相信,这个女人同样买不走。

    但,她就是看不惯这女人嚣张的嘴脸,有点臭钱了不起吗?

    孟漓禾心里这么想着,脸上却露出一个微笑,将钱推了回去。

    “这位夫人,钱买不了一切,这把琴我可以不买,但它亦是千金难求,祝你好运。”

    说完,便调皮的眨了眨眼,转身去看别的琴,完全不再理会她。

    锦箐一愣,完全没有想到孟漓禾竟然这般淡然。

    赶紧回头去看宇文畴,却见他的目光已经随她而去,一丝一毫都不在自己身上。

    方才想用金钱羞辱她的心思,反倒成就了她?

    心里顿时更加恼怒起来。

    殊不知,其实此时的宇文畴,丝毫没有注意她手上拿着的银两,毕竟,他很清楚孟漓禾的身份,若要打动她,恐怕不是一袋金子,而是一袋金山。

    让他始终无法移开眼的是,一般女人遇到这种事只怕不是恼羞成怒便是愤然回击,她,却是淡然转身,那一颦一笑之间,都是别样的风采,一如当日她在皇宫,一人立于皇帝面前,那让人无法忽视的风采。

    眼里愈发深邃,心里也愈发不甘起来,这个女人,原本应该是他的!

    眼见宇文畴的目光一直追随,锦箐几乎恨不得再追过去,誓要逼她出丑才好!

    却忽然感觉身边一动,侧头一看,只见琴师已经站起身,抱着琴就要向店里的内间走去,竟是看都未看她一眼。

    心里顿时更冒出一股火。

    方才,她说的清清楚楚,要买这把琴。

    这个琴师,居然胆敢这样无视自己?

    当即,对着琴师质问道:“喂,方才我说要买这把琴,你没听到吗?”

    琴师脚步微停,脸色淡然:“这位女子,此琴并非所卖之物,还请另寻其他。”

    说着,便要抬走再次离开。

    锦箐如今是皇后的儿子大皇子的侧妃,本就受宠,加上宇文畴并未娶正妃,平日里在王府内本就嚣张跋扈惯了,如今出了王府,居然还有人不买她的帐?

    而且,她方才明明看到这位琴师对待那个女人不是这种态度,这是和起伙来对付自己吗?

    如今宇文畴在身后,她怎能如此窝囊了去?

    想及此,一把拽住琴师,非常不悦道:“你这琴既然摆在这雅轩里,哪有不肯卖的道理?你是愚弄大家不成?”

    琴师微微皱眉,后退几步远离锦箐的手。

    锦箐只觉手明明在用力抓着对方的手臂,却依然眼睁睁的看着他脱离自己。

    “此琴只是在此弹奏助兴,乃是我本人之物,还请夫人理解。”琴师话语冷淡,却毋庸置疑。

    “你!”锦箐气急败坏,口不择言道,“不过一把破琴而已,今日被我看上应该是你的荣幸!”

    在一旁挑琴的孟漓禾皱皱眉,不由回头再次看过去。

    这个女人,怎么还不依不饶了?

    如此狂妄,到底是什么身份?

    “弹琴本是风雅之事,夫人自重。”琴师冷冷开口,冷冽的目光却他周身瞬间蒙上一股冷意。

    锦箐一愣,从来没有人敢如此对自己说话。

    当即怒道:“放肆!你可知我是谁?”

    “难不成是皇亲国戚,公主嫔妃不成?”孟漓禾本不欲生事,但她实在是看不惯用身份压人之人,再加上,方才还嚣张的用钱来生事,你真以为你爸是李刚吗?

    望着又半路折回的孟漓禾,锦箐更加愤怒,这一个两个的,居然无法无天了?

    不过,既然她问身份,锦箐冷冷一笑:“好,我就让你知道知道我是谁,我就是……”

    话还未说完,却听孟漓禾又是一句:“就算是皇亲国戚,公主嫔妃,也断没有强买强卖的王法,何况,越是地位高之人,越应礼亲下士,这点道理,你都不懂吗?”

    宇文畴的双目,顿时一亮。

    相比之下,锦箐这番无理取闹,可当真就是跳梁小丑了。

    琴师亦是有些意外的看了孟漓禾一眼,接着,便投去一个感激的目光,抱着琴进入。

    锦箐被劈头盖脸的一问,顿时有些发懵,反应过来,却几近癫狂。

    这个女人,当真是不教训教训她,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想着,竟是忽然伸出手,朝着孟漓禾狠狠的扇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