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4章 破译密函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头顶上方,宇文澈亦是与她对望,两人沉默许久。

    宇文澈终于率先开了口。

    “还不下去?”

    依然是神色未变的脸,宇文澈冷静的吐出这么一句。

    顿时,孟漓禾方才那偶然冒出的粉红心思,倾数消失殆尽。

    立即翻身从宇文澈的身上跳下。

    孟漓禾心里颇为生气。

    什么嘛!

    以为谁愿意不成?

    搞得谁好像稀罕你救一样。

    有本事别理我啊!

    还不是因为他忽然一喊,自己以为是刺客才这么慌张。

    可是,这不就是到了王府吗?

    干嘛忽然……

    孟漓禾一顿,难不成,方才这个男人是故意吓自己的?

    不由想到洞房那天,他的表现……

    恶趣味!

    哼!

    想着,鄙视的看了他一眼,不再理他,转身走进王府大门。

    事实上,宇文澈确实对这样救人没有丝毫兴趣。

    但不知是因为昨日抱了许久太顺手,还是方才故意吓她有或多或少的内疚,总之,没有多想,就出手了。

    此刻,看到孟漓禾那气呼呼的模样,大概是想明白了。

    不由觉得好笑起来。

    没有再出声,也随后进了门。

    然而,一旁的管家,却揉了揉眼睛,再揉了揉眼睛。

    他们的王爷,确实是笑了吧?!

    虽然很短,但他发誓他看到了!

    顿时,心里像喝了蜜一样。

    吾心甚慰啊!

    而同时,看到门前这一幕的并不止管家一个人。

    而有幸目睹了抱下马车,深情对望,王爷微笑全程的小丫鬟顿时扔下手中的笤帚,奔走相告。

    一时间,王府上下,激动沸腾。

    这是什么情况,昨日抱着回来,今天抱着下车!

    这王爷不找女人则已。

    一娶媳妇就叫大家喷鼻血啊!

    还让不让大家这群单身狗活啊!

    简直受不了。

    于是,边走边接受各位下人眼神洗礼的孟漓禾此刻颇为不自在。

    她完全不知道,才发生了三分钟的事,谣言便如狂风过境般扫完全府。

    尤其是看着宇文澈竟然走在王妃的后面,更像塞了鸡蛋一样,下巴合不上,还偏偏装作低着头劳动。

    这都什么鬼。

    孟漓禾嘴角抽了抽,继续往倚栏院走去。

    “孟漓禾,你走错院子了。”倚栏院外,宇文澈看着准备进院的孟漓禾说道。

    孟漓禾愣了愣:“没有啊!”

    宇文澈审视的看着她,并不出声。

    “哦。”孟漓禾恍然大悟,“王爷,我这不是在帮你做事吗?事情没有做完,我肯定要继续和你商量啊!以前刑侦组都是一起直到破案为止……”

    “刑侦组?”宇文澈敏锐的捕捉到关键词汇。

    “额。”孟漓禾一愣,糟了,她怎么把这事说出来了!

    赶紧飞快的运转大脑,准备蒙混过关。

    “别编了,要进就进来。”

    看着宇文澈抛下一句话进了院子。

    孟漓禾无语凝噎。

    这个男人,会读心术的吧?

    怎么每次都被她看穿。

    真失败。

    懊恼的跺了跺脚,她也不是故意要编,但这怎么解释嘛!

    倚栏院书房内。

    孟漓禾看着满屋的书,目瞪口呆。

    这也太多了吧!

    而且从武功到烹饪,从文学到话本。

    各类书籍应有尽有。

    简直,就是一个小型的图书馆。

    这王爷的爱好……还真是全面。

    “这是一些关于解密的书籍,既然要帮忙,就一起看吧。”

    宇文澈扔过几本书,自己也坐到一旁翻看。

    看着他身后书架上,归类为解密的书籍,至少也有几十本。

    孟漓禾打了个冷颤,还真是自己找罪受啊!

    边腹诽着,边也接过书低头看起来。

    解密书晦涩难懂,孟漓禾没看多一会,便忍不住抬起头,只见身旁的宇文澈正低着头专注的看着手里的书。

    许是因为在思考,往日的冷峻撤掉许多,此时的他倒显得柔和不少,整个人都觉得亲切了不少。

    长长的手指翻动着纸张,干净利索。

    竟是难得的安静美好。

    孟漓禾原本浮躁的心竟然莫名其妙的沉静下来。

    嘴角只微微上扬,便低下头,耐心的翻看起来。

    全然没有注意到,宇文澈随后抬起的头,和那幽深如水的双眸。

    只是,让两人都没想到的是,这些书一翻,竟是翻了几日之久。

    平日除了宇文澈上朝时间不在,其余时间两人几乎都窝在书房。

    而且,孟漓禾这钻研精神一上来,甚至晚上就近睡在倚栏院的空房里。

    两个人大部分时间在书房各自研究,偶尔也会互相探讨。

    竟是难得的和谐时光。

    只是,他们却不知道,王府上下,这几日已经凭空洋溢在了粉红泡泡里。

    竟然表面分院,实则几日不出倚栏院什么的,大家都懂!

    所以这个时间,一定不能出什么问题,打扰到两位主子。

    一时间,王府里竟是前所未有的平静和睦。

    而那赵雪莹,因着在专心致志的调教那两个侍女,倒也无暇顾及。

    然而,即便这样,几乎将书翻遍的两个人,却依然没有什么进展。

    宇文澈的脸色,十分的难看。

    他,还是鲜少遇到这么棘手的事情。

    孟漓禾捏着眉心,这几日因为思虑过多,脸色有些苍白。

    但是,前世,这样的经历数不胜数。

    有时候,为了破一个案子,几天不眠不休都是常事。

    所以,倒也没有过多的气馁。

    站起身,在书房内走了一圈。

    孟漓禾决定,用最傻的方法,再将事情回顾一遍。

    拿起笔,照着牛皮上的符号在纸上一笔一划的写了下来。

    又将那人说的数字,依次排开,同样写到一张纸上,细细观看。

    宇文澈第一次发现,这个女人,竟然有这么好的耐性。

    饶是他,也已经很难再气定神闲了。

    这会,只想将那人从头打上一遍,才能解这几日苦苦研究之气。

    可是孟漓禾,却依然没有放弃。

    俊俏的小脸苍白却不失神韵,明亮的双眸没有因睡眠不足有半点的黯淡。

    那时而皱眉时而摇头的神情,亦让人忍不住随着一道心情起伏。

    宇文澈竟是有些愣住。

    忽然,不停上下来回对比的孟漓禾眼前一亮!

    再次提起笔,写下几个大字。

    四,城,杀,寿。

    抬起头,兴奋的招呼道:

    “王爷,你看看,是不是这几个字?”

    宇文澈这才回神,仔细的看着这几个字,看到寿时顿时目光一缩。

    心里清楚,这密涵上的字,大概已经**不离十了。

    心里好奇不已。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这个……”孟漓禾示意宇文澈过来,然后用笔边写边说,“方才我猜想这些字符可能是文字的一部分,那如果把他们拼起来就可以了。而这些数字,说不定,就代表了几个字符拼成一个字,所以就试着拼了一下,没想到,误打误撞,成了!”

    孟漓禾的眼睛晶晶发亮。

    宇文澈的双眸亦再一次为眼前这个女人定住。

    甚至丝毫不吝啬眼中的赞赏之意。

    因为,她,这绝对不只是误打误撞,而是实在太聪明了。

    “王爷,不过这几个字我看不懂什么意思,也不知道到底对不对。”

    孟漓禾歪着头再仔细对照,似乎想确认有没有哪里出错。

    “应该没有错。”宇文澈收回密涵,脸上恢复了之前的凝重。

    “哦。”孟漓禾淡淡应着。

    看起来,是很大的事情呢!

    那她就不要过问了。

    “那王爷,既然我的事情已经做完,我就先告退了。”

    想到宇文澈既然破解了密函,大概还有事情要做,孟漓禾也不打算多呆,请了辞便要离开。

    身后,宇文澈欲言又止,终于还是在她即将迈出书房时,轻轻的说了一声:“多谢。”

    孟漓禾没有回头,嘴角却大大扬起,向门外走去。

    别扭的男人哇!

    “公主,你回来啦。”

    离合院,豆蔻看到几日未见的孟漓禾,欣喜无比。

    孟漓禾解决掉一个难题,此时心情大好,笑容灿烂的挂在脸上。

    “对啊,怎么,想我啦?”

    豆蔻脸一红,怎么公主才嫁人几天就这么肉麻了。

    看来,传闻果然是真的。

    眼见豆蔻不经逗,孟漓禾也适可而止,继而转移下注意力问道:“我不在的这几天,可有什么新消息?”

    其实孟漓禾想问的是赵雪莹,毕竟这几天她都在覃王的倚栏院,赵雪莹竟然没有现身,倒是不容易。

    然而,如今还有什么消息比得上她和覃王的消息。

    听到这问题,豆蔻的脸上更是一红。

    “有。”

    孟漓禾顿时来了兴趣:“说来听听?”

    豆蔻低声回答:“都是关于公主的。”

    “我的?”孟漓禾惊讶,她明明在倚栏院,院子都没出啊!

    还能有她什么消息?

    “嗯。”豆蔻看了眼脸色稍显苍白的孟漓禾,顿时脸色更红,“都说你和王爷整日在倚栏院……在里面……”

    “在里面做什么?”孟漓禾非常不解。

    豆蔻却猛的一跺脚!

    娇滴滴的喊了一声:“小姐!”

    说完,竟是捂着脸飞奔了出去。

    留下孟漓禾一人在屋中凌乱。

    谁能告诉她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她不就是在书房和宇文澈研究那密函上的一堆笔画吗?

    脑袋都要大了好吗?

    真是的。

    摇摇头,不去多想那些,却目光一撇,看到一个东西。

    孟漓禾眼前一亮,难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