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71章 太子妃的决定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听到孟漓禾的话,宇文澈顿时一惊,低声道:“小雨,你要做什么?”

    然而,孟漓禾却神色未变,坦然的看了他一眼,便看向众人。

    自苏丞相被废之后,如今站在面前的是个新任不久的丞相,似乎是这段时间他们离京后才任职的,对于孟漓禾似乎并不怎么买账。

    如今,听到她这样说,立刻道:“那也好,那就请太子妃和我们这些老臣们说说您的决定,是自动放弃太子妃的身份,还是要害的太子这位置不保。”

    然而,孟漓禾却神色倏地一冷:“放肆!本太子妃一天在位,就容不得你这样指手画脚,本太子妃是否影响了太子,是你们这些大臣可以随便评论的?”

    新丞相顿时吓了一跳,如果不是本身就在跪着,恐怕此时也要被震的退下。

    因为,孟漓禾这句话直接加了三成内力。

    百官们也禁不住抖了三抖。

    这个女人的气场实在太可怕。

    孟漓禾淡淡的看着这面前跪着的一众人等,嘴角不由泛出一丝冷笑。

    的确是有许多老臣。

    因为诸如梅青方,或者是方将军等人都没有在此列之中。

    不过,却也不是全部老臣。

    比如尚太傅等,也没有出现在此。

    其实,这所谓的百官群臣,根本最多也就是不到一半而已。

    那些拥立宇文澈或者说受过他们之恩的,根本就未在此行列。

    既然这样,她更是没什么好忌惮的了!

    所以,看了一眼犹带着担忧的宇文澈,给了他一个安抚的目光。

    接着,在这句具有威慑力的话之后,孟漓禾直接抛出一句更震撼的话:“现在,你们听好了,本太子妃不会自行退位,太子也不会退位!”

    这话一出,除去宇文澈的面容瞬间松弛下来。

    其余所有的大臣们,包括皇上都皱紧了眉头。

    然而,却见孟漓禾忽然转过身,对着皇上缓缓的跪了下去:“父皇,既然朝中有关于儿媳会影响宇文家江山的流言,那儿媳请求亲自祭祖!”

    众人顿时一愣,这个女人,这是要干嘛?

    皇上也微微眯起眼:“你这是何意?”

    孟漓禾继续说道:“父皇,儿媳自从被封为太子妃以来,还未来得及祭拜先祖,此为其一。其二,既然先祖祠堂有预言,那如果真的是先祖在显灵,儿媳前去祭拜的话,想来,他们会有新的授意,既然大家都相信先祖,何不一同看一下?”

    “这……”皇上有些怔住。

    不得不说,这一招的确是让人意想不到。

    用先祖显灵的事,来回击先祖显灵的事。

    当真是一出好棋。

    “而且父皇,不管是废太子还是废太子妃,都是动国之根本,此等大事,也要让所有人心服口服,怎能仅凭一个流言便轻易下定论?如果是这样,那儿媳不服!儿媳就算被废了这太子妃之位,原因也只能是众口铄金,被殇庆国的百官们逼迫所至。希望,到时候,各位大臣们也不怕这天下之人悠悠之口。”孟漓禾再次抛出一记重拳,就这样响亮的敲打在这些大臣们的心上。

    将他们震的咚咚响,却又回不出任何话。

    宇文澈不由嘴角微勾。

    她的这个太子妃,真的是用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一招玩的太好了。

    众口铄金,让她深受其害的话,悠悠之口也会让这些大臣们深受其害。

    而那悠悠之口,不仅仅是悠悠之口,因为,在孟漓禾的身后,还有一个日益强大的国家——风邑国。

    若只是这样便废了他们的公主,她那个皇兄估计第一个不答应。

    这一层关系,百官们自然也想的清楚了。

    到时候,就算不管这预言,估计也免不了开战。

    那可真有可能让宇文家的江山葬送在孟家人手里了。

    虽然不是一定会这样,但也并非没有这个可能性,而且,没有人会喜欢战争。

    一时间,竟然真的没有人再反驳。

    那方才还十分嚣张到不得出结论不罢休的气焰,瞬间就这么萎靡了下去。

    皇上看了看众人,沉默半晌,终于点点头:“好,既然如此,三日后,太子太子妃举行正式祭祖仪式。”

    “多谢父皇!”孟漓禾开心道,“不过父皇,儿媳还有一个请求。”

    “说吧。”皇上回道,祭祖的事都答应她了,也没什么不好答应的了。

    “儿媳希望,届时文武百官全部到场,共同见证这先祖的显灵!”孟漓禾朗声说着,声音大到让这殿外每个角落都听的清清楚楚。

    皇上不由皱起了眉,他这个儿媳,当真是太有自信了。

    那骄傲的神态,以及那自信的眉眼,都让他拒绝不得。

    祭祖这件事本就可大可小。

    可以单独由太子太子妃来朝拜,也可以举行盛大一些的仪式,携文武百官一起。

    既然如此……

    “朕允了。”皇上点头道,说完转头看向仍然跪在地上的大臣们问道,“各位爱卿,可有异议?”

    新丞相的嘴唇张了又合,合了又张,最后还是回道:“臣等无异议。”

    因为,这是他原本想要请求的事。

    这样,他就可以让太子妃在百官面前,众目睽睽下,耍不出什么花样。

    然而,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自己提了?

    难道,她当真这么有信心?

    只不过,事已至此,已经不容的他们再发表什么言论。

    可以做的,只有等待三日后的祭祖仪式。

    所以,也只好一腔热血的进宫,却灰溜溜的退下。

    很快,殿外便彻底清静下来。

    孟漓禾舒了口气,看向皇上:“方才,多谢父皇支持。”

    然而,皇上却摇了摇头:“朕老啦,想事情都不如你们这些年轻人了,三日后,你们好好准备吧。”

    没有问她的打算,便转身重新坐上了轿子。

    抛开身体在这一折腾后明显感觉有些体力不支,还有就是,他当真想要放手了。

    以后,是孩子们的天下了。

    这一切的磨难,也该他们去应对了。

    孟漓禾笑笑,主动牵起宇文澈的手:“走吧,我们回府。”

    宇文澈双眼温柔,静静的看着她:“好。”

    回府之时,时间还算尚早。

    他这几日似乎已经很少可以在太阳还在空中的时候回府了。

    心里不由有些感慨。

    心情,也是这些时日以来前所未有的好。

    那脸上温柔的表情,以及那牵着孟漓禾的手慢慢走回屋的身影,简直让太子府上下人等,都快被温柔化了。

    天哪,太子真的是越来越温柔了啊!

    他们可真是见到了活生生的化百炼钢为绕指柔。

    太美好了,感动的要哭!

    树上,知道事情进展,担忧了这么多天的胥看到这一幕,也不由红了眼眶,甚至忍不住有些呜咽。

    夜叹了口气,摸了摸他的头:“太子和太子妃会没事的。”

    “嗯。”胥点点头,“相爱的人都应该被上天眷顾!”

    夜:……

    最近怎么好像多了些诗情画意呢?

    他随太子在宫里的几天发生了什么吗?

    所以,眼珠一转,问道:“你这几天都做什么了?”

    胥一愣,这话题转的会不会太快了点?

    不过耿直如他,还是老实道:“也没做什么,你不在,我没事的时候就和艋交流了一下心得,他还给我朗诵了好多他自己写的诗。”

    夜:……

    难怪……

    不过,心里忽然觉得有点不美妙。

    挑了挑眉,佯装平常的问道:“你最近和他关系很好?”

    胥转着眼珠想了想:“应该还不错吧?他人挺好的。”

    “对你很热情?”夜继续追问道。

    胥皱皱眉,这夜什么时候这么八卦了?

    不过还是点点头:“是挺热情的。”

    热情的给他读诗,一拉住就不放了,应该算是挺热情的。

    夜的脸色顿时有些发沉:“以后离他有点距离。”

    “为什么啊?”胥完全不懂,虽然以前不怎么熟,但大家一直都是暗卫,且这次一起还去了深山找药,也算有了许多情意呀。

    “因为他的诗做的不好。”夜睁着眼睛说瞎话。

    “不会啊,我觉得挺好的啊,朗朗上口。”胥十分不赞同。

    夜:……

    到底什么审美标准。

    当年太子妃还是王妃时,当年她还不会弹琴时,你也觉得她弹得好。

    真是不可理喻。

    “反正记得我的话就是了,你不是管我叫哥么?我的话你都不听了?”夜决定更加不可理喻。

    “哦……”胥有些不情愿的点点头。

    毕竟,叫你哥只是为了得点好处,并不是想被你管的啊!

    伐开心。

    不过,不管他开不开心,孟漓禾此时倒是挺开心的。

    因为,一般发生任何案子之时,她最发愁的就是看不到犯罪现场,如今,马上要去亲眼破解了,怎能不开心?

    看着她的样子,宇文澈挑挑眉:“预言之事,你已经想好怎么破解了?”

    然而,孟漓禾却摇了摇头:“完全没有,不看到现场,我没有任何头绪。”

    宇文澈闻言顿时一惊:“那你还敢提这种要求!”

    “没关系啊,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了。”孟漓禾说的相当轻松,宇文澈的脸色却越发沉重起来。

    不过,在他不开心之前,孟漓禾却故意扳起了脸,先发制人道:“澈,我还没问你,如果不是我及时出现,你,到底会怎么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