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79章 王爷你的节操呢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说书台上,讲书之人继那句“预言粉碎终成空,太子夫妻终获胜”后,将扇子刷的一声打开,开始口若悬河起来。

    孟漓禾这桌旁边,小二淡定的将她喷出来的茶叶擦干,笑着说道:“夫人这是第一次来我们这酒楼吧?我们这酒楼天天中午说书,幸亏您来的早,晚一点的话都没位子了呢。”

    说着,还特意朝外望了一眼,那神情,简直骄傲。

    孟漓禾嘴角微抽,不由也朝着他望的方向看过去,只见果然,在这酒楼窗外,还围了很多人,都在聚精会神的注视着那说书之人。

    甚至有的人因为占不到座位,所以捧着不知道从哪端来的饭,一边胡乱往嘴里塞,一边认真的透过重重阻碍目视前方。

    看得孟漓禾更是一阵无语,很想说,大哥这是说书又不是电视剧,你完全可以不用这么认真看的啊!

    好歹也得把饭送到嘴里不是,这老是一会往脸上戳一会往鼻子里送的,就算你不疼,也会逼死强迫症的啊!

    真是心累。

    所以,干脆扭过头不看这糟心的画面,向这酒楼的小二问道:“你们这说书的讲了多久了?”

    “多久?”小二拖着腮帮子想了想,“快一年了吧?”

    “啥!”孟漓禾简直震惊,她还以为是最近因为预言事件才起来的说书,怎么竟然这么久了!

    小二淡定的将她面前的茶壶移开,生怕她一个激动,这次不仅是喷茶,说不定连壶都保不住。

    “这位夫人,您不是本地人吧?这件事几乎满京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小二好心告知,并且一脸惋惜,这么大的乐趣竟然有人不知道,真是伤感。

    所以,还特地安利了一发:“夫人你一定要好好听啊!这段非常精彩。”

    “你听过了?”孟漓禾有些不解,不是这才开始讲么?

    “对啊,说书总比写书快么,那话本还没有最新的故事出来,所以在此之前,就只能每天讲这段啦!”小二热心的解释道。

    孟漓禾却更凌乱了。

    还是每天都在讲重复的。

    那到底是为什么这里还是每天门庭若市啊!

    而且看起来,大家还看得津津有味。

    这古代人也实在太缺少精神文明建设了吧。

    孟漓禾无力的摆摆手:“好吧,拿菜单过来吧。”

    她表示受到太大惊吓,需要好好补一补。

    小二却有些不满,这位夫人绝对不是本地人!

    怎么竟然听他说了这么多都没有表现出任何兴趣,竟然还想着点菜?

    要知道,听这么感人的故事,吃饭不吃饭已经不是很必要了好么?

    然而来者是客,他一个店小二也不方便说什么,然而怨念也一直放在眼中,不肯退去,十分执着。

    不过,孟漓禾却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就算是注意到了,她也不关心。

    毕竟,她这个当事人才最怨念了好吗?

    自己被说书人说了一年了,自己都不知道,谁还能和她比?

    所以,心情不好那胃口必须要好,孟漓禾直接刷刷刷大手笔点了几个平时不常吃,听起来也很高端的菜。

    而且,价格也很是不菲。

    不过,她是太子妃呀,难得出来一次,那必须不能亏待自己。

    对面,宇文澈默默的看着这一切,嘴角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并没有出声。

    然而,孟漓禾点完菜抬起头时,却精确的捕捉到了这一丝笑!

    顿时有些憋气。

    这家伙怎么还笑得出来呢!

    等等,不对……

    他估计早就知道这件事了吧?

    难怪之前京城很快将预言一事来了个扭转乾坤,他从来也没问过自己原因呢。

    亏她还以为自己聪明了一把,主动找管家哭诉自己在宫里的遭遇,然后趁机将王府一些事情又推了点过去。

    既让他能顺利将那件事写进话本里,又能少了点管理王府的事务,简直一箭双雕。

    然而,敢情宇文澈这个腹黑鬼早就知道啊!

    说起来,竟然也不制止!

    毕竟,这和话本还不太一样啊,这个传播性更加广。

    而且听起来,这好像是从话本演变来的说书,那里面那些羞羞的情节怎么办!

    难道都要讲出来吗?

    我的天,那她简直不要做人了!

    不过……

    孟漓禾眼珠一转,嘴角扬起一抹坏笑,看向小二道:“好了,就点这么多吧,不过你们在这里公然讲太子太子妃的事情,小心被他们知道找你们麻烦哦,我虽然不是本地人,但我听说那个太子啊……”孟漓禾说到这,还特意压低声音,接着道,“又凶又变态。小心他封了你们酒楼。”

    小二顿时一怔,看着她的脸直接呆住。

    孟漓禾很是得意,挑衅的看向对面的宇文澈。

    哼,你不管?那我就用你的形象来吓人。

    谁让你之前的形象一直都那么可怕呢!

    想当初,她初来乍到时,可是听到不少传言的。

    然而,宇文澈的唇角却越发上扬。

    孟漓禾这个样子,像极了当初成亲那晚,鬼灵精怪打着小算盘不让他靠近的时候。

    也是这般胸有成竹,这般……可爱。

    看到宇文澈如此,孟漓禾不由皱皱眉,竟然还笑?

    有什么好笑的啊!

    孟漓禾十分生气,干脆拿过茶壶,又给自己倒了一碗茶,饮了起来。

    毕竟刚刚都没喝到,很渴!

    然后,她就听到安静了半天的店小二说了一句:“这位夫人,你恐怕不知道吧,这座酒楼本来就是太子殿下的。”

    “噗……咳咳……”这一次,孟漓禾喷出的更远,甚至,还伴着一阵剧烈的咳嗽。

    顿时引来了周围许多人的不满!

    出什么杂音,他们还要听说书呢!

    所以,孟漓禾被呛的简直要翻白眼,结果还收获了无数的白眼,简直令人心疼。

    宇文澈好气又好笑的为她拍着后背顺气,挥了挥手,示意小二下去准备菜,不然不知道待会小二说点啥,更让她承受不了。

    小二十分郁结的再次擦完了桌子,这次干脆直接将茶壶和茶杯收走,表示十分心累。

    这一喝茶就喷到底什么毛病。

    他们这茶可是很贵的说。

    孟漓禾终于顺好了气,呛的眼泪都流了出来,咳的也没有了气力。

    干脆靠在身后的木椅之上来了个太子妃躺,感觉身体被掏空。

    宇文澈好笑的凑近一些将她拉过,让她斜靠在自己的身上,低声坏笑道:“这么惊讶?”

    孟漓禾眼皮一抬,给了他一个准确无误的白眼,倏地从他身上起来。

    低声提醒他道:“这里还这么多人!”

    宇文澈扫了一眼四周:“放心,没有人注意得到。”

    孟漓禾刚想说怎么会,才四周瞧了一眼,就发现,不管他们前后左右之人,不管他们的视线是否要穿过他们二人,总之,还真没人注意他俩,注意力都集中在那说书中的太子太子妃,反而,忽视了这一对真太子太子妃。

    一时间,情绪十分复杂,简直无法言表。

    不过,这件事并没完,因为害她这样丢脸的罪魁祸首就在眼前!

    所以,瞪着宇文澈道:“你竟然让他们在你的酒楼里说自己的故事?节操呢?”

    宇文澈几乎要忍不住笑:“不是很好么?你看,这酒楼生意多好?”

    “哼!”话虽这样说,孟漓禾还是觉得哪里有些不对,“既然是你的酒楼,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让我刚刚丢人丢成那样?”

    “这……”宇文澈一脸无辜,“夫人,我冤枉啊!”

    孟漓禾嗤之以鼻:“你冤枉什么?”

    宇文澈淡定说道:“太子府所有的产业,所有的账目,都由管家拿给你查看过,甚至,还可以由你亲自管,这样看来,你好像,并没有看?”

    孟漓禾:……

    “咳咳,好渴,水呢?”某太子妃略心虚,试图转移话题。

    因为之前的确答应了管帐,后来就贪玩了啊……

    宇文澈但笑不语,并没有揭穿她,而是又招呼了一个路过的小二,送上一壶新的茶水,简直是继续将宠爱发扬光大。

    而孟漓禾也不再发牢骚,毕竟,面对这个腹黑的家伙,自己也实在没什么胜算啊!

    哎,马失前蹄了。

    所以,也不再提这一茬,干脆也去听听这由话本改编的评书到底如何。

    而不得不说,这说书之人讲的实在是好。

    连孟漓禾这个当事人,都不由听的热血沸腾。

    就是,把她似乎描写的太邪乎了一点。

    那优美的形容词使劲往她的身上砸,简直就像不要钱似的。

    果然是艺术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啊……

    只是,也不由用余光偷偷瞄向宇文澈,只见他面容柔和,虽然默默的品着茶,也并没有看着台上,仅仅是这样安静聆听着,但是,从他的眼中却可以看出笑意。

    忽然间,这眉目让孟漓禾恍然,终于明白过来,宇文澈这样默许的行为,其实是在为她铺路吧?

    铺一条,属于她的康庄大道。

    让她在走上这条路之前,得到万民爱戴,受到世人敬仰。

    这样,将来即便当真后宫只她一人时,她的阻力也会小很多。

    心里忍不住有些发暖,这个臭男人,总之默默的为她做着这一切,却从不邀功,被误会也从不辩解。

    傻瓜啊……

    所以,终于忍不住靠过去,贴到他的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

    这一次……

    “噗!”轮到宇文澈将茶全部喷了出去,让正巧送菜过来的第一位小二先生差一点就直接跳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