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78章 出门逛逛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侍卫?

    孟漓禾此时仍在捧着那锦盒,仔细瞧着那金钗,闻言立刻抬起头:“夏大人,你是说方才递锦盒的那个侍卫?”

    “是。”夏侍郎神色凝重,点头道,“那侍卫便是臣之前在金矿附近发现的人,也是父亲之前发现与户部主事交往过于甚密之人。”

    孟漓禾一愣,没想到此人竟然就是她们方才所提及的那个人。

    这宇文畴是在打什么主意?

    为何偏偏选了此人过来?

    “想来是来试探我们,到底对他们的底细了解多少。”身旁,宇文澈忽然冷声说道。

    孟漓禾顿时了然,方才,那宇文畴观察他们神情的那一幕不由出现在她眼前。

    她记得,那侍卫走过来时,宇文畴的确仔细观察过他们。

    当时,她并未过多在意,只是以为这是他担心自己不收礼物而已,却不想原来是想看看,他们面对这侍卫是否会露出什么异常的表情么?

    现在想来还真是庆幸。

    因为,他们的确还没有看见过此人的画像,当真不认识这侍卫的脸。

    方才与夏家父子讨论,也只是请人回头送一幅他的画像来,以便日后调查而已。

    这大皇子当真是有些急切了。

    “那你们有所暴露吗?”孟漓禾想到此,赶紧问道。

    “臣等一直低着头,只是余光发现那侍卫身形有些相似,才看了一眼而已。沥王应该未注意到。”夏尚书补充道。

    孟漓禾点点头。

    也是,他二人的官职较之沥王要低。

    所以在一旁等待之时,低着头没什么错。

    想来,宇文畴当时在观察自己和宇文澈,也没有过多注意他二人的神情。

    真是好险。

    只是越这样,越说明宇文畴当真是有问题。

    不过,他都将人送到自己的面前了,自己再不好好查上一番,岂不是对不起他?

    孟漓禾嘴角泛出一丝冷笑。

    之后又同夏家父子两人说了几句,便送两人离开。

    而等这两人的身影刚刚消失,宇文澈便直接问道:“你为什么收他的东西?”

    孟漓禾一愣,举了举锦盒道:“你是指它?”

    宇文澈一言不发,仍是沉着脸看着孟漓禾。

    “噗,不至于吧?”孟漓禾几乎有些不可置信。

    敢情这家伙是在生气她收了宇文畴的东西吗?

    “不至于?如果我的腰间挂上赵雪莹送的香囊呢?”宇文澈脸上却并没有因此轻松下来,反而严肃的反问道。

    “额。”孟漓禾顿时一噎。

    然后,设身处地的想了一下,好像的确有些不爽耶。

    不过……

    这个傻瓜阿!

    孟漓禾眨眨眼:“你以为我收他的东西,是因为想要戴上?我好歹也是一国公主,宝物也见过不少,不需要这样没见过世面吧!”

    孟漓禾说的一脸坦然。

    完全不记得当年穿越过来看到自己的嫁妆时,那口水是怎么流了一地的。

    没错,就是要这样强烈的代入感,妥妥的。

    不过这话却让宇文澈有些疑惑:“那你是?”

    孟漓禾嘴角一勾:“等会儿你有没有空?”

    “你要做什么?”宇文澈眯起眼,看着她那双骨碌骨碌转的大眼睛。

    又是这种表情,这个女人一定是又在打什么主意了。

    然而,让他断没有想到的是,孟漓禾居然勾勾唇道:“陪我去逛街啊,你这个做人家相公的都很少陪我去逛街呢!”

    居然还撒娇……

    宇文澈有些无奈,不过脸色倒是缓和了下来,只不过还是说道:“你不怕等会儿引起骚乱?”

    现在的孟漓禾经过上次预言的事后,在百姓中的人气又一次大涨。

    所以,这会儿要是出去,想要安安心心逛街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孟漓禾却不以为然:“我们不是还有诗韵吗?”

    “诗韵?”宇文澈微微蹙眉,不过瞬间就反应过来她所指为何。

    不过也无奈的摇摇头,因为他也不得不承认,这是目前为止最好的办法。

    “王爷王妃,你们想要什么样的妆容?还是用人皮面具?”

    倚栏院的书房内,诗韵拿着易容工具,在那里准备下手。

    孟漓禾眨眨眼:“人皮面具太闷了,会影响皮肤的,你就把我们画的平凡一点,不要引起别人注意就好。”

    诗韵嘴角微抽,十分无奈,这是就好吗?

    要知道,她要么就是干脆用人皮面具给他们换一张脸,要么就是化点妆容掩盖。

    可是,要将这两张又帅又美的脸化的平凡,实在是一件很难的事啊!

    这简直就是她学会易容术之后最大的挑战。

    毕竟小眼睛可以化成大眼睛,但这么大的眼睛,怎么能变成一条缝实在是太让人纠结。

    而且,她一边画着一边觉得自己是在暴殄天物。

    这么完美的脸,非要破坏它,真是好不忍心。

    而这个原来的冷情王爷宇文澈更是让她觉得吃惊。

    因为这里所有人都知道,他是最不喜欢易容的人,否则,当初第一次见孟漓禾时,也不会让她看到真容。

    如今却没想到,已经被封为太子的他,不仅接受了易容,而且这原因竟然是陪太子妃逛街。

    真是宠的没话说阿……

    总之,在诗韵的一番纠结和努力下,宇文澈和孟漓禾的妆容总算化好。

    孟漓禾细细端看着,总体上还是比较满意。

    这个样子如果没有人仔细观察的话,应该是看不出来的。

    而且也没有把他二人画的特别丑。

    不得不说,诗韵的技术真是了得呀!

    所以高兴的拍了拍诗韵的肩,说道:“多谢啦,回来给你带首饰哦。”

    宇文澈挑挑眉,并未多说。

    然后,就见孟漓禾拉住他的胳膊说道:“澈,我们走吧!”

    宇文澈一顿:“马上是午膳时间,不用完再去吗?”

    “当然不要啊。”孟漓禾的脑袋立即摇得像拨浪鼓一样,逛街这种事情一定要在外面吃好吃的,买好玩儿的,这才叫逛街啊,虽然她是带着目的出去的,但是的确很少和宇文澈有这种机会,所以坚决不能放过。

    宇文澈却是很不解,到底哪里来的当然……

    在府里用餐才是当然吧?

    不过看到她兴致勃勃的样子,还是未将口中的话说出。

    罢了,随她好了,虽然他并不想在外面吃饭,因为防备心的关系,但是既然她喜欢,那他不妨也改变一下。

    所以说,这就是爱啊……

    树上,这一次连夜都在感慨着。

    自从有了这个女主人之后,他们这个高冷的主人真的是变化好大呀,不过,却让人觉得很是欣喜。

    因为,跟了太子这么多年,只有最近一年内,可以看到他的眼中都带着笑意,那是发自内心的开心。

    而身边,胥却明显并没有感慨,而是一双眼睛在晶晶亮!

    夜:……

    这是又在想什么?

    然后他就听见胥在一旁感叹道:“哎,我也好想逛街啊!”

    夜:……

    和太子妃学点儿什么不好,怎么竟学这种事情?

    很不好满足啊,毕竟他们的身份是暗卫。

    真是愁。

    然后,他就听到前面不远处,孟漓禾忽然扭过头道:“你们两个去换一身便衣,就跟在我们身后逛吧。”

    夜顿时虎躯一震。

    太子妃竟然听到他们讲话了!

    哦,对!

    他怎么忘了,太子妃如今内力深厚,若要想听他们对话,这个距离是轻而易举的。

    不过,却越发觉得细思恐极,那会不会平时他们二人的对话都被太子妃听到了?

    那他平时对胥用的小手段,岂不是也……

    一张脸难得有点红,因为窘迫,必须不是羞涩。

    前面,孟漓禾却勾起了嘴角。

    没错,她就是想故意告诉这二人,别以为整天只有他们可以听自己的墙角,自己也可以暗戳戳的偷听他们啊,真是大快人心哈哈哈!

    然而,胥却完全没有领会到这一层意思。

    反而一把拉住夜的手:“走,我们赶紧回去换衣服!对了,你来我房间一起换吧,顺便帮我看看哪一套比较帅!”

    夜:……

    你是认真的?

    接着,就听到前面孟漓禾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没关系,你们慢慢一起换,千万不要着急,待会去得月楼找我们就行了。”

    夜:……

    为什么他觉得太子妃的语气有点怪怪的?

    然而,却来不及细想,就已经被胥难得大力的拖走。

    “快走啊,我难得逛一次街,你帮我挑挑衣服。”

    夜青筋跳了跳,还是跟着他离去。

    身后终于没了响动,孟漓禾扑哧一声笑出声。

    宇文澈无奈的摇头,真是淘气。

    不过还是宠溺的说道:“你要去得月楼?”

    “对啊!”孟漓禾点点头,十分跃跃欲试,“全京城最大的酒楼,当然要去尝尝啊!快走快走!”

    宇文澈嘴唇张了张,想说什么还是咽了下去。

    得月楼,京城最繁华的中心地段。

    恰逢午餐,食客爆满。

    孟漓禾十分低调的与宇文澈坐在了大厅,因为最暴露的地方也许是最隐蔽的地方,正所谓,大隐隐于市么。

    而且,他们来的时候刚好,那堂中说书的先生正要开讲。

    孟漓禾喝着小二端上来的茶水,准备等下好好点菜,毕竟一路跑过来的略渴。

    然而,还没等她将茶喝完,就听到说书台上,那说书的只开口讲了一句话,便让她“噗”的一声,将一口茶直接喷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