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67章 作者大人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宇文澈不解的将书拿过来。

    因为一般,孟漓禾能露出这种表情,基本都是什么计划成功了,或者想到了什么新点子。

    因此,倒也认真起来。

    将话本集中,一段小故事慢慢读完。

    不得不说,这故事的确有让人落泪的资本。

    因为,确实写的既悲凉,又感人。

    不过,细想想,就是有点假。

    但这感觉,的确有些似曾相识。

    好像这描写手法和叙事习惯,在哪里见过。

    而看宇文澈一脸思索,孟漓禾又拿出一个东西递过去:“你再看看这个。”

    宇文澈疑惑的接过,然而只是看了一眼,却顿时一愣。

    这,不正是那个尚大人女儿的假遗书么?

    忽然,眼前一亮,惊讶的看向孟漓禾:“难道……”

    “没错。”孟漓禾也是无比激动,“如果我判断的没错的话,这个作者,应该就是替人代笔写这封遗书的人!”

    宇文澈再次认真的研读了半晌才抬起头。

    的确。

    纵然一个人会很多种写法,也可以尝试很多种风格,但是写作习惯,以及用词习惯等都不会变。

    仔细看的话,还是可以辨别出来。

    他在仔细对比了两篇文章后,也是认定,这作者应该就是遗书作者无疑!

    真没想到,他原本以为孟漓禾只是因为少了他的陪伴,所以在看书打发时间,却没想到,她连这个都是在断案。

    哎,原本以为已经太了解她的能力,不会再有什么让他惊讶的了。

    没想到还是这样。

    真的是个宝啊!

    宇文澈宠溺的看着她:“我的太子妃,总是这么出其不意。我都没有安全感了怎么办。”

    孟漓禾拍拍他的头:“别逗了好吗!你以后要是登基,还不知道多少人等着进后宫,我才没有安全感。”

    宇文澈一愣,完了,自己干嘛挑起这个头。

    似乎每次都会被堵回来。

    赶紧无奈又温柔的安抚道:“我都说了,后宫只会有你一个,还不信么?”

    孟漓禾瘪瘪嘴:“不是不信你,只是想起以后那些免不了的局面就烦。”

    宇文澈一愣,微微皱了皱眉。

    那倒是。

    殇庆国似乎还没有哪一个皇帝,当真后宫只有一个女人。

    他若是这样做,恐怕也是开了先河。

    免不了要和这些老臣们斗智斗勇。

    想来,到时候的确是免不了会有些烦躁。

    所以,也拉起孟漓禾的手,认真的看着她道:“你只要记得,不管怎样,我都不会向任何人妥协就好了。其他一切都不需要多想。”

    孟漓禾顿时感动不已。

    甚至于想起了那悲情话本里被拆散的苦命鸳鸯。

    当初,也是都这样信誓旦旦的,呜呜呜。

    不过,她还是相信宇文澈的,十分十分的相信。

    就是忍不住的眼圈有些红。

    宇文澈感觉自己有些头大,怎么要哭了呢!

    就算是感动,以前也没有这样爱哭鼻子啊!

    而且这简直就是他的致命点,他真的是看不了一丝一毫孟漓禾流泪的样子。

    所以,眼珠一转,故意逗她道:“其实,想要少点这些人烦,还有个办法。”

    孟漓禾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大眼睛一瞪,亮晶晶的望着他:“什么办法?”

    “你给我多生几个孩子,他们不担心立储的事,自然就不会太勉强我们了。”宇文澈笑着说道。

    孟漓禾:……

    又来。

    他最近真的是和孩子较上劲了怎么着。

    不过说起来,自己并没有故意避孕,两个人也经常……

    她的肚子好像真的没什么反应。

    心里有些微沉,该不会是她的身体,有什么问题吧?

    孟漓禾边想着边摸上肚子,她不会这么惨吧?

    是不是改天应该让师傅看看?

    表哥最近虽然常住府上,但是不知道在忙什么,都不怎么能看得到人。

    不过这种事,她似乎有些难以启齿啊!

    毕竟,师傅也是男人。

    “在想什么?”见孟漓禾一直没有说话,宇文澈凑近些问道。

    孟漓禾抬起头,有些担忧的望着他:“在想我会不会生不出孩子。”

    毕竟,她这具身子当时中过毒,其实已经死去了。

    是因为自己的灵魂到了这里,才让她又活了过来。

    虽然她为了担心有问题,后期配药将体内的毒解了一下。

    不知道有没有用,但是现在看起来的确身体无恙。

    但是,会不会影响到生育,她真的不确定。

    想到这,她真的是越发焦急起来。

    宇文澈却是完全没想到她会担心这一点,有些好气又好笑的将她揽到怀里:“傻瓜,我的母妃也是嫁给父皇两年后才有的我,很多夫妻都是一两年后才有孩子啊,你紧张什么。”

    孟漓禾却并没有因为这句话而释怀。

    她和后宫的妃子怎么会一样呢!

    后宫的妃子都是要翻牌子的,多久才会同房一次。

    她和宇文澈可是每天晚上都睡在一起。

    难道真的是每个月都那么不凑巧?

    “我的太子妃,我倒是不知道,原来你心里其实这么想早点给我生孩子呢。”看着她依然满脸愁容,宇文澈在旁边试图开玩笑缓解。

    孟漓禾沉默的看了他一眼。

    其实也不是那么想。

    可是被他这么一说,自己忽然就担心起来,的确十分想要怀个孩子来确定自己没有问题了。

    宇文澈一愣,竟然是真的?

    嘴角立刻勾起满满的笑意,故意带着挑逗的声音道:“既然如此,与其在这发愁,还不如我们多多努力。”

    孟漓禾终于抬起头,直直的看向他。

    宇文澈正坐好了被她骂的准备,毕竟这些日子,他每次看到孟漓禾为那些话本的故事落泪都特别揪心,于是就干脆不管不顾将她扯上床。

    而她似乎也被那分离的情侣所触动,十分珍惜和他的幸福日子,所以也很配合。

    今天没这种理由了,她肯定会拒绝吧。

    然而,他却听到了孟漓禾带着决心开口道:“好,我们努力,来吧!”

    顿时感觉虎躯一震。

    为什么要摆出这种要决斗的气势。

    莫名让他有些震撼,简直不知道该摆出什么姿势好。

    然而,孟漓禾却有些心急,看着他未动的身形,一下扑到他怀里。

    以行动证明了自己要努力的决心。

    真是非常值得尊敬。

    而呆愣了一瞬的宇文澈,很快嘴角一扬,瞬间进入状态,一个翻身,反客为主。

    与自己的太子妃,进行了长达半夜的努力劳动。

    真是让人不得不为之动容。

    毕竟,这么努力,值得所有人学习。

    不过,两个人如此努力生孩子,倒也没有忘了正事。

    宇文澈第二天就立即派人去查那书的作者,而孟漓禾则继续补觉。

    毕竟,她又没练那神功,实在没有这采阴补阳的本领。

    除非,她也去研究研究那秘籍,有没有什么逆天的功可以练练。

    而当她醒来之时,却得到一个并不算很好的消息。

    因为这位作者,从来没有在世上露过面。

    甚至于,这些话本流传到街上,也是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人送一些纸卷到书画坊,由书画坊来抄入到话本中,然后开始售卖。

    书画坊则会直接给他想要的价钱,之后两清,仅此而已。

    一般来说,他提的价格都还算合理,所以书画坊也不会过多讨价还价。

    但至于那送纸卷之人到底是不是作者,就不得而知了。

    只因那人非常神秘,从不肯露脸,即使过来也是蒙着面。

    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保持身为作者的神秘,还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而距离他上一次出现,也就是上一本作品问世,已经有半年之久。

    谁也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再来。

    孟漓禾不由有些郁结。

    最近怎么所有线索都这么不顺呢?

    真是烦。

    也不知道他们那对手,怎么找的都是这种奇葩的人。

    就是因为觉得他们找不到么?

    孟漓禾越想越气,不过这种富有挑战性的也好!

    这世界上,还没有难倒她孟漓禾的事!

    既然他不主动出来,那她还不会引他出来么?

    想到此,孟漓禾喊道:“豆蔻,过来。”

    秘密在豆蔻耳边交待了几句,豆蔻便闪着晶晶亮的双眼,迈着小碎步离开了。

    本来不想交待给她,不过今日风言社在忙着追查墨,凌霄也还未回京。

    加上,此事也算不上什么大事。

    相信豆蔻可以办好。

    而果然没有令她失望,很快,街面上这本书便开始脱销。

    甚至于掀起一股狂潮,那就是大家都听说这本书十分十分的好看,然而,去买的时候却买不到。

    毕竟,古代的话本都是手抄,就算没日没夜抄,也不会那么快。

    自然,这话本的价格也水涨船高,看过的人都还想要看第二本,表示十分意犹未尽。

    甚至有书画坊已经喊出,若是这个作者这次卖给他们,他们立即开高价。

    只要作者出的起,他们就给的起。

    而终于,不出孟漓禾的意外,新的书卷再次出现在了她的控制范围。

    而且最令她高兴的是,这一次书卷并非完整,很显然是要给书画坊看一部分,为了谈价格做准备。

    孟漓禾嘴角一扬,命令道:“告诉他,书画坊老板要亲自与他见面,详谈内容与价格事宜。”

    “太子妃真聪明!”豆蔻嘻嘻一笑,便跑出去传达。

    孟漓禾终于舒心的闭上眼,作者大人,接下来,就期待与你的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