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59章 线索乍现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仵作们纷纷上前,盯着那处被擦拭干净的肌肤。

    顿时,三双眼睛瞪得老大。

    这地方怎么多出个孔?

    而且,似乎还并不小。

    方才明明没有看到啊!

    孟漓禾勾唇一笑,再次说道:“你们看看,这孔对着的是什么位置?”

    经这一提示,仵作们再次看去,这一眼却顿时怔住。

    这,不正是心脏所在之处吗?

    难道……

    看到仵作们的神情,孟漓禾点点头:“没错,死因找到了。”

    说着,便用手朝有孔之处按去。

    接着,眼睛一眯,眸光一寒,果然!

    仵作小伙立即反应过来道:“太子妃,可是里边有东西?”

    “没错。”孟漓禾点点头,“想办法找工具将它弄出来。”

    “是。”仵作小伙走过去接替孟漓禾,在上面按压一番后,再找到比较精密的工具,开始对着尸体鼓捣起来。

    不一会,只见一根细细长长的钢针,竟然从尸体的心脏处拔出!

    而另外一具尸体,也毫无意外地拔出了同样一根细细长长的钢针。

    一时间大家均是激动不已。

    太子妃果然是厉害啊!

    竟然可以从他们三人都忽略的地方,查出问题的关键,实在太令人惭愧了。

    然而,孟漓禾却开口道:“真是多亏你们了。”

    仵作小伙赶紧开口:“不不不,这与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完全是太子妃心思缜密。”

    “怎么没有?”孟漓禾一挑眉,“如果不是你提起两具尸体有同样的刺青,怎么会发现到这么关键的疑点?”

    仵作小伙一愣,好像是这么回事儿啊!

    说起来,好像的确是自己给了女神灵感呢!

    简直不要太开心。

    顿时一双眼睛亮出异样的神采!

    看的另外两个小伙伴儿唏嘘不已,人家太子妃就是客气一下,你还真当回事儿啊!

    虽然你那句话的确是有那么点儿作用,但是方才你也跟我们讲了呀,我们完全没有想到什么,所以说来说去,根本就是人家太子妃厉害。

    你还就真飘飘然了啊!

    啧啧啧。

    两个仵作小伙伴儿一边腹诽,一边投去不屑的目光。

    因为并不服气。

    不过仵作小伙显然不往心里去,因为这明显就是**裸的嫉妒嘛!他懂。

    然而,不管这三个人有什么样丰富多彩的心理活动,孟漓禾依旧没有心思注意。

    一双眼睛仍然在盯着尸体胸口拔出钢针的位置,思索着。

    很明显,这凶手是先用钢针刺入两人的心脏,将其二人害死,之后又涂抹上十分像胎记,又很难清除掉的黑色物质。

    因为她方才用了五六种药水才将其涂抹掉,显然是一种特殊的东西。

    而这种东西恰好可以完全覆盖住那针孔,使其表面看起来十分光滑,让人发现不了。

    不得不说,这一招当真是绝,因为,就连她都差点忽视掉。

    “方才那黑色的东西,就是你们这里平时刺青所用的染料?”孟漓禾忽然抬头问道。

    我们这里?

    仵作们有些奇怪,难道风邑国所用的东西和这里不同吗?

    不过说起这个东西……

    仵作小伙摇摇头:“不是这个东西,刺青所用的东西一般遇水还是会掉色的,所以才要用针将其刺进肌肤。这个东西明显是防水的,在用酒擦拭之前,我们也是用水擦过此处的,因为没有任何改变,我们才认为其颜色也是在肌肤里的。”

    “防水!”孟漓禾忽然眼前一亮:“你说防水!”

    “对啊!”仵作小伙懵懂的点点头。

    可太子妃又怎么了?

    总不会又因为自己的话,想到了什么关键点吧!

    那自己也真是太差劲了。

    都是已经查出来的东西,却想不到那么深。

    不过孟漓禾却眼睛闪亮,非常认可的看着他道:“你真是我的灵感之源!”

    仵作小伙顿时脸一红。

    啊啊啊被女神认可了!

    简直开心要无法呼吸。

    这种感受你们谁懂?

    身边,两个年龄稍小的仵作再次瞥了一眼。

    瞧瞧那点出息。

    然而,仵作小伙还是依旧不理他们。

    再次昂首挺胸的随着太子妃,也就是他心中的女神,走回大殿中。

    眼见孟漓禾神情较之验尸之前要轻松许多,宇文澈唇角微扬。

    梅青方也是猜到了几分,所以赶紧问道:“太子妃,可是验出了什么?”

    “不错。”孟漓禾说着,对身边的仵作点点头。

    接着,就见仵作手捧一块巾帕朝上递了过去。

    众人不禁朝巾帕看去,只见巾帕上,横着两根细长的钢针,上面隐约还带着丝红色。

    “这是?”梅青方看着钢针皱眉问道。

    “这是从两具尸体的心脏之处取出的,我们判定,尸体是被钢针插入心脏而亡。”

    听到此,尚太傅拍案而起:“小女果然是被人陷害!”

    夏大人此时也无法淡定坐稳,眸光亦是冷冷闪烁。

    差一点,他就冤枉了自己的儿媳。

    还差一点就和尚太傅反目成仇不说,若是到最后查出真相,恐怕连自己的儿子都会怪自己。

    真是令人后怕。

    所以,亦坚定开口道:“此事事关重大,一定要查出这背后之人。”

    梅青方点点头:“两位大人说的没错,既然如今已经可以判定为他杀,那下官会即刻立案,寻找线索,追查真凶。”

    然而,孟漓禾却是勾唇一笑:“梅大人,线索查到了。”

    几人均是一愣。

    谁也没想到这太子妃,仅仅是去验了一趟尸,不仅查出了死因,甚至,还查到了案件线索。

    只有宇文澈神情未变,除了上扬的嘴角弧度更大了一些。

    因为这个女人的厉害,他已经见识了太多了。

    所以无论发生什么,他都不意外。

    而且,最高兴的是这个女人是他的,完完全全属于他。

    真的是到哪里都不忘秀老婆,妥妥的。

    而他的老婆大人孟漓禾微微一笑:“梅大人,可否容本王妃再看一下那封遗书?”

    梅青方点点头,接着便命人将那封遗书完好无损的拿出来。

    之所以说是完好无损,因为这遗书外面本就有一层油布包着。

    而那字原本便是写在巾帕之上。

    所以,尽管从水里捞出,巾帕也多少浸湿了一些,但终究没有被破坏掉上面的字迹。

    如今巾帕已经全干,完全可以说是完好无损。

    孟漓禾淡然接过,接着又道:“梅大人,可否命人准备一碗水?”

    众人均不明所以,但一贯很了解孟漓禾的梅青方,还是二话不说,命人将水端了上来。

    孟漓禾嘴角一勾,接着,竟是做了一个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的举动。

    因为,她竟然当着所有人的面将那封遗书,直接丢进了那盛满水的碗里!

    “太子妃,您这是?”一旁,尚太傅忍不住开口问道。

    虽然已经几乎可以证实遗书大概并非由他女儿所写。

    但看着与自己女儿笔迹极像的字,就这样被丢入水里,还是忍不住的焦急。

    而夏大人也同样有些不解,方才孟漓禾提出要那份遗书时,他还以为这太子妃是想在遗书的笔迹上找线索。

    可是如今她在做什么?

    将这带有字的巾帕丢进水里,那字迹不是全毁了?

    别说找什么线索!

    如今恐怕连证据都断了吧!

    所以,夏大人也忍不住接着问道:“太子妃您……”

    “两位大人稍安勿躁。”然而,未等他将话说完,孟漓禾便开口安抚道。

    尚太傅与夏大人均是皱了皱眉。

    然而,看着孟漓禾那张神色未变的脸上带着的诸多自信,还是将心里的疑虑暂时压了下去。

    或许这个太子妃当真有什么想法吧。

    不过并没有让他们想太久,孟漓禾便将那已经浸满水的巾帕从碗中拿了出来,甚至于略微拧干一些,再次展露在所有人的面前。

    并且,围绕着堂上走了一圈,让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顿时,所有人包括仵作在内,都吃了一惊。

    因为那帕子上的字迹不仅没有全部毁掉,甚至,连模糊的迹象都没有。

    仵作小伙儿很快便了然。

    他终于知道自己给女神带来的灵感是什么了。

    呜呜呜,好兴奋。

    他果然没有立错崇拜的对象。

    顿时一双眼睛看着孟漓禾,闪的晶晶亮,一点都不加掩饰。

    甚至于,都没有看到从一旁从宇文澈那投来的冰冷目光。

    毕竟那可是看着他的媳妇。

    虽然他媳妇儿是人见人爱,但这也太不收敛了!

    真是越发让他动了把媳妇儿藏起来,谁也不让见的心思。

    也真是够了。

    孟漓禾环绕了一圈后站定:“各位大人都看清楚了?这字迹并没有问题,说明是用了很特殊的墨所写,据本太子妃所知,世上的确有这种墨,但极其罕见。想来,是那背后之人担心那油布也会渗水,以防字迹模糊所用。所以,如今只要查出是谁拥有这种墨便可。”

    她还记得,当初自己身上受伤时沐浴,就是用这油布将伤口包起来,最终还是湿了水,说明这油布并非万无一失的。

    因此,也让她联想到了这幕后之人的心思。

    没想到,倒是让她因此破了案。

    然而这句话说完,不仅在场之人全部愣住,就连宇文澈的脸色都瞬间僵了起来。

    孟漓禾一愣,这是怎么回事?

    所以,试探着问道:“你们可是知道谁有这墨?”

    众人均沉默下来,只有宇文澈慢慢开口:“五皇子宇文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