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84章 高冷小世子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不止是宇文澈,就是孟漓禾听到这话也有些吃惊。

    忍不住确认道:“你刚刚说什么?让舒然住在太子府?”

    “对啊。”凌霄说的十分理所当然,“我这边还有事,不可能很快回去,太子府这么大,也不会少他一个的房间和伙食吧。大不了,我替他交房钱和伙食费?”

    孟漓禾:……

    大哥,这是这些费用的问题吗?

    这是他那见到雄性就炸毛的相公的问题啊。

    果然,下一刻,就听宇文澈说道:“太子府还不差这点银子。不过逍遥阁这么大的产业,也不至于少个屋子吧?”

    这话一出,凌霄顿时一惊。

    然而,想到阻止宇文澈却已经来不及。

    舒然在一旁有些莫名其妙:“逍遥阁?那是什么?你不是说你在京城是寄居在干爹家,所以不方便么?”

    此言一出,宇文澈和孟漓禾顿时都反应过来。

    逍遥阁是杀手阁,恐怕是这个凌霄,不愿意让他弟弟知道吧?

    看着舒然一脸疑惑,孟漓禾赶紧说道:“没错,你哥哥的确是住在干爹家,那房子名字叫逍遥阁,那既然如此,你就住在太子府好了,我差人去给你准备院子。”

    凌霄顿时松了一口气。

    他的确还没做好准备,让这个从小长在富贵人家,没有接触过世间过多险恶的小少年,知道自己现在的真实身份。

    因为,他没把握可以得到对方的理解。

    听到孟漓禾这么说,舒然倒是没有再多想,不过却补了一句:“那把我安排在你的院子旁边。”

    “为什么?”

    “为什么?”

    这一次,竟然是异口同声。

    来自于孟漓禾和宇文澈两个人。

    不同的是,孟漓禾是疑惑,宇文澈则是质问。

    舒然却脸色如常,淡定说道:“我要保护你。”

    宇文澈立即有些嗤之以鼻,低着头俯视着他,毒舌功夫一瞬间回归,冷冷道:“就凭你?”

    舒然虽然个子矮,看向宇文澈是仰视,但却也气势不输:“我怎么了?我也会武功。”

    “呵。”宇文澈冷笑一声,“不必了,先不论你的武功如何,本太子的太子妃,自然由本太子保护,不需劳驾别人。”

    然而,舒然亦是不甘示弱道:“可是你要是真保护好她,不让她受那么多委屈,我这一趟也不必来了。”

    宇文澈一噎,难得被他堵住说不出话。

    因为的确,若不是因为他,孟漓禾不会受这么多磨难。

    这是他一直都很介意的事。

    凌霄在一旁听得胆战心惊,真的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说真的,他都一般不会和宇文澈发生正面冲突。

    这个男人,绝对不是好惹的。

    现在,这样忍耐,恐怕也不过是看舒然是个小毛孩子而已。

    孟漓禾方才在一旁一直插不上嘴,简直急得肝疼。

    这会终于有机会,赶紧说道:“小世子你误会了,我没有受委屈,一直都是太子在保护我。”

    “哼,那也是因为他。”舒然仍然很倔强。

    孟漓禾却忽然笑了起来:“因为我们是夫妻啊,夫妻本来就该荣辱与共,福祸共享的。”

    这句话她是说给舒然的,也是用来安抚宇文澈的。

    但,在她内心深处,也的的确确是这么想的。

    她断然此次是因为宇文澈而有此一劫,但曾经,宇文澈也为她赴过生死。

    那都是用任何东西都无法衡量的。

    “那他也不过是运气好而已。”舒然却明显没怎么听进去,低声嘟囔着。

    “本太子的确运气好,这一点毋庸置疑,本太子也承认。”宇文澈将话一字不落的听进去,又再次把话抛了出来,不过,多少还是觉得和一个小屁孩理论有些掉价,所以直接抛下一句话,“你想要旁边的院子也可以,不过你可能不知道,太子妃是住在本太子院落的。”

    舒然果然一愣。

    因为在他的印象里,夫人都是有单独院落的。

    没想到,这个太子对太子妃倒是不错。

    那他到底会被安排到哪里?

    哼,这种寄人篱下的感觉,要不是为了太子妃,他才不愿意住什么太子府!

    宇文澈终于扳回来一局,心情十分好,所以,牵着孟漓禾的手,以卸妆为理由走回倚栏院。

    孟漓禾也干脆随了他。

    只是却百思不得其解,这男人谈起恋爱来都这么幼稚么?

    那就是一个小毛孩啊,还这么认真的当情敌对待,也是让她哭笑不得。

    而最终,舒然还是被安置在了离倚栏院最近的院子里。

    孟漓禾也松了一口气,这样多好,皆大欢喜,就说不要和一个小孩子一般见识嘛。

    然而,却不知道,某王爷打的主意根本就是,每时每刻让情敌看到他们的恩爱模样,从此滋生退却的心思,最终不战而退。

    战术简直一级棒,当然,这坚决不能拿出来炫耀。

    也是腹黑到没话讲。

    总之,这件事告一段落,孟漓禾也放下心,赶紧同凌霄商议关于宇文畴的事。

    凌霄这段时间不在京城,听到孟漓禾讲出这一切很是震惊。

    他之前倒是想过,这京城的事估计是大皇子所为,但也没想到这大皇子的手已经伸的这么远。

    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凌霄思前想后,还是决定派梅青骏前去。

    毕竟,他如今回来了,风言社可以暂时不需要梅青骏看管。

    而梅青骏也是公认的,他们最值得信任的人。

    将夏大人之前发现的那块令牌交到凌霄的手中,孟漓禾再三嘱托道:“必要的时候再用这个,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冒险。”

    凌霄点点头,只是严肃的脸又秒变不正经:“放心吧,我办事主子还能不放心吗?”

    孟漓禾无语,这人真的是正经不过三秒。

    不过,这样的凌霄才最好。

    嬉笑怒骂,玩世不恭。

    如果可以,她再也不愿意看到曾经在舒府的那个凌霄。

    目光支离破碎,想必内心也悲痛不已。

    幸好,这件事过了,他还有个可以相依为命的弟弟。

    想到此,孟漓禾笑着敲敲他的脑袋:“放心,你做事我最放心。”

    舒然进来之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原来哥哥竟然和太子妃这么要好,不过,为什么这一点,那个太子似乎不怎么排斥呢?

    不过,这也不是他该关心的事。

    简直高冷。

    看到舒然进来,凌霄走过去问道:“都收拾好了?”

    “嗯。”舒然点点头,“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太子府的房屋都很干净,我只要把衣服放过去就好了。”

    凌霄点点头:“那行,你记得在这里不要给大家添乱,我先走了。”

    “我才不会添乱,我又不是小孩子。”舒然对这句话明显不满意,立即反驳,不过却更显得稚气满满。

    大概都懂这个时候少年的心理,凌霄也懒得和他较真。

    只好看着孟漓禾:“那就拜托你了。”

    “去吧。”孟漓禾点点头,目送凌霄离开。

    不过,心里却觉得,这个小世子不软萌,太高冷,搞不好还真的要伤脑筋了。

    毕竟,家里已经有个对外人都很冷,而且还很介意他的男人了。

    忽然,眼前一亮,孟漓禾看向舒然道:“舒然,你喜不喜欢小狗?”

    舒然蹙眉:“……你当我几岁?”

    孟漓禾:……

    你真的只有九岁啊亲!

    不过,还是勉强挤出了一抹微笑,努力告诉自己这就是个小孩子千万不要计较,然后说道:“不是呀,你看我比你老这么多,我也很喜欢啊,刚好府上有两只,你可以帮忙驯服一下。”

    孟漓禾说的特别委婉,那当然必须不能表现出你快去和他们玩别找我的心情。

    甚至于说完这句话赶紧叫豆蔻把两只狗带来,完全不给他拒绝的空间。

    然而,舒然的关注点却不在这,而是眉头皱的更紧道:“谁说你老的?”

    “嗯?”孟漓禾一时没有听懂,半天才反应过来,嘴角抽了抽道,“我的确比你老多了。”

    毕竟你才九岁。

    这真的是不争的事实。

    不过,她那也只是随口一说罢了。

    “你一点都不老,这个样子最好看。”舒然丢下一句话,便径直走出门去。

    背景沉着的还真的有点不像九岁的孩子。

    看得孟漓禾有点目瞪口呆,这古代的娃都这么早熟么?

    罢了,随他去吧。

    不过舒然虽然走出,到底还是没有浮了孟漓禾的意,而是看着豆蔻带着两只小狗过来时,也走了过去。

    只是这一走过去,却顿时有点惊喜。

    因为这两只小狗实在是有点太可爱了。

    圆滚滚的不说,那表情生动的,简直和她那个主人不要太像。

    尤其是那个小公狗,还能在高冷和软萌中自由切换,咦,这样看起来,倒又有点像他那个哥哥凌霄。

    一时间,更让它觉得有些亲切。

    当真,蹲下身子和他们玩耍起来。

    看得孟漓禾直在那啧啧啧,就说还是个孩子么。

    完全忘了自己当初比他兴奋多了,妥妥的。

    孟漓禾差点安下心来,问题解决,棒棒哒!

    只是,方要回身,却见不远处,一个小厮打扮的人,一边朝这边不时偷看,一边忙着手里的活。

    看这个样子,并不怎么熟悉。

    眉头忍不住皱起,想到这段时日发生的事,心里顿时有些警惕起来,这个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