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94章 豆蔻的情郎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原来在他们离府的这段时间,豆蔻有一次亲自为朵朵和果果出来买食粮时,恰巧在街上遇到一个流氓。

    而她当日只身一人,眼看就要被欺负,却被这名叫连生的男子救了下来,还连累他将自己手中的草药打番。

    豆蔻心怀感激和歉意,想要承担他损失的药钱。

    然而,连生却拒不接受,只是默然离开。

    而恰巧,豆蔻听到旁边有人在议论,此男子家中有一位病重的母亲,生活十分潦倒。

    因此,更加觉得不能这样不负责任的走开。

    何况,人家还救了自己。

    所以,向身边的人打听到了此人的住址,便亲自寻了过去。

    到了之后才发现,此人家中当真是住得简陋无比,而其母亲,也病得十分严重。

    询问一番才得知,更令他们雪上加霜的是,这个男子刚刚做长工被辞退。

    原因就是,因为他时常要照顾病重的母亲,让那老板不能容忍。

    因此,豆蔻思前想后,才拜托管家请他进来做小厮。

    因为这男子不接受任何金钱上面的馈赠,认为男人要凭自己的本事赚钱。

    这令豆蔻十分敬佩,也让她上心了许多。

    因为考虑到他母亲尚在家,所以又拜托管家,可以让他随时出府,以便照顾他病重的母亲。

    听到此,孟漓禾问道:“你的意思是说,他得到管家特批,可以随时出入府中?”

    豆蔻一愣,点点头道:“是的。”

    孟漓禾微微蹙了下眉,并没有说话。

    一直在孟漓禾身边伺候,她的一言一行,自己都是非常了解的,所以看到她这个样子,豆蔻不禁有些疑惑,问道:“太子妃,可是有什么问题?”

    “没有。”孟漓禾笑了笑,“倒是挺浪漫的,英雄救美啊!”

    这句话果然令豆蔻转移了注意力,脸上微微一红道:“奴婢的确是很感激他的,如若不是他,当初奴婢还不知道怎样被那个流氓欺负。”

    孟漓禾点点头。

    是啊,任谁都不会排斥一个救命恩人。

    只是,刚巧有了坏人,刚巧有人帮忙,刚巧又在这个人走之后,有人知道这个人的住址。

    怎么想,都太巧了点。

    可是,她多年办案的经验告诉她,太多的巧合就是最大的疑点。

    只不过,如今管家的调查还没有出来,她尚不能说而已。

    “不过你也帮了他不少,毕竟帮他找到了太子府这份职务。”孟漓禾又说道。

    豆蔻一愣:“太子妃,奴婢这样做不对吗?奴婢只是想帮帮他而已。”

    “没有不对,知恩图报,是一个人最好的品质。”孟漓禾看向她,“只要这个人值得。”

    豆蔻闻言,心思放松了许多。

    嘴角扬起一抹不可抑制的笑,低声说:“他对奴婢挺好的。”

    “是吗?”孟漓禾挑挑眉,“怎么个好法?”

    豆蔻脸色越发变红,摸了摸耳朵上的耳坠道:“那日奴婢让他看这耳坠是不是漂亮,然后,他还问奴婢是从哪家店买的,说如果奴婢喜欢的话,将来,同他成亲之时,他也努力赚钱给奴婢买一套。”

    孟漓禾顿时瞳孔一缩:“你说他问你,这个耳坠是哪家首饰店买的?”

    “嗯。”豆蔻点点头,“不过奴婢也不知道,只告诉他,您和太子那日上街之后买回来的。”

    原来是这样,孟漓禾心里更加肯定了几分。

    不过,经过这一次对话,让她欣喜的是,看豆蔻的样子,应该只是被蒙蔽,并没有被策反的情况发生。

    否则,便不会这样轻易将这些话对自己说出。

    不过,看着她这一脸幸福的样子,孟漓禾心里还是有些难受。

    真不知道,等她知道自己是被骗时,会是什么样的滋味。

    哎,都怪她对豆蔻太忽视了。

    将她带到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却一直忙着自己的事,也没把她一直带在身边。

    不管怎么说,今日的事倒是提醒了她。

    如果当日那要对她施暴的流氓是真的,而她也无力反抗的话,那结果当真是不堪设想。

    那她真的一辈子都不能原谅自己。

    想到此,孟漓禾还是嘱咐道:“日后你若有事出府,不要一个人去,派个人跟着你吧!”

    豆蔻一怔,有些好笑道:“太子妃,奴婢只是个下人,哪还能让人保护?”

    孟漓禾却皱皱眉:“你是我的义妹,我早就说过的,你忘记了?”

    豆蔻有些怔住,她怎么会忘记,当日,太子妃为了她而教训那个表小姐,曾经亲口说,自己是她的义妹。

    然而,她就是一个下人而已,太子妃可以这样说,可她自己却不能真的这样以为。

    所以,她从来没有将自己摆上过那样高的位置。

    “奴婢没有忘记,奴婢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太子妃的恩德。”

    豆蔻的话说的很认真。

    也或许恰恰是因为太过认真,甚至还多了许多真诚,孟漓禾不禁有些恍然。

    是啊,豆蔻一直将自己视为她的恩人一般的存在。

    若想让她背叛自己,那根本是不可能的吧!

    可是如若让她知道,她的一些行为恰恰帮助了自己的敌人,一定会很自责吧!

    想到此,孟漓禾只觉头更大了。

    怎么办呢!

    “太子妃,您之前说过想亲自见见连生,今日若是有空的话,奴婢愿意为您引荐,也希望……希望您给奴婢把把关。”身旁,豆蔻忽然带着一丝不确定的问道。

    孟漓禾眼前一亮,眼珠转了转,点头道:“也好,你将他带去正厅吧!”

    豆蔻闻言很快离开。

    孟漓禾也随后朝正厅走去。

    待她刚在座位上坐好,就见豆蔻带着那名为连生的人走进。

    “奴才参见太子妃。”连生很规矩的上前行礼。

    “免礼。”孟漓禾语气柔和,并且朝他笑了笑,“今日叫你来,只是因为私事,不必这么拘束。”

    然而,连生还是弓着身子,显得似乎有些紧张。

    一旁的豆蔻偷偷的拉了拉他的衣角,才令他重新将身子直起。

    不过,还是没有抬头去直视孟漓禾,目光很是规矩。

    孟漓禾也趁着这个机会,仔细地将他打量一番。

    只见他长相清秀,人的确是相貌堂堂。

    而且整个人身上散发的,没有一丝猥琐气息,倒有那么些铁骨铮铮的范儿。

    别说是豆蔻,就算是她第一次看到这人,恐怕都会被误导。

    不过,看此人不与她对视的样子,孟漓禾却微微蹙了眉。

    这个样子,很显然是懂得规矩的人。

    因为与主子对视,在这个年代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严重一些,甚至可以说是犯上。

    但一般非贴身的小厮,只是府里的杂役的话,很多是没有这些讲究的。

    因为本身也不会与主子进行什么正面的交流。

    而在这太子府里住了这么久,孟漓禾也可以感受得到,虽然宇文澈性子很冷,但对于规矩并非那么讲究。

    因此,这太子府的人大多都很跳脱随性。

    甚至形成了这么一个主子无比高冷,下面的人却无比欢脱的违和局面。

    但正是这无比违和的局面下,才令这个连生显得这么不一样。

    “连生,豆蔻虽然是本太子妃的奴婢,但本太子妃一直视她为姐妹,所以今日叫你过来,也有正式见面之意,毕竟,你是她的意中人,若是以后成了亲,也是本太子妃的亲人。”

    孟漓禾一边说着,一边看着他的反应。

    只见他身形一震,似乎有些惶恐道:“多谢太子妃抬爱。”

    孟漓禾微微一笑:“本太子妃在意的只有豆蔻的幸福,你们有没有打算何时成亲?本太子妃可以为你们证婚的。”

    豆蔻一愣,真没有想到,孟漓禾请人第一次见面就提到了成亲的事。

    忍不住有些害羞,然而,却还是偷偷的看向连生。

    因为的确很想听到他的回答。

    毕竟,他刚刚提到过成亲的事,如果此时他愿意,她也不会犹豫。

    可是,连生却是立即说道:“太子妃,奴才现在恐怕,没有条件与豆蔻姑娘成亲。”

    豆蔻闻言脸色顿时一变,微微有些涨红,但不再是害羞,反而有些恼羞成怒。

    毕竟被男人拒绝了婚事,总归是抬不起头的。

    孟漓禾淡淡的扫了豆蔻一眼,又对连生说道:“你们成亲之后住在太子府里,你做你的小厮,她做她的丫鬟,还需要什么条件?”

    “可是,奴才与豆蔻姑娘相识时间较短,奴才是怕太草率了。”连生再次抛出一个理由。

    事已至此,任何人都能看得出他并不想成亲。

    因为所谓的草率便是,还不认可对方。

    如若想要成亲的话,即便时间较短,也可以说过段时间再成亲。

    这个回答明显就是推脱。

    所以,在孟漓禾再次开口之前,豆蔻已经说道:“没错,太子妃,奴婢与他认识时间的确很短,了解的还不够深,为免得各自日后后悔还是不嫁了。”

    孟漓禾挑了挑眉,这豆蔻,倒是挺有脾气。

    连生一愣,意识到到豆蔻这是在生气,赶紧解释道:“豆蔻,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觉得不用这么着急。”

    “嗯,的确不急。”豆蔻不咸不淡的说道,接着看向孟漓禾,“太子妃,奴婢还有活要干,先退下了。”

    孟漓禾挑挑眉,并没有阻拦。

    只是看着她行个礼后便走了出去。

    连生的脸色很难看,他是被豆蔻带来的,如今豆蔻已经离开,他自然也不好再留下去,只好对孟漓禾开口道:“太子妃,奴才也先退下了。”

    “嗯。”孟漓禾点点头,目送他出门。

    之后,嘴角却慢慢上扬,露出了一抹志在必得的笑。

    然而身后,一个小小的影子却忽然出现在她眼前。

    只见舒然皱着眉头望着她:“女人,你为何故意拆散他们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