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93章 豆蔻有问题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管家,为什么这个人的资料比其他人的少这么多?”

    孟漓禾将手中的资料放下,抬头看向管家。

    她清楚的记得,自己之前在熟悉王府时,也曾经翻阅过很多下人的资料,那些资料厚的甚至让她都觉得有些奇葩。

    因为里面,不仅有那些人的家庭背景,甚至,连他们所接触过的人,以及其他人对他的评价,都查得事无巨细。

    她记得当时还问过管家,这些到底有没有必要。

    而当时管家对他的回答是,这些人要入住府里,必须要非常保险才行,任何有可能威胁到府中的,一概不允许进入。

    可是,这个人的资料却仅仅只有一些家庭背景而已,其他全部是空白,陷入,这很不符合管家一贯的做法。

    管家一愣,立即回道:“回太子妃,因为此人是豆蔻所介绍。老奴记得她当日说,此人是她非常好的一个朋友,因为家里所迫缺少银两,因此急需进府赚些银子,老奴想着既然豆蔻介绍的,应该不会有问题,所以只是简略调查了一下,倒也的确符合豆蔻所言,他的家中确有一个病重的母亲,后来豆蔻又催促了老奴几次,老奴便同意他进来了。”

    “你是说豆蔻一直催促你?”孟漓禾的眼睛微微一眯,她原以为,这个人是府中正常的小厮,也以为二人是从府里认识后,有了好感而在一起的。

    怎么竟然是豆蔻介绍进来的?

    而且,豆蔻自小就生活在风邑国的皇宫,别说在这殇庆国有朋友,即使是在风邑国的皇宫外,也没有她认识的人吧!

    孟漓禾的脸色此刻当真沉了下来。

    这件事情比她想的要还要复杂。

    做了管家多年,自是十分懂得察言观色,看到孟漓禾如此,心里不由咯噔一声,立即主动问道:“太子妃,可是此人有问题?”

    孟漓禾将资料递还给他:“你再去仔细调查一下此人的背景,越详细越好,但是不可对任何人声张,包括豆蔻,尤其是,不要让他知道。”

    “是。”听到孟漓禾这样说,管家心里多少有了谱,不由有些自责,“都怪老奴一时不察。”

    “无妨,去好好调查吧,切记不能打草惊蛇。”孟漓禾安抚道,不过又加了一句,“日后关乎到太子府的规矩问题,以及安全问题,无论是任何人,即使是本太子妃,你也要按照规矩办事。”

    “是,是,老奴都知道了。”管家不由擦了擦额角的汗。

    他们的太子妃虽然非常好说话,但是,在原则问题上也一点都不含糊。

    当真是令人佩服。

    所以,也赶紧领命走了出去。

    然而,孟漓禾的脸色却在无人时,彻底暗沉了下来。

    并且,又一次将自己关在屋子里,不要任何人伺候。

    因为,她不知道要怎样面对豆蔻。

    宇文澈当真是颇为无奈,一回府就听说媳妇这个情况,只好令厨房重新做好晚饭,送进了倚栏院的卧房。

    不出意外,一进门就看到坐在床上,眉头紧锁的孟漓禾,不由叹了一口气:“小雨,你如果再让我回府时看到你这个样子,我就不去皇宫了,每天监督你在家里有没有好好的。”

    孟漓禾一愣,有些茫然的抬起头。

    宇文澈及送饭的下人什么时候进来的她都没有注意到,因为脑子里在仔细的想着事情。

    这会儿听到他这样说,却只是叹了一口气,连强挤出的笑容都没有。

    宇文澈这一次倒真有些紧张了,令下人出去之后便赶紧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是说,你从三个暗卫口中问出什么了?”

    孟漓禾一愣:“你都知道啦?”

    “当然。”宇文澈脸上挂着温和的微笑,轻抚着她的头,“我还知道你背着我将他们三个叫过来,是怕他们与我心生芥蒂,便自己将这个责任揽了,我说的对不对?”

    孟漓禾一愣,她断没有想到,宇文澈会这么快猜到她的心思。

    的确,她之所以背着宇文澈,确实是担心若三个暗卫对她的这个行为有所不满的话,不会怪到宇文澈的头上。

    因为宇文澈压根不知道这件事,就算因为被怀疑而有所芥蒂的话,也只会怪自己。

    虽然,她也没有怀疑到他们。

    但,为了那一万分之一出现的误会,她还是要能免则免。

    毕竟宇文澈还需要他们辅佐。

    只是宇文澈这个家伙,也未免太聪明了吧?

    真是无论做什么,都逃不过他的眼。

    “谢谢你为我考虑,不过以后不必了,因为我们是一体的。”看孟漓禾没有回答,宇文澈直接说道。

    “嗯。”孟漓禾点点头,嘴角终于露出一抹微笑。

    “那你现在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和这三个暗卫有关?”宇文澈语气温柔地说出口。

    他知道这个女人如果不是特别在意的话,不会有这种带着伤感的表情。

    “不是,他们三个没有问题。”孟漓禾摇摇头,还是说道,“有问题的是豆蔻。”

    宇文澈一怔,明显很是惊讶。

    他现在可以理解,孟漓禾脸上那些纠结和痛苦来自何处。

    不由有些心疼的将她揽在自己怀中:“你已经确认了是她的问题?”

    孟漓禾深呼一口气:“府里的奸细我已经有了眉目,而这个人是豆蔻拜托管家同意进来的。”

    宇文澈紧紧蹙起眉:“管家没有查?”

    “查了一些基本情况。”孟漓禾简单的把她与管家的对话讲了一番。

    宇文澈沉默半晌,还是说道:“那你有没有想过,也许,豆蔻事先并不知道此人有问题?”

    “有这种情况,我还没有和她谈,但是我有些害怕。”孟漓禾闭了闭眼,表情非常的难过,“你还记得,宇文峯的那个侍从,也是从小跟着他,最后为了女人,叛变了宇文峯。”

    宇文澈一愣:“你的意思是豆蔻和那个人……”

    “没错。”孟漓禾望着他道,“我还曾经想过,要为他们两个人证婚呢。”

    闻言,宇文澈的确陷入了沉默。

    他还记得当初发现宇文峯那个侍从有问题时,宇文峯的神情。

    也是不可置信,加难过。

    毕竟十几年的相伴,即使是主仆,也有了很深的感情。

    最后却因为自己喜欢的人,而反过来背叛,任谁都会伤心。

    而且一般来说,女人会更加盲目。

    所以,他终于理解孟漓禾所说的豆蔻有问题是怎么回事。

    以及,她那所谓的害怕又是如何。

    那是担心若是豆蔻当真因为爱情被那人策反,她将无法承受这背叛吧?

    不过,此时的她想来并不冷静。

    所以,作为旁观者的他,认真的想了想后还是劝道:“小雨,这件事还没有完全确认清楚,你先不要难过,宇文峯那个侍从,是因为喜欢的人被劫,不得不选其一。而就现在来看,不论是豆蔻还是那个人,人身方面都没有受到任何威胁,或许豆蔻真的是被蒙在鼓里也说不定。”

    孟漓禾慢慢的抬起头:“是这样吗?如果是那个人与我们对立,而豆蔻喜欢他,会不会……”

    “那如果让你为了我去背叛你的哥哥,你会不会?”

    “我不会背叛你们任何一个人。”孟漓禾立刻十分坚定的说道,然而还是一顿,“可是这不一样,哥哥是我的亲人。”

    “但是你一样视豆蔻如亲人,如果她也同等待你的话,并没有什么不一样。”宇文澈又说道,“总之别想那么多,先观察一下,确定了再难过也不迟。”

    孟漓禾怔了怔,最终点点头。

    的确没有什么好逃避的。

    宇文澈说的也不无道理。

    爱情的确可以让人做很多事,但还有一点,是不是违背自己的良心。

    豆蔻……她会这样对自己吗?

    “刚才我一进府,豆蔻就立即跑来跟我说你没有用晚餐,所以我让厨子重新准备了饭菜,起来吃吧。”宇文澈将饭菜凑近一些道。

    孟漓禾一愣:“豆蔻说的?”

    “没错。”宇文澈点点头,“看样子还很紧张。”

    孟漓禾叹了一口气,罢了,明天找她谈谈吧!

    不过,孟漓禾虽然已经决定和豆蔻谈谈,但却并未像对三个暗卫那样,直接说出了如今的情况。

    因为,她和这三个暗卫不同,不是说当真完全不相信她,但至少她身边有值得怀疑的人。

    因此,孟漓禾只是如往常般,很随意与她闲聊,就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豆蔻,你那个耳坠有没有让你那个情郎看呀?他有没有说很漂亮?”

    豆蔻正在帮她梳头,闻言手下一顿,脸上飞快染上一抹红晕。

    “太子妃,你别叫情郎了,怪难为情的。”

    “好好好。”孟漓禾应道,“可我还不知道你的那个情……哦,不知道他叫什么呀,说起来,你都没有同我讲过你们的恋爱史呢?”

    “他叫连成,至于我们怎么在一起的,太子妃想听?”豆蔻在身后继续梳着头,“奴婢是看太子妃一直很忙,所以没有机会说。”

    孟漓禾从前面的镜中观察着她的神情,笑笑道:“没关系,今天不忙,你可以慢慢讲。”

    “好啊。”豆蔻答应得很痛快。

    她本来就没有什么伙伴,从小到大她都是与孟漓禾无话不谈的。

    但是,自从孟漓禾嫁了人,她也不好过多去妨碍她。

    毕竟,大多时候,她不是太忙,就是与太子黏在一起,还真的没有太多的时间说话。

    如今被她问起自己的这些私事,自然也很愿意将自己的心情分享给她。

    因此,为她洗漱完毕之后,便兴高采烈地说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