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82章 润物细无声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却仿若未见般继续开口道:“一般来说,粮食收成好,价钱就会便宜,相公,你说这金子也会这样吗?”

    宇文澈摸摸她的头:“傻瓜,金子怎么能和粮食比呢?”

    孟漓禾嘻嘻一笑:“也是。”

    店铺老板这才松了口气。

    原来就是个无知妇人,倒是把他吓了一跳。

    “老板,这是你们店所有的饰品吗?”孟漓禾瞧了瞧又问道。

    “是的,夫人,怎么没有看中的吗?”店铺老板放下戒备,又开始关心起今天的生意来。

    孟漓禾皱了皱眉,有些惋惜的说:“是呢,也有几个觉得还可以的,但好像没有那种让我一眼就眼前一亮的那种呢。”

    但凡做生意的人,都不想让客人白白溜走,店铺老板自然也不例外。

    所以,想了想,从里面挑出一根十分精致的裹着金边的汉白玉钗,推荐道:“夫人觉得这款如何,名贵不花哨,简单大方。”

    孟漓禾将玉钗接入手中,仔细观察着。

    只见,这金边上还有许多镂空小花纹,不过远远的看不出来,要近看才能知晓这有多细致。

    的确是不错的饰品,甚至男女皆宜。

    如果今日不是另有目的,说不定还真买了。

    不过,想到这金子可能的来历,孟漓禾还是摇摇头:“抱歉了老板,不是很中意,我再去其他地方转转吧。”

    店铺老板有些憋气。

    不就是个妇人?

    他这些金子首饰在这条街绝对算得上上等,看不上?

    恐怕是没钱吧?

    这年头,没钱还出来装,真的是让人生气。

    所以,当下也把他们当作花不起钱的人,将首饰一收,准备拿进去。

    然而,方要装进之时,却见门前有人影晃动,顿时眼前一亮。

    直接拿着金钗就走了出去。

    直接对着门前的两人招呼着:“客官,进里面看看?我们这有上好的首饰,刚好可以给您这貌美的夫人买一个。”

    说完,还特意瞥了一眼犹在那边站立的宇文澈和孟漓禾。

    哼,你们不买,他也能卖的出去。

    他做生意这么多年,一看这两人就是真正的贵客。

    而且,这男的一看也是个大方的主。

    然而,这一句话,却让连同宇文澈和孟漓禾在内的四个人尽数愣住。

    因为,那被老板这样说的不是别人,而正好是夜和胥!

    方才,两个人吃饭出来,一路追赶他们的主子。

    却不想似乎跟丢了,隐约看见他们来到了这条巷子,就是不知道走进了哪家店。

    想到反正也没人认识他们,所以找到主子是正事。

    哪怕确认位置之后再远离也不迟。

    因此,便挨家挨户的朝各家店里张望起来。

    而方才,夜刚好在望着这家店铺,而胥则扭着身子和头,张望着对面的店铺。

    因此,就造成了被店铺老板误认为……

    果然,胥听到此话,立即扭过头,确认这老板的确说的是自己,立即胀红了脸道:“你看好了,谁是他夫人,我是男的!”

    店铺老板顿时愣住。

    完了,这下别说卖金钗了,搞不好这店都要被砸了。

    不过说起来,这人不仔细看,单看这身形,的确很容易认错啊。

    就算是仔细看,这面容这么清秀,他都可能会认错。

    毕竟,有很多大户人家的小姐,女扮男装出门,也不过就是这样。

    所以,为了挽救一下岌岌可危的局面,店铺老板还是解释了道:“这位客官,误会误会,不过我之所以认错,还是因为客官您长的太清秀了,和这位客官站在一起,的确很般配,所以就……啊,我也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说,总之是我的错我的错,还请两位不要见怪。”

    店铺老板感觉自己越说越乱,再说下去搞不好不止店被砸,可能连人也被砸。

    因为一看这两人就是会武功的,而且恐怕武功不浅。

    纵然他店里为了安全,也养着几个打手,但比起这两个人的气概,那简直提不上台面。

    胥气呼呼的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毕竟,人家老板一直在道歉了,而且还这么大岁数,他要是一直追究下去也不好。

    可是凭什么把他认错啊!

    他也是铮铮男儿啊!

    长的清秀又不是他的错。

    真讨厌,就知道不该穿这么飘逸的衣衫出来啊,都怪夜这个死鬼!

    然而,夜却挑了挑眉:“老板,你这金钗卖多少钱?”

    店铺老板尚处于郁闷中,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回道:“五十两。”

    夜脸色微沉,皱了皱眉:“这么贵。”

    毕竟,他可不像太子太子妃那样有钱,买了这么多个东西,家当都快剩不了多少了。

    然而,店铺老板却立即反应过来,难道,这人是有心想买?

    不,等等,还是说,这是在暗示他给他机会?

    亏自己机灵啊……

    差一点就失去了人家赠予的这种不砸店机会。

    所以,赶紧真诚的说道:“没关系,客人如果想买,我可以便宜,您看多少合适?”

    夜这会还在十分纠结。

    手里摸着自己的钱袋,掂量着,也纠结着。

    心里的价位和开的价位差的略远啊。

    说出来会被认为是抢劫吧……

    但是,既然人家问了还是要试试,不过,也不能显得自己太小气了。

    所以,故意摆出一张面瘫脸,冷漠道:“这个东西值五十两,依我看,二十两还差不多。”

    “成交!”店铺老板赶紧说道。

    二十两卖的话,他也就亏个十两。

    虽然还是很心疼,但是谁让他把人家给认错了呢。

    看那旁边小伙一直涨红着脸盯着这边,根本就是发怒的前兆啊!

    所以,不等震惊的夜有所反应,便一路小跑跑进去,找了个精美的锦盒包好,再跑出来递到夜的手中:“客官,您收好。二十两文银,还请二位走好。”

    夜:……

    这么容易?

    早知道开十两啊!

    这个可恶的奸商,自己一定被骗了。

    但是既然都开口了,再反悔也不好,所以极不情愿的黑着脸,将二十两银子从钱袋里掏出,忿恨的甩了过去。

    店铺老板赶紧接过,还擦了擦额角的汗,又跑了进去。

    生怕他一个反悔,再次对自己追究。

    刚刚真是好可怕。

    孟漓禾一脸目瞪口呆,这都行。

    同宇文澈一道从里面走出,虽然假装不认识,但是还是忍不住路过他俩时,小声的说了一句:“砍价高手。”

    夜无比郁闷。

    被太子妃鄙视了哎。

    砍价是女人的专项,他并不擅长啊。

    也不知道这次被坑了多少,想想就心塞。

    夜盯着这手里的锦盒,无比郁闷的想着。

    身边,胥却悄悄的贴了上来。

    目光瞟了一眼夜的锦盒道:“你买这个干嘛,真的要送给你的夫人?”

    夜一愣,有些怔仲的看着眼前尚在盯着锦盒的胥,心里微微一动,忽然笑道:“对啊。这个老板不是说,我的夫人戴会很好看么?”

    胥摸了摸鼻子,忽然很想说,可是人家说这句话的时候指着的我吧?

    但是,莫名觉得有点尴尬,提这个好像有点不合适。

    所以点点头:“哦。你还挺大方。”

    毕竟,这二十两银子要攒好久啊。

    夜笑了笑:“对喜欢的人嘛,当然什么都舍得。”

    胥一愣:“你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夜瞟了他一眼:“很好奇?”

    胥立刻移开目光:“才没有,随便问问而已,你不想说算啦。”

    “哦。”夜点点头,“走吧,太子和太子妃都走远了。”

    “嗯。”胥郁闷的应着,觉得自己有些气闷。

    什么嘛!还真的不说啊!

    切,爱说不说。

    前方,已经走远却竖起耳朵一直听着的孟漓禾勾了勾唇:“澈,能不能问你个问题啊?”

    “什么问题?”宇文澈转头看向她。

    “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孟漓禾闪亮着两颗大眼睛问道,这个问题她早就想问了。

    当初她破釜沉舟表白时,他那种回应,明明也是喜欢自己很久了。

    宇文澈一愣,断没有想到她忽然问这个问题。

    不由开始仔细思索起来。

    从什么时候开始呢?

    为什么,好像自己也不清楚呢?

    所以,只能笑笑道:“不知道,应该很久很久了。只是,可能连我都不知道。”

    对于这个回答,孟漓禾有些意外,却也并不失望。

    因为如果让她追溯的话,她最多知道自己确定心意的那一刻。

    但是,往往,在自己明白自己的喜欢前,已经喜欢了很久了。

    所谓,润物细无声。

    爱情,也是在这点点滴滴中慢慢滋生的。

    安静又美好的让人无所察觉。

    然而,宇文澈却又接着问道:“你呢?”

    孟漓禾好笑,就猜到这个家伙会这样问自己,也干脆回道:“不知道,应该也是很久很久了,不过我比你强多了。”

    “比我强?”宇文澈不解,喜欢这种事,还有谁强过谁吗?

    “因为我敢表白呀!”孟漓禾眨眨眼。

    这个梗真的是百玩不厌,简直可以玩上几千年。

    宇文澈果然被她暴击,被她率先表白这件事,的确是个巨坑。

    想想就觉得自己的确是有点怂。

    估计有几辈子要被这个坏媳妇念几辈子了。

    不过,眼珠一转,嘴角扬起一抹坏笑,将孟漓禾一把拉过,再次在她耳边说了一句绝地反击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