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69章 废太子妃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吓了一大跳。

    竟然在宫内都出现了!

    而且,还是在祭祖的地方。

    这一次,当真是要将她赶尽杀绝啊!

    “你怎么会去那个地方的?”孟漓禾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事已至此,她需要知道事情的全部过程。

    看到她明明很担心,却依然努力平静,宇文澈一阵心疼。

    拉着她走到床边坐下,才慢慢道:“今日早朝之时,有人上奏说祠堂外墙忽然出现了两个大字,因为这两个字实在过于敏感,因此,父皇决定亲自前往,我自然也跟随。于是,便果然看到了那两个字。”

    “禾帝。对么?”孟漓禾的心沉了下去。

    竟然让殇庆皇亲眼所见。

    古代的人,恐怕没有人不迷信吧?

    尤其是皇室,对于这种事更是十分忌讳。

    宇文澈点点头安抚道:“没错,不过父皇并没有说什么。你不要太担心。”

    孟漓禾却自嘲一笑,他不说什么,也不代表心里没想什么。

    只是,还是问道:“你是不是也看着太阳出来,那字就消失了?”

    “这倒没有。”宇文澈摇摇头,“看过之后,父皇命人将其严密看守起来,不过到午后时,却有人来报,字又凭空不见了。”

    孟漓禾眯了眯眼,果然很玄幻。

    她看不到现场,也想不出是什么原理。

    她只知道,这现象大概已经足以震慑许许多多的人了。

    只是,她之所以如此担心,却并非是因为这许许多多的人。

    因为,就算全世界的人都与她对立,她也无所谓,她在乎的只有那一个人。

    “澈,你相信么?”最终,孟漓禾还是问出口。

    一双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宇文澈,希望得到他的回答。

    然而,宇文澈却忽然眯了眯眼:“这个问题,还需要问?”

    孟漓禾不由瞪了他一眼,她一开始也觉得不需要问,然而……

    “不需要问么?那你为什么表情这么严肃?”

    宇文澈一愣,继而揉了揉她的头,有些无奈道:“傻瓜,我那是在想怎么破了这个局,和相信不相信一点关系都没有。”

    孟漓禾提起的心这才彻底放了下来。

    原来是这样,那还搞得这么吓人。

    虽然她知道宇文澈其实与很多人都不一样,但是,他毕竟也是将来要做皇上的人。

    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忐忑。

    然而,却没想到,宇文澈再次说道:“就算这是真的,也没有什么,我一直觉得,你如果不是女人,比任何人都适合做皇帝。”

    可是在听完这句话之后,孟漓禾的表情却顿时无比严肃起来:“宇文澈,你听好了,我没有一丝一毫想要那个位置的心思,如果不是因为你,我连这个太子妃都不稀罕,什么皇宫皇后,那都不是我想要的东西,我只是想要陪你而已。这话你最好不要再提第二遍,否则……唔……”

    孟漓禾的话并没有说完,便觉唇上多了一个柔软的唇瓣,霸道强势却又带着无比的温柔眷恋,将她那未完的话尽数堵在口中。

    宇文澈其实的确一天都在担心,但是,他担心的只是这个女人惹上这种麻烦而已。

    担心,会有人拿太子妃的位置说事而已。

    毕竟,他想要给她最尊贵的一切。

    那是不容任何人所质疑的。

    然而,这个女人却告诉他,那些都不是她想要的,她想要的只有一个他而已。

    他怎能不动容,怎能不感动?

    所以,再也控制不住内心激动的心情,直接朝她吻了过去。

    刚才那句话,他不会再说第二遍。

    因为此时此刻,江山,权势,对他来说都不重要。

    重要的只有眼前这个人。

    情浓若酒,醉人心田。

    两个人均在这深吻中诉说着对彼此的情意,那是无法割舍的缠绵。

    一吻结束,两个人均有些气喘连连。

    孟漓禾被宇文澈拥在怀中,额头相抵,连呼吸都交错。

    再次揉了揉孟漓禾的头,宇文澈呼出一口气说道:“我们那么多大风大浪都过来了,这次也不用担心,你只要记得,无论什么时候,我们都要在一起就好。”

    孟漓禾没有开口,只是看着他点点头。

    双眸中有波光闪烁,不知是否太动情。

    总之,心里那一天的担心全部放下,只因,他们会一直要一起。

    不管未来有什么,在一起就是最大的力量。

    所以,此刻,不想再去多想。

    想的,只有好好拥抱眼前人。

    这一次,风霜还是雨雪,都尽情来吧!

    寒冬过后不就是春天么?

    只是,这一次的风雪,远比她们想象的还要猛烈。

    “现在外面情况如何了?”安静的在府内度过了好几日,孟漓禾向豆蔻问道。

    豆蔻眉头紧紧皱起,犹豫了一番还是说道:“太子妃,奴婢说了您别不开心啊!”

    孟漓禾无语的朝她翻了个白眼,又是这样,每次都不能直接说。

    豆蔻一愣,立即明白过来,赶紧说道:“奴婢不是卖关子,只是……只是最近几日雨水多,听说那字每到雨后清晨都会显现,日出之后便褪去。而且每次出现的地点都不一样,百姓中已经有很多人见过了。所以,现在的传言,越发离谱了。”

    孟漓禾眯了眯眼:“都传了些什么?”

    “传太子妃会是这里第一个女帝。”

    孟漓禾不由自嘲一笑,还女帝,当她是武则天么?

    “还有呢?”

    “还有,殇庆国会改朝换代,由宇文改为孟姓,您还会统一三个国家。”

    孟漓禾眯了眯眼,这些人真是不置她于死地不罢休。

    这一个国家还不够,还要妄图勾起三个国家来忌惮她。

    是想让她不死也寸步难行么?

    说起来,这一点倒是不太像凤夜辰所为,毕竟,他再想得到自己,也不会拿自己的江山稳固做赌注。

    传这种流言,其实对做皇帝的没有一点好处。

    那看来,她心里一直怀疑的人选中,此人可以排除掉了。

    那么,最有可能的就是朝中那位了。

    孟漓禾沉静了一刻道:“继续。”

    豆蔻看起来十分犹豫,一边观察着她的脸色一边慢慢说道:“还有传皇上为此十分担心,多次找太子密谈,只是迟迟未有什么结论,但是大臣们似乎很是情绪激动,好像已经联名上书,奏请皇上,废除太子妃,否则江山不保,落入异姓手中。”

    饶是孟漓禾已经做了许多心理准备,但是听到废除太子妃几个字时,还是心里一沉,说不出的难受。

    这几日宇文澈依然回来的十分晚。

    不过,脸上却并未显露出太多,想来,是怕她担心。

    却不想,原来已经在独自承受这些了么?

    真没想到,短短几日,已经到了要废除太子妃的地步。

    那些人行动如此迅速,想来就是怕她会破解掉吧?

    可是如今整晚都在下雨,她也是为了让宇文澈不要太过担心,所以并没有在晚上行动。

    而白天,她也实在不好抛头露面,毕竟如今的流言几乎都要飞起。

    而且那些字一直在换地方,谁知道会不会已经将动的手脚抹掉。

    唯有另外一个地方,很难抹除证据,因为已经被皇上派人严密看守起来,那就是祠堂。

    然而,同样,她也不得靠近。

    自然,也没有办法这么快破除。

    “那太子怎么说?”孟漓禾要问清楚后,立即制定计划了,当真是一刻不能等了。

    “太子自然是不同意,于是那些大臣中,便有人提出太子妃魅惑太子心智,甚至有人提议诛杀太子妃,才能以防万一。”

    诛杀?!

    孟漓禾倏地从床上站起!

    愤怒的双眼简直要冒火。

    她做错了什么,便要诛杀!

    先不说这预言是不是真的,就算是,为了保自己的江山,就滥杀无辜么?

    这样的皇帝,这样的江山,要来还有何用?

    眼见孟漓禾要暴怒的趋势,豆蔻赶紧劝道:“太子妃别着急,奴婢相信太子会保护太子妃的。”

    孟漓禾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一些,继续问道:“之后呢?现在的情况如何?”

    她不相信没有后续,那些大臣们怎么会这样轻易放弃?

    而且这流言已经传的如此详细,一定是有人故意散播,好让她知道的吧?

    “之后逼迫太子,给他三日时间,如若不废太子妃,大臣们就会奏请废太子。据说只有这样,才能在不杀您的情况,让您远离朝堂,避免威胁宇文家的江山。”

    孟漓禾的双拳紧握,努力用平静的语气问出:“哪天是最后期限?”

    豆蔻有些不忍,但也只能回道:“今日。”

    今日……

    所以宇文澈此时,正在宫中被逼着做决断吗?

    这个男人,竟然一点都不告诉她!

    现在这个情况,宇文澈如若不废她,就会太子之位不保。

    而最无奈的是,即便他知道这是别人的终极目的,但为了保她,还是不得不让对方得逞。

    那些人,也就是看他们二人感情好,才出此一局吧?

    没想到,终究她还是成为了阻挡宇文澈最大的那块绊脚石。

    只是,她也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

    她要好好想想,下一步怎么办!

    她不能让宇文澈就这样轻易的将好不容易得来的太子之位让出去!

    而且,只要有她在,太子位就永远回不来,她绝对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然而,还未等她多想,便听到院内,一个声音响起:“圣旨到!”

    孟漓禾愣了愣,赶紧出去接旨。

    院子中,一个公公站立与此,见到她时朗声道:“皇上口谕,传太子妃入宫觐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