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90章 到底谁重口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略微有一些宫寒,不过问题不大,调理一下就好。”神医淡淡开口。

    孟漓禾顿时一喜:“师傅,你的意思是说,我没有问题?”

    “目前是看不出有任何异常。”神医神色未变,“我先开个药方给你,你让下人去煎好,每日早晚服用。”

    说着,便转身走进屋子。

    孟漓禾顿时松了口气,真的是虚惊一场啊!

    宇文澈亦是松了一口气,倒并非全是因为子嗣不用担心,而是他更担心,以孟漓禾的性格,不一定可以真的放下。

    想着,不由微微用力,刮了刮她的鼻子:“你啊!就会乱想。”

    “好疼。”孟漓禾捂着鼻子瞪着他,不过眼里都是笑意。

    “禾儿?怎么了?”身后,忽然传来苏子宸的声音。

    孟漓禾眼睛一亮,立刻转回头:“表哥?”

    她都好久没见过表哥了,此时在这里碰到自是很欣喜。

    看她并没有什么问题,想来方才是与宇文澈再打闹,苏子宸不再继续询问方才的话题,只是微微一笑道:“嗯,禾儿也在。”

    “对呀。”孟漓禾点点头,表哥,这是来找神医的?”

    “嗯,和他讨论一个药方。”苏子宸笑着回道。

    说话间,神医已经从里面出来,手里拿着一个方子。

    苏子宸随意瞟了一眼,皱眉道:“宫寒?禾儿,是你?”

    孟漓禾有些窘,在神医面前倒是没什么,毕竟,表哥和自己同龄。

    不过,不得不说,他的医术真的是不错啊!

    只瞟了药方一眼,就知道在治什么病,真是超厉害啊!

    不过,想到他也是大夫,倒也抛开了那些顾忌,点头道:“方才师傅给我号脉,说我稍微有些。”

    苏子宸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半晌开口道:“其实,除了药物调理,还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孟漓禾赶紧问道。

    是药三分毒,能不用药自然是最好。

    “那本秘籍,可以将人练到身体的最好状态。”苏子宸说道。

    孟漓禾一愣,对哦,还有秘籍呢。

    她最近都快忙忘了。

    说起来,这么珍贵的宝物,如果是别人,早就迫不及待练了,只有她这么不上心,也是服了自己了。

    “那我明天开始练吧。”孟漓禾很快做了决定。

    凌霄那边派人去调查金子的事,想来没有那么快有消息。

    这段时间,刚好空下来练练秘籍。

    苏子宸点点头:“也好,不过你不能自己随便练,为了保险,我会在旁边陪着你。”

    “那太好了!”孟漓禾简直要拍手,有表哥在,她肯定万无一失啦!

    宇文澈却是有些无奈。

    有个不一样的媳妇,就是要接受不一样的待遇啊。

    真是想要让她空下来休息休息这个愿望都很难达成。

    所以,只好有些宠溺的看着她:“你练可以,也要注意休息。”

    “没问题。”孟漓禾保证道。

    为了打消宇文澈顾虑,苏子宸也在一旁说道:“这个秘籍可以让练就之人远离疾病,练了只会更好,不会伤身。”

    “这么逆天!”孟漓禾觉得简直是惊喜。

    苏子宸却笑了笑:“这还不是最逆天的。”

    孟漓禾一愣:“那是什么?”

    没想到,苏子宸却卖起了关子:“这个等你练了再说。”

    呦,表哥还会卖关子了!

    孟漓禾瘪瘪嘴,好吧,反正是她练,早晚她也会知道。

    而宇文澈也没有多问,因为秘籍毕竟是迷幽岛的宝物,即便他们要保密,也是情有可原。

    何况,再逆天又能如何,他更希望这个女人平凡一点,不用这么出色,只要接受自己的保护就好。

    而孟漓禾就算自己想了一堆可能逆天一些的作用,都断没有想到,这个秘籍会逆天成这样!

    第二日,当她听完苏子宸所说之后,几乎是不可置信道:“你是说,这个秘籍竟然可以起死回生?”

    “起死回生只是个说法。”苏子宸脸上带着儒雅的微笑,“人如果已经死了是自然不可以,但是只要有一口气,就可以让人死灰复燃。不过,这是个相当危险的行为,执行此行为时,必须自身状况非常好。而且,即便如此,有内力者会耗损大量内力,没有内力者,一个不当可能会损伤自身性命。因此,这几乎是个禁术,不到万不得已,不允许使用。”

    孟漓禾恍然,原来是这样。

    难怪,这秘籍藏的那么深。

    除了会辅助琴谱,这个可是大家迫切想要得到的吧?

    “而且,我之所以告诉你,是因为,这个秘术的这个作用只可以用一次,你如果不用到其他人身上,必要时候可以救自己一命。”苏子宸忽然严肃起来,认真说道,“禾儿,我知道你一直挂念很多人,但是我希望,这个仅能用一次的秘术,最终她会用到你自己身上。因为,没有什么比你的命更宝贵。”

    闻言,孟漓禾面容也凝重起来。

    郑重的朝着苏子宸点了点头。

    她知道表哥关心她,这个秘术因为只可以用一次,也的确珍贵,她不会轻易用的。

    苏子宸终于放了心,陪她一起用心法及口诀等,慢慢动用气息练习了起来。

    说是秘术,孟漓禾更觉得像是一种气功。

    因为,她能将全身的气息都调动起来,在体内循环往复,周而复始。

    仅仅练了不超过十日,她就当真感觉到体态轻盈了不少,整个人也有了活力。

    较之以前,脸色也红润了不少。

    而最最最明显的就是,不管前一晚被某人拉着进行某种运动后多晚入睡,第二天依然可以起个一大早,风风火火的开始调息练功。

    而练完之后,简直就像是满血复活。

    让宇文澈都有些惊呆。

    早知如此,就应该早早练习啊!

    而且,媳妇好像比以前也热情了好多呢,估计是因为,更加有了体力?

    而他也不甘示弱,开始勤加练习神功起来。

    因为那神功也是靠阴阳调和辅助,一时间,两个人简直都是功力大涨。

    于是,**越发苦短。

    而屋子里,更是越发喧闹。

    只是,苦了那虽然住在隔壁,但身为暗卫,还是要时刻听着动静的夜和胥。

    夜还算好,这种事见怪不怪,加上本来就淡漠,也并不把什么放在心上。

    然而胥却深刻的觉得,在这里住还不如让他们守在树上。

    那样的话,好歹这种时候,他们还可以退后啊!

    这样退无可退的日子,真的是要崩溃了。

    眼见胥又是面无表情,生无可恋,夜忍不住失笑:“你这是什么表情?别人想听墙角还听不到。”

    胥无语的看向躺在他身边的夜:“这种墙角我一点都不想听。”

    夜挑挑眉,眼珠一转,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那你想听哪种墙角?这世上也就两种墙角可以听,你不想听这种,难道……”

    “哪两种?”胥睁着大眼睛看向他。

    “额。”夜本来是看他这呆萌样,想故意逗他,但是这样被他直勾勾的问出来,自己也觉得有些无法回答。

    谁料,胥却忽然开口道:“难道不是三种?”

    夜一愣:“哪三种?”

    “世上有男有女,两两组合也是三种吧。”胥掰着手指,一本正经的算着。

    夜:……

    他去!

    他的天!

    他要吐血了!

    这家伙啥时候这么……

    “哈哈哈,我逗你玩啊!”胥忽然转过头来一笑,灿烂的笑容映在脸上,仿若将这昏暗的房间都点亮。

    然而,夜的眼眸却变得有些幽深。

    胥笑着笑着一怔:“你不会是当真了吧。”

    “嗯。”夜直直的看着他,发出一个单音节。

    胥眼睛一瞪:“你好重口!”

    夜却嘴角一勾:“我觉得,神医才重口,不然怎么会认为你坏了我的孩子。”

    说着,还特别意有所指的朝着他的肚子看了一眼。

    “你还敢提!”胥顿时恼羞成怒。

    这件事,过了半个月了都,这家伙总是冷不防就提出来。

    真的不能忍了啊!

    于是……

    胥一个翻身,维持着躺的姿势就开始对夜出手。

    好久没打架了必须打一架!

    夜没有防备,作为暗卫,看到别人攻击自己,下意识间便回击了过去。

    胥一怒,竟然还敢对他出手,说好的像哥哥那样宠他呢?

    都是骗子,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所以,更加生气的出手。

    夜无从解释,也来不及解释。

    只好对着的攻势进行防备。

    哎,兔子被惹毛了啊!好惨。

    总之,很快,两个人便开始缠斗起来。

    于是,院子中,那些今晚守夜的暗卫小伙伴们:……

    什么情况?

    太子屋子里很激烈他们理解,但是为什么夜和胥的房间也这么激烈!

    他们发誓他们听到了肢体碰撞以及喘息声!

    这不是幻觉!

    天哪,简直不能好,谁来帮我们捂住耳朵,我们这么纯洁。

    就连正在奋笔疾书,挥笔作画的苍也是一怔,感觉手有点抽筋。

    不是吧。

    一对儿都画不完啊,求放过!

    而且,那边还是自己不熟悉的领域,啊啊啊!

    画生好艰难,还要再磨练!

    甚至于直接朗诵起了诗歌,简直被艋耳濡目染,近水楼台先得月,竟是获得了真传。

    接着,双眼充满了坚定,即使手腕很酸也要画下去,简直揍是励志的典范!

    而艋:……

    啊啊啊,他也会作诗了,我的地位要不保。

    于是,也赶紧闭上眼沉思起来,来日,他一定书写下震惊太子府的壮丽诗篇,就是这么有目标!

    夜,在喧嚣中变得静匿。

    月,也悄悄的隐了起来,终于迎来了一轮红日。

    而太子府的门外,马蹄声,也渐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