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60章 五皇子返朝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这一次就连孟漓禾也吃惊到一时失语。

    五皇子宇文峯?

    这怎么可能!

    在场的大人们也是缄口不言。

    因为任谁都知道,当今的皇子里,二皇子宇文澈于五皇子宇文峯的感情最好。

    此时不管是不是他,他们都不宜有任何言语,尽管那已然冰冷的尸体是她们的家人。

    因为这已经上升到皇室之间兄弟的事情。

    气氛一下变得极度压抑。

    然而孟漓禾还是不可置信的问道:“难道这整个殇庆国,就只有五皇子才有?”

    宇文澈眯了眯眼:“这种墨为番外之人进奉,特点便是无论是光照还是水淹,均不掉色,十分稀有,仅进奉了一块。几个皇子中唯有宇文峯,最喜好弄墨,因此父皇特意赏给了他。”

    孟漓禾顿时愣住,这样看来,真是整个殇庆国只有宇文峯有。

    可是,这怎么可能!

    她虽然与五皇子接触的机会并不算很多,但是也绝对不会相信,他是会害宇文澈之人。

    会不会是有什么误会?

    可是,如今宇文峯被父皇派离京城,根本没有办法直接询问,除非……

    宇文澈一脸色阴沉,没有再多说。

    然而,任谁都清楚,如今既然证据指向五皇子,那审问他是必然。

    先不说夏大人和尚太傅一定会追查到底,就说皇上如今也关注着这件事。

    而不出意外的话,今天的审查结果也会一并汇报给皇上。

    看起来宇文峯回京,是必然。

    而在他回来之前,此案只能先行暂停。

    孟漓禾怎么都没有想到,查来查去,原以为已经离真相很近,结果,却遇到一个让谁都措手不及的结果。

    因此,即使夜已很深,她依然在床上辗转反侧。

    脑中不断闪现,她与宇文峯第一次见面的情景。

    当日,城门前,他一匹骏马踏着红毯,前来迎自己。

    目光清澈,却又带着些玩世不恭。

    怎么看都不是奸诈的小人。

    也正是因为他,自己才可以风光进城,这件事她至此未忘。

    而且看他和宇文澈的相处,这兄弟情根本不像是假的。

    可是宇文澈回府之后,对此事一直沉默不言,自己完全不知道他到底怎么想的。

    或许是经历了舒家两兄弟的事。

    孟漓禾此时比任何时候都要担心,这两个人也会心生间隙。

    如果是这样,那当真是太悲剧了。

    不行,孟漓禾忽然睁开眼,她一定要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

    推了推身边的宇文澈:“澈,你睡了没?”

    宇文澈很快睁开眼看向她:“怎么了?”

    看到他眼底清明,一点不像高兴的样子,孟漓禾不由心里叹了口气,看起来也是没有睡着吧!

    毕竟两个人是这么多年的兄弟啊!

    所以,有些心疼的道:“也没有睡着吗?也是和我一样在想宇文峯吧。”

    然而此话一出,宇文澈的眼睛却忽然眯了一下。

    “我的太子妃,你在我身边,翻来覆去了近一个时辰,就是告诉我在想他?”

    孟漓禾的眼睛也不由眯了起来:“宇文澈,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儿吃飞醋?你明明知道我说的不是那个意思。”

    “知道,但是,我也说过,你孟漓禾只能想我一个男人。”

    宇文澈挑挑眉,不知道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说着。

    孟漓禾翻了个白眼,有些气急败坏道:“宇文澈,你一点都不为你的兄弟担心吗?”

    宇文澈却不慌不忙答道:“为什么担心?”

    “因为他现在被指控啊!如果不出所料,皇上命他回京的圣旨已经下了吧!那你不担心他染上这种命案吗?”

    “不担心。”宇文澈摇摇头。

    孟漓禾紧紧皱眉,刚要说话,却听宇文澈再次开口道:“我相信他。”

    孟漓禾要质问的话顿时堵在口中。

    不知为什么,竟然有些感动。

    方才她也是一直很相信宇文峯,但依然免不了的担心,说白了还是没有彻彻底底的放心吧!

    可是宇文澈却如此镇定。

    那是因为他相信,事情一定会查清楚,他相信的是这个人。

    心里不由十分欣慰,在皇家还能有这样的两兄弟,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而同时,也莫名的信心大增。

    既然宇文澈这样相信他们之间的情谊,那自己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剩下的事就是考虑如何帮他洗清嫌疑便好了。

    想到此,孟漓禾也舒了口气,终于也可以完全放下心了,也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只是……

    孟漓禾还是微微蹙了眉:“可是,你既然不担心宇文峯,为什么也没有睡着?”

    听到此,宇文澈还是叹了口气:“高鹏还躺在冰冷的停尸房,他尚未娶妻,家里还有一个年过半百的母亲,现在还不知道高鹏的情况。”

    孟漓禾一愣,原来是这样。

    不由伸出手,将他的手拉住。

    唉,宇文澈的内心应该也是很柔软的吧!

    不然怎么会为了一个属下彻夜难眠?

    只是生长在这帝王家,在这尔虞我诈的环境下,不得不用冷漠来保护自己。

    二十多岁的年纪,如果在现代,也才刚刚大学毕业呢!

    而他却要面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生活。

    “澈,如果你觉得难开口,不如让我去吧!如果他娘同意,可以将她接进太子府来照顾,如果她不愿意,也可以为她增加下人,保她后半生无忧,算是为高鹏尽了孝道吧!”

    宇文澈眸光闪烁,一把将孟漓禾拉进怀里紧紧抱住。

    得此妻,当真是夫复何求?

    “好,睡吧!”吻了吻她的额头,宇文澈闭上眼。

    当真觉得困意袭来,内心无比的安定。

    这或许就是两个人相依相持的力量吧!

    而孟漓禾说到做到,第二日一早,便按照地址,独自去了高鹏的住宅。

    尽管很不忍,但是孟漓禾还是将事情原原本本的道出。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老母亲倒是很坚强。

    唯一的要求就是,请太子为高鹏做主,务必要找到那真凶。

    至于其他,搬进太子府是绝对不同意。

    孟漓禾劝说无用,也只好作罢,但还是坚持留下两名婢女,和不少的银两,再三交代,若有事一定要通报太子府才离开。

    而宇文峯那边在接到圣旨之后的第三日便已经赶回。

    几乎没做什么耽搁,便召集了大家,在大理寺进行了第二次的聚合。

    不过说是聚合,但因目前宇文峯已经是嫌疑犯的身份,所以,基本上算是第一次正式开堂。

    宇文澈,孟漓禾,尚太傅和夏大人,分别端坐堂上两旁,梅青方作为主审座与堂上。

    而宇文峯则站于堂中,等待审问。

    孟漓禾在一旁默默看着宇文峯,还是一身风尘仆仆,带着侍从便进了大理寺,心里忽然有些触动。

    想来也是因为他十分看重兄弟感情,非常想要尽快澄清吧!

    真好,因为这份感情是互相的,所以更加珍贵。

    只是,许是有一段时间没看到宇文峯了,总觉得他较之以前,更加稳重成熟了不少。

    不过,那嘴角一直噙着的微笑,依然那样的放荡不羁,仿若将一切都不放在眼里。

    忽然间,孟漓禾倒是更加安下心来。

    因为她从这张面容上看不到任何的紧张,仿佛眼前的一切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个笑话。

    而不等梅青方开口,便听他率先开口道:“梅大人,我奉皇命前来配合调查,不知有何事?”

    梅青方面容庄严,听到他的问话并不奇怪。

    不管他是不是真的对此事一无所知,这样由他先开口,倒是让审案轻松了许多。

    毕竟,他是皇子的身份,自己方才还在考虑如何开口切入。

    然而,不等他张口说出问题,却听不远处一个独特的喊声响起。

    “皇上驾到,大皇子驾到。”

    众人均是一愣,赶紧起身接驾。

    很快,皇上的身影便出现在眼前。

    不等众人向皇上行礼,皇上便直接摆了摆手道:“免礼。”

    接着,便由宇文畴扶着走到一旁的首位坐下,看来是要旁听的意思。

    众人也在他授意之后,纷纷按官职等级坐下。

    孟漓禾不由蹙了蹙眉,她的确知道父皇因为上次蛊虫之事影响了身体,但没想到影响如此之大。

    竟然,已经要靠人扶着才能走路了么?

    其他人因为早朝****得见,所以倒是并未有何惊奇。

    只有一直在外的宇文峯惊讶之余,脸色难得的沉了下来。

    认识他这么久,孟漓禾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如此面色冷然。

    甚至都不由打了个哆嗦。

    果然都是宇文家的啊!

    这宇文峯冷起来一点也不比宇文澈差嘛!

    只见他朝向皇上开口道:“父皇,您身体不舒服,怎么不在宫里歇着?”

    皇上想要说话,然而刚一张口,却觉得喉咙一痒,竟是先咳了起来。

    而宇文畴倒是先开了口:“五弟,这还不是因为你这惹上了命案,父皇一直担心不已,本王才说不如请父皇一同前来陪审,也省的有人冤枉了你。”

    “果然是你!”宇文峯冷哼一声,一点都不给他留情面,竟是直接冷言抛过去,“大皇兄,你会这么好心,我在想,是不是你安排好了一切,然后来嫁祸给我的?”

    宇文畴顿时脸色一变,倏得站起:“宇文峯,你少含血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