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73章 显灵也不怕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皇上此次过来,也是临时听到了有人前去通报。

    原本,他并不担心会有事发生。

    毕竟,其实预言这件事,他看得本就不重。

    活到快六十岁,什么样的事情没有见过?

    阴谋,诡计,嫁祸,栽赃,那都是他经历了无数次的东西。

    而这预言恰好在宇文澈封为太子后出现,过于蹊跷,所以,他并不怎么相信。

    可是,这一次,听到木像竟然在众目睽睽下倒塌,他却真的不得不开始要重视起来。

    毕竟,百官都在,谁又有这通天的本事,可以对木像做手脚?

    如果有人偷偷用外力,相信宇文澈第一个就能将此人揪出来。

    然而听说,他并没有什么动作。

    那难道真的非人为?

    如果是这样,那他就真的不得不对预言这件事,开始相信起来。

    所以,听到这个消息后,便立即赶了过来。

    场面和他所想的没有太大差别,他已经想到,孟漓禾定然会被大臣们为难。

    而他那个儿子,也定然会护着。

    只是与他的所想有所不同的是,孟漓禾的脸上并没有太多的慌乱,甚至一双眼都没有看向众臣,只是背对大家,一直在望着那尊倒塌的木像。

    皇上不由皱了皱眉,大步向前走去。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人见到皇上到来,立即纷纷下跪。

    接着,自然又开始那老一套的劝说。

    然而,皇上脸色凝重,对大臣们的众多话语并未回应,而是一言不发的走向木像边。

    只见木像已经四分五裂,甚至连那头颅也断裂在一旁,场面简直惨不忍睹。

    顿时,被刺激之下,气血上涌。

    整个身子都在止不住的颤抖。

    那是他的祖先,給了他宇文家族无限荣耀之人。

    不管什么原因,怎能在他在位之时保护不周?

    无论这是不是预言,都与他脱不了干系。

    脑子里,不由出现三日前,孟漓禾跪在他的面前,请求前来祭祖的画面。

    手指忍不住慢慢收拢,如果当初没有答应她,今日,是否就不会出这样的事?

    他绝对不相信,这当真只是凑巧。

    不知是对自己的怒意,还是对眼前之事的怒意,总之,此刻皇上心里十分不平静。

    所以,不由转头看向孟漓禾,目光中第一次带着一丝责怪和审视:“太子妃,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孟漓禾一愣,有什么要说的?

    她能有什么要说的?

    这件事,就这样默认是她的原因么?所以,不问三七二十一就来问她。

    心里,那股刚刚压抑下去的火气,再次冒了上来。

    无论如何,她都何其无辜?

    凭什么每个人都把矛头指向她?

    这一次,她当真不想再做任何忍耐,因为面对这些莫须有的指责,以及无缘无故的伤害,沉默和软弱并不能解决一切,所以,干脆直接硬生生回过去:“父皇,这木像儿媳碰都未碰到,您让儿媳说什么?”

    皇上双眼一眯,这样的语气和回答明显让他有些不满:“太子妃,难道不是你要来祭祖,请祖先显灵的?”

    “所以父皇也认为这木像是祖先为了不接受我的跪拜,故意显灵让自己坏掉么?”孟漓禾冷冷一笑。

    她知道自己情绪很不对,并且,这样对皇上说话也十分不尊敬。

    但是,没有办法。

    有谁尊重过她了呢?

    她这些天压抑的真的太久了。

    凭什么她就要遭受这一切?

    皇上闻言果然冷下脸,他自认对他们已经足够宽容,而且,他这个一国之君,又何时受过这样的质问?

    顿时冷冷道:“太子妃,请注意你的态度!这木像已经伫立几百年,不仅定期修缮且表层涂抹防雨蜡油,绝不会因雨水问题便无故损坏,你还要狡辩说这不是天意?!”

    然而,听到这话的孟漓禾,瞳孔却骤然一缩,头倏地转向地面,那木像倒塌之处。

    甚至,还上前走了几步。

    最后蹲下身,并且伸出一只手在地上捡着什么东西。

    众人忍不住奇怪,这太子妃是在做什么?

    却只见她又站起身,手抬起道:“敢问父皇,蜡油凝固后便是这个东西么?”

    皇上不明所以,皱着眉看过去,看着那沾着土的蜡块碎屑,不由想到那木像原本的样子,顿时更加心痛,所以闭上眼沉痛道:“没错,一切都因木像碎裂所致,是朕的罪过啊!”

    “皇上切莫难过,保重身体,这和您无关啊!”皇上话音方落,便有大臣抢在孟漓禾之前开口。

    只是,在他还没有将话引到自己身上前,孟漓禾也率先开口道:“没错,这的确与皇上无关!而且,此蜡也与木像碎裂无关!”

    此言一出,众人更是疑惑不已。

    蜡油这种东西就是涂抹在瓷器表面可以磨光,或者抹在木制品上用来防雨,因为之后会干涸于其上,对其再磨光便既可以美观又可以形成保护。

    如今,蜡油掉落自然是因为木像碎了所致,难道还有别的原因?

    知道所有人的不解,孟漓禾特意将其捏在手中高高举起:“大家看好了,这块碎蜡,可是与泥土混在一起的,说明还未干涸前便滴入了土中。敢问这几日,木像有重新抹过蜡油吗?”

    负责祭祀的主事一听,立即上前回道:“回太子妃,一般都是在雨季之前涂抹好。而且夏季多雨,涂抹蜡油也并不方便。”

    孟漓禾嘴角一勾,果然。

    “那最近一次是什么时候?”

    “两个多月前。”主事仔细想了想,又与祠堂主事仔细确认后回道。

    孟漓禾两只手一拍:“那就对了!”

    看着她自信满满的脸,皇上微微蹙眉,难道,她又想到什么了?

    因为他可记得,上一次在皇宫,为她哥哥洗脱嫌疑时,她也是这个神情。

    不止是皇上,此时大臣们均有些沉默,因为皆目睹过她断案的风采,所以,并不敢轻易说什么。

    毕竟,若是此事当真有蹊跷的话,他们现在的质疑,说不定会成为笑话。

    孟漓禾微微勾唇,对于他们此刻的反应有点意外。

    原本,她一直不说,就是想要这些反对她的再次出来蹦哒一下。

    这样,待会才好打他们的脸。

    要知道,她孟漓禾虽然自认善良,但却也觉得自己善恶分明,说的不好听点,也是睚眦必报的主。

    这个时候给他们回击回去,就是他们应得的!

    只是,集体沉默?

    呵呵,那也不错。

    那说明,你们从心里怂了。

    那她已经从心理上压制住他们了。

    既然这样,她也不再等待,干脆直接开口道:“父皇,儿媳断定,这尊木像并非真正的木像,真正的木像应该是被人掉了包!”

    “你说什么?”皇上目光一聚,满脸的不可置信。

    大臣们更是面面相觑。

    脸上的神情无异于听到了天方夜谭。

    这个太子妃,在开什么玩笑?

    这里,可是皇宫内的祠堂!

    然而,孟漓禾却再次坚定的说道:“儿媳是说,这尊木像,应该是临时打造之后,从里面做了手脚,之后将原本的木像替代掉的。”

    皇上还是无法接受这个说法,不由提醒她道:“太子妃,你可清楚你在说什么?你别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岂是谁都可以做手脚的?”

    “没错。”孟漓禾点点头,“就是因为这里是皇宫,所以即使一开始儿媳就有所怀疑,也不敢往这个方向去想,但是看到这混着泥土的蜡之后,一切便再毫无疑虑了。”

    皇上深吸一口气,终是道:“太子妃,请你把话讲清楚。”

    孟漓禾嘴角上扬:“好!”

    接着,便向前走了几步,再次将手中的东西扬起。

    继续道:“各位应该知道,蜡油在涂抹之后,需要一定的时间和日晒才能凝固干涸,之后打磨均匀。而这样一具木像的话,绝非一日可完成,主事,本太子妃说的没错吧?”

    主事点点头:“太子妃所说无误,一般都需要两三日左右。”

    “多谢。”孟漓禾对他笑了笑继续答道,“所以,如果有人想要尽快制造好新的,再上蜡油让表面看起来和真正的木像想象,时间上并不充足,所以,才有可能方上好蜡油,还来不及干涸,便进行替代。因此,才会有蜡油不断低落到下方土地的可能。”

    听到此,众人均是一愣。

    这……好像听起来的确合理。

    而且,是他们完全没有想到的。

    可是,仅凭这点就可以得出这样匪夷所思的一个结论?

    果然,皇上在听完之后,皱着眉思索了一瞬还是问道:“难道,就没有之前涂抹过的蜡油,被太阳照射下融化的情况?”

    “有,但是要暴晒。”孟漓禾接过话道,“主事,本太子妃说的可对?”

    主事再次点点头:“回太子妃,的确。”

    孟漓禾微微一笑:“但是父皇,这几日虽未下雨,但一直十分阴沉。并不存在被太阳暴晒的情况。”

    皇上果然沉默了。

    看着望着这一堆碎片,仔细审视起来。

    孟漓禾再次道:“父皇可以请人去多查几块碎片,检查一下是否完全干涸,是否有打磨均匀过。”

    皇上看了她一眼,终于对主事点了点头。

    很快,主事便差人一同上前检查,只过片刻,便回来禀报道:“皇上,这上面所涂的蜡的确薄厚不均。”

    满堂哗然。

    “父皇,但这也不排除,或许两个多月前涂抹的本就不良,而这蜡油也有可能是之前遗落,一直未清理呢?”

    众人表情有些复杂。

    其实大皇子所说也有可能,只是,这可能性……实在太低了点。

    然而,未等他们表示提出质疑,孟漓禾已经勾唇一笑:“大皇子若觉得这个不足以为证据也无妨。因为我一开始所发现的疑点本就不是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