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58章 再次验尸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事已至此,梅青方自然不会拒绝。

    其他人知道孟漓禾的能力,也断然不会不愿。

    只是,她的这个决定还是让两位大人有所疑虑。

    毕竟,太子妃的身份可是今非昔比,还能做到如此,当真是让他们有些惊讶的同时,又有些担心。

    尤其是这个以育人为业的尚太傅,其实有更古板的思想。

    所以,想了想还是说道:“太子妃,您能为小女尽力洗刷冤屈,臣感激不尽,但您这样屈尊降贵……”

    “没什么所谓的屈尊降贵。”然而,孟漓禾直接打断道,“人命大于天,如今找到真凶才是当务之急,其它都不必介怀。”

    说完,便不再等他的回应,直接向验尸房走去。

    尚太傅还要说什么,宇文澈却忽然在一旁开口道:“太傅,随她去吧,大家在此地安心等便可。”

    尚太傅眉头紧锁,最终还是叹了口气道:“太子殿下,我尚家欠您一个人情,来日做牛做马必当报答。”

    因为他知道,尽管这是与太子府也有牵连,但对太子来说,不过是一个属下而已。

    然而对尚家来说,却是一个永远的耻辱。

    今日如果找不到被害方式,即便尸体的性征与自杀再不符,恐怕也会最终认定为自杀。

    这是很无奈之事。

    所以,不管今日太子妃能不能帮他找出真相,这份情他都领了。

    而随后,夏大人也站出来道:“太子殿下,尚姝是臣的儿媳,也是我夏家之人,我夏家也欠太子一情,来日必当报答。”

    不远处,听到这几句话的孟漓禾并没有回头,然而,嘴角却高高的扬起。

    很好。

    虽然她不知道背后之人到底是谁。

    但是她却知道,今日的情形一定是那个人所未预料到的。

    原本想要破坏三家的关系,然而却不小心让两家欠下太子府一个人情。

    不晓得若是他知道的话,会不会吐血身亡呢?

    她真是非常期待。

    身边,三个仵作面面相觑。

    这太子妃果然非一般人啊!

    先不说哪个女人敢随便进出验尸房,即使敢也没有这样满面春风进去的吧!

    就算是他们,在进验尸房之前,也没有如此阳光灿烂的心情啊!

    难怪她们没有太子妃厉害,原来这根本就是境界不同!

    顿时心里再次涌起了滔滔江水般的景仰,非常想要膜拜!

    于是,膜拜之前,自然要先学习掌握女神偶像的心态。

    之后,就见大理寺内,一行四人面带微笑,雄赳赳气昂昂走向验尸房。

    不知道的,还以为要去奔赴哪个戏场。

    不过,待到验尸房内,孟漓禾扬起的嘴角早就放下,习惯性的肃然起来。

    三个仵作也立即将神情肃穆。

    这种对待职务又热情又认真的态度,简直太值得他们学习!

    幸亏那些老家伙们派他们前来,不然,岂不是错过向太子妃学习的机会?

    哼,让他们后悔去吧!

    三个仵作用眼神交流心得,非常昂首挺胸,兴高采烈。

    尤其是年长的那个仵作小伙,心里更是暗喜。

    虽然他一直表现的略不情愿,但他会告诉你们,太子妃其实是他一直以来的偶像和女神?

    会说他其实对于被派来非常的开心?哈哈哈。

    不过,孟漓禾可完全没注意到这三个人在那边自嗨的行为。

    毕竟,长期被自家不按常理出牌的暗卫们磨练,早就练就了你们在旁边爱干嘛干嘛,我该干嘛干嘛的技能。

    所以说,往往难带的孩子,其母亲都特别强大,就是这个道理。

    非常值得为夜胥苍艋送面锦旗。

    总之,她一进来,便开始掏出自制手套,开始细细验起尸来。

    三个仵作炯炯有神。

    太子妃都有专属行头,真棒。

    不知道会不会变出更多神奇的东西呢!

    十分期待!

    然而,孟漓禾却并没有如他们所想,再像哆啦A梦一般,掏出让他们大开眼界的东西,只是一步步最简单的辨别,但却也是最细致的辨别。

    然而,时间慢慢流逝,孟漓禾的眉头也越皱越紧。

    因为,她的确也没有看出这两具尸体身上有什么致命伤口。

    这怎么可能?

    这两人不仅看不到伤口,甚至连死亡症状都很难辨别。

    就好像是忽然间死去,一瞬间停止了心跳,失去了生命一样。

    难怪这三个仵作,用时这么久都最终没有查出。

    这样看来,倒真的是不怪他们。

    这个状态,连她都觉得十分扑朔迷离。

    只是,要她这样放弃却也完全不可能。

    就算她没有现代最精密的仪器和最先进的实验室,她也坚信,只要这两人有外伤,她就是一寸一寸查上一百遍,也一定要给她查出来!

    孟漓禾的目光带着坚定,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重新开始查了起来。

    一定是有什么遗漏的地方,她坚信!

    旁边,三个仵作帮不上忙,有点沮丧,看着她亦有些焦急的样子,也有些不忍。

    终于,年长的那位仵作小伙,试图缓解一下气氛,毕竟,虽然破案要紧,但他也不希望一直看着女神一直紧紧皱眉啊!

    所以,故意八卦道:“太子妃,你说这两人当真没有什么吗?”

    孟漓禾诧异抬头:“什么意思?你不是也断定这两人为他杀么?”

    看到女神竟然近距离望着自己说话,仵作小伙紧张的有些结巴:“我,我是说,你看他们胸前的刺青都差不多,这不是爱的证明吗?”

    孟漓禾瞳孔骤然一缩:“你说什么?”

    仵作小伙顿时更傻了。

    完了,他一定说错话了。

    他只是想缓解女神紧张情绪的,并不是真的想八卦别人!

    女神一定是生气了。

    怎么办怎么办?

    要怎么回答?

    然而,孟漓禾问完后,明显并没有想要等他回答的意思。

    而是迅速低头朝两具尸体的胸口看去,只见果然如这位仵作小伙所说,每具尸体胸口处都有一个不大不小的黑点。

    这一处,她方才验尸的时候的确看到过。

    可是,她认为是胎记,所以直接跳过,并没有往心里去。

    因为验尸前都要先用药水清理尸体,一般的污渍都会被清理掉,那么留下的自然是胎记。

    然而,这个年代原来已经开始流行刺青了吗?

    可是,如果两个人当真是被诬陷,那两个刺青岂不是很奇怪?

    而且,如果是刺青,多少会有针孔,她应该不会发现不了才是!

    所以,她再次凑近仔细确认着。

    半晌,却摇了摇头:“不,这不是刺青。因为没有任何的针孔。”

    仵作小伙一愣,原来女神没有生气,只是因为他的话有所发现,天哪简直不要太棒。

    接着,赶紧与另外两名仵作一起,也凑上前仔细确认。

    最后,也认同果然如孟漓禾所说,这两处黑色痕迹的确从外面来看,看不出任何刺进去的痕迹,与一般的刺青并不一样。

    只是,他们也习惯性的认为了而已。

    可是这样的话,就当真是奇怪了。

    难道,这两个人恰好在胸口长了个一模一样的胎记?

    这并非不可能。

    可是,不用说,也知道这可能性多小,那么再加上两人一起遇害的可能性,那基本为零。

    以孟漓禾多年的断案经验以及敏锐的直觉,这绝对不是巧合。

    孟漓禾的目光在两个点之中流连。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一模一样的痕迹,同时被害,没有伤口,心跳骤停。

    忽然,孟漓禾眼前一亮!

    对了,心跳!

    这个位置不正是心脏的位置吗!

    孟漓禾抬起头:“你们之前用什么清理的尸体?”

    仵作一愣:“酒。”

    “只用了酒吗?”孟漓禾又问。

    “对。”仵作点点头,“因为这两具尸体的身上比较干净。”

    “好!”孟漓禾心下了然,总感觉真相已经就在眼前了,所以激动的大喊一声:“把这里所有的清理药水通通拿来。”

    仵作们顿时吓了一跳。

    虽然不明所以,但是也匆匆献宝一样拿出许多瓶瓶罐罐。

    孟漓禾开始用布沾着一瓶一瓶的药水分别擦拭这。

    清理尸体的药水有很多,因为可能要面临很多不同的污渍需要溶解。

    而一般来说,如果没有特殊的,仵作们会用酒擦拭,所以这几个仵作将此当做刺青的话,这样做并没有错。

    不过,既然并非刺青,胎记的可能性也不大,那她就要看看,这东西到底是不是长在身上的了。

    仵作们此刻也终于明白了她的想法,一时间,全部都激动不已。

    这太子妃真的是太太太厉害了!

    他们缺少的除了辨认技术,还有这联想力啊!

    今天,可当真是开了眼界了。

    而看着孟漓禾在努力着,仵作小伙也干脆用同样的办法,在另一具尸体上,用那些没有实验过的药,擦拭了起来。

    虽然有点后知后觉,但能帮帮女神的忙也是好的。

    然而,还没等到他行动多久,孟漓禾的手忽然一停,脸上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高兴道:“擦掉了!”

    仵作们均欣喜如狂,虽然还没有想到擦掉这个到底有什么用,但是,太棒了!

    只有孟漓禾在说完这句话后,再次低头仔细看了下去。

    半晌,终于嘴角一勾,抬起头道:“你们来看看,这里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