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63章 心事暴露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宇文畴的话音一落,满堂皆惊。

    宇文峯方才情绪低沉,所以在宇文畴开口要画之时,并没什么太大反应。

    然而,此时却忽然身形一闪,一把将画夺过。

    却只见那画上,的确是一女子之画,顿时,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他这画是当初对孟漓禾陷得最深时,因为思念之情所画。

    但之后,想清楚,决定将此心事深埋之后,便将此画收了起来。

    他明明记得,这画被他藏的极好,甚至都没有在书房,这些人方才到底是怎么将它找出,并且混到这里的。

    他那个府上,到底混进去了多少奸细?

    而宇文畴还好似诧异般,继续说道:“五弟,这就是太子妃吧?只是,这太子妃的画像,怎么会在你这?难不成……是你画的?”

    这么明显的话一出来,包括皇上在内,脸色均是十分诡异。

    任谁都知道五皇子经常出入以前的覃王府,而如果这画是他所画,那他对太子妃……

    孟漓禾也是大吃一惊,方才在宇文畴所说之时,她便朝那画瞥了一眼,并没有十分看清,然而,却也觉得那身形样貌的确有些熟悉。

    只是,会是她吗?

    这怎么可能?

    只是,瞧宇文畴如今那将画卷紧紧闭起的样子,以及脸上那极度不自在的神情,孟漓禾亦是有些说不出的感觉。

    甚至,某个念头在心里呼之欲出。

    不不不,她与五皇子都没怎么接触过,应该,只是那个画像刚好像自己吧?

    “五弟,怎么不说话呢?”宇文畴逮着机会开始咄咄逼人起来,“本王刚才看了一眼,画的当真是惟妙惟肖,一颦一笑都极像,看到出画此画之人,十分用心呢……”

    众人均默不作声,但是却也都在偷偷看着宇文峯的反应。

    甚至,连皇上都开始呼吸不均匀起来。

    身为父亲,最忌讳的便是,他的儿子们,因为一个女人不合。

    若不是顾及到还有外人在场,他一定要将此事审问清楚。

    然而,一向桀骜不驯,满脸不屑的宇文峯,手紧紧的攥着画卷,面容凝重,却明显有些无措。

    毕竟,这对于他来说,可以说是最隐蔽,甚至说是最不能见光的心事。

    不仅被这样爆了出来,甚至还爆在了这样的场合。

    他要怎样解释?

    二哥和二嫂都不是傻子,他要怎么办……

    孟漓禾在一旁越发觉得变得不淡定起来。

    天哪,这五皇子真的不会偷偷喜欢她吧?

    如果是真的,那实在是……

    “大皇兄,这画是本太子之前去往五弟府中时无聊所做,可有何问题?”

    身旁,宇文澈的声音忽然响起。

    接着,一把将宇文峯手中的画扯过,当着所有人的面展开。

    这一次,也算是满足了大家的好奇心。

    让大家看到,那画卷上的女子,的确如大皇子所说,当真是不管眉眼还是神态都与孟漓禾极像,最主要是,那神韵十分的美。

    一看,就是画画之人用了情在上面。

    不过,人便是如此,你如果藏着掖着,大家都会有许多猜想。

    而宇文澈这样直接大大方方打开,并且说是自己所做,反倒是让人没有再怀疑,甚至纷纷赞叹起宇文澈的画工来。

    宇文畴脸色阴沉,这么好的机会他并不想放过。

    但是,这幅画与其他画刚好不同,落款处并没有宇文峯的印章。

    所以,即使他清楚的知道,这画就是宇文峯所做,他也没办法死咬住这一点不放。

    真是没想到,这宇文澈竟然主动出来替他顶了!

    要知道,他当初得知宇文峯也喜欢孟漓禾时,可是多么开心!

    真是可惜了。

    不过,很快,他的嘴角浮出冷冷的笑意。

    因为,他相信,这两个兄弟就算感情再好,涉及到了女人,以宇文澈的性子,也没办法容得下吧?

    那他就等着他们反目成仇,自己看好戏就是了!

    孟漓禾终于松了口气,原来是宇文澈画的啊!

    真没想到,这家伙还这么闷骚,偷偷画她的画像什么的,好让人动心啊!

    只不过,宇文澈在和她确定心意后,有去过宇文峯的府邸吗?

    她倒是不知道呢!

    而且,宇文峯方才的反应好奇怪啊,为什么不说是宇文澈所画呢?

    险些让大家误会了。

    不论如何,这件事就算个小插曲一样很快过去,众人也纷纷告辞。

    不过,孟漓禾却并没有着急离开,因为此案并没有结束,她还要找梅青方单独商量商量。

    “澈,我想和梅大人讨论一下案情,你若是有事可以先回去。”

    宇文澈对她笑了笑:“你们去谈吧,我正好有事和五皇子谈。”

    “哦,好。”孟漓禾点点头,回头看向梅青方,“那咱们去里面谈吧?”

    毕竟,大家都有事谈,不要互相打扰哇。

    想来,这五皇子太长时间没有回京,他们也是一直在外面,好久没有见,自然有许多事要谈吧。

    所以,也没有再多想,便同梅青方离开。

    因此,一时间,这大殿上竟是只余下宇文澈和宇文峯在场。

    从来没有过的寂静。

    终于,还是宇文峯先开了口:“二哥,对不起。”

    宇文澈眼眸微微一闪:“为什么说对不起。”

    宇文峯深呼一口气:“因为这画的确是我所画,相信你也猜到了。”

    “对,我猜到了。”宇文澈神色未变,“但是我并不意外,因为我早就知道你的心思。”

    宇文峯顿时吃惊的睁大双眼:“你说什么?”

    “我说我很早便知道你喜欢她。只是,没有想到以这种方式让你袒露心声,但我想对你说,你没有对不起我。”

    宇文澈难得的一口气说这么多话。

    并且,难得的收起那一贯冰冷的神情。

    甚至于,对于他,也没有自称本太子。

    而是,完完全全,在以一个哥哥的身份对他说着这些。

    宇文峯的眸光止不住的闪烁,满脸都是愧疚。

    他已经做好了二哥会误会他的准备,也做好了二哥将与他疏远的准备,可是,二哥竟然来告诉他不需要道歉?

    心里一时间百味杂陈,还是道:“可是我明知道她是你的妻子……”

    “不。”宇文澈却摇头打断道,“一开始她并非我真正的妻子,而且,她的确有令人喜欢的本事,不能完全怪你。”

    “我……”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些话,宇文峯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要说什么。

    因为二哥明显是在为他开脱。

    宇文澈再次说了下去:“而且,反倒是你,为了成全我,一直在隐忍这份感情,而我却假装视而不见,只因为唯独这件事,我不能让步,哪怕是兄弟。所以,如果要道歉,我比你更自私。因为我完全不知道,如果我是你,能不能做到就这样藏在心底。”

    宇文澈说的真诚无比,可以看得出是发自内心。

    这更让宇文峯心中情绪复杂。

    他怎么会想到,自己心里最大的苦,最终却被这个他最担心知道后会生气的人所理解。

    怎么会想到,这个人竟然以这种怜惜他的情感来对他。

    他当真是值得的,为了他这个哥哥做一切都是值得的!

    所以,眼角微微湿润,然而心里的千言万语,最后也只化为两个字:“谢谢。”

    宇文澈拍拍他的肩,将手中的画递了回去。

    毕竟,这画是宇文峯的。

    他断然是说过很多次,不喜欢自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觊觎。

    但他相信宇文峯。

    宇文峯有些犹豫,但是还是将画接过,咬了咬牙道:“我会好好整理情绪。她永远都会是我尊敬的二嫂。”

    “嗯。”宇文澈点点头,拍了拍他的肩,“你也永远会是我最亲的弟弟。”

    听到这话,宇文峯哇的一声,直接往宇文澈身上一扑:“二哥!”

    一如小时候,他自己被欺负时,宇文澈每次过来救他时那样,将心里的委屈发泄出。

    而宇文澈则会嫌弃又无奈的摸摸他的头,直到他哭完。

    然而,此时……

    宇文澈额角跳了跳。

    你已经不是五岁了喂!

    方才两个人相处明明气氛一切良好,连他都不免有些感动,到底是干嘛这样破坏气氛!

    然而,宇文峯大概真的是因为这件事压抑了太久。

    而之前光顾着玩,加上因为自己太过出众,一直都是他拒绝别人,第一次受这种情伤。

    所以,一时间就像找到了久违的大树,被保护的感觉尤为强烈,管它这个人是不是情敌,总之就是个可以让他发泄情绪的哥哥。

    于是,哭的完全停不下来。

    宇文澈简直要气死!

    早知道就不和他说这么多!

    就知道这个家伙的脑袋长的有问题,想法以及做事风格总是和常人不一样。

    宇文澈终于忍不住推开他的头,嫌恶的后退。

    这个人,竟然把鼻涕也蹭在他的衣服上!

    真的是恶心的要死!

    于是,索性将外衣直接脱了……

    然而,宇文峯依然一把抱住宇文澈,因为他今天就要哭个够本!

    毕竟太久没有和哥哥撒娇了,上一次好像还是十年前。

    反正,这里也没有别人,而且,这种机会也不多,以后有没有还不一定。

    然后,他就听到孟漓禾那带着吃惊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你们……又在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