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56章 悲情遗书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看了半晌,心里说不出哪里违和,可就是觉得不对劲。

    因为如果不看这根红色丝带,这两人几乎看不出一点关联。

    两个人的手都绑在一起了,为何没有紧握呢?

    这样,到了阴曹地府,不是更难分开么?

    孟漓禾不由晃晃头,也不知道是她自己对爱情的画面太梦幻,还是心里有了疑惑,所以,对现在这两个人的一切,习惯性的开始反驳。

    毕竟,两个人从衣着到发饰,怎么看都很平常,完全不像是精心准备过。

    “梅大人,那封遗书呢?可否容本官看一看?”身边,尚太傅忽然说道。

    孟漓禾不由转头看去,只见尚太傅的脸上,除了悲痛还带着些许复杂的神情,正在直直的盯着两个人的手腕。

    显然,也是看到了红色丝带。

    梅青方点头,将遗书从一个用油纸包裹的袋子中取出,之后便递了过去。

    尚太傅慢慢将遗书展开,眼睛随着盯着上面的字,越发眯起,脸色亦是越发阴冷,手甚至不由颤抖起来,满脸的不可置信,头甚至一直都在止不住道摇着:“简直荒唐。姝儿一向贤良淑德,怎么会做出这种事?!”

    眼见尚太傅手中遗书上的字竟然有满满一页那么多,为查线索,孟漓禾想了想还是道:“尚太傅,不知可否容我看一下?”

    尚太傅面容冷若寒霜,手上紧紧的握着那封信,虽然自己单方面不愿相信,但事实摆在眼前,也不愿将如此耻辱之事公布于世。

    大概猜到尚太傅的心思,孟漓禾只好解释道:“尚太傅,我是觉得事出蹊跷,想看一看上面有没有什么线索可寻。”

    知道这太子妃的盛名,尚太傅犹豫了半晌,还是将遗书递了过去。

    孟漓禾颔首表示感谢,走到宇文澈身边,将与他一起看了起来。

    然而,当她看到遗书上的内容,面色也不由变得凝重起来。

    因为这信上,将两个人的过程写的十分清楚。

    按照这信上所说,这尚太傅的女儿,竟然在出嫁之前,就与宇文澈的心腹高鹏互生仰慕之情。

    因为几年前,宇文澈便经常带着高鹏一同前往拜见尚太傅。

    所以这一来二去间,便暗自生了情。

    然而,因为两人身份地位悬殊,最终,尚太傅的女儿不得不因父母之命出嫁,两人也就此断了联络。

    然而此次,尚太傅女儿的夫君刚好出远门。

    尚太傅的夫人因思念女儿,特接女儿回府小住一段时日。

    在此期间,恰巧遇到替宇文澈前来拜访尚太傅的高鹏。

    两位旧人相遇,之后发现依然深爱对方。

    于是便终究没有抵过对对方的思念之情,暗暗私会起来,不想却被人发现。

    想到事情暴露之后,两人名誉不保倒是小事,但是定会被活活拆散,然而,分离过一次的两人,再也不想面对别离,所以,最终宁愿一起共赴黄泉,不求今生,只求来世。

    孟漓禾默默地将遗书放下。

    不得不说,这封信有极大的说服力。

    因为抛开两人是否钟情于对方这件事,其他的事件,不管是时间上,还是什么,都与事实相符。

    所以,自然而然让人们也很难怀疑其他。

    而且这内容写得可谓是声情并茂,不仅交代了过程,还把两人心中对对方那十分纠结又深情的心思,阐述的淋漓尽致。

    如果是在话本里,简直就是一出悲凉而又无比精彩的爱情戏。

    可是,却也正因为这一点,让孟漓禾产生了怀疑。

    所以,她抬头看向宇文澈:“澈,你什么感想?”

    宇文澈眯了眯眼:“文笔不错。”

    “是不是快媲美那些写我们的话本了?”孟漓禾嘴角微微一勾,她就知道宇文澈够聪明。

    “嗯。”宇文澈点点头,“除了文风不一样。”

    两个人的这一番对话,身旁人均听的云里雾里。

    然而,尚太傅却冷下了脸,好歹是宇文澈的太傅,即便此时他已经是太子,但也不像其他人又诸多忌惮,甚至可以说威严还在,所以直接问道:“太子殿下,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将臣女儿的遗书当做话本评说,是不是欠妥当?”

    尚太傅的话明显带着怒意。

    这质问的语气,实则已经有些不敬了。

    然而,宇文澈与孟漓禾却并没有计较。

    反而,孟漓禾再次将遗书递上道:“太傅大人,您误会了。我与太子都觉得这遗书十分像话本,然而,这恰恰是问题所在。因为,这恰恰不是话本。”

    尚太傅显然并没有理解:“太子妃这是何意?”

    “太傅大人,您想,如果是一人独赴黄泉,那么,倒是有可能将心中对另一方的深情流露在遗书里,期待让对方看到。可是如今是二人共赴黄泉,那心里对对方的感觉完全可以直接倾诉给对方。而且如果当真是一同赴死,对于两个相爱的人来说,或许也是一种幸福。可是,这封遗书中却处处透着凄凉悲惨。怎么看都像是在讲述一个别人的故事,动人却不够现实。是不是越看越像是哪个经验老道的写书之人写出来的?”

    尚太傅顿时一愣,再次回想了一下方才的内容,如果抛开他那愤怒伤心的情绪,的确更像一个故事。

    宇文澈亦开口道:“太傅,令千金才气过人,文章想必您也看过,您觉得,像是她的风格么?”

    经此一提醒,尚太傅豁然开朗。

    没错,尚姝虽为女儿身,但文风简单大气,和这有些华丽辞藻的文风很不一样。

    难怪,方才除了内容本身,他下意识便觉得不可置信,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原来,原因在这!

    所以,他女儿有可能是被陷害么?

    尚太傅的眼睛露出了亮光,但是很快暗了下去,又拿起遗书仔细看了看:“可是这字体,明明是姝儿的。”

    “令千金的字非常有特点,连下官都见过她的墨宝,如果有人刻意模仿,也并非没有可能。”梅青方反应过来,也补充道。

    孟漓禾了然,竟然还有这一出。

    那就更说得过去了。

    尚太傅顿时变得很激动,也瞬间更加佩服孟漓禾的能力。

    “太子妃,那小女是不是有可能是被人所害?”

    孟漓禾点点头:“很有可能,不过,我还需要进一步调查。”

    然而话音方落,就听一阵马蹄声传来。

    孟漓禾不由转头看去,只见一个与尚太傅年纪差不多的男子,从马车上跳下,匆匆朝这边走过来。

    “户部侍郎夏大人。”知道她并不认识,宇文澈在耳边低声说道。

    孟漓禾不着痕迹的点点头,如此匆忙的赶过来,她也已经猜到了身份。

    想来,是尚姝的夫君不在京城,因此,作为公公的户部侍郎赶了过来。

    只见夏大人很快走到她们的面前,对着他们行了礼道:“臣参见太子太子妃。”

    接着,又和尚太傅与梅青方互相按照官阶进行了参拜。

    之后,才走向了尸体。

    毕竟,作为尚姝的公公,也是有权利前来认尸的。

    然而,当他看到尸体之时,脸上却骤然变得十分不好看。

    不出意外的,但凡看到尸体的人,都会一眼看到那红色丝带。

    那,几乎也是第一时间,便能让人产生联想。

    因此,夏大人默默将目光收回,看向尚太傅:“尚大人,姝儿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需要给夏家一个交代?”

    两家关系实则原本一直交好。

    夏大人在接到发现疑似自家儿媳尸体的消息时,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然而,这样的情形,他却不能不在意。

    毕竟,这关系到他夏家的名声。

    尚太傅皱了皱眉,虽然担心自己的亲家会误会,但是还是将目前的现状说了出来。

    听到还有遗书,夏大人自是同样要求一阅。

    然而,这遗书几乎还未看完,夏大人便已经有些看不下去了。

    深吸一口气,双眼几乎冒着火焰,冷冷的看向尚太傅:“尚大人,你的女儿在嫁与我儿子之前就与别人有染,你当真完全不知情吗?”

    知道夏大人已经有所误会,尚太傅赶紧解释道:“夏大人,此案尚未查清,或许小女是冤枉的。”

    “冤枉?”夏大人冷冷一笑,回身指着那红色丝带道,“两个人都用上了同心结,而且留有遗书,你觉得是冤枉?”

    “这……”尚大人一时不知道做何解释,但是听到他对自己女儿的指控亦是十分不爽,所以只能硬生生回道,“本官相信小女的为人!”

    “相信?”夏大人冷哼一声,“事实都摆在眼前了,相信有什么用?”

    一时间,气氛剑拔弩张,果然,这件事,足以在非常短的时间激化两家矛盾。

    而若非宇文澈是太子,恐怕也早就将他加入这混战之中。

    然而此时,孟漓禾却无心管这些。

    因为拜夏大人的提醒,让她想到了那个同心结!

    所以,她一言不发的朝尸体再次走去,接着,蹲下身仔细看着那虽然异常繁琐,但却捆绑的完美无暇的同心结。

    半晌,孟漓禾忽然眼前一亮。

    宇文澈在一旁,很快捕捉到了这个神情,立刻问道:“可是发现了什么?”

    孟漓禾微微勾唇:“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