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68章 预言禾帝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深夜。

    书画坊。

    书画坊老板在静静的坐着。

    今夜,那神秘的作者便会出现,过来与这个书画坊老板谈下本书的价钱。

    而屏风之后,孟漓禾与宇文澈也坐在那里,安静的等着。

    原本孟漓禾已经打点好了一切,这一个月来的散步传言,以及买空那本书等,都是她一手操办。

    这书画坊的老板,也早已被她收入麾下。

    基本上,没有什么可操心的。

    毕竟,既然那作者敢接伪造遗书这种活,说白了还不是为了钱。

    所以,她也为他安排了这样一个局,让他再次为钱出现。

    因此如今,唯一等的就是那个作者跳入她挖好的坑便可。

    不过宇文澈却是不放心,不管有多少人保护,不管进行了怎样周密的安排,他还是坚持同孟漓禾一起前来。

    只是,约好的时间一点点过去,却依旧没有见到任何人的影子出现。

    孟漓禾难免有些心急。

    难道,这作者临时察觉事情不对,所以改变了主意?

    可是她自觉并没有暴露过什么呀!

    而且,这次连风言社都没有启用,唯一知"qing ren"也只有豆蔻。

    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出卖自己的人。

    所以,也不可能走露了风声呀。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忽然,一个声音闯了进来。

    “太子,属下在街头离此不远处发现了一具尸体!看样子正朝这边走来时被害。”

    宇文澈猛的站起来,双眼微眯:“带路。”

    孟漓禾的心也沉了下去。

    希望不要是她想的那样。

    然而事实却恰恰给了她迎头一击。

    因为,就算她没见过这个作者,却也听书画坊的老板仔细描述过这个作者的装束。

    穿着低调,又用纱蒙着面,不是那作者又是谁?

    确认已经死亡,并且就是被暗器所害后,孟漓禾深深的吸了口气。

    真没想到,千算万算,最后还是失败了!

    她当真是没有这么惨过。

    接二连三的线索都这样中断。

    而且,她还因此牵连了一个人的性命。

    就算这人做了件并不道德,甚至可以说是罪行的事,但也罪不至死。

    那个背后之人,竟然为了不暴露自己而前来灭口!

    当真是令人发指!

    孟漓禾紧紧的攥着拳头,此刻已经出离愤怒,她发誓,无论如何,她都要将此人揪出来!

    他既然要持续出招,那她就奉陪到底。

    看看到底是你死还是我亡!

    一直做这种丧良心的事,就不怕天打雷劈么?

    “轰隆。”忽然,天空中一声闷响尾随那几乎要将整个夜空划亮的闪电而至。

    宇文澈抬头看了看天色,拉起孟漓禾的手:“快下雨了,我们先回去。”

    孟漓禾皱皱眉,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对着一旁的侍卫道:“替他收尸,好好安葬。”

    之后,才随宇文澈离去。

    大雨很快在他们回府没有多久,便倾盆而至。

    电闪雷鸣,伴着狂风暴雨,在外面喧嚣不止。

    屋内,孟漓禾窝在宇文澈的怀里,默不作声。

    知道孟漓禾大概又在自责,宇文澈轻叹了一口气:“小雨,今天这件事不怪你,归根结底还是那个写书之人咎由自取。”

    孟漓禾闷闷的出声:“我知道。”

    她又并非圣母,怎么会不知道这个道理?

    的确是她将此人引出,但若此人没有贪念,与那些魔鬼做交易,又怎么会将性命搭进去。

    她只是感觉不值,感觉惋惜。

    因为那些话本中的故事,她真的都去看过,写的非常感人。

    如果只走这条路,也一样会扬名,为何非要为了一些捷径,而走歪路呢?

    “那就好。”宇文澈摸摸她的头,“那就不要多想了,线索断了也无妨,这些人这次没有达到目的,一定还会再出手,我们小心应对就是。”

    “嗯。”孟漓禾点点头,看着窗外那宛若倾盆的雨水,微微笑了笑,“那就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我们等的到彩虹。”

    宇文澈眸光微闪,笑着将她抱紧。

    不管外面风雨再大又何妨呢?

    只要两个人相依相偎,就是温暖。

    大雨终于在清晨停下,孟漓禾也慢慢转醒。

    身边空无一人,想来,宇文澈已经去上朝。

    真是辛苦啊!

    孟漓禾不由感叹。

    连个懒觉都没得睡,人生还有什么乐趣啊!

    幸好她不用做皇帝。

    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推门而出。

    院中空气清新,孟漓禾大口的吸着气,做着深呼吸。

    接着,就听见一阵脚步声响起,似乎很是匆忙。

    孟漓禾扭头望去,只见豆蔻脸色慌张,正朝自己跑来。

    不由皱皱眉:“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豆蔻走到跟前,左右看看才小声道:“太子妃,奴婢今天早晨听说了一件事。”

    看到她那一脸担忧的样子,孟漓禾也不由眉头皱起。

    难道,又有什么麻烦事了?

    这还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宇文澈这太子当的,还真是没有一天太平日。

    不过,倒是也有些淡定了,所以直接开口道:“又和太子府有关是么?没关系,说吧。”

    然而,豆蔻却摇了摇头:“不是和太子府有关,是和太子妃您有关。”

    “我?”孟漓禾愣了愣,和她有关能是什么事?

    总不能,是风邑国哥哥那边,或者是表哥出了什么事吧?

    所以,赶紧拉住她道:“快说,是谁出了事。”

    豆蔻有些为难,似乎不知道怎么开口,还是摇头道:“不是他们,而是……今日街上流传,有人在山石和古桥上看过了一些凭空而出的字。”

    “字?什么字?”孟漓禾简直要急死。

    她知道这个豆蔻最啰嗦,但是墨迹成这样也真的是够了!

    好在豆蔻及时答道:“两个字,禾帝。”

    “什么?”孟漓禾完全没听懂,河堤是个什么东西?

    豆蔻又看了一眼周围,接着凑到她耳边答道:“太子妃,就是您名字中的禾字,后面加一个皇帝的帝字。”

    孟漓禾顿时一惊,瞳孔骤然一缩:“你说什么?是在哪里发现的?”

    豆蔻摇了摇头:“奴婢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说是早晨雨停后,上山打柴之人发现的,之后太阳出来后便消失了。然后……”

    “然后什么,一口气说完,别吞吞吐吐!”孟漓禾实在忍受不了,直接命令道。

    豆蔻吓了一跳,赶紧说道:“然后,街上有人在传,这是预言,说是太子妃要做皇帝。”

    “荒谬!”孟漓禾勃然大怒!

    竟然传她要做皇帝,这些人都疯了吗?

    别说她是一个女人,没这个命,就算有,她也根本不稀罕好吗?

    所以,这又是那些人出的招?

    果然是高明啊!

    凶案,嫁祸,挑拨离间,通通没有成功。

    就开始装神弄鬼,散播谣言,妄图用百姓之口将她杀死么!

    果然,这暴风雨是越来越猛了。

    孟漓禾忍无可忍道:“走,去街上看看。”

    豆蔻一急,赶紧拉住她道:“太子妃,您不要冲动,依奴婢看,还是等太子回来,万一是那些人的圈套,岂不是恰好自己跳了进去?”

    孟漓禾的脚步一停。

    或许是近日有些事交给她去办,多少也长了点心眼。

    这一次的话,倒的确是比较有道理。

    是她冲动了。

    这个时候,她的确不能乱了分寸。

    还是先等宇文澈回来,商议一番对策再说。

    不过,虽然如此,她也还是没闲着。

    同时,也派人出去打探如今事态发展到什么程度,以及到底在哪里出现过字迹,说不定,她还可以去破解。

    然而,一直到这些打探的人回来,向她汇报完情况,宇文澈却迟迟没有回来。

    孟漓禾第一次有些坐立不安。

    因为她万万没想到,仅仅一天的时间,京城的百姓,竟然都在传这件事。

    虽然,因为她之前的形象,并未有人对她恶语相加。

    但是,也恰恰是因为她的形象一直太好,甚至有人当真将她当菩萨供奉,所以这个传言,甚至有人拥护。

    这真的是让她太头大的一件事。

    老百姓或许想不了那么多,甚至可能觉得这些话是在表达对她的爱,可是,这恰恰会害了她啊!

    而且,谣言散播这么快,一定有人在推波助澜,那这些言论最后会传到哪里,也是可想而知。

    而经过调查,也没有人说得清楚到底是在哪里看到那些字。

    甚至于说不定,这根本就是他们在凭空捏造!

    然而,孟漓禾最担心的也是这点。

    毕竟,如果当真出现,就说明一定有人做了手脚,那她还能想办法去破解。

    若是子虚乌有的话,她反倒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看着窗外渐深的天色,孟漓禾越发难安。

    若不是知道宇文澈在皇宫,她都想要亲自去寻了。

    终于,门吱呀一声响,那个她盼了一天的人影出现在门前。

    孟漓禾赶紧迎了上去,却见宇文澈脸上亦有些凝重,不由心里微沉。

    他一贯回来之时,都是对自己面带笑意的,不管多累。

    可是,今日这脸色明显十分不好。

    但是,他不是一直在宫中么?

    难道,那传言已经传进了宫?

    再也按捺不住问道:“澈,是不是你也听说了那传言?”

    宇文澈直直的看着她,叹了一口气道:“不止是听说,而且,已经亲眼所见了。”

    孟漓禾顿时怔住:“你说什么?亲眼所见?你在哪看到的?”

    宇文澈眉头紧蹙:“在宫内,祭祖的祠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