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85章 府上有喜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豆蔻,你过来一下。”略微想了想,孟漓禾还是打算先不张扬,而是暂时了解一下。

    豆蔻自从将果果和朵朵抱来后,就一直陪在他们身边。

    毕竟,这两只狗平日并不会随便和谁亲近。

    这会听到孟漓禾叫她,又确认了一下舒然和他们玩的还可以,才赶紧走了过来。

    “太子妃,有什么事吗?”

    孟漓禾用眼睛微微瞄了一下不远处那男子的方向,只见那男子此时正在低头拿着院子中的花草,并没有看向这边。

    所以,用头轻轻朝那个方向示意了一下:“那个小厮你认识吗?”

    豆蔻转头看去,看到那时一愣,很快便转了过来,点了点头:“奴婢认识。”

    “那你和这个人熟吗?知不知道这个人来历?”孟漓禾依然皱着眉问着,忽然觉得自己应该将管家喊来问问,问豆蔻的话好像并没有什么用。

    然而,没想到,豆蔻竟然有些脸红,看着孟漓禾小声说道:“太子妃,他……他就是那个人。”

    “哪个?”孟漓禾很诧异,并没有理解她这幅样子是怎么回事。

    “就是奴婢的……奴婢的……”豆蔻脸上越发变红,磕磕绊绊也始终不好意思说完。

    孟漓禾却顿时恍然大悟:“这就是你喜欢的那个?”

    “哎呀太子妃,你小点声。”豆蔻跺了跺脚,脸上娇羞无比。

    竟然是这样!

    孟漓禾断没有想到会是如此。

    敢情自己方才白紧张了一场。

    人家这小伙原来观察的不是自己,而是在偷瞄自己的心上人?

    那可真的是太乌龙了。

    自己这眼神也是不好使,还以为他在看自己呢!

    顿时也有些不好意思。

    忽然想到什么,赶紧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小巧的锦盒:“对了,这是送给你的,看看喜不喜欢?”

    豆蔻一愣,没想到她这个太子妃转变的这么快,不过听到有东西送给她,自然也是很欣喜。

    赶紧接过盒子,然而一打开,看到里面的东西时却是一愣,赶紧往回递:“太子妃,这个太贵重了,奴婢不能收。”

    “没有多少银子,今天在街上看到,就顺便买来送给你。”孟漓禾安抚着,顺便嘴角一勾,瞧了瞧不远处那男子的方向,故意逗她道,“好歹你也是有情郎的人了,可要打扮漂亮点。”

    “哎呀,公主!”豆蔻被说的越发不好意思。

    孟漓禾却拍拍她的手:“好啦,赶快收起来或者戴上,然后去照看着果果和朵朵,最主要是那个舒然。有事再和我禀告。”

    说完,便抬脚离开。

    年轻人的恋爱。

    仅仅只是互相偷瞄对方一眼,便能发自内心的欢喜吧?

    多么美好。

    这才是最纯真最幸福的时刻。

    豆蔻不管是跟原来的孟漓禾还是跟着她,都已经过了这么多年。

    忠心耿耿,且又吃了不少的苦。

    她能够找到幸福的话,不止是自己,就是那个原来的公主,也会由衷的开心吧?

    想到此,嘴角不由上扬,摸了摸袖子中另一个锦盒,朝着诗韵和欧阳振所在的院子而去。

    方才宫里临时有事,所以宇文澈先行进宫,自己便单独和凌霄商议了对策。

    反正这会也没有回来,自己也没什么意思,刚好把这个买来的首饰拿过去送给她。

    如今,虽然诗韵和欧阳振依然是他二人的暗卫。

    但是,毕竟有夜和胥的存在,他二人已经不是贴身无时不刻都在身边了。

    而且,两人都不同程度的受过创伤。

    宇文澈和她的意思都是让他俩做些管理暗卫的一些事。

    而且,他二人已经成亲,没日没夜跟着他们也不方便。

    就算是夜和胥,她都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虽然他们早就练就了在哪都能睡觉的本领,但是,还是应该让他们晚上能进屋子睡觉,哪怕住在他们隔壁也好。

    嗯,孟漓禾越想越觉得这件事,要早日和宇文澈商量一下,提上日程。

    毕竟,其他暗卫都是轮岗制。

    夜和胥实在是有些辛苦。

    “太子妃?”正想着,却听前面诗韵带着疑惑的声音响起。

    孟漓禾这才发现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了院中,立刻对她笑了笑。

    诗韵赶紧迎了上来:“太子妃若是找属下,差人来喊一下就是了,怎么亲自过来?”

    孟漓禾无所谓的笑笑:“反正又没什么事,正好到处走走啊。”

    诗韵也微微一笑,带着孟漓禾坐下,起身为她倒了一杯茶。

    闻着茶香,孟漓禾一时有些恍然:“这是茶庄的茶?”

    “对,这是今年的新茶。”诗韵点点头,“属下亲自炒的,太子妃还记得这个味道?”

    “当然记得。”孟漓禾看着面前茶杯上不断上扬的热气,思绪却飘到了一年前,那会还是刚认识诗韵,甚至还以为她是宇文澈的"qing ren",似乎好像那会就有些莫名的不开心。

    现在想想,那会应该就对宇文澈有感觉了吧?

    只是时光冉在,一转眼已经一年了啊!

    “现在茶庄的生意好吗?”孟漓禾品了一口茶后问道。

    诗韵笑得很开心:“很好,属下也经常过去看。因为去年茶庄那件事,太子府所做的事,导致今年的新茶一上市就被抢光。要不是属下提前留了出来,恐怕咱们太子府的都没得喝了呢。”

    真好。

    看着诗韵笑着,孟漓禾也觉得十分开心。

    所以说,任何事都有两面性。

    当年那件事发生时,很多人都以为茶庄要完了,谁又知道,一年后,却几乎威胁到了整个市场呢?

    “太子妃,今日来是什么事吗?”看着孟漓禾在那里坐着发愣,诗韵以为发生了什么,赶紧问道。

    孟漓禾从过去的回忆里回过神,想到来的目的,立即从袖中掏出一只小锦盒。

    “今天不是答应你,给你带首饰吗?这对耳坠觉得很配你,你看看如何?”

    诗韵一愣,她原本只是以为太子妃只是随口一说。

    根本没想到,太子妃不仅记得,还特意买了之后为自己送过来。

    作为一个暗卫,她哪里来的这么大的殊荣。

    立即受宠若惊道:“多谢太子妃。”

    孟漓禾看着她比豆蔻还要傻的样子呆在那,都不记得伸手过来接。

    不由有些哭笑不得,干脆自己打开锦盒,将耳坠拿出:“来,我帮你戴上好了。”

    “不用,不用,属下自己来就好。”诗韵终于反应过来,立即接过。

    她还不敢劳烦太子妃。

    孟漓禾也未再强求。

    古代这种等级制度太过根深蒂固。

    其实在她心里,不管是豆蔻还是诗韵,都是为数不多她在古代认识的女子,而且都朝夕相对的,简直就像是一家人。

    若是在现代,互称姐妹都不为过。

    不过,在这里,还是没有办法。

    耳坠带起,金色的麦穗在夕阳下闪闪发光。

    孟漓禾笑笑:“很美。”

    诗韵本来就是个长相娟秀的女子,稍微打扮一下就很漂亮。

    “多谢太子妃,属下能有太子妃这样的主子,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诗韵明显是个思想传统的暗卫,说这话的时候甚至眼中都有泪光。

    “诗韵,你再这样,下次本太子妃就不来了。”孟漓禾有些无奈,这也太容易感动了吧。

    再这样下去,她都不好意思了。

    诗韵一愣:“不,太子妃,属下不是这个意思。”

    说完,当真不敢再多说什么了。

    孟漓禾无奈,不过看到太阳也快要落山,想来宇文澈也快回来了,还真的不能再多做逗留。

    “好啦,都是小事,我先回去了。”说着,便起身向外走。

    “太子妃,您不要生气。”诗韵一惊,以为自己惹了孟漓禾生气,赶紧追了上去。

    然而,不知道是跑的太急还是怎么回事,说完这句话,诗韵只觉忽然间十分恶心难耐,实在是控制不住,只能停下脚步,弯腰对着一旁吐了起来。

    孟漓禾赶紧走到她面前:“诗韵,你怎么了?”

    诗韵吐了一阵却没有吐出什么,不过整张脸却是十分苍白,平复了一下呼吸道:“没什么事,最近可能肠胃不太好,经常这样。”

    孟漓禾皱皱眉:“肠胃不太好?有什么症状?”

    作为医生,面对这种情况,她不可能这样随便就离开。

    诗韵却是有些不以为意:“太子妃别担心,没什么,就是可能最近天气太热,我有点没有胃口。”

    孟漓禾愣了愣,心里有个念头隐约而出。

    “除此之外,是不是还觉得有些瞌睡?”

    诗韵一愣,顿时有些紧张:“太子妃的医术真好,属下近日的确昏昏沉沉的一直想睡,之前从来没有过这种情况,难道真的是生病了?”

    孟漓禾这下心里完全有了谱,不过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还是道:“伸出手来,我来把把脉吧。”

    诗韵闻言赶紧伸出手,任由孟漓禾为她号脉。

    和神医学了那么久,这点事情还难不倒孟漓禾,几乎没有用多久,孟漓禾就收回手,笑着对她说道:“恭喜你,诗韵,你有喜了。”

    然而,没想到,诗韵听到这句话后,脸色却是顿时一变:“不会吧。”

    看着她一瞬间更加苍白的脸色,孟漓禾眉头蹙起。

    这是怎么了?

    怀孕了,不是应该高兴的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