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87章 太子妃急了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小雨,你说我们送他们什么礼物好呢?”身旁,宇文澈忽然将她抱住,专注的问着她。

    孟漓禾回过神,看着宇文澈一脸轻松的样子,忽然想到什么。

    “澈,我听说暗卫是不允许未经主人同意,私自生子的,你没有生气?”

    “为什么会生气?”宇文澈皱皱眉,“他们成亲那一天我就和欧阳振说过了,什么时候生子完全随他们。”

    孟漓禾:……

    敢情是早就允许了?

    那诗韵还在那担心个什么劲?搞得她都跟着纠结。

    忽然联想到孟漓禾方才所说的话,宇文澈亦有些无语的看着她:“你不会一晚上都在为这件事担忧吧?”

    孟漓禾翻了个白眼,干脆直接仰倒在床上成大字:“哎,你肯定只对欧阳振说了,没对诗韵说,所以她求了我半天,害我陪着一起紧张。”

    宇文澈哭笑不得:“这种事我肯定不能直接对诗韵说吧。”

    “那倒也是。”孟漓禾舒了口气,看着他瞟了一眼,“真是什么样的主子有什么样的属下,这种事都不说,闷骚的很啊。”

    “是么?”宇文澈勾了勾唇角,却是一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吐了一口气道,“但是我不觉得自己闷骚啊,比如现在……我就要对你说,我们来生个孩子吧。”

    孟漓禾:……

    你那是从闷骚进化成不要脸了。

    不过尽管如此,某太子妃虽然嘴上哼哼唧唧,脸上无比嫌弃,身体还是乖的不要不要的。

    因为,不能放弃任何一次怀孕的机会啊,就是这么励志,棒棒的!

    只不过,尽管如此,孟漓禾思前想后,还是在第二天,在宇文澈进宫还未回来时,偷偷走进了神医的院子。

    然而,这脚才踏进去一个,就听院子里,正在摆弄着药草的神医,头都没抬,只是吹了吹胡子道:“呦,我这个小徒弟还记得我啊,真是难得。”

    孟漓禾另一只抬起的脚一个哆嗦,一下就被门槛绊住,差点来了个狗吃翔。

    还好自己身姿稳健,踉跄了几步之后,又平稳了下来。

    我滴个亲师傅,不带这么吓人的啊!

    虽然,她的确最近是来的很少,但是都是在查案嘛!

    不过,面对指责要虚心接受,不要找理由,是安抚对方最有效的办法,所以,无比浮夸却又绝对真诚的堆起可爱又萌萌哒的笑容,走过去对着神医道:“师傅,你这可就错怪徒弟了,我这段时间一直被人欺负,好不容易脱身了,第一个就想到师傅了啊!”

    “哼!”神医依然低着头表示高冷傲娇,然而,那连胡子都有些扬起的表情,却预示着被哄好了许多。

    首战告捷,耶!

    孟漓禾在心里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

    然后,看了看他手里鼓捣的药草道:“师傅,你在研制什么新药吗?”

    “这都是你那个表哥弄来的药,还有一些我也没见过的药方,说是如果你有兴趣学,就让我教给你。”

    神医淡淡的说着,不过,孟漓禾却是一愣。

    原来这段时间,表哥除了给父皇治病,空余时间,还在为自己准备这些学习的东西。

    想来,是想把迷幽岛的一部分医术也传授过来吧。

    的确,由师傅教给自己是最好的,因为他不可能一直在这边。

    其实,迷幽岛医术传男,表哥不需要这样的。

    不过心里,却有了许多暖意。

    她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总是遇到这么好的亲人。

    见她不说话,神医又吹了吹胡子:“不过我看,你这个大忙人,恐怕是没什么空吧?”

    孟漓禾一愣,赶紧说道:“不会啊,澈现在一整日都在皇宫处理政务,我也没什么事,刚好可以继续学啊!”

    “哼,果然要等徒夫没空你才有空。”神医很生气,这样只认相公不认师傅的徒弟到底要来干嘛?!

    孟漓禾此时很想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瞎说什么大实话!

    然而还是抽了抽嘴角,十分违心道:“师傅,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意思是说他不在府里就没人捣乱了,可以专心学了呀!”

    “哼!”神医又一声冷哼,这是越发傲娇。

    孟漓禾却知道,有一次险过。

    但凡只哼不说话,就是被哄满意了不表露而已,她这个徒弟简直不能太懂。

    既然如此,她也没忘记今天来的目的,所以,转了转眼珠道:“师傅,你有没有听说,我的暗卫有喜啦!”

    神医顿时虎躯一震,脑袋噌一下抬起:“什么?当真?!”

    孟漓禾简直吓了一跳,为什么反应这么激烈,就是怀个孕而已啊。

    作为一个大夫,这不是再平常不过的事吗?

    不过,神医这种大神的脑回路,一般都不是常人可以理解的,所以还是点点头:“千真万确,我亲自为她号的脉。”

    神医两只眼睛瞪的老大,简直震惊的无以复加,不知道为啥,那双眼睛里还藏着许多跃跃欲试。

    好像,还是特意按捺住激动心情的说:“那孩子是不是徒夫那个暗卫的?”

    “对呀!”孟漓禾点点头,她还以为师傅不怎么留意这些暗卫们,没想到,倒是很清楚嘛!

    神医脸上露出一抹异样的光:“那有机会的话,是否可以让为师也号号脉研究研究?”

    “额。可以的吧。”孟漓禾更加莫名其妙,这有什么好研究的啊到底!

    还是说,他呆在山上或者府里太久,没有这种人给他看,有点寂寞了。

    果然是大神的思维,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啊!

    “那就好。”神医放下了心,整个人都容光焕发了起来,好像终于发现了新的大门。

    孟漓禾却转了转眼珠,嘿嘿一笑道:“师傅,你这么想研究,不如先研究研究我吧?”

    神医从对远处眺望的情景中回过神,不太明白的上下打量着孟漓禾:“你有什么好研究的?”

    孟漓禾:……

    不要这样一脸嫌疑的说出这种伤人心肝肺的话啊!

    相比于一个正常怀孕的人,难道不是一个没有正常怀孕的人更值得研究?

    心好累。

    不过,没办法,就算被嫌弃也要不自弃,就是这么正能量的小徒弟,带着些沮丧的回道:“师傅,我倒现在还没有孩子。”

    神医:……

    还有没有出息了。

    这才嫁人一年多。

    而且……

    神医底气十足的询问:“你们行房事才多久?”

    孟漓禾:……

    为什么忽然喊出来,听着好羞耻啊!

    不过,她也是大夫,就当作医术讨论好了,所以掰着手指算了算:“那也有两三个月了吧。”

    神医:“……你是不是作业太少?”

    孟漓禾:……

    她之前和神医学习医术时,的确要求过他为自己留作业。

    当时神医还一脸疑惑的问她什么是作业。

    现在已经用的这么熟练了啊!

    以后还是不要教太多现代词汇,不然受伤的一定是自己。

    “师傅,我就是担心嘛!听说我的暗卫一次就有了呢。”

    “真的?”神医顿时惊呆,“那他当真是体质特殊,更加值得研究了。”

    “额,是这样吗?”孟漓禾挠挠头,其实在现代时,她也听说过不少这种情况啊!

    没什么好研究的吧?

    不过,说不定他研究好之后,可以有什么特效药可以达到这种神奇的效果呢!

    那听起来也不错啊!

    所以,赶紧赞同道:“对,师傅,你想研究的话就大胆研究吧,不过她容易害羞,你不要问太多事情。”

    毕竟,自己是个女的,问的时候都明显见她害羞。

    师傅虽然年老,但是到底是个男人啊!

    说起来,还要和欧阳振打好招呼才行。

    万一师傅被当成老流氓,那真是不堪设想。

    没想到,神医也想到了,主动说道:“到时候可能需要徒夫那个暗卫在场,我也要一起问问。”

    “没问题的,包在我身上。”孟漓禾拍拍胸脯,十分豪爽。

    因为这样更好,省得有什么不必要的猜想。

    神医点点头,继续挑选药草。

    孟漓禾目的没达到还不死心,继续问道:“师傅,你真的不帮我确认一下?”

    “确认什么?”神医莫名其妙的看着她。

    孟漓禾简直抓狂,为什么提起诗韵怀孕的事就这么热情,自家徒弟的肚子都不关心啊!

    终于,阴沉着一张脸表达着控诉:“确认我身体没有问题啊!”

    神医:“……作业太少就帮我把这几株药草分类好放进里面的药柜里!”

    孟漓禾:“师傅我……”

    “快去!”

    孟漓禾瘪了瘪嘴,自己真的有点无理取闹吗?

    好吧,是有点,毕竟才两三个月,但是她真的觉得按照宇文澈的频率,除了某亲戚来的时候没辛苦造人,其他时候一直很努力啊!

    但是想了想,又真的讲不出口,只好,拿起一整筐药草往里走去。

    算了,再等等也行。

    估计她太过纠结,所以并没有注意到院外不远处,有脚步声渐近。

    “神医,太子妃可是在此?”宇文澈一进来没看到人,直接向神医问道。

    神医鄙视的看了他一眼,果然在府里就会捣乱,他才刚留了作业。

    所以故意说道:“嗯,在里面忙。”

    宇文澈了然的点点头:“多谢神医,那我在此等她。”

    切……神医最看不惯这种无时不刻都在散发着恋爱那酸臭气息的人。

    刚想让他先回去,忽然想到什么,眼前一亮:“徒夫,你的贴身暗卫也来了吧?”

    宇文澈有些莫名,不过还是点点头:“不错。贴身暗卫都在我身边的。”

    神医拍拍手:“太好了,那你叫他们两人出来吧。刚刚我徒弟答应我研究他们了。”

    研究?宇文澈有些不懂,不过既然是孟漓禾认可的,想来是有什么打算,所以,也开口叫道:“夜,胥,出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