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3章 审问罪犯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却见孟漓禾忽然眼前一亮,想来,是想到了什么好主意。

    然而,之后的一句话却让他再次彻底冷了脸。

    “王爷,五皇子,这里交给我,你们先出去吧。”

    孟漓禾终于下定决心开口。

    岂料……

    “不行!”

    “不行!”

    宇文澈和宇文峯异口同声。

    眼神里无不是不容置疑的反对。

    这个男人被抓时,也算是废了不少力。

    虽然武功不算强,但对付孟漓禾这种一点武功都没有的女人,想必不费吹灰之力。

    而且,人本就十分狡猾,即便如今他伤痕累累,看起来虚弱无比,也不排除他只是装摸做样。

    怎么可能放心留孟漓禾一个人在他身边。

    孟漓禾愣了愣。

    不过,也马上意识到,这两个人怕是担心自己的安危。

    心里一股暖流涌入。

    这个宇文澈的心倒也不像他脸上这么冷嘛!

    只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孟漓禾站起身,坚定的站在两人面前。

    动着红红的薄唇却无声的说着:“相信我。”

    宇文澈和宇文峯俱是有些犹豫。

    因为孟漓禾那眼神里的自信,他们见过许多次。

    一如,当时在城外。

    一如,当时在宫内。

    她总是用这种自信的眼神,做到了所有看似不可能的事。

    今日,这眼神里除了自信,更多的是坚定。

    “走。”

    良久,宇文澈吐出一个字,便转身离开。

    宇文峯眉头一皱:“二哥,你真的放心……”

    “五皇子,走吧。”

    看着宇文澈已走出,孟漓禾也加紧劝说到。

    定定的看着眼前的孟漓禾,宇文峯几乎不知道这具娇小的身子里为何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手不由攥成一个拳头。

    他说过,他会保护她。

    若是这个男人,敢有什么小动作,他,一定让他不得好死!

    他才不管什么情报!

    想着,便也转身离开。

    看到门外依然站立的宇文澈,两个人心照不宣,一起守在门外,从虚掩的门缝看着里面的情景。

    屋内,终于重新安静下来。

    孟漓禾深吸一口气,向地上的男人靠近了两步,只不过,也带着浓浓的防备。

    方才宇文澈两人的考虑,她不是没有想到。

    只是,如果万不得已,她正是要利用这一点。

    “你倒是胆大。”

    地上的男人忽然开口。

    孟漓禾脚步一顿。

    心里不紧张是假的,脸上却装出十分轻松的模样,假装方才没有看到他看宇文澈那一幕,微笑的说着:“原来你会说话呀,那你的眼睛是好的吗?能不能睁开眼看看我?”

    “呵。”地上的男人一声嘲笑的语气,“门外,是你什么人,让你肯为他这么卖命。”

    孟漓禾眉头紧皱。

    诱导人时,最忌讳被诱导之人,并不按着自己思路发展。

    这个男人,显然并不听自己说话。

    看起来,只能……

    咬了咬牙,孟漓禾这次直接走到男人的面前,蹲下。

    声音小小的,带着半分羞涩的说道:

    “他是我的夫君,我要讨好她所以来审你呢,你能不能帮帮忙,把知道的说了,我会劝我夫君不杀你的。我呢,没别的本事,就是劝劝人比较在行,你能不能答应我?”

    地上的男人一声冷哼。

    离的近他才可以完全肯定,这个女人身上没有一点内力,可见并不会武功。

    竟然让一个只会劝人的女人来对付自己?

    “女人。”男人冷笑开口,“真不知是你的夫君太低估我,还是太相信你。”

    说着,眼睛倏地睁开,目光清明。

    哪还有半点重伤后的样子?

    紧紧的盯着身子因他的举动吓的站起身紧紧握拳的孟漓禾。

    “啊!”孟漓禾假装一声尖叫,朝着门外跑去。

    忽然,地上的男人一跃而起!

    伸手就向孟漓禾的后脑勺劈去。

    电石火花之间,孟漓禾却忽然转过头,紧握的手掌散开,金色的铃铛开始朝着跃起的男人剧烈晃动。

    而男人,却保持伸出手的姿势不动,双眼先是惊讶的瞪大,之后,便伴着清脆的铃声,沉沉的闭上了眼。

    只是,那手却依然伸着。

    孟漓禾皱皱眉,这手怎么回事?

    “好了,你现在累了,听我的话,将身体放松,我现在在拉着你的手,随着我的话,慢慢放下。”

    “1,2,3。我开始拉你的手臂了,放下!”

    孟漓禾温和的诱导,男人却一动未动。

    忽然,一道金光再一次在眼前闪过,直接到了男人的胸口消失。

    男人,终于慢慢放下了手。

    回头看向走进来的两个男人。

    孟漓禾这才明白,感情,刚刚是隔墙传物,给这男人点了穴?

    啧啧,好拉风的本事。

    “现在可以审了吗?”

    宇文澈脸色不善。

    这个女人居然主动以身犯险。

    他已经不止一次看到她这个模样。

    城外,那是她孤身一人不得已。

    现在,竟然有了盟军,却依然不做商议,自作主张。

    这是把他的能力看的太低么?

    孟漓禾因为此时紧紧的注视着男人的神情,倒也没有注意到他的不悦。

    只是下意识回了句:“嗯,可以了。”

    身后,宇文澈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说!你是哪里派来的奸细?都有什么阴谋?”

    孟漓禾一惊,果然见睡梦中的男人,眼皮底下的眼珠乱转,手也开始做抓饶的动作,很明显,此刻是极端的不安。

    转回头,很不满的看着宇文澈:“王爷,催眠不是这么审的,让我自己来可以吗?”

    说完,还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要知道,虽然他方才出手相救,但这也是自己冒险换来的好吗?

    要是被他破坏了,真是气死!

    转回头,却立即换了一副温和的神态,甚至主动拍拍男人的身子:“好了好了,忘记你方才听到的,现在你身上受伤了,需要修养,平静下来……平静……平静……”

    果然,随着孟漓禾如同哄孩子般温柔的话语,以及随着她的话按节奏拍着的手掌,慢慢的,男人再次进入方才的状态。

    宇文澈嫌弃的看了一眼孟漓禾拍在男人身上的手。

    冷哼一声,转过身。

    孟漓禾扫了一眼。

    切,傲娇!

    不再理会他,孟漓禾接着慢慢问道:

    “我不是你的敌人,我要看懂你传递的情报,现在告诉我,这张密报上什么内容。”

    男人却是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孟漓禾紧紧的皱着眉,上面只有为数不多的字符,只要懂的人看一眼,就应该可以看的出。

    怎么会不知道?

    “二嫂,他现在真的在被你说的那个催眠中?不会……又在耍什么花样吧?”

    身边,宇文峯忽然问道。

    毕竟,孟漓禾前世就被那个装着被催眠的人坑过,这会听到这话,也是十分的小心。

    仔细观察着男人的神情,检验着他的反应。

    这,怎么看也都符合被催眠的状态啊……

    孟漓禾不甘心的继续问道:“你不知道,可是因为你还没有看?”

    “我看了。”男人回答道,“但是,还没破解。”

    破解?

    此话一出,三个人皆是眸光一闪。

    孟漓禾顺势问下去:“这个……怎么破解?”

    “3,5,8,17……”男人的嘴里,忽然冒出一串数字。

    这,又是什么东西?

    然而,不管孟漓禾再怎么问,男人提到破解之法时,嘴里也只有这几个数字。

    重新拿出密函查看,上面杂乱的字符却怎么看都和这些数字无关。

    三个人的眉头紧锁起来。

    眼见查问无果,宇文澈也只好将人重新关押,将孟漓禾带出地牢。

    许是因为之前让她单独回府遭受过意外,宇文澈这次意外的没有离开。

    似是吩咐宇文峯去做了什么,又回到了马车上。

    不过,与来时不同。

    孟漓禾这次因为心里在思考东西,倒也没有因为和宇文澈共同处在这狭小的空间而有所拘谨。

    相反,倒是皱着眉头的小脸格外生动无比。

    有时候,嘴里还振振有词,嘟囔着什么。

    直扰的某个想闭目养神的男人,睁眼几次扫射她,都发现她根本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

    脸上越发冰冷了起来。

    终于,马车到了王府门前,已经减慢了速度,眼看要停下。

    “下车!”

    宇文澈忽然凑近孟漓禾,猛然开口。

    接着,便面不改色的站了起来。

    孟漓禾猛的回过神。

    不明所以看着眼前忽然站起的宇文澈。

    什么情况?

    干嘛这么大声?

    又遇到刺客了?

    被刺客惨遭毒害的她,下意识赶紧随着站起身。

    眼看宇文澈掀开车帘,也要着急追过去。

    忽然,马车完全停下。

    孟漓禾一个不稳,随着惯性竟是冲着前面冲了过去。

    “啊!”

    眼见宇文澈竟然从马车上一跳而下,自己估计会直接掉下去,而且摔的很惨。

    孟漓禾下意识闭上眼,双手捂住脸,希望不要破相。

    然而,意料中的撞击没有出现,反而是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孟漓禾惊讶的拿开双手,睁开双眼。

    只见自己此刻正平躺在宇文澈的怀里,被他……公主抱。

    看着眼前这张帅的天怒人怨的脸,因身体紧贴而感受到对方有力的心跳,孟漓禾只觉得,心跳好像漏了一拍。

    头顶上方,宇文澈亦是与她对望,两人沉默许久。

    宇文澈终于率先开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