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70章 权宜之计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并未多问皇上找她所为何事,也没有任何犹豫,便随着公公进了宫。

    宇文澈如今还未出宫,此时此刻,让她进宫面对一切,站在宇文澈的身边,远比她一个人在宫外要好的多。

    只是,让她有些奇怪的是,她此次被一顶轿子抬入的是后宫,并且,还是皇上寝宫的书房。

    书房外,人烟稀少,也并没有宇文澈的影子。

    书房内,殇庆皇一人靠在椅子上,望着一个地方出神。

    又是几日未见,皇上的神色越发变得更差了起来,看起来,容颜较之蛊虫驱除前,老了不止十岁。

    听到他们进来的脚步声时,也没有任何反应,似乎是未听到。

    公公上前,似是怕惊扰了他一般,小声说道:“皇上,太子妃已到。”

    皇上这才抬起头,看了看站在公公身后的孟漓禾,对公公点点头:“下去吧。”

    “是。”公公倒退着走出,走到书房门前才转过身,将门关起。

    孟漓禾默默的看着这一切,心里却瞬间了然,看来她的这个皇上公公是想单独私下找她谈吧?

    那要谈什么,也可想而知了。

    不过,孟漓禾还是按规矩上前行礼:“儿媳参见父皇。”

    “平身吧。”皇上抬手示意,自己却并没有站起来的意思,看样子一脸疲惫。

    孟漓禾并没有说话,只是将弓下腰的身子抬起,重新站直在皇上的面前。

    既然是他要找自己谈,就让他先抛出要说的话吧。

    皇上看了她一眼,主动说道:“你这么聪明,想来朕找你过来为何,你应该已经猜到了。”

    孟漓禾并未否认,但依然道:“还请父皇明示。”

    皇上叹了一口气,既然人已经请过来了,怎么都要谈下去,所以也直接说道:“如今外面的流言,以及朝堂上的形势,你都清楚吧。”

    “略知一二。”孟漓禾回道。

    的确,她也只是道听途说,具体有几分真几分假,她并不清楚。

    宇文澈也半分没有对她说过。

    皇上皱了皱眉,瞬间也想到以两个人的感情,自己那儿子恐怕不会多说什么。

    所以干脆说道:“如今澈儿被我勒令闭关考虑,不得随意对大臣们说出最后的决定。但是百官不会善罢甘休,所以朕请你过来。”

    “父皇是请儿媳过来,让儿媳帮他做决定么?”孟漓禾嘴角带着些冷笑,反问道。

    皇上被问的一滞。

    她的态度并不算好,但他却有些心虚,甚至在她面前,摆不出任何皇帝的架子。

    毕竟,自己这条命,说起来,是被她救的。

    因此,叹了一口气道:“朕是个皇帝,也是个父亲,如今这个局面,自然想要保护自己的江山,自己的孩子,朕知道这样对你不公,所以,朕想和你谈谈。”

    孟漓禾一愣,她来之前其实带着浓烈的怒意。

    毕竟,搞不定自己儿子,来私下找儿媳这种事,当真不是什么值得发扬的好事。

    只是,却也没想到皇上会在她面前,这样近乎于低的姿态。

    顿时,心也软了几分。

    没错,凭心而论,站在他的立场,他想要护子的心情她可以理解。

    只是……

    “父皇,儿媳只想知道,这件事是阴谋还是真的预言,难道您不清楚吗?”

    闻言,皇上却忽然笑了起来,也反问她道:“你觉得,此事朕清楚不清楚有用吗?除非有证据,否则,你以为朕这个一国之君,当真可以为所欲为?”

    孟漓禾同样被反问到怔住。

    没错,一国之君,掌握着生杀大权,看似掌握着所有人的命运。

    但,有那么多的事,他们也是身不由己。

    当一个皇帝不难,当一个明君却并不容易。

    孟漓禾皱皱眉:“只要是阴谋,证据总会找到的。”

    “朕也相信。”皇上点点头,“但是时间不允许,此事在短时间内闹的无比之大,朕已经一压再压,就是想要尽快找出证据,但是,还是被逼到了最后一刻。所以,朕找你来,并非让你做决定,而是劝你同意。”

    孟漓禾心里微沉,有不好的念头在心里涌出。

    “父皇要儿媳同意什么?”

    “同意朕废除太子妃。”皇上开门见山,但看到她明显变了的脸色时,还是赶紧解释道,“废除太子妃,但并非休了你,这段风口浪尖,你可以先去休养避避风头,待事情查清楚,澈儿再接你回来,只要他心里有你,重立太子妃,轻而易举。”

    孟漓禾眸光微闪,有些意外。

    她原本以为,皇上会强迫她,那她大可以直接反抗。

    毕竟,她绝不会随便拿自己的幸福做赌注。

    不到最后关头,她绝对不会让那些人的阴谋得逞。

    然而,皇上却已经为她铺好了路,甚至是目前看来最好的路。

    一个皇帝,在没有得到确认预言是假的之前,可以对她给予如此大的信任,当真已经实属不易。

    且这个态度,真的让她一时间都有些心软。

    他一定也是很爱宇文澈的吧?

    看她不说话,皇上慢慢站起身,走到她面前:“孩子,朕的这条命是你救的,如今这病殃殃的身体,你的表哥也一直在帮朕奔走配药,如果不是没有其他办法,朕怎会忍心让自己的救命恩人置于此地?”

    孟漓禾愣住,原来表哥最近的时日都不怎么在府,是在帮皇上配药。

    其实,皇上与他素不相识,他一个迷幽岛主本就与世无争,如若不是因为她,又怎会这样尽心尽力?

    说白了,还是希望她可以受了他对皇上的恩吧?

    所有人都对她这么好。

    可是,却也有人处心积虑想要她死。

    孟漓禾不由闭上眼,怎么办?

    要妥协吗?

    可是,她并不愿意和宇文澈分开啊,别说并不知道那一段时日有多久,哪怕是一天,她都不愿意。

    而且,宇文澈会同意吗?

    无数的纠结缠绕于心,孟漓禾真的觉得自己要疯了。

    皇上也没有再催她,事已至此,还是需要她自己想清楚。

    经过苏晴的事,他已经十分清楚两个人的感情,不会再用赐婚等手段,去做徒劳的事。

    所以,才给出这样一条路,这已经是他所能给他们的最大保护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孟漓禾的拳头松了又紧,紧了又松。

    终于,慢慢睁开眼,下定决心开口:“父皇,儿媳……”

    “报!”门忽然被推开,公公慌慌张张的走进,也顾不了自己打断了对话,只是赶紧对皇上说道,“皇上,百官已经聚集在殿外,纷纷跪在了地上请愿,请皇上和太子给出结果。”

    孟漓禾眼睛一眯,就这样着急么?

    皇上忽地站起,目光瞬间迸发出冷意:“你说什么?百官……咳咳……咳……”

    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显然已经怒到极致。

    公公赶紧过去扶住皇上,小心的顺着他的背:“皇上息怒啊身子要紧。太子已经前去了,您莫急。”

    然而,他这一句话,却顿时让皇上咳的更厉害了。

    孟漓禾也是额头止不住的跳了跳。

    这句话难道不是火上浇油吗?

    现在的形势,宇文澈过去,岂不是更让人担心?

    以他的个性,哪里是能容忍被别人所逼迫的主?

    万一一个反弹,做出什么过激的事……

    孟漓禾越想越放心不下:“父皇,儿媳想过去看看。”

    只是,她这句话,对皇上来说,也不是什么振奋人心的事。

    她过去,那些大臣们怕是会更加激动吧!

    皇上终于平息了这剧咳,站起身道:“朕去看看,你留下。”

    然而,孟漓禾这种万事冲在前的个性,又岂是个藏在后面的主?

    赶紧说道:“不,父皇,儿媳已经做好决定,您就让儿媳去吧!”

    皇上的脚步一顿:“你……想清楚了?”

    孟漓禾坚定的点点头。

    皇上眼神复杂的看了看她,最终还是点点头:“好吧,一起过去。”

    殿外距离书房并不算远,但是以皇上的身体,也还是需要用轿子抬过去。

    所以,孟漓禾也索性坐在了另一顶轿子之上。

    轿子很快到达殿外。

    孟漓禾悄悄从轿子里旁边的窗子处朝外望去,只见,百官跪于殿前,而宇文澈一人站于百官之前。

    因为身子背对与她,并不能看到他的面容。

    但是,这身形,却也让她可以感受到,那股非同一般的怒意。

    心里咯噔一声,还好来得及时,看这个样子,宇文澈应该还未说出什么结论。

    前面轿子停下,皇上先被搀扶着从轿子出走出。

    百官一见皇上前来,立即喊道:“请皇上尽快做出定夺!”

    皇上脸色铁青,走上前愤怒道:“你们这是逼朕?”

    最在最前面的丞相率先说道:“皇上,臣等是为殇庆国的江山考虑啊!皇上宅心仁厚,但此事犹豫不得啊!太子,皇上身子不好,还请您尽早做决断啊!”

    宇文澈面色冰冷,目光如刀般直射过去:“本太子不需做什么决断,本太子……”

    “太子!”忽然,一个声音在他的身后将他的话打断。

    宇文澈诧异回头,只见孟漓禾从皇上的身后慢慢走来,顿时吃了一惊,她怎会在此?

    百官们也皆是惊讶无比。

    方才,孟漓禾的轿子是在皇上的轿子之后,他们只注意到皇上下轿便开始磕头,并没有注意到他身后的人。

    没想到,竟然是太子妃!

    竟然是那个可能会将他们的国家改朝换代之人!

    顿时,将矛头一并指向了她:“太子妃,皇宫这种地方,您随便进出并不合适吧?”

    孟漓禾的双眼一眯,接着,却勾了勾唇:“的确,没有合适的理由,本太子妃的确不该来这皇宫,但是,若是本太子妃告诉你,今日,我是来告诉你们结论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