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95章 案子有进展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简直吓了一跳。

    这个小子是什么时候跑过来的?

    而且,女人……这是什么鬼?

    真是话本看多了吗?

    小小年纪一点都不学好。

    额角忍不住跳了跳,孟漓禾无语道:“舒然,你怎么会在此?”

    舒然抬了抬手中的球道:“昨晚和果果还有朵朵一起玩,不小心扔了进来,当时太晚没找到,所以今天过来找。”

    孟漓禾一愣:“所以你在我之前就到了,刚才的对话你都听到了?”

    “对。”舒然点点头,“我还知道你是在故意引起他们两个人的矛盾。”

    孟漓禾的额角跳的更明显。

    真是人小鬼大,不过她怎么好像一点都不意外呢。

    不过,被人偷听了对话,又窥探了心思总归是很不爽的。

    所以,还是直接回道:“你不懂。”

    因为他就是不懂自己的目的所在啊,不管他再怎么看得见表面,也不会了解自己的真正用意。

    毕竟他不了解这件事情的背景。

    “哼,有什么不懂的。”舒然不屑的昂起头,“不就是因为你不喜欢他们两个在一起么?”

    孟漓禾挑挑眉,这样说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她的确不希望豆蔻与这个奸细在一起!

    因为这个奸细对她根本就不是真心。

    这从他方才拒绝婚事就能看的出来。

    “不过你这样做是不对的。”舒然忽然说道,而且表情非常严肃。

    从来没想过被一个九岁的小孩子说教,孟漓禾倒是来了些兴趣,眉毛一挑道:“哦?怎么个不对法?”

    舒然蹙了蹙眉,似乎不知道要怎么表达自己心里的想法,憋了半天才说了一句话:“就比如我,我也不希望你和太子在一起,但是我不会故意破坏你们。”

    孟漓禾顿时一愣。

    仿佛是第一次开始重视起这个孩子某些时候的话。

    因为,这个孩子似乎很多时候并不只是说说而已。

    好像心里真的想过很多。

    可是他明明还这么小啊,一个小正太,能懂什么感情?

    然而,就是这么一句话,当真让孟漓禾有些迷惑起来。

    甚至于,等到宇文澈一回到府中,便拉着他将这件事说了一遍。

    之后又问道:“澈,你有没有觉得我这样做有什么不妥?”

    宇文澈挑挑眉:“我觉得你做得很好啊。”

    “为什么这么说?”孟漓禾炯炯有神的看着他,非常想要得到认同,因为被舒然说的纠结死了。

    “你这样做,的确是可能破坏到他们的感情,但是却间接提醒了豆蔻这个男人的真心。我认为这个做法没什么不好。”宇文澈帮她分析道,毕竟媳妇不管做什么都应该是对的。

    孟漓禾赶紧点头,对啊对啊,她就是这么想的。

    “而且……”宇文澈顿了顿,“其实你是想让豆蔻只以为感情被骗从而分手,这样也就不用背负影响你带来的罪恶感吧!”

    孟漓禾这次没话讲了,因为宇文澈对她的了解,真的是比她肚子里的蛔虫了解的还要透彻。

    暖心之余也不由感慨:“哎呀,看来以后自己不能有小心思了。”

    宇文澈眉毛一挑,佯装怒道:“你想有什么小心思?在家里藏个喜欢你的小孩子还不够?”

    这一次,孟漓禾当真闭了嘴。

    无从辩驳呀!

    而宇文澈却眯了眯眼,从上到下的打量她,故意说道:“我不在的时候,那小子对你说什么了?”

    孟漓禾一愣:“没说什么呀!”

    “不对。”宇文澈摇摇头,“平常我说他喜欢你,你都会说他只是个孩子而已,哪懂什么喜欢。今天你没有反驳。”

    孟漓禾顿时怔住,哎呀这太子殿下真的是太难应付了啊!

    抽了抽嘴角,孟漓禾嘿嘿一笑道:“反驳了那么多次,累了嘛!”

    真是一点也不虚伪。

    宇文澈挑挑眉,脸上出现一丝思索:“累了?我记得这两天,都是让你很早睡的。”

    看着宇文澈那带着危险的光芒,孟漓禾往后缩了缩,没错,她这两天因为有心事,的确是睡的比较早。

    然而,这又怎么样?

    不要用这种带着暗示的目光看着我啊!

    我什么都看不懂。

    可纯洁可纯洁的。

    “噗。”宇文澈忍不住一笑,“今天先放过你。”

    孟漓禾一愣:“这么好?”

    “怎么?”宇文澈挑眉看着她,“很失望?”

    “怎么可能!”孟漓禾直接剜了他一眼,她才没有那么那啥好吗?她一直都很矜持的啊!

    宇文澈也懒得拆穿她,只是道:“今天晚上,我有件事要同你讨论。”

    孟漓禾立即严肃起来:“什么事?”

    因为如果不是很重要的事,他不绝对不会放弃与自己嗯嗯啊啊的时间来讨论的。

    没错,就是这么值得歌颂。

    “你可还记得,藩外那件墨的事?”宇文澈问道。

    孟漓禾点点头,她当然记得啊,这件事情只是将宇文峯的干系摘了出去,但是凶手到底是谁,至今为止还没有查到。

    听到他这样一问,孟漓禾立即问道:“你查出来了?”

    宇文澈点点头:“已经查出这块墨是从何而来了。”

    孟漓禾眼前一亮:“哇,你太厉害了,快说说是怎么回事!”

    宇文澈点点头,接着,将他近些日子的调查说了出来。

    原来,即使是在藩外,这个墨也非常非常的稀少。

    他们不管在黑市还是民间,总之,无论哪里都没有查到买卖的痕迹。

    而皇宫里的存货,也绝不是宇文畴这等人可以随便弄到手的,而且,想来宇文畴也不会如此明目张胆。

    就在他们想要放弃之时,却偶然听说,当年藩外的皇帝有将一块墨赠与过他们的亲王。

    而那个亲王刚巧就是当年进贡给殇庆国这块墨时,来殇庆国的使者。

    无巧不成书的事,那个亲王的女儿恰巧被宇文澈救过,所以,亲王一直当他为救命恩人来看待。

    只不过,救他女儿这件事没有对外声张,所以,一般人并不知道他二人有往来。

    本来在那件事之后,因为相聚也较远,倒没有再多的联络。

    但是这次为了查案,宇文澈也只好派人去联络这个亲王,没想到,恰恰就是这个亲王将墨卖了出去。

    据他所说,是因为有个人一直在求他,说是要圆友人一个临终心愿。

    并且夸下海口,说自己守了一个金矿,多少钱都可以出。

    那亲王拗不过他,加上自己对这墨并没有特殊的感觉,所以也干脆顺水推舟,用很好的价钱卖了这块墨。

    孟漓禾越听越惊讶。

    这都行啊!

    如此高调的去买块墨,还敢说自己坐拥金矿,这真是以为殇庆国离他们那里十万八千里,没有人能查到吧!

    不过也是呢,如若不是有宇文澈这层关系,还当真没有人敢查到藩外的亲王头上去。

    “你猜猜,是谁去买的这块墨。”宇文澈勾勾嘴角问道。

    孟漓禾转了转眼珠,肯定不能是宇文畴亲自去的,不然就暴露了,那难道是……

    “那个络腮胡子。”

    “聪明。”宇文澈点了点她的鼻子,“正是他。”

    “看来这个人当真是宇文畴的第一大心腹啊!”孟漓禾感叹道,“那你打算怎么做?我们可以将他抓过来,然后我来催眠他,将所有的事情问出。”

    宇文澈却摇了摇头:“还不行。”

    孟漓禾皱皱眉:“你是不是担心打草惊蛇,然后宇文畴毁灭证据,与他也脱清关系?”

    “没错,我的太子妃就是聪明。”宇文澈一点都不浪费能夸媳妇的机会。

    孟漓禾笑着白了他一眼,虽然心情被夸的很美丽,但是我们是在讨论事情啊,请先把这些放到一边啊!不然她都没心思了。

    努力让自己的注意力重新集中起来,孟漓禾那小眼珠咕噜咕噜的转,闪着发亮的眼睛道:“看来,我们要想个计策才行了。”

    “没错。”宇文澈点点头,“我想到了一个,来和你商量一下,你看看是否可行?”

    “哈?你都想出来啦!”孟漓禾有些惊讶。

    这一次,宇文澈的行动是相当快啊!

    不声不响的就把这案子一下子破解的差不多了,真是的,都没有让她参与啊!

    看孟漓禾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宇文澈好笑道:“因为你也没闲着,如若不是出了奸细,说不定你这边通过那遗书也能破了案。”

    说到奸细,孟漓禾果然愣了一瞬。

    没错,如果不是奸细的话,怎么会让她这些天这么郁闷。

    说起来,那个作者半路被杀,想来也是奸细的原因吧!

    因为本来联络到作者的人就是豆蔻。

    肯定是她觉得没什么关系,不小心说出去了。

    自古都是君子易防,小人难防啊!

    不想再想这些糟心的事儿,孟漓禾赶紧说道:“那你快说,你想到什么主意了?”

    然而,宇文澈却不急不忙了起来,挑挑眉道:“有什么奖励?没有奖励我可不说哦。”

    孟漓禾:……

    还行不行了,时时刻刻想着自己的福利。

    不过,这次好像有些棘手呢。

    因为看这个样子,宇文澈自己也完全破得了案,要是他不让自己参与的话,哎呀,心好痒啊!

    这真的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于是,为了达到目的,孟漓禾干脆一咬牙说道:“大不了,那本书我们再解锁一个招式。”

    宇文澈断没有想到孟漓禾会如此痛快,并且还说的让他如此无法冷静。

    顿时眼神一暗,什么都不说,一把将她扑倒。

    孟漓禾简直吓了一跳,双手推上他的胸膛:“你干嘛?”

    宇文澈呼吸沉重,只说了一句:“我等不及了,计划待会再说。”

    说完,便不再给孟漓禾反应的机会,朝着她狠狠吻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