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64章 王爷好纠结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宇文澈,你老实交待,宇文峯真的只是在和你哭诉离别之情?”

    孟漓禾盘坐在床头,对着面前的宇文澈审问。

    一直到晚上,她还不能想通这件事。

    就算是有段时日没见,也不至于就思念的哭成这样吧?

    这是兄弟,你们逗我呢?

    然而,宇文澈心思可正直,而且,严格来说,那哭的原因,还真的是因为某个不省心的弟弟把他当哥哥在撒娇。

    所以,点点头,严肃道:“是的。”

    毕竟,他完全不想说,宇文峯是在哭诉失恋之情,因为那恋的人是面前这个女人!

    孟漓禾怀疑的看着他,妄图在他脸上看出什么破绽,然而,最终……很明显失败了。

    因为这家伙神色坦然,甚至在一旁淡定的喝着茶。

    所以说,这万年冰山功还是有必要练的啊!

    让她这个学过点微表情的人都看不出什么来。

    不过,还是冷哼道:“宇文澈,说实话,我真怀疑宇文峯对你有什么。”

    “噗。”宇文澈一口茶没咽下,直接喷出去几丈远。

    简直太不符合他的形象设定。

    额头不由跳了跳:“我的太子妃,你想的是不是太多了点,他是我弟弟。”

    “废话,要不是你弟弟,我早就砍他了。哼!”孟漓禾双臂交叉放在胸前,十分的霸气。

    宇文澈闻言,嘴角一勾:“吃醋了?”

    “吃你个大头鬼,我就是觉得不正常,要么就是你那个理由有问题,我怎么都觉得违和。”孟漓禾翻了个白眼。

    而且,当初他们去风邑国之时,回来后也没见宇文峯这样啊!

    这两个兄弟一定有什么猫腻瞒着自己。

    就像那叫长冬的侍从一样,想想都生气!

    宇文澈嘴角越发上扬,干脆将茶杯一放,坐到她身边凑近道:“我好像只对你吃异性的醋,你吃起醋来,性别都不分啊。”

    孟漓禾不屑的瞥了他一眼,你的确是吃异性的醋。

    就是连异性狗的醋都吃。

    别以为她不知道,每次他都不想果果靠近她,总是默默将它屏蔽掉。

    害得果果本来软萌的性格,看见他都高冷了起来。

    简直实力坑狗专业户。

    看见孟漓禾嘴巴嘟起,萌萌的样子简直太可爱,宇文澈一时不由有些心猿意马。

    毕竟,从回京城后,就面临糟心的案件,虽然如今也并未完全破获,但总算是攻下最难啃的那块骨头。

    剩下的,只要按照这墨的线索去查,查查有谁去藩外买过这种墨即可。

    而他们也的确几日都没有亲近了。

    所以,不由亲昵的将孟漓禾抱在怀里,在她耳边低声道:“宇文峯就是抽风,你别在意,我心里只有你。”

    这话说的可谓是温柔至极,而且,宇文澈虽然已经改变很多,但也还是难得这样表白。

    孟漓禾听的果然心里一软。

    然而,还是没忘记他们害她白担心一事。

    因此,还是不满道:“哼,那你们还不告诉我关于那长冬的事,害我白担心。”

    “长冬?”宇文澈愣了愣,好像半晌才想了起来到底谁叫长冬,所以解释道,“这人之事我的确早就知道,但并不知道他与此次的事情有关,我也是今日才知道的。”

    “真的?”孟漓禾挑挑眉。

    “千真万确。”宇文澈更加紧的抱住孟漓禾,低头吻着她的额头,接着逐渐向下,动作温柔亲昵,亲热之意明显。

    孟漓禾被他吻的只觉身上有些发热。

    长久的亲密早就让他们之间产生这种默契。

    基本是只要宇文澈一靠近,她就会忍不住想要回应。

    不过,想到自己明明还在生气,这样妥协岂不是有失风范?

    所以故意偏了偏头,违心道:“你干嘛?”

    宇文澈呼吸已经带着些灼热,低声道:“不想要?”

    啊啊啊,怎么问这么直白啊!

    感觉要爆炸啦!

    不过,这种时候,也不想再违心下去,因为,其实她也蛮想和宇文澈亲近的,哎呀好害羞!

    所以,干脆随便找了个台阶下:“好吧,看在你把我画的那么漂亮的份上,就随你吧。”

    说完,便闭上眼,准备任他为所欲为。

    然而,宇文澈却是身子一僵。

    不知为何,忽然停下了动作,甚至离开她一段距离。

    孟漓禾诧异的睁开眼,看着他那有些僵硬的脸,不解道:“怎么了?”

    宇文澈表情僵硬:“你是因为那张画,所以肯让我为所欲为?”

    额,其实也不是为所欲为啦,表说的这么让人浮想联翩。

    而且和画并没有太大关系,虽然偷偷画她这件事略萌,但也不能因为一张画就献身吧,她又不傻……

    孟漓禾在心里偷偷的想着,不过,谁让她要摆出高姿态呢。

    所以,点点头:“对啊,因为你画的好,所以就原谅你吧。”

    宇文澈心里非常纠结,也十分不舒服。

    因为,他比谁都清楚,那画并不是他画的!

    如果因为那画而亲热,他总觉得哪里这么奇怪!

    十分难受!

    但是,又不想告诉她实情,否则,让孟漓禾多想不说,以后见面也会尴尬。

    他倒是有把握宇文峯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

    但是一想到,他们如果捅开这层窗户纸,见面之后那尴尬的气氛,虽然不能说是暧昧,但是他也受不了!

    所以,此刻天人交战,十分之痛苦。

    又不想因画而继续,又不想告诉她那画是宇文峯所为。

    真是愁坏了我们的新太子,好悲催。

    孟漓禾十分不解,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自己明明在夸他啊!

    难道,害羞了?

    不至于吧!画幅画而已啊……

    你看人家苍,简直就要出几本画集了,都没有不好意思啊!

    照这个架势,下一步说不定都可以举行签售会了!

    要是不好意思还怎么整。

    所以说,宇文澈这个家伙,到底在别扭什么呢?

    总不会又在想什么事,好让自己主动吧!

    哼,她才不会上当!

    孟漓禾瞥了他一眼:“好吧,既然你还有事要想,那我先睡了!”

    妥妥要将高姿态进行到底!

    毕竟,今天是她在不爽啊喂!

    然而,就在她即将躺下的一刹那,宇文澈忽然一把抓住她:“等等!”

    孟漓禾动作一停,我滴妈,大半夜你喊啥,吓死个人好吗?

    “干啥?”孟漓禾冷静道。

    宇文澈忽然站起:“我现在给你画一幅画,画的好你再随我好不好?”

    孟漓禾:……

    然而,虽然是询问,但是根本不等她回答,宇文澈便已经离开床边,直接取了笔墨纸砚过来。

    孟漓禾:……

    丫的有病?!

    还说宇文峯抽风,你们兄弟这妥妥都有这抽风的基因吧?

    然而,宇文澈已经雷厉风行的研好墨,大笔一拿,准备操刀起来!

    而且,还特意嘴角一勾,坏坏的说道:“摆个妖娆一点的姿势。”

    孟漓禾:……

    你是想死吗?

    终于还是忍不住揶揄道:“太子殿下,您是不是有病?还妖娆,要不要我脱了衣服配合你画个********?”

    宇文澈倏地捂住鼻子。

    这画面想想就很刺激,简直十分期待。

    孟漓禾:……

    她只是随便一说,你两眼放绿光是什么鬼!

    “咳咳。”宇文澈终于还是轻咳一声,“和你开玩笑的,你坐好或者躺那里都可以。”

    因为他现在十分了解自己。

    虽然他无比期待那场景出现,但是他保证自己大概刚画完轮廓就忍受不住。

    所以,为了解掉这个画的心结,今日还是算了。

    不过以后可以尝试啊!

    是个非常好的提议呢!

    孟漓禾撇撇嘴,算你有点正形。

    完全不知道,某太子已经在心里研究好了具体实施的时间,想想就惨。

    不过,想了想,还是决定坐在那边。

    毕竟,躺下这件事,本身就可能被画的很妖娆,还是算了……

    万一被别人看见,她岂不是早节不保?

    所以,干脆靠坐在床头,拿起一本书随便翻着,他想画就随他吧?

    反正明天要上早朝的也不是自己。

    真是十分绝情。

    然而,还没等她将书看到一半,就听宇文澈开口道:“好了。”

    孟漓禾一愣,下意识就囧囧的想到,难道宇文澈画的是简笔画?

    不然怎么会这么快?

    她还以为,这一宿别想睡了呢!

    然而,当她看到画像之时,这种想法便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因为画卷之上,她正坐在床头,月光从窗外撒进,将她的面庞照的温柔无比,发丝微微垂落,有几缕挡在了额前,竟是平添了几分温柔。

    孟漓禾不由心生感叹。

    这画功真的是好到没话说,短短的时间,就勾勒出这么传神的自己。

    这古代人当真是个个逆天!

    都没有听他说过自己也会画画,就能画的这般好,简直又要膜拜一番。

    而且,越看这画,越令孟漓禾越发心软如水。

    这就是自己在宇文澈眼中的形象吗?

    那么美好,那么温柔,然而在这之间,还有一丝灵动。

    和白天见到的那副画,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然而,想到此,孟漓禾却忽然脸色一变。

    没错,完全不一样!

    不止是感觉不同,连画风也明显有所不同。

    孟漓禾的手不由紧紧攥起,深思也恍惚了一瞬,她终于可以想明白,那幅画,其实根本不是宇文澈所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