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57章 同心结有问题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听到孟漓禾这边的动静,几个人终于安静了下来。

    梅青方率先走过来,看向这同心结问道:“可是这同心结有什么问题?”

    孟漓禾点点头,看向几个人道:“本太子妃想问问大家,在场之人包括侍卫们,你们之中,有谁会扎这个同心结?”

    众人面面相觑,但却没有一人回答,只是微微摇着头,显然是都不会。

    孟漓禾嘴角一勾,果然如此。

    接着,她转头看向尚太傅问道:“敢问令千金的女红如何?”

    “臣女自小聪明手巧,女红自是没得说。”尚太傅言语中透着诸多自豪,显然是十分为这个女儿骄傲的。

    孟漓禾点点头:“那请问她平日做女红时善用哪只手?”

    尚太傅不明所以:“自然是右手比较灵巧。”

    “那各位请看。”待尚太傅刚一回答完,孟漓禾便指向那两具尸体,“如今,尚小姐的右手与高鹏的左手绑在了一起,那也就是说,如果这个同心结的确是两人所绑,那就说明,要么是尚小姐用的她并不擅长的左手,要么就是高鹏这个男人恰好会扎同心结。”

    众人闻言均是一愣。

    孟漓禾的话可谓是一针见血,直中要害。

    在场没有人不懂她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而经她这样一提醒,众人立即察觉到,如今的现象十分不合理。

    高鹏可以说是宇文澈身边的谋士,这个同心结的扎法非常复杂,哪怕一般大小姐,如果不是十分女红出色的人,也不一定会,更何况是一个男人?

    那如果他不会,尚家二小姐便不可能绑住自己灵巧的右手,这一点根本无需怀疑。

    哪怕是方才一直不信的夏大人,此时也安静了下来,眉宇间映出许多思索。

    “本太子可以证明,高鹏平日书信持剑均用右手,且未见过他对针线类有何爱好。”身旁,宇文澈补充道。

    众人更是了然。

    梅青方亦颔首:“所以,完全有可能是有人为他俩绑上去的。”

    “没错。”孟漓禾点头道,“这个可能性非常大。那如果是这样,到底是不是自杀,就非常值得怀疑了。”

    尚太傅神情严肃:“太子,太子妃,梅大人,还请彻查到底,还小女一个清白。”

    “放心。”宇文澈恭敬的回道,“此事事关三家荣誉,本太子一定会倾力彻查,还请太傅和夏大人稍安勿躁,若是自乱了阵脚,恐怕刚好中了别人的圈套。”

    夏大人一愣,可不是么?

    若是此事当真有阴谋,怕是就想离间他们的关系。

    而且牵扯到太子,此事恐怕当真没那么简单。

    他一向是个光明磊落之人,这户部待了三十余年,一直没有把柄落在任何人手中,从来都是行得正坐得直,为人也较为耿直。

    所以,稍微一想通之后,便直接对着尚太傅道:“太子说的有理,还请亲家,不要将本官方才的话放在心上。”

    尚太傅也是立即回道:“夏大人的心情,本官可以理解,无论如何,现在最要紧的是找出事情真相,其他都不必在意。”

    夏大人点点头,两人相视一望,很快不复方才那硝烟弥漫的情景。

    孟漓禾不由舒了口气,还好她及时发现了问题,可以率先将事态控制住,否则,若是两家已经说出什么不可挽回的话,那之后就算误会解释清楚,也难免会生隔阂。

    不过尽管如此,还是尽快查出真相比较好。

    想到此,孟漓禾赶紧道:“梅大人,既然尸体有被害嫌疑,按照殇庆国律法,可以请仵作来验尸了。”

    梅青方点点头,不错,一般案件若是定性自杀,便不会到仵作这一环节。

    而一旦尸体疑似被人所害,便可以根据,律法规定,向朝廷申请仵作验尸,并且官府立案侦查。

    只是,他依然有些惊讶,因为按照孟漓禾以往的做法,不管是否有仵作,她都会亲自上阵的,今日怎么……

    不过,宇文澈却是了然的对着孟漓禾一笑,这个女人终于知道,不要事事亲力亲为了。

    只有梦里和心里最清楚,其实说实话,她还是很想自己去验尸的,但是,她如今的身份已经是太子妃,太子为半君,太子妃的身份自然比之前的王妃尊贵了不是一点半点。

    虽然她并不怎么在意,但是还是多少要顾及一下。

    而且最主要的是,宇文澈有句话说的对,每个人各司其职,她不可能管尽天下事。

    所以,先让仵作来吧,尽管古代的仵作水平远不如现代法医,但如果不是十分棘手的,也一般可以处理,实在不行的话,她再亲自上吧。

    “好。”梅青方回道,“下官这就去安排。”

    因为要验尸,所以尸体自然不能在此停留。

    而大概是因涉及到,朝廷命官多位,案件关系重大,所以府衙之人在汇报给大理寺时,也一并上报给了皇上。

    所以,待几人同梅青方一起将尸体运回大理寺时,皇上的圣旨已下。

    将此案直接授予大理寺审查,令梅青方务必将此案查得水落石出。

    孟漓禾勾了勾唇角,一般普通案件都是由府衙直接审理,疑案重案才会上交大理寺,看来,父皇也是察觉到了事情的不寻常吧?

    如此一来,倒也好,大家的关注度上升,待事情水落石出时,那后面操控之人,也没那么容易脱身!

    而皇上下了圣旨,又是大理寺重察,甚至于,还有太子妃这位在仵作间十分敬佩的人坐镇。

    所以,此次直接由三名仵作,对尸体进行了极为谨慎的验尸。

    几位大人分别坐于堂上两侧等待,茶水冷了又砌,神色都越发的凝重。

    然而,直到临近天黑,这三名仵作才从验尸房走出,神色均有些倦意,然而,

    梅青方端坐于堂上,立刻询问:“三位有何发现?”

    仵作中最年长的人回道:“启禀大人,经过小的们仔细确认,最终判定,两名死者并非溺水而死。”

    几人同时眼前一亮,果然!

    梅青方亦是眼中一喜,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也为了让人更加信服,还是问道:“几位依何判断?”

    “一般溺水之人,即便是自杀,由于下意识的呼吸,河中的冷水会进入到口中,在喉咙处形成白色的泡沫,但是这两具尸体并没有出现。而且,此河多水藻,又是泛滥的季节,两人落水后的挣扎是身体必然反应,不管是否自愿,都会有下意识的挣扎应为,那必会抓到水中的水藻,但这两人手中干净无物,衣衫都比较整齐,实在不符合溺水迹象。”

    仵作说了一大串,并且还在偷偷的用余光瞄着孟漓禾的反应。

    毕竟,之前几次他们仵作断定的结果,都被这个太子妃推翻。

    天知道他们是顶着多大的压力,来验这个尸的。

    因为,仵作行那些资格老的都不愿意来,将他们这几个新起之秀推了出来。

    所以,他就算是这几人中最年长,也才二十五岁好吗?

    不过,他也相信,自己不比那些一板一眼的老家伙们差就是了。

    而孟漓禾听完后,不由勾了勾唇。

    好像这次来的仵作不错呢,不仅从尸体特效判断,还会从环境下手了。

    果然是年轻一些,脑子转的更快么?

    不过,如果都这么谨慎,仵作的未来也是一片光明了。

    所以,对他们投去一个赞赏的目光,伙伴们,再接再厉啊!

    毕竟,她这个行家,实则是占了自己是现代人的优势,对于这些古代同行,还是要多给予鼓励的。

    仵作们顿时一喜,似乎受到了太子妃的认可!

    那简直比被皇上赏赐还开心!

    因为那是被女神肯定的喜悦!

    代表着他们方才的努力没有白费!

    不过,还没有高兴太久,就听梅青方询问道:“那既然如此,死者又是因何而死呢?”

    仵作立刻愣住。

    因为他们之所以来时面色凝重,就是因为这件事。

    他们简直翻遍了尸体身上的每个角落,但是都没有找到一处伤痕。

    并且,也做了许多检验,亦未发现有中毒迹象。

    所以最终,无奈下还是只能暂时终止了验尸。

    所谓乐不过三秒,仵作还是硬着头皮将事情讲了出来。

    这一次,可完全不敢看孟漓禾了,恐怕,又要让她失望了吧?

    然而,孟漓禾却并没有这种想法,只是眉头紧蹙,有些诧异。

    三个仵作查了这么久都没查到死因,这也太不寻常了吧?

    非毒非外伤非溺水非窒息,难道还会突然死了不成?

    可惜,这里是古代,不能对内脏等器官进行详细检查,除非……解剖。

    可是,在古代,又是这种身份,解剖这件事,是很难被接受的吧?

    孟漓禾满脸凝重,紧紧皱着眉。

    其余人也是神色暗沉,不过这里最有能力的非孟漓禾莫属,见她没有开口,几个人也只好安静等待。

    终于,孟漓禾还是站起身。

    虽然她也不一定会发现什么,但是,总要去试试。

    说不定,当真有什么遗漏的地方呢!

    如果还是不行,到时候再做打算也不迟!

    所以,还是看了一眼宇文澈,看到他对自己微微点头后,对着梅青方说道:“梅大人,我想亲自前去查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