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76章 层层阴谋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臣参见太子,太子妃。”

    正厅内,几个人一会面,夏大人父子便不约而同行礼道。

    “免礼。两位大人请坐,来人,看茶!”宇文澈一改往日的冷漠,难得的带着一丝可以称之为热情的东西。

    毕竟,只要他肯多说几个字,不摆出一副闲人勿近的姿态,就绝对可以称之为热情了。

    也是要求低。

    而之所以带着这点热情,则是因为当日在祠堂之时,夏大人曾经站出来为孟漓禾辩解过,与她站在了一条战线。

    所以说,能令如今的太子殿下热情一些的只有两种人,一,孟漓禾,二,讨好孟漓禾的人。

    没错,现实就是这么残忍。

    看到宇文澈的态度,夏尚书果然有些惊讶,不过官场混迹多年,一想便也明白一二。

    不由在心里感叹一声,这太子宠太子妃还真的不止是传闻啊。

    这和在祠堂不一样,那还可以说是男人对女人的保护,但这就明显不是了……

    不过也是,这样聪明的女人,也的确值得被人疼爱。

    若不是她,说不定夏家的脸已经丢尽,与尚家也已经成了仇人。

    想到此,亦不由想到此行的目的,便也不再客气,对尚有些拘谨的儿子夏侍郎点点头,这才一同落座。

    因为是第一次相见,孟漓禾不着痕迹的打量着这位刚失爱妻的夏侍郎。

    只见他也不过三十岁左右的样子,面容虽不算格外俊朗,但也是一表人才。

    如今双眼圈有些发黑,双眼亦有些无神,脸颊还有些苍白,想来是因为悲伤所至。

    不由默默叹了口气。

    幸亏如今可以证实,他的妻子并非与别人有染。

    否则,此人更是要多么难以接受。

    身边,宇文澈将左右尽数禀退。

    猜到他们此行必是有要事,宇文澈确认隔墙无耳之后才问道:“两位大人前来,有何事?”

    话音一落,年轻的夏大人户部侍郎便激动的站起:“太子,太子妃,多谢你们为贱内鸣冤,下官可以肯定,贱内一定是被人所害,而且有线索,还请太子太子妃为她报仇,臣日后当孝犬马之劳。”

    闻言,孟漓禾与宇文澈顿时一愣。

    立即问道:“你是说,你有线索?”

    夏侍郎皱了皱眉,看了一眼一旁落座的夏尚书,看到他点了点头,才深呼一口气说道:“臣是有怀疑的对象。”

    “是谁?”宇文澈紧紧眯起眼。

    他与孟漓禾都未想到,一直除了墨之外,没有头绪的案子,竟然还在这里有了突破点。

    难道,这个女人的死,并不是巧合?

    夏侍郎的眉头紧紧的皱成一团,双手也握紧成拳,几乎可以看到那手背上的青筋。

    那面上纠结的表情,一看就知道他此刻内心正进行着巨大的纠结。

    想来,他要说出的不会是个简单的人物。

    看到此,孟漓禾不由轻声的,带着和缓的语气安抚道:“夏侍郎,你放心,此人不管是谁,目标都一并对准了太子府,所以,一定是我们共同的敌人,你不需要有任何顾虑。”

    或许是孟漓禾的话太柔和,也或许是她那本就善于催眠的手段,令她的语气不知不觉间带着令人安心的功效。

    夏侍郎的脸上终于渐渐染上了坚定的神色,抬头看向他们道:“是大皇子沥王。”

    宇文澈与孟漓禾的脸色一变。

    虽然并不算很意外,但是听到他如此肯定的说出来,还是免不了的惊讶。

    “你说此话可有证据?”为了万无一失,宇文澈还是没有很快表露出内心的想法,只是再次确定道。

    然而,夏侍郎却摇了摇头:“臣的手上没有实际的证据,但是太子太子妃容下官讲一件事,或许就会相信了。”

    宇文澈一愣,竟然没有证据。

    不过,想到此人虽然年纪轻轻,但也任职于户部,是个十分谨慎之人,在职务上一直表现的十分好。

    又看到他目光中的恳求,思索一瞬,还是点点头:“好,你讲吧。”

    夏侍郎舒了一口气,这才慢慢讲起来。

    然而,这里面的话却让他们大吃一惊。

    因为,他这一次奉皇命去接管金矿,盘查金矿账目等事宜之时,偶然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

    那就是,街上流通的黄金,有一部分并未加盖官印。

    在他们这里,因为不得私自开采矿藏,所以,无论金银都要印有官府统一的印记,方可视为可以在街市上流通。

    否则,便不被允许,甚至于可以被官府没收。

    这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规定,在三个国家都如此。

    因此,如今的市面上几乎不会发生出现这种未印有官印的金子。

    所以,他判定,这或许就是从这金矿流出。

    而当初截获那批私自开采金矿的人后,最终结论是那些人并非本国之人,因此那些开采的金子已经流走,并无法追回。

    那么,他就猜想,这金矿说不定,有本国人也参与其中了。

    于是便偷偷追查起来。

    最终,当真让他发现有人在秘密接头,而且还让他发现了一块类似于令牌的东西。

    所以,他思前想后,便将这块令牌在传书信之时,偷偷传给了其妻,并令她藏起,待他回京再查。

    而此次他听闻妻子遇害,赶回后却发现,有一封之后的书信,并没有,想来是被人截获了。

    孟漓禾越听越觉得震惊,她当日只是以为金矿一事是凤夜辰一人所为,没想到,竟然还与本国人有所串通么?

    倒也是了,虽然那官府的大人没问题,但能在本国地盘开采金矿这么多年,倒也说不定的确有人在内应。

    只是当时,凤夜辰一人将事情都揽下,她便没有再多想。

    竟是她疏忽么?

    所以,听到这里,孟漓禾不由问道:“那书信上,可是写了什么关键的内容?”

    夏侍郎皱紧眉头:“其实关键的内容在前一封书信上,丢失的那一封,反而只询问了证据有没有藏好。”

    孟漓禾一愣,这句才真的是关键吧?

    若是截获之人看到这句,一定会以为他妻子手中握有什么了不得的证据。

    难道,也是因此对他老婆进行了加害吗?

    还是说,是在进行了逼问之后呢?

    越想越觉得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看来,这还不单单是一桩简单的凶杀案,不单单是要破坏他们三家的关系。

    这个人,实在是太阴险了。

    而宇文澈也是一脸深思,紧随其后问道:“那你为何就如此咬定,是沥王所为?”

    “因为……”夏侍郎看了一眼他的父亲夏尚书,还是说道,“爹,还是您来说吧。”

    宇文澈与孟漓禾不由看向夏尚书,难道,这件事与他也有关?

    却听夏尚书点点头说道:“因为,沥王大概一直在盯着夏家。”

    “这是为何?”宇文澈有些不解。

    夏尚书神色凝重:“因为臣几个月前发现,户部的账目有些不对,其中不乏有一些假账,与国库里的实际银两对不上。确切的说,是国库的银子没有账面上多。因此,臣与犬子既然均身在户部,便联合起来暗中调查了一下,最终终于发现户部主事有问题,并且发现他私下与沥王交往十分密切。然而,关于沥王,臣并没有十足的证据证明,因此,便宣布下个月将账目与国库相核对,且调换部分人员的职务,之后,那人动作果然收敛,但在这不久便出了这件嫁祸之事。”

    “所以,你便怀疑这一切都是沥王所做?”宇文澈蹙眉询问,忽然似乎想到什么般问道,“这,也是最近朝堂之上,他与你多次政见不合的原因?”

    “没错。”夏侍郎接过话,“而且微臣也在核查金矿,调查那私自流通的金子之时,见到过沥王府的人。”

    “你确定是沥王府之人?”宇文澈瞳孔一聚。

    “确定,虽然是晚上,但之前臣与父亲为了调查那主事,一直派人盯着,所以见过此人出入沥王府多次。”夏侍郎无比肯定的说道,“所以综合这些来看,应该就是沥王无疑。”

    孟漓禾还处在金矿之事上回不过神。

    当年凤夜辰开采金矿,对百姓们的身体置若罔闻,她便已经觉得有些过分了。

    如果还有大皇子的事,她当真是觉得更加匪夷所思。

    因为,那些可都是他殇庆国的百姓啊!

    他怎么能对自己的子民做出这样的事!

    孟漓禾简直想不透,所以带着不可置信的语气问道:“所以,这样说来,金矿之事,沥王也有参与。”

    “应该是这样。”夏侍郎点点头,“那令牌应该可以进出他们藏金子的地方,但臣势单力薄,未敢打草惊蛇。”

    “那这令牌现在在哪?”孟漓禾问道。

    夏侍郎从腰间掏出一个东西递过去:“贱内藏东西的地方臣知道,所幸并没有被其他人找到。”

    宇文澈将此接过,只见一块木制牌子上刻着一个太阳标志,点点头道“好,请放心,本太子会仔细查清,让这件事水落石出的。”

    夏侍郎顿时有些激动:“多谢太子。”

    然而,难得的,宇文澈却摇了摇头:“不,应该是本太子谢你们,殇庆国就是有夏大人父子这样的忠臣,才能几百年不衰,所以请放心,失亲之痛,本太子铭记在心,一定会给你们一个公道。”

    孟漓禾有些诧异又惊喜的看向他。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他似乎有些变了。

    不再像以前那样寡言冷漠了,也已经开始向其他人表达自己心里的想法,变得热忱了起来。

    虽然多少有些不习惯,但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好的现象。

    毕竟,就算将来做了皇帝,也还是需要一些言语来笼络群臣的。

    夏家父子果然感动不已,起身便要拜别,毕竟,此次他们前来并不希望引起别人的注意,还是早些回去比较好。

    然而,还未走出正厅,便听厅外管家来报:“启禀太子,沥王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