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62章 真墨在这里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大殿上,书画成卷状,有数十卷之多。

    均呈于一个台子之上。

    而随之而来的,还有宫内,专门鉴赏笔墨之监司,是皇上方才请公公临时请入的。

    看着下面的人全部站定,梅青方看向长冬问道:“长冬,这些都是五皇子用那墨所画么?”

    “回大人,是的。”长冬很快回道,并且从怀中拿出一个四方的盒子,“大人,这便是之前那装有墨的盒子。”

    不知为何,这人出去一趟后,变得没有最开始那样紧张,反倒像是多了些底气一般。

    众人闻言看去。

    只见那黑色盒子上,刻有蜿蜒复杂的枝蔓,看上去很像是图腾。

    宇文澈的瞳孔骤然一缩,脸色较之方才阴沉了不少。

    甚至于,有些担心的看向宇文峯。

    却只见宇文峯依然冷傲的站在身旁,一言未发。

    默默观察者一切的孟漓禾不由皱了皱眉,因为宇文澈那目光里,分明多了许多担心。

    心里微微一沉,难道这盒子……是真的?

    而很快,梅青方也例行说道:“监司,请确认一下。”

    监司很快上前,细细的查看着。

    众人皆屏住呼吸,安静的等着确认的结果。

    一会儿过去,监司终于将盒子放下,回道:“回皇上,回梅大人,经下官确认,此盒的确出自藩外之手,应该就是当日盛放那墨的盒子,因为盒子之内,刻有贡一字。”

    皇上顿时紧紧皱起了眉头,满脸的不可置信,甚至于一时间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只是,稍稍平静下来,便还是问道:“宇文峯,你怎么解释?”

    宇文峯却眉头一挑,脸上竟是褪去了那一丝冷色,反倒勾起一抹可以算之为嘲笑的笑容,对着皇上道:“父皇,您别急,注意身体。儿臣不需解释,一切请梅大人按照程序查便是。是非曲直,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我也很好奇,事情结果是怎样。”

    这话说的可谓极其狂妄与不屑。

    倒是符合他以往的风格。

    只是,却也让人有些迷惑。

    因为,他看起来,实在是没有一丝慌乱。

    怎么都不像个被人抓了个现行之人。

    既然如此,梅青方只好道:“劳请监司鉴别一下那些画是否为此墨所出吧,并且,确认下是否与遗书上之墨相符。”

    监司点点头,朝着放着画的台子走去,慢慢将画展开。

    只见那一幅幅画卷之上,皆是秀美的山水风景。

    监司慢慢鉴别着。

    孟漓禾却不由在一旁惊叹着。

    对于宇文峯她了解的不多,只知道是个爱玩的五皇子,喜欢四处游晃,饮酒作乐,纵情山水。

    今日见到这些画卷,才仿若彻底了解这个人。

    因为这画中带着一份洒脱与自在,透着一丝轻狂,为原本的山水之美,平添几分肆意。

    这个人,应该当真向往自由吧?

    而且,说起来这古代人真的都好厉害啊!

    这样的作品在她看来,简直就是大师级别的,却仅仅出自于一个二十岁的青年之手。

    真是不得不赞叹。

    然而,十分有对比性的是,尽管在鉴别着这不羁的画卷,然而,监司的眉头却紧紧锁着。

    而且随着画卷卷数的推移,眉头锁的欲发紧起来。

    接着,竟是放下手中的画卷,拿起一旁的遗书开始端看起来。

    众人均是疑惑不解。

    这监司是怎么了?

    既然是同一墨所出,不是应该只有一块便可以得出结论么?

    而很快,监司的话便将大家的疑惑答出。

    “皇上,梅大人,经下官仔细监查,方才鉴别的那一半画卷所用的墨,均为普通墨,而遗书上的确为藩外之墨宝,两种墨完全不一样。”

    此话一出,满堂哗然。

    那叫长冬的侍卫顿时傻了眼:“这不可能。”

    这一次,倒是宇文峯开了口:“为什么不可能?因为,你亲眼看到我从这盒子里拿出来的墨对么?”

    长冬还处于恍然的状态,闻言立即点点头:“也是奴才亲自将墨放入砚台为您研磨的,亲眼看着您用这墨画下的这些山水画。”

    宇文峯冷冷一笑:“所以,你确认我将这些墨用完,再联合别人嫁祸于我,对么?”

    长冬顿时一愣,几乎是立刻反应过来:“不,五皇子您说什么呢?奴才只是觉得奇怪……”

    “奇怪是么?”宇文峯勾唇一笑,忽然,从袖子中掏出一个东西,递到他的面前,“那你看看,这个奇怪不奇怪?”

    长冬下意识朝他的手中一看,然而,只是一眼,却顿时愣住。

    因为,在宇文峯的手中,还有一个盒子,这盒子倒是没什么新奇,但是,里面却有一块与他之前所看到的完全一样的墨!

    “这是……”长冬眼眸微闪,心里怦怦直跳,脸上的汗也在一瞬间便堆满额头。

    “这才是你想要的那块墨。”宇文峯说着,伸手将那墨直接递到监司面前,“还请监司确认下,是不是?”

    监司很快将墨接过,里面的墨四四方方,明显完全没有动过。

    监司在得到梅青方与宇文峯同意后,用刀微微刮下一小块,之后研磨成汁,最后用笔蘸着在帕上写了几道。

    而这个验证,因为这墨的特性,十分简单。

    所以,当监司当着所有人的面,将其投入水中再拿出后,几乎不用他判断,所有人都知道,这块墨,才是真真正正那块藩外进贡之墨。

    长冬身形一晃,显然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而皇上,宇文澈和孟漓禾这次终于彻底松了口气。

    这个宇文峯如此淡定自若,想来,是早有准备吧?

    真是让他们白担心一场。

    而宇文峯这一次,却冷冷的看向长冬,忽然开口道:“长冬,你跟了我多少年了?”

    长冬一愣,眼里有一丝说不清的眸光闪烁,还是低下头道:“十五年。”

    “十五年。”宇文峯眼底有一丝破裂的情绪出现,“十五年了,我对你如何?”

    “很好。”长冬的头更加低下,声音亦带了一丝颤抖。

    宇文峯深吸了口气。

    “长冬,我原本并不打算怀疑你。即便是二皇兄告诉我发现你与其他人有勾结,我也一直不相信。直到,你不断的问我这个墨,我才开始怀疑你。”

    听到此,一旁的孟漓禾顿时一愣。

    什么情况?

    原来宇文澈早就知道这个人有问题?

    所以,看现在这情况,搞不好是挖了个坑让这个长冬跳吧?

    那她这不是白担心了这么久?

    真是气人!

    想着,便狠狠的剐了宇文澈一眼。

    不过,宇文澈的视线难得的都在堂中,并没有及时接收到。

    孟漓禾也没办法,只好翻了个白眼,继续转回头,回去再找你算账。

    只见,听到宇文峯话的长冬一怔,嘴唇动了动,想要开口,还是把话咽了下去。

    宇文峯却也不在意他是否说话,径直说了下去:“所以,我特意将原本的墨换出,之后当着你的面将它用完,就是想看看,你到底要做什么。没想到……呵呵,你可当真没让我失望!”

    “五皇子,奴才……奴才该死,你杀了我吧。”长冬脸上露出很多惭愧之色,直接跪在地上。

    “我不会杀你。”宇文峯却摇了摇头,然而还是说道,“只要,你将背后之人供出。”

    长冬却摇摇头:“奴才也不知道是谁,只知道他们将小翠绑了,威胁奴才这样做,如果奴才不做,他们便杀了她。”

    “小翠?”宇文峯皱皱眉。

    “是府里的丫鬟,奴才与她……与她情投意合,不想她死。”长冬带着祈求看向宇文峯,竟然忽然跪着爬到宇文峯的面前,求道,“五皇子,求你救救小翠好不好,奴才真的喜欢她。”

    “呵呵……”宇文峯冷笑一声,“所以,不想她死,便要我死,是么?你伺候了十五年的主子,都不如你一个女人重要。你想要救他,为什么之前不来找我?”

    “奴才……奴才担心。”长冬越说声音越说,也知道自己做的实在有些过分。

    “担心我救不了她,反而会害了她,所以就来害我是么?”宇文峯一直在质问着。

    一个看起来狂妄不羁的皇子,如今却这样质问一个属下。

    孟漓禾不由在心底叹了一口气,所以说,其实五皇子也并不像他表现出来的这样对什么都不屑吧?

    明明,也是很重感情的一个人啊!

    十五年的属下,都几乎快如亲人般吧?

    可是却遭遇了背叛。

    真的是想想就难过。

    长冬没有再说话,他心底不是没有内疚。

    宇文峯忽然扭回头:“不过你想的也对,我并非官府,绑架案就交给梅大人处置吧。”

    说完,便不再开口,显然已经不想再多说。

    可见,已经是失望透顶。

    梅青方只好继续就这件事对长冬进行审问,然而,令人沮丧的是,这个长冬似乎当真是并不清楚背后之人到底是谁。

    只知道,一蒙面人要求他这样做,也便做了。

    谁也没想到,线索竟然到这就这么断了。

    “好了,梅大人,既然如此,你继续再查,不要放过一丝线索。”皇上站出来说道。

    他倒也没什么失望,反正,已经解除了误会就是最好的事,而且他还有些担心,他这小儿子因此赌气。

    所以,又特意安抚道:“好了,峯儿,你还未回府,赶紧回去歇着吧。”

    宇文峯点点头:“是,多谢父皇。”

    大概因为心情的确欠佳,所以也没有多待的意思,所以吩咐了人收拾字画便要离开。

    然而,身后宇文畴却忽然道:“五弟,你这字画这么好,送本王一幅吧?”

    说着,竟上前直接将画卷打开,接着却是吃惊道:“咦,这张不是山水画,是人像,但这人怎么这么像二弟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