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91章 太子府奸细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臭小子,这几天在太子府,过的如何啊?”

    一大早,孟漓禾甚至还未起床,凌霄就同梅青骏到达太子府。

    不过,既然她没起,反正等着也是等着。

    凌霄干脆抛下梅青骏,独自去了倚栏院旁边的院子。

    只是,远远的,就见自家那不省心的弟弟正在练剑。

    凌霄不由驻足远望。

    还别说,虽然小小年纪,但剑术练的着实不错。

    而且,加上虽然眉眼并未完全张开,但也已见清秀,而且身形在这个年纪绝对算得上是修长。

    竟然,也舞的英姿飒爽,忍不住让他想要拍手给他鼓掌,如果他不是在人家倚栏院外不远处的话。

    凌霄不由抚额。

    这臭小子还能再明显点?

    知道你很敬仰?或者说淡淡喜欢你的救命恩人。

    但是,也不带这样故意吸引注意力的吧?

    也真是有够头疼的。

    不过,想到这就是个小毛孩,距离情窦初开都还很远,也并不怎么当回事。

    所以,干脆走过去,随口说道:“不错不错,最近在太子府过的还好吧?”

    看到他走来,舒然收回剑,脸色淡漠:“想知道我过的如何,为什么不来看我?”

    凌霄一噎:“我这不是忙嘛,忙着管你家的事,还要管我自己的事。”

    舒然皱皱眉:“那也是你家。”

    凌霄眉头一挑,并不言语,只是转换话题道:“在这里住的还习惯么?”

    “没什么不习惯,就是见不到太子妃的人。”舒然语气淡淡,但明显有些不满意。

    凌霄愣了愣,见不到很正常,但是,也不至于跑到人家院子门口来吧?

    而且,谁让你小子天天表现出来那种要抢太子妃的架势,那位太子殿下没把你踢出去就不错了。

    不过,这不能直接讲。

    因为可能会伤男孩子自尊心。

    他这个哥哥也是做的用心良苦。

    所以,只能转而聊其他,将话题给转了开来。

    “凌霄,来了怎么不请人去叫我?”

    还没有聊多久,孟漓禾便从倚栏院走出,一看到凌霄明显一愣,赶紧走过来问道。

    今日表哥有事出去,秘籍要晚些练,她刚好想着没事就多睡会。

    毕竟,昨晚睡得着实不太早。

    没想到,竟然见到了凌霄。

    舒然脸色微沉,哼,都怪哥哥,好不容易见到太子妃一次,却没有让她注意到。

    “也不差这一会。”凌霄不急不忙说道,“梅青骏在正厅,走吧。”

    孟漓禾点点头,神色开始凝重起来。

    梅青骏回来,想来是发现了什么吧?

    所以,也同凌霄急急忙忙走过去。

    徒留身后,舒然生气的舞的剑刷刷响,然而,还是没有被注意到,sosad。

    “见过太子妃。”看见孟漓禾走进,梅青骏转过身行礼。

    她是自己和梅青方的恩人,又是如今风言社真正的主人,所以,如今梅青骏对她十分尊重。

    孟漓禾摆了摆手:“以后无需这种虚礼了。说吧,这次是否有所发现?”

    梅青骏点点头:“我发现了那打造黄金首饰的地方。然后,为了打探里面的具体情况,用那块令牌混了进去。”

    听到此,孟漓禾焦急道:“没有发生什么意外吧?”

    “没有。”梅青骏摇摇头,“里面的人员不少,除了那个首领,其他人全部蒙着脸。这刚好给了我可乘之机。”

    孟漓禾一愣,全部蒙着脸?

    这恐怕是担心万一有人被抓,彼此之间互相揭露吧?

    不得不说,这宇文畴真的很谨慎!

    “那你可看清那首领是谁了?”孟漓禾继续问道,既然有人露面,那就是线索。

    “这是画像。”梅青骏说着,将手里一直攥着的一个画卷展开。

    孟漓禾不由仔细的瞧去,却顿时一愣。

    这个标准的络腮胡子,不是那大皇子身边的侍从又是谁?

    看来这个人,当真是这件事的关键啊!

    难怪宇文澈要亲自带着他来试探。

    看来,若是他们当日表现出什么,这个人或许已经保不住了。

    那,他们就要在确定万无一失的情况下,尽快对这人动手了。

    不过,在这之前,她还是要知道更详细的内容。

    所以,又问道:“那里面的情况怎么样?”

    梅青骏回忆道:“里面有许多未打造的金子,不过,到底是不是全部,并不知道。我在那守了几天,只见到往外运送首饰的,并未见到向那处运送黄金的,不过我又派人在那里继续监视,一有别的消息会立即飞鸽传书给我们。”

    “原来是这样。”孟漓禾点点头,也只能这样了。

    能找到打造黄金的地方已经很不错了。

    宇文畴策划了这么多年,哪会那么容易找到他的老窝?

    这恐怕注定是个持久战。

    想到此,孟漓禾对着梅青骏笑了笑:“辛苦了。那边先派人盯着吧,我们以不变应万变。”

    梅青骏亦点点头,很同意她的做法。

    而凌霄在一旁听完对话,却忽然说道:“说起来,我也有个新发现。”

    “哦?”孟漓禾有些惊讶,“你发现了什么?”

    这凌霄不是一直在京城么?

    难道宇文畴在京城也有什么动作?

    “我发现,京城少了几家首饰店。”凌霄说道,“其中包括,你那天买首饰的那家。”

    孟漓禾的瞳孔骤然一缩,明显是吃了一惊,赶忙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凌霄摇摇头:“具体哪天关的我也没留意,不过接到梅青骏那边运出首饰的消息后,我有去盯到底送到哪些首饰店,意外发现,那家关门了。”

    孟漓禾当真是太惊讶了。

    她那日虽然问了不少事情,但是,她的催眠绝对不会有问题。

    而且,看那女老板的样子,也不像记得催眠这件事。

    他们又易了容,也不会轻易被发现。

    而且,他们有夜和胥一直跟着,也不可能被人跟踪。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她不信这是凑巧。

    因为太多的事告诉她,所有的凑巧都是早有预谋。

    那么也就是说,不管是怎样暴露的,他们的的确确是被发现在查这件事了。

    孟漓禾只觉脑子有些乱,有些理不出思绪。

    看到这样子,凌霄不由安抚道:“你要冷静下来想想,不要着急,我们都在呢,就算被发现,也没什么。”

    听到这句话,孟漓禾倒是安心了不少。

    的确,就算是他们被宇文畴发现在查首饰店。

    该紧张的,也应该是宇文畴才是。

    而他关闭店门的原因,恐怕就是慌了吧?

    想到此,孟漓禾倒却是冷静了下来。

    不过,这件事,她还要仔细的想想,到底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而在她想清楚之前,暂时不能做任何行动。

    所以,凌霄和梅青骏在同她汇报完之后,也很快告辞,随时等着她想清楚之后再做打算。

    因为,每个人都严重怀疑,这件事,出了奸细!

    这,是唯一可以解释的原因。

    而且,他们可以在五皇子宇文峯的府里安插奸细,完全可以在自己府内安插。

    可是,会是谁呢?

    这件事,根本没有几个人知道啊?

    她和宇文澈不用说,凌霄和梅青骏也完全可以排除,那剩下的就只有夜和胥,还有,为他们易容的诗韵。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这三个,都是跟随宇文澈多年的暗卫啊!

    而且,同他们胜似家人,她真的完全无法去怀疑。

    “小雨?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宇文澈晚上一回来,就听说自己的太子妃,今日将自己关在屋内大半天,而且,也没有同苏子宸一起练秘籍。

    询问了一下管家,才得知今日上午,有凌霄等人到访。

    想来是有什么事情发生,所以赶紧走回屋子,却见到孟漓禾果然一脸愁容,正坐着床上发呆。

    看到宇文澈进来,孟漓禾从沉思中回过神,呆呆的望着他笑了笑:“你回来啦?”

    宇文澈更觉得不对劲,走到床边坐下,拉起她的手:“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不管什么事都没关系,你还有我。”

    孟漓禾一愣,真好啊,不管是朋友还是爱人,都会告诉对她说:还有我。

    多么令人温暖。

    可也正因为如此,她才更不想去怀疑那三个人啊。

    不过,看到宇文澈这么担心,还是将事情同他原原本本的讲了一遍。

    而果然,这一次,不仅是孟漓禾陷入了纠结,就连他也陷入了沉思。

    因为相比于孟漓禾,他与这三个人相处的时间更久,也更加了解。

    而对于他来说,更加觉得不可置信。

    所以,还是皱着眉问道:“首饰的事,除了他们三个,再没有其他人知道了吗?”

    “没有啊!”孟漓禾摇摇头,“那天就让诗韵给我们易了容,之后夜和胥贴身保护,回来的时候对凌霄说过,之后将首饰送给了豆蔻,我就回来了啊!”

    宇文澈一顿:“你说将首饰给谁?”

    “豆蔻啊!”孟漓禾理所当然的回道,然而却忽然一顿,心里微微一跳,“对,还有豆蔻知道去了首饰店这件事,可是,她一向忠心耿耿,不可能是她啊!”

    宇文澈这次彻底沉默了。

    如果说他相信自己的暗卫们,那孟漓禾也一定相信自己的丫鬟。

    毕竟,那是从小就开始侍奉她的人。

    可是这件事就是凌霄所发现,也绝不会是他。

    事情,真的是前所未有的棘手起来。

    而且,比起任何一次,都让他们觉得心头发堵。

    因为如果当真是自己的人反水,那这一刀都比敌人捅上的一百刀还要疼。

    她可以承担的了来自敌人的恶意,却难以承受来自亲人的背叛。

    所以,最终叹了口气,看向宇文澈道:“澈,那我们怎么办?”

    这一次,她真的没有主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