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77章 上门请罪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听到管家的话,四个人的脸色均是一变。

    大皇子这个时候来太子府做什么?

    怎么会这么凑巧?

    难道……

    “太子,有没有地方容臣等回避一下?”忽然,夏尚书在一旁有些焦急的说道。

    他并不怕宇文畴,但也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毕竟,他相信夏家已经被大皇子注意到了。

    如今,再与太子在一起,难免会让太子行动不变。

    然而,宇文澈却摇了摇头:“不必。想来他已经知道你二人来此,此时若是见不到人,可能会更加多想。”

    夏尚书听闻,眉头不由皱了皱。

    一旁,孟漓禾也安抚道:“太子说的没错,而且,之前案发时本太子妃有亲自验尸,你二人完全可以说此行是前来答谢的。”

    夏尚书与夏侍郎的眼前均是一亮,紧张的心情终于放了下来。

    孟漓禾这才对着宇文澈眨眨眼,她知道以宇文澈的腹黑程度,想个理由不难,他只是不屑于而已。

    不过,宇文畴怎么说都是他的大皇兄,如今,一切不挑明,明面上还是得说得过去比较好。

    毕竟,人家还在那装腔作势呢不是?

    果然,不出孟漓禾所料,宇文畴一进来,就无比热情的对着他二人行礼。

    毕竟,现在宇文澈是太子,即便他是大皇兄,按照礼仪,他如今也只有行礼的份。

    宇文澈淡淡的请他免礼,脸色一如既往的淡漠。

    不过倒也并不突兀,毕竟,他这前面二十多年的人生,都是顶着这样一张脸过的。

    孟漓禾不由暗暗咂舌,所以说,有时候冰山脸也是有好处的啊!

    高兴难过都一个样子,省的被人说喜怒无常。

    而且,时间久了,也不易被人诟病。

    反正,大家都认可了啊。

    “下官参见沥王。”

    “下官参见沥王。”

    身旁,在宇文畴行礼后,夏家父子开始对着他行礼。

    宇文畴一愣,似是这会才注意到屋子内还有旁人:“尚书大人,户部侍郎?两位大人竟然在此,本王竟是未看到,失礼失礼,快快免礼。”

    那态度当真是亲和无比,一点都看不出私底下有什么暗涌浮动。

    既然方才已经有了对策,夏尚书这会倒是十分淡定:“多谢沥王,犬子刚回京城,听闻是太子妃帮其妻洗刷冤屈,因此执意前来拜谢。”

    “哦?”宇文畴的脸上倒很是轻松,听到这话挑挑眉,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原来如此,太子妃一直聪颖过人,此次预言事件也能帮自己洗刷冤屈,当真令人赞叹。”

    孟漓禾不由在心里冷哼一声,这人真是越发不要脸了。

    她可没忘记,这个人在祠堂之时是怎么落井下石的。

    不,甚至不能算是落井下石。

    她虽然没有实质的证据,但却绝对不相信预言这件事和他无关。

    能买通皇宫内祠堂的人,整个殇庆国也没有几个人。

    所以,那天到底只是趁机扰乱民心,还是根本就是他自己设的阴谋还难说。

    这个大皇子,比她想象中要藏的更深。

    绝对是个劲敌,疏忽不得。

    所以,露出一个不咸不淡的笑,接过话道:“大皇兄谬赞了,本太子妃不过是为求生存,不得不自保而已。”

    “哎,说起来,皇兄惭愧啊!”宇文畴闻言露出一副内疚的样子,接着说道,“本王此次来,其实就是因为这件事,来府上亲自向太子妃请罪的。”

    宇文澈眼睛一眯,脸上明显露出些许不愉快。

    因为,这宇文畴之前对孟漓禾动过什么心思他并非不知道,如今看到他那毫不掩饰的直勾勾望着孟漓禾的眼神,只觉浑身都不舒服。

    所以,冷然道:“本太子不知,大皇兄何罪之有?”

    “这……哎。”宇文畴叹了口气,脸上浮现出一抹有些尴尬的神情,看着似是犹豫了一番,才说道,“那日在祠堂之时,皇兄一时糊涂,说了让太子妃伤心的话,还请太子和太子妃不要介意啊。”

    孟漓禾挑挑眉。

    哦……

    原来这宇文畴今日是打着这样的借口进府的。

    不过,就他这种拙劣的演技,就想骗到她?

    前来请罪?

    呵呵,恐怕根本就是看到夏大人父子来了,故意过来示个威,亦或者,又是给夏大人父子的一次提醒?

    不过,不管怎样,他把话这样说出来了,自己作为太子妃,总不能完全不理。

    所以,嘴角也扬起一抹假笑,硬邦邦道:“大皇兄多虑了,当日之事,本太子妃早就忘了。”

    宇文畴听闻,状似舒了一口气,脸上的神情也看起来放松了许多。

    接着,拍了拍手。

    然后,就看见一个侍卫打扮的男子手中拿着一只锦盒进入。

    宇文畴似乎朝宇文澈和孟漓禾看了一眼,确定了一下两人的情绪后,才从侍卫手中接过锦盒,然后双手拖住,递到孟漓禾的面前。

    “太子妃,为表歉意,皇兄我特意送上一份礼物赔罪,还望太子妃莫要嫌疑。”

    孟漓禾忍不住微微蹙眉。

    竟然还带了礼物?

    不过,他的东西,她可完全不想要。

    所以,并没有将其接过,而是继续带着疏离的笑意道:“大皇兄客气了,本太子妃都说了,完全不记得发生过什么,大皇兄完全不需要如此。”

    宇文畴闻言,倒是没生气。

    反而抬起头,笑道:“其实太子妃不必想的如此复杂,这件首饰本王当时看到第一眼,就觉得与太子妃十分相配。宝物配佳人,也是一段佳话。太子妃若是不想称之为赔罪礼,就当我这个大皇兄送你的礼物吧。说起来,你嫁到我们宇文家,本王还没有过表示。”

    孟漓禾眉头不由皱了皱,脸色有些微冷。

    这个宇文畴以大婚的名义,却说着宝物配佳人这种轻佻的话,而且,语言何其暧昧。

    当真以为她听不出来么?

    所以,她不仅没有要接过锦盒的意思,甚至对于此话并没有一丝回应。

    然而,宇文畴在说完这话勾,并没有等她回应什么,便已经自顾自将这锦盒打开,对着宇文澈道:“太子,看看皇兄说的是不是很对,这金钗是否很配太子妃?”

    锦盒的盖子被他掀开,里面的东西亦随之露了出来。

    一瞬间,竟是有一道光从里面闪过。

    孟漓禾下意识闭了闭眼,不过,却因诧异又睁开眼瞧那望去。

    只见那盒子里的红色锦缎上,放着一只黄金打造的孔雀发钗。

    因为屋内光线照射,照到金钗之上时有些反光,所以才会出现一瞬间的炫目。

    然而,就算并非因这亮光,单看这发钗的样式,也足以让人眼前一亮。

    因为那株金钗顶端,一只孔雀被雕刻的惟妙惟肖,栩栩如生。

    金子本是不硬的东西,所以若是很薄的话,很难维持造型。

    但这个却不同,薄而细致,那雕工一看就是顶级,所以,要称之为宝物当真不过分。

    孟漓禾的眸光忽然一亮。

    然而身旁,瞄到这一光芒的宇文澈顿时脸色一冷。

    孟漓禾这个模样,分明就是开心,难道,她喜欢?

    心里顿时更加不爽。

    不过,却也依旧不屑,因为他的太子妃,喜欢的一切东西都要他来送。

    所以,面对宇文畴的话,不带一丝感情的说道:“大皇兄,这礼物太过贵重,还是请你收回去吧。”

    拒绝之意十分明显,宇文畴都忍不住一怔。

    他打开这个锦盒的目的,就是想要让对方无法拒绝。

    毕竟,礼物都当面打开,再被退回去,这不止是不接受的问题,根本就是不顾及他的脸面。

    因此,脸色当即也难看起来。

    他并没有与宇文澈公开对立的意思,但是如果对方如此不给面子,那他也不会再顾及什么。

    尤其是,如今身旁,还有夏家两位大人。

    传出去,让他如何在外人面前抬起头来?

    所以,将锦盒的盖子一放,便要告辞。

    只是,还未等开口,就见孟漓禾一把将盒子接过,竟是忽然说道:“多谢大皇兄的美意,那本太子妃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宇文畴一愣,断没有想到孟漓禾居然会在这个时候会开口。

    脸上的神色顿时微妙起来,甚至看了一眼一旁的宇文澈。

    果然,便见宇文澈脸色瞬间变得阴沉。

    一霎那,宇文畴的心情变得大好起来。

    不管这孟漓禾是出于什么原因,喜欢也好,不撕破脸面也罢,总之,让宇文澈不开心,便足够了。

    于是,笑着对孟漓禾说道:“那最好不过,太子妃戴上一定很好看。”

    说完,才挑衅一般的看向宇文澈:“既然如此,本王就先告辞了。”

    “来人,送大皇子。”宇文澈几乎是一刻未停的回道。

    心情差到极点,连装都不想装的客套一点。

    不过,宇文畴毫不在意,对夏家父子又打了个招呼,才嘴角扬起大步走出太子府。

    看着他那嚣张又得意的背影,宇文澈的脸色乌云密布。

    若不是此刻夏家父子还在场,他现在估计已经将这盒子直接扔出去。

    然而,终于等到宇文畴的身影消失的无影无踪,夏尚书忽然上前一步,脸上带着无比紧张的情绪:“太子,方才那个侍卫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