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83章 情敌来了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我的太子妃,但是某件事上,我比你大胆的多啊。”

    宇文澈一句轻飘飘的话,立刻让孟漓禾脸上的笑容凝固了起来。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

    到底整天在想啥!

    而且明明在说他俩那段互相暗恋的美好日子,忽然来个这。

    “宇文澈,你真的是没救了。”孟漓禾用眼神控诉。

    不过,宇文澈却是坦然接受,反正,用这招可以制止住媳妇得瑟,何乐而不为?

    毕竟,那件事是他的污点,不想提。

    如果重新让他们相遇,下一次,一定换他先说。

    也一定会在见到她的第一面就告诉她,你好美。

    不过,孟漓禾用眼睛剜了他,但是,嘴角却还是始终上扬的。

    因为,她可以感觉到,宇文澈那看着她的目光。

    温柔,温暖,充满爱。

    连他们出来查事情,明明是破解阴谋这种糟心的事,都变得有趣了起来。

    对哦,查事情……

    差点都忘记了。

    孟漓禾有些无语,这就是所谓的被爱情冲昏头脑么?

    所以,晃了晃头,将这些粉红心思先驱赶出去,留下一个冷静的大脑,对着宇文澈道:“澈,我们走了这么久,你有没有发现什么?”

    “首饰店挺多的。”宇文澈答道。

    “没错!”孟漓禾点头。

    以前他们很少出来逛街,就算出来,也很少留意到这点。

    不得不说,单就这一条街而言,就有好几家首饰店,这实在是太不正常了。

    而且,虽然并没有进去,但也大概往里面看了一下,客人不多,但首饰却挺多的。

    想来,生意并没有多好。

    但又并没有关门,说明,利润还是可以的。

    那就只有一点解释,按照现代话来说,就是他们的进货渠道非常好,价格低,供货足,所以尽管卖出去的不多,但每一笔还是有可观利润的。

    看着最后一家街角的首饰店,孟漓禾朝宇文澈挤了下眼:“走,我们进去。”

    除了这家老板是个中年妇女,对他们的态度比第一家更热情外,其他的接触方式与第一家几乎同样的程序,那就是,孟漓禾问完问题,对方拿出更多的首饰给她出来看。

    不过,这一次,孟漓禾倒是没有再说什么,看不上之类的话。

    反倒是,趁着这女人不备之时,看了一眼四周,确定无人发现,直接拿出铜铃,对着她一晃。

    很快,女掌柜便双眼迷离,直至完全闭上。

    宇文澈一愣,小声道:“你这是……”

    “嘘。”孟漓禾对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接着,便为她深度催眠起来。

    很快,在确定她完全进入到催眠状态后,孟漓禾开门见山的问道:“这家店是你自己的么?”

    女人摇摇头:“我只是这店里的伙计。”

    孟漓禾顿时冷下脸:“你方才不是说,你是这家的老板?”

    方才她在挑首饰之时,明明特意利用讨价还价来试探过,这女人拍着胸脯说自己是老板,可以在价格上做主,原来竟然是在胡诌。

    女人答道:“除了进来这些饰品,其他的确都是我说了算,不过大老板真的不是我。”

    “那是谁?”孟漓禾问道。

    “一个男人,大家都叫他周老板。”

    “什么样子?”

    “中等身高,大概三十多岁,脸上有络腮胡子。”

    闻言,孟漓禾与宇文澈迅速对视一眼,络腮胡子,这不正好和宇文畴那日带来的侍卫特征一致么?

    果然是他!

    孟漓禾赶紧继续问道:“就是他为你们安排供这些首饰?”

    “是。”女掌柜点点头。

    信息更加确定了,可是,这却也和他们之前的猜想一致。

    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线索。

    孟漓禾到底还是不甘心:“那你对于首饰的来源,一点都不知道么?”

    孰料女掌柜当真回答了一句:“知道一点。”

    孟漓禾顿时眼前一亮:“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女掌柜的眉头微微蹙起,似乎在想着什么,半晌才说道:“就是有一次偶然听到他和前来送首饰的人提到了云山,好像首饰就是从那里运过来的。”

    孟漓禾一愣,云山。

    这个地方,当初他们去雪龙山时曾经路过过,距离京城并不算远。

    大概马车的话,有一天的路程。

    只是,单一个云山,也并不能确定具体的位置。

    不过,总算是有点眉目了。

    孟漓禾心里放松了不少,再次询问了一些,发现这女掌柜的确无法再提供更多的信息后,才又重新将她唤醒。

    不过,女掌柜醒来后却并不记得刚刚发生了什么,但是明显,有一瞬间的迷茫。

    孟漓禾却依然维持着她被催眠之前的姿势,手中拿着一个金色的耳坠看着。

    女掌柜狠狠的揉揉眼睛,还是没感觉到异常。

    看来,果然是她感觉错了。

    所以,也不再多想,笑着说道:“夫人,这个耳坠配你一定很好看。喜欢的话不妨买了吧?”

    孟漓禾抬起头,看向宇文澈,装出一副撒娇的模样道:“相公,我可以买吗?”

    “买。”宇文澈回答的很痛快。

    女掌柜马上笑颜如花,那样子简直比买到饰品的孟漓禾还要高兴。

    “夫人,你相公真好,要我帮你戴上还是包好?”

    “包好吧。”孟漓禾回道,她买这个也是避免被怀疑,对此一点兴趣都没有。

    还不如回去送诗韵,反正方才也答应过她的。

    说起来,也应该买个东西给豆蔻呢。

    孟漓禾朝里面望去,又指了指另一款耳坠道:“把那个也包起来吧。”

    “好好好。”女掌柜立刻行动,今日可真是碰到豪了。

    既然云山不在此地,孟漓禾与宇文澈也只能暂时回府。

    而且,由他们亲自去查,多少还是有些不方便。

    哎,想到此,孟漓禾不由叹了口气。

    “怎么了?”马车上,宇文澈听到这声音,不由问道。

    “我是在想,要是凌霄在就好了,可以让他安排得力的人去调查。”

    孟漓禾只是将方才想的说了出来,然而,宇文澈的脸色却顿时不怎么好看。

    “我的太子妃,你是不是忘了,你还有个相公?”

    孟漓禾顿时一愣,这个家伙啊,又吃飞醋。

    赶紧解释道:“傻瓜,我是想到你的人万一被发现,就暴露了我们的底牌。但是凌霄不一样,那边的人即使暴露,也想不到我们的头上。”

    宇文澈挑挑眉,这样还差不多。

    不过,他宇文澈的人也不会这么废就是了。

    孟漓禾耸耸肩,如今这样也没办法,只能让宇文澈安排人去查了。

    然而,当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待他们方到达太子府门外,从马车上走下时,便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主子,别来无恙啊。”

    孟漓禾顿时一喜:“凌霄?”

    凌霄嘴角带着他惯常的笑,早已不复在舒府时的凝重,说道:“是我,不过主子……不是主子你啊!”

    孟漓禾摇摇头,小声说道:“易容了。”

    凌霄一愣:“有事情发生?”

    孟漓禾看了眼四周:“进来说。”

    凌霄点点头,迅速与宇文澈与孟漓禾一起闪进。

    关上太子府大门,凌霄才对着宇文澈点点头。

    接着,忽然转身,一把将藏在他身后之人揪出来:“看见太子和太子妃,怎么不知道行礼?”

    孟漓禾一愣,这才朝前看去。

    却是立即吃了一惊。

    这不是小世子舒然吗?

    舒然不爽的从身后过来,看了一眼孟漓禾又移开视线,小声嘟囔道:“你不是也没有行礼。”

    “我是江湖之人,当然要用江湖礼节,你是未来的开国侯,自然要遵循朝廷之礼。”

    凌霄一本正经的在那讲着大道理。

    然后,就接到舒然一记眼刀:“谁才是未来的开国侯谁自己清楚,长这么大能不能别这么幼稚。”

    凌霄:……

    孟漓禾:……

    宇文澈:哼。情敌。

    不过,舒然说完,还是对着两个人行了个礼:“见过太子,太子妃。”

    宇文澈冷傲的点点头,示意他免礼。

    脸上并没有什么温度。

    因为,他没有忘记,这个人对他叫嚣过什么。

    只扫了一眼宇文澈的表情,孟漓禾就知道他在想啥,简直无语。

    而且觉得亚历山大。

    现在就感觉,面前两个幼稚的成年男子,一个自认为成熟的小屁孩。

    真是懒得与之为伍啊!

    不过,也颇感责任重大,毕竟,这里现在就她这么正常!

    所以,试图将大家的理智拉回到正常值,孟漓禾问道:“你们怎么会过来了,那边的事情都安排妥当了?”

    “还算可以吧。”凌霄说着看向舒然,“还不是他,听说京城有预言对你不利,死活要跑过来确认你是不是有事。”

    说着,看向舒然抱怨道:“我就和你说吧,太子妃不是一般女人,什么大事到她这里都会没事的,现在信了吧?”

    “哼。”舒然不多说,十分高冷。

    孟漓禾的心理却暖暖的。

    没想到,她救过的这个孩子,虽然经常语出惊人,但却是知恩图报呢。

    真是好生欣慰。

    然而,宇文澈的脸色顿时更加冷漠了起来。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简直非常想说好了现在确认完了没事了你走吧。

    然后,他就听到凌霄说了一句,让他十分非常特别想要吐血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