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96章 准备反击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很快被吻的发懵。

    一时间,什么计划,什么破案,完全都不记得了。

    哪怕开始还有意识的进行反抗,甚至想要哼哼唧唧的表达自己的不满。

    然而,奈何宇文澈攻势实在太猛,技术又太过娴熟,到了最后,也只有从哼哼唧唧到咿咿呀呀最后到嗯嗯啊啊的地步。

    至于,要解锁新的姿势是否需要在这过程中找出书来临时学习?

    你们都太天真了。

    就算宇文澈再没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也必须将各种招式记得滚瓜烂熟,毕竟,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学以致用啊!

    所以,一百零八种武艺样样精通,说的就是他,真是好刻苦。

    必须点一零零八六个赞。

    而至于到底,用了哪一式,那是人家两口子的事,必须不足为外人道也。

    总之,待这一场“奖励”完成,时间已经过去很久。

    而孟漓禾真的是缓了很久很久,才终于平静了下来,怒目看向宇文澈道:“宇文澈,你下次再这样,我再也不给你奖励了。”

    宇文澈轻咳了一声,也自认是有些理亏。

    加上,进行了生命中的大和谐这种有益于身心健康的运动,如今心情也非常好,所以,非常开心的笑着:“我知道错了。”

    搞得孟漓禾都一愣。

    这家伙真的是中邪了吧!

    画风越来越不对了。

    笑这么开心,可有考虑过别人的感受?

    哼!

    不过,对于他的那个计划又实在太好奇,所以,稍微谴责了他一会之后,还是迫不及待的催促起来:“快点说你的计划。”

    宇文澈有点意外:“你还有精神听?”

    看孟漓禾方才的样子,他还以为她又要像以往那般,话都不多和他说一句就睡去。

    没想到,怎么竟然这么生龙活虎了?

    果然那秘籍不是白练的。

    宇文澈甚至开始有点淡淡的压力。

    甚至偷偷的想,会不会练到最后,满足不了媳妇了?

    不对,他还有神功,一定也是越发增强的!

    孟漓禾完全不知道他这些暗戳戳的心思,只是习惯性调侃:“怎么?你没精神了?”

    这简直直接戳中了宇文澈那不可为外人道也的心思,所以,立即反弹道:“谁说的?不信我们继续来?”

    孟漓禾直接吓了一跳。

    要不要反应这么大啊!

    都没有以往邪魅狂狷呢!

    而且,看起来有些认真!

    她不要!

    所以,赶紧说道:“不不不,太子殿下,我了解您的力量。您还是快快说正事吧。”

    宇文澈这才勾了勾唇角,满意的不再对此事进行多说。

    而是,转而说起了他的计划。

    静静的听完他所说,孟漓禾一愣:“你是说,那个亲王竟然肯帮我们一起对付宇文畴?”

    “没错。”宇文澈点点头,“毕竟,我是他们的恩人。”

    孟漓禾亦是颔首,话倒是没错。

    不过,让一个藩外的亲王,千里迢迢赶过来为他们做卧底,还是件挺让人震惊的事啊!

    因为,这次这个亲王要扮演的角色是,假装与那个号称有金矿的人联络,表示自己愿意出钱请他们打造首饰运往藩外。

    而且,众所周知,那亲王是摄政之王,非常有权势,手底下产业也是颇多,那银子自是不缺。

    所以,他打的旗号就是,首饰有多少要多少,只要价格合理,他通通接收。

    反正,藩外的人好打扮,且比较富足,运回去,肯定也是销量很好。

    而对于宇文畴而言,如今关了几个首饰店,又不敢随便作为正常流通的黄金那样来花,这个办法,无疑为他提供了最好的销赃方式。

    相信,他不会拒绝。

    而且,也容不得他拒绝。

    毕竟,那墨算是他一个证据。

    为了保证这良好的关系,宇文畴想必也会让那络腮胡子答应。

    这样一来,宇文畴到底有多少金子,他们便可以彻底的探好底。

    而至于,以后要怎么查处。

    毕竟,他们还找到了那打造首饰的老窝,想必,离彻底剿灭这伙人,也不远了。

    不得不说,宇文澈的这个主意,当真是目前来说,最好的一个。

    “怎么样,你觉得如何?”宇文澈说完,开始问孟漓禾意见。

    孟漓禾挑挑眉:“你连亲王都能请动,我还有什么好说的?”

    宇文澈笑笑:“就知道你会同意,那我便修书一封过去,请他们即刻赶来。”

    “嗯。好啊。”孟漓禾点点头,“那他们过来要多久?”

    之前她的确看过一些地志,但那都是涉及到三个国家的部分,最多还有一个迷幽岛,虽说是海外,但是距离他们并不远。

    而这些藩外的国家,其实就是现代意义上,那真正的国外。

    应该隔着宽阔的海域才对吧?

    不过这些都是孟漓禾的猜想,距离到底如何,还是要询问宇文澈。

    关于府内地志的内容,宇文澈看过,自然最清楚,想到她可能不了解,所以也详细的和她解释起来。

    此藩外之国的确与孟漓禾所想无差,虽然没有类似于大洋彼岸那么远,但要过来首先要经过一段航海。

    不过,虽然相较迷幽岛远了不少,可坐船过来的话,大概不出十天。

    而登陆之后,因为殇庆国最北面为海,离京城并不算十分远,快马加鞭的话,五天也差不多能到。

    反正,总体时间上来看,半个月足以。

    据说这亲王四十有余,人还十分硬朗,甚至之前还带兵铲除过本国内叛军,非常勇猛,所以应该不会超过这个时间。

    孟漓禾这才安了心,那还算好。

    只要最近不会让大皇子发现什么,他们依然暗中监视,不轻举妄动,没有打草惊蛇的话,应该可以不至于让大皇子有大的动作。

    只是,如果背地里需要和那亲王有联络的话,府里有个奸细总是不那么安全。

    原本,她是想要给豆蔻点时间让她看清,自己这边暂时不透露消息,这样看来是等不了太久了。

    得想个什么办法才好呢?

    虽然即使已经可以初步判断那连生有问题,但是宇文澈并没有过多询问孟漓禾的处理方式。

    这大概,也是因为想到豆蔻那层关系。

    这一点,让孟漓禾暖心不已。

    毕竟,相比于与大皇子斗智斗勇的周旋战斗,豆蔻的心情,实在是不值一提。

    然而,宇文澈还是因为她而顾及到了。

    这是体贴,更是尊重。

    但也恰恰如此,她更不能因为自己一时的心软,而让全局都充满危险。

    因此,第二日,她便迫不及待的叫来管家,询问他调查的情况。

    虽然知道只有一天的时间,实在是紧迫,但眼下形势紧急,她不得不多盯着些。

    然而,令她都有些吃惊的是,这管家大叔大概因为自己有所疏失有所歉疚,加上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

    也仅仅是这么一天的时间,他便动用这大半生所有的能力,将这人查了个翻天覆地。

    而事实是,此人所说的经历大部分属实。

    连生的家中的确有重病的母亲,而他之前也的确在一家做家具的木材行当长工。

    甚至,也的确因为照看母亲等事情,被老板不待见。

    然而,奇怪的是,在这个连生被辞退后,他的家里不仅没有因为没有了收入而捉襟见肘,反而,还为母亲买了好药,甚至据邻居说,还经常传来阵阵香气,类似于鸡鸭鱼肉等等。

    而没过多久,便发生了救助豆蔻那一幕。

    孟漓禾听到这里,嘴角勾出冷冷一笑:“看来,是被人收买了。”

    “没错。”管家点点头,“太子妃,你可知道,那木材行是谁的产业?”

    “谁?”孟漓禾闻言一愣,她原以为,这连生是被辞退后被人收买,难道,还另有玄机?

    “沥王。”管家凑近一些,凑到孟漓禾身边,低声耳语。

    孟漓禾双眸不由眯起,竟然是大皇子。

    这下,更容易解释的通了。

    看起来,是这连生尚没有被辞退前,就被他们挑中了。

    毕竟,单从外表来看,的确有令女人迷惑的资本。

    而且,大概因为他本身不是坏人,所以,没有那股一般混混的猥琐气质,也并非被训练好的奸细,没有武功,不会下意识防范,反而更不容易被人察觉。

    所以之后故意将他辞退,上演这么一出让豆蔻心软的惨剧。

    不得不说,当真是计划的够好。

    可惜的就是,大皇子你动作太快了。

    人家连生没有暴露,反倒你的行为将人家暴露了。

    看来人果然不能急,不然终究难以避免疏漏。

    “辛苦了,做的很好。”孟漓禾想清楚之后,朝管家赞赏的点点头。

    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去调查这么精准,看起来似乎都是很容易打听到的消息,但是,恰恰因为太容易打听,所以想必得到的信息很多,能够抽丝剥茧,将重要的信息提炼出来,并且用合理的分析手段去顺藤摸瓜,这真的是非常不容易。

    孟漓禾倒是忽然明白,宇文澈为何这般信任他。

    想必,并不是仅仅因为他管理府内事务,账本之类都井井有条。

    “老奴惭愧。”管家却完全受不起这个赞赏,如果不是他失职,怎会让府里出现奸细?

    能够让太子妃发觉,想来已经是影响到她了,想到此,就是一阵内疚。

    “无妨。”孟漓禾却是笑了笑,“任何事情都有双面性,谁知道,到底谁笑到最后呢?”

    想让她白白吃了这哑巴亏,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人能办到!

    管家一愣,瞬间心服口服,凭太子妃的睿智,胆识,更是气度!

    “你先去忙吧,叫豆蔻进来。”孟漓禾又吩咐道。

    也是时候,和豆蔻谈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