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65章 猜出来了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怎么样?把你画的漂亮么?”看着她看得如此入神,宇文澈在一旁问道。

    孟漓禾的心情,此时此刻有些复杂。

    因为她瞬间想明白,为何宇文澈会说那画是自己所画。

    那是在帮宇文峯解围。

    再联想到宇文峯当时的表情,一切她方才在大理寺殿上所感觉到的疑惑,现在全部都可以解释了。

    可是,这宇文峯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她的呢?

    她完全没有察觉到啊!

    哎,心里不由叹了口气,怎么会这样?

    那这样的话,是不是今日那幅在殿上出现的画,也是有人策划好的?

    而看宇文澈今日在殿上的反应,想来,他是早就知道了这件事,只是,一直不愿意告诉她吧?

    一瞬间,立刻读懂了宇文澈的小心思。

    难怪,方才不管怎样,都要先画这幅画呢。

    想来方才听到自己说画的好,应该是郁闷到要吐血吧?

    真不知道,宇文澈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

    不由无奈的笑了笑,转头看向他:“很漂亮。”

    宇文澈扬扬眉,显然很开心:“比那副呢?”

    孟漓禾:……

    幼稚鬼啊,还比较这个。

    不过,还是道:“我更喜欢这幅。”

    其实,这倒是实话。

    因为宇文峯那副画中,她的形象十分的英姿飒爽,倒是特别像一个女侠,看上去坚不可摧。

    而宇文澈这幅,更接近于她的内心,她那小女人般的温柔。

    或许,这就是她对着宇文澈时才流露出来的吧?

    所以,更接近于爱。

    她喜欢这样的自己。

    宇文澈心里顿时开心不已,将画拿过来放到一旁,重新将她揽在怀里,亲昵道:“这下,是不是可以让我为所欲为了?”

    宇文澈只是开玩笑,然而,忽然有了些心事的孟漓禾却真的对他温柔的点了点头。

    想来,这个家伙知道自己亲弟弟喜欢自己,也是颇为难受的吧?

    竟然藏了这么久。

    今天,就当安抚一下他那纠结的小心灵吧。

    宇文澈顿时眼眸一黯。

    这么温顺,温顺到想欺负她了……

    然而,话虽这样说,今晚的宇文澈却格外的温柔。

    仿佛怕将他心头的宝物惊扰般,珍藏着对待。

    一时间,难得的温柔缱绻。

    至于后来,到底为什么又惊扰的暗卫们纷纷退开,便不得而知了。

    只知道,孟漓禾还未醒来,宇文澈已经上朝回来,在床头晃着她:“小雨,起来吃早饭了。”

    孟漓禾困的要死,在他的伺候下,半眯着眼漱口,又不知道被喂了什么东西,总之在这之后又倒头睡了过去。

    这臭男人,真的是永远不知道节制啊!

    “太子妃,你醒啦?”终于,孟漓禾一睁开眼,听到的不再是宇文澈的声音,而是豆蔻的话语。

    这个豆蔻自从她被封为太子妃之后,也彻底将一直习惯所叫的公主改口了。

    想来,是已经从心底接受了自己是殇庆国太子妃的事实了。

    倒是也好。

    孟漓禾从床上坐起:“你怎么在这?”

    “太子与五皇子在书房议事,让奴婢来守着太子妃,随时伺候。太子妃,太子真的对你好好啊!”豆蔻一脸笑意,满眼的羡慕。

    孟漓禾顿时一愣,宇文峯也在啊……

    虽然已经决定装作不知道,但是想到要见面,还是免不了的有些怪异的感觉。

    所以,还是干脆磨蹭一下,说不定等她出去,宇文峯就走了呢……

    于是,干脆悠闲的在床上看着豆蔻道:“怎么?小丫头春心萌动啦?将来你遇到如意郎君时,他也会这样对你哒。”

    豆蔻顿时脸上一红,害羞的低下头。

    孟漓禾却是一愣。

    咦,怎么竟然没有反驳?

    之前每次逗她的时候,她可总是说要一辈子陪着自己的,这会竟然这种反应。

    难道真的确有其事?

    顿时,孟漓禾那颗八卦之心熊熊燃起,瞪着大眼睛追问道:“有喜欢的人了?”

    豆蔻的头瞬间低的更深,竟是娇羞道:“哎呀,太子妃别问了。”

    “是谁?”孟漓禾才不听她所说。

    这么久以来,虽然与豆蔻主仆相称,但孟漓禾本来就是现代人,早就把她当姐妹看待了。

    所以,遇到这等事,哪有不刨根问底的道理?

    豆蔻其实只是害羞,倒也并没有隐瞒孟漓禾的意思,所以还是回道:“是府内的一个小厮。”

    孟漓禾眼前一亮,还真的确有此人啊!

    真是不容易啊,小丫头长大了。

    看起来,之前没让她一直跟着自己出远门,也是有好处的啊。

    这不,就开始闲着没事和小厮联络感情了?

    不过,倒也是不错。

    府里的每个人都是由管家亲自筛选的,这管家一向十分谨慎,倒是比外面的人要靠谱许多。

    这样一来,她倒是放下心来。

    毕竟豆蔻这小姑娘,其实心思还是单纯的很呢!

    而且最好的是,如果是小厮的话,即使他们成亲之后,也可以继续留在府中,倒是省了这别离之伤。

    想到此,孟漓禾开怀的点点头:“不错啊,那以后本太子妃亲自为你们证婚,再给你陪点嫁妆。”

    “哎呀,太子妃说什么呢,奴婢也才和他……没多久。”豆蔻越说声音越小,那脸也是越发透红。

    眼瞅着她脸红的都连到了耳根,孟漓禾终于决定好心放过她了。

    没办法,这小丫头遇到自己的事就太爱害羞。

    明明以前面对她和宇文澈的事时也很懂的啊!

    真是的。

    “好吧,那等你觉得时机成熟再说,改天空了,让我见见这小伙子。”

    “嗯。”豆蔻轻轻应着声,还是说道,“太子妃,还是让奴婢伺候你洗漱吧,您还没穿衣服呢。”

    “啊……”孟漓禾这才反应过来。

    我去,昨天晚上那个啥啥啥之后太累,她根本没力气给自己套什么衣服。

    而且某人一向喜欢这种肌肤相触的感觉,自然也不会那么好心的给她穿上衣服。

    所以,现在的自己……

    孟漓禾不由低头一看,提到嗓子眼的心又扑通落了回去。

    吓了她一跳。

    还好这个宇文澈有良心,估计在给她喂早饭的时候,看不惯她一丝不挂,还给她套了个简单的里衣。

    虽然简单的可以,比那古代的肚兜好不到哪去。

    但也总比没有强。

    毕竟,就算豆蔻是女的,她也没有这暴露癖。

    而且最重要是,不好意思啊喂!

    这一刻,她终于也理解了何为调侃别人怎么都可以,到自己身上就不好意思的感触。

    所谓……现世报。

    “我先穿衣服,你把水放下吧,我自己来。”孟漓禾想了想还是说道。

    毕竟,被子底下还是真空呢好吗?

    她才不想当着别人穿衣服。

    豆蔻倒是没多想,反正孟漓禾经常不需用她伺候。

    至于衣服,也早已习惯了这两人的日常虐狗。

    就算不进来也知道两个人晚上多腻歪,所以反倒淡定了。

    于是,也放下水,淡然离去。

    简直就是标准的双标。

    对自己羞死,对别人污死。

    精神分裂。

    孟漓禾松了口气,慢悠悠的洗了个澡,再慢悠悠的盘了个她自己能hold住的最繁琐的头。

    毕竟,出去这段日子,经常都是自己梳头。

    也早已练就了一手本领。

    待这一切结束之后,才推门而出。

    她磨蹭了这么久,这宇文峯应该已经走了吧?

    然而,老天就是特别想告诉你,往往你越想避开什么,什么就会越往前凑。

    于是,她就悲催的发现,她从自己的屋内走到院中,宇文峯也恰恰从书房走到院中,自己一人,一看就是告辞要离开的。

    孟漓禾咯噔一下,什么命……

    宇文峯明显也是一愣,不过,还是微微停了一下便扬起了微笑,继续朝她走近:“给二嫂请安。”

    孟漓禾立即回以一个状似自然的微笑:“五弟不用客气。”

    宇文峯微微怔住,因为他感觉到孟漓禾似乎与以往有些不太一样。

    心里不由转了几个来回,莫非,她知道了?

    可是以二哥的性子,应该不会对她说才是。

    不过,她那么冰雪聪明……

    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但是经过昨天那痛哭一场后,他仿佛也释然了许多。

    有个因为女人都没有和自己反目的哥哥,让他心里的满足感已经超越了得不到的痛苦。

    如今,只剩下对两个人的祝福了。

    有个疼自己的二哥,再来个二嫂,也没什么不好。

    所以,嘴角一勾,再次拿出他平日那股子放荡不羁,开玩笑道:“二嫂才起床?怎么样?我二哥很厉害吧?”

    孟漓禾完全没想到他会提这一茬,脸几乎是蹭的一红。

    一时间,竟是站在那说不出话。

    “哈哈。”宇文峯开怀一笑,“五弟失礼了,二嫂,可要早日生个小侄子给我玩玩。”

    孟漓禾嘴角抽搐,生个小侄子是用来玩的吗?

    照你这个没人能把握下一句要说啥的性子,即使生了也不敢让你碰啊。

    万一教出你这样的来,真是有够她头大的好吗?

    “好了,我还有事,先告辞了。”宇文峯说着,朝着孟漓禾行了个礼,便扬长而去。

    虽然,他还没有完全将她放下,不过,这是第一步,正式以弟弟的心态面对嫂子,而不是一味回避,也不错。

    孟漓禾终于松了口气,拍了拍自己发热的脸,朝书房走去。

    以后就算是这家伙对自己没想法,也坚决不能和他独处啊!

    宇文家的兄弟,其实就没有一个有正形的哼!

    正想着,就见前面从书房走出的宇文澈面色微沉,扫了一眼宇文峯的背影,再落回到她的脸上道:“你的脸怎么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