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5章 古书 琴谱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摇摇头,不去多想那些,却目光一撇,看到一个东西。

    孟漓禾眼前一亮,难不成……

    桌上,之前那本古书依然静静的放置在上面。

    孟漓禾赶紧拿起,再次翻开。

    看着上面天马行空的字符,孟漓禾不由想到那串数字。

    会不会,这个也可以用那种破解方式解开呢?

    只是,这上面的数字会是什么?

    孟漓禾拿着书逐页翻看,仔仔细细的查看每一个角落,然而,令她沮丧的是,竟然一个数字都没有。

    哎!

    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孟漓禾决定先行放弃,解不开就解不开吧,反正,也不影响她的生活不是?

    “公主,吃饭啦。”

    豆蔻端着饭菜进入。

    自从他们搬到这个小院,每日便会有人将准备好的饭菜单独送入,交由豆蔻。

    孟漓禾合上书,准备将手中的书放回,重新收起来。

    “咦?”豆蔻扫了书一眼,边将饭菜摆放到桌子上,边说着,“公主是想芩贵妃了吗?”

    芩贵妃?

    孟漓禾不由抬眼,稍微反应了一下,才想起这具身体的母亲,在世时,被她的父皇封为了芩贵妃。

    只是……

    “为何这么说?”

    豆蔻停了一下,指着那本古书说:“这本书是芩贵妃的遗物,公主拿着它,奴婢才以为……”说着,担心自己又触发了她的伤心往事,赶紧招呼着,“好了,公主,快吃饭吧,不然都凉了。”

    然而,孟漓禾一顿饭却吃的心不在焉。

    这本书,看起来十分不简单。

    如果这是她母亲的遗物,那她母亲的身世也许并不像传言中,仅仅是歌姬那么简单。

    只是母亲生下她便离世,宫内又晦忌莫深,除了被人嘲笑时,偶尔听到歌姬两个字,其余便不得而知了。

    “豆蔻,我母妃的一些事,你知道多少?”想了想,孟漓禾还是向豆蔻问到,虽然她知晓的可能性不大,但也难保听到过什么。

    豆蔻愣了一愣,似乎在犹豫要不要回答。

    “没事,把你知道的,全部如实告诉我。我只是想了解母妃更多事,不管好的坏的,我都不会责怪你。”

    听孟漓禾这样说,豆蔻亦是有些伤感。

    公主生下来就没了母亲,这么多年一直在别人的白眼和欺凌中长大,实在是可怜。

    或许,公主是想找些慰藉吧。

    想了想,豆蔻终于答道:“公主,奴婢知道的也不是很多。只是听宫里人说,有年皇上微服出巡时,偶遇芩贵妃,便惊如天人,将人带回,还力排众议,封了贵妃,那几年,实则十分宠爱有嘉。”

    孟漓禾点点头,记忆里,她这具身体看过母亲的画像,的的确确是个美人,她这张脸之所以如此美,也是大部分遗传了母亲的功劳。

    只听豆蔻继续说道:“但是,也遭到很多嫉妒。尤其加上芩贵妃似乎孤身一人,毫无背景,所以在后宫过的并不太平,甚至……”

    “甚至什么?”孟漓禾敏锐的感觉到有很重要的事不被她知道,于是迫不及待的追问道。

    看到孟漓禾这么大反应,豆蔻吓了一跳,赶紧道:“公主,奴婢也是道听途说,不一定为真。”

    看着孟漓禾并不说话,只是不耐的看着自己,豆蔻心一横:“公主,奴婢听说芩贵妃的死,或许也有蹊跷。”

    孟漓禾眼睛一眯:“说清楚。”

    “听说芩贵妃临产当天,忽然体力不支,宫里的老嬷嬷说,王妃一向身体很好,可当天,却几次晕厥,接生的产婆眼见无法生产,便提出保贵妃放弃孩子。但是芩贵妃不肯,愣是喝下了大补的药提神,然而公主和皇子生下后,她却因喝下大量活血提神的补药造成流血过快,以至于失血过多…

    孟漓禾紧紧的握起拳,也许是这具身体血浓于水的情感,她只觉自己现在心脏抽痛,愤怒之情更是无以言表。

    若是当真如豆蔻所说,以她多年断案经验,她的母亲被害之事十有**是真的。

    加上这具身体之前也是因为被人所害,才令自己可以穿越其上,孟漓禾几乎可以肯定,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好在,愤怒并没有将理智淹没。

    孟漓禾冷冷开口:“那碗补药,可知是谁送的?”

    豆蔻一愣:“奴婢没有听说,只知道是芩贵妃自己喝下的。”

    “那,我母妃生产当天,有谁在场?”

    “这……”豆蔻摇了摇头,“奴婢不知道。不过按照宫内规矩,若有皇妃生产,皇后会在旁等候。”

    果然如此……

    孟漓禾冷冷一笑,不再多问。

    又是这个皇后么?

    很好!

    本来她已经准备对她之前下毒的事不做追究了,但是如今新仇加旧恨,这个仇,她记下了!

    来日,定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做血债血还!

    主意已定,孟漓禾倒不再气恼。

    早晚有一天,她会将这仇亲手报了,只是,想到母亲……

    孟漓禾还是能感觉到似乎已经与她的身体融为一体的强烈的情感。

    看着眼前的古书,声音不自觉放柔:“豆蔻,你可知母妃生前除了唱歌,还喜欢什么?”

    眼见孟漓禾脸色缓和不少,虽然心里奇怪,但也不想再多提那些传言,只道:“听说芩贵妃,每每都是边弹琴边唱的。”

    孟漓禾脑中某个念头一闪,弹琴?

    赶紧再仔细看看这书里的字符。

    若是当真按照数字组合的方式,将这些字符组合起来,确实像是音符。

    难不成,这是一本琴谱?

    只不过,这琴谱到底有多神秘,还需要如此加密码啊!

    孟漓禾吐槽不止,不过草草吃完饭,还是屏退豆蔻独立闷在屋里研究了起来。

    她自幼便不像其他皇子公主一般,除了每日的功课,对琴棋书画均有涉猎。

    而是,自小,便没有得到过学琴的机会。

    现在想来,怕也是那个皇后妒忌她母妃的结果吧!

    只是,原来的孟漓禾却对音乐很痴迷,虽然没有机会学如何弹琴,却也偷偷的自己将音符学了个大概。

    至少,可以识音符。

    那,就好办了。

    虽然没有明确的数字,但孟漓禾前世为了查案,甚至将碎纸机绞碎后的文件全部拼起来过。

    所以,如今按照已知的音符,将零散的字符组合成可能的音符,虽然困难,但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毕竟,她可是刚刚把破解密码的书全部研究了个遍。

    那上面,也不乏如何快速的拼接看似毫无关联的文字。

    只是,她这次,却当真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

    又在屋子里闷了几天,也只出来一些不知道对错的音符。

    因为,琴谱,本身就可以随意组合,若是随意挑,那曲子不一定会对,如果不随意,按照顺序,那也不一定保证就是这样的。

    那唯一可以确认的方法,便是边弹边试了。

    好在,她前世学过钢琴,虽然不完全一样,但至少也通晓个八分。

    实在不行,大不了找个师傅教一下。

    反正,她现在也闲的很,倒不如给自己找点事做做。

    只不过……

    孟漓禾看看自己的嫁妆。

    不管是找师傅还是验证曲子,她首先得有把琴啊!

    想着,便干脆……

    “豆蔻,出府!”

    声音虽响,然而孟漓禾却只带了豆蔻一个人,从管家手里调来一辆最简单的马车,便开开心心的离开王府。

    殊不知身后……

    “咱们王妃果然休息了几日有了精神啊……”

    “那是,咱们覃王一看就很健壮。”

    “真看不出来覃王竟然……”

    “说不定,咱们马上有小世子出生了!”

    “咳咳。”管家忽然出现,面容严肃,瞬间驱散一干八卦人等。

    之后,便独自望着马车驶去的方向,笑成了花。

    哎呀,要送小世子点什么礼物好呢……

    竹蚂蚱还是竹蜻蜓?

    想着,便直着后院小竹林而去。

    而车上的孟漓禾,此时更是无比的开心。

    来到古代,这还是第一次逛街呢!

    所以,一到繁华中心,下了马车之后,便东瞅瞅,西看看。

    更是买下一堆小玩意让豆蔻抱着。

    谁让她如今是一国公主,一国王妃,还刚受了皇上赏赐呢!

    妥妥的暴发户。

    “公……小姐。”受过孟漓禾不愿暴露身份的要求,豆蔻赶紧改了口,“小姐,你再这样买下去,奴婢要抱不动了。”

    回头看了看,豆蔻身上大大小小的包裹。

    好像是多了那么一点点啊!

    四处张望了一番,孟漓禾指着不远处一家琴行道:“豆蔻,你先去把这些东西送回马车,我现在去那里挑琴,你等会来找我就是。”

    豆蔻却很不情愿。

    “小姐,你身边怎么能没人照顾呢?万一有什么事呢,而且你也可能有事需要差遣……”

    “好啦好啦。”孟漓禾轻轻推着这个忧国忧民的小丫鬟,“就去挑个琴而已,能有什么事,再说你不是马上要回来么。”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快去吧快去吧。”

    送走依然不怎么情愿的豆蔻,孟漓禾转身进了琴行。

    宽敞的店里,布置的十分雅致,一旁,甚至点着清新的熏香,配着那错落的摆放着的古琴,当真是古色古香。

    为首,还有一名白衣男子在轻轻弹弄着一把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