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55章 又出祸端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梅大人,发生了什么事?”宇文澈皱眉看向梅青方,不明白他为何说方才那句话。

    梅青方一脸凝重,看了一眼宇文澈身后的孟漓禾,大概猜到他们是为何而来,不过却叹了口气道:“有人在河边发现两具捆绑在一起的尸体,那女子经过百姓辨认,十分像尚太傅家的二女儿,因为涉及到尚太傅,所以下官亲自来请他前去认尸。”

    宇文澈眉头一紧。

    尚太傅家的二女儿,他记得已经嫁于户部侍郎的儿子,而那儿子刚巧被父皇派去金矿清点账目。

    怎么在这个节骨眼,竟然发生这种事!

    这件事,孟漓禾也是知晓的。

    因此,自然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不过,想到梅青方方才的话,还是有些不解的问道:“梅大人,你方才为何说,我们来的正好?”

    梅青方叹了口气:“那是因为,那具男尸正是太子的属下高鹏。”

    “你说什么?”宇文澈瞳孔一缩,“是高鹏?”

    孟漓禾也是始料未及,高鹏不正是宇文澈的心腹之一,并且又恰好是宇文澈不在京城之时,被委托前来拜望尚太傅的人吗?

    这两个人怎么会死在一起?

    而且如果她没听错的话,这两个人还是捆绑在一起?

    梅青方点点头:“没错,下官见过高鹏,可以确认是他无误。”

    宇文澈的脸色瞬间变冷,他这几日因为册封太子之事颇为忙碌,故而没有与他的心腹及谋士们会面。

    却没想到,高鹏竟然会遇害。

    而且,就在他刚被封为太子的这几日,这不明摆着就是冲着他来的吗?

    宇文澈双手握拳,神色冰冷:“目前可有什么线索?”

    然而,梅青方的神色越发沉重起来:“太子,依下官看,这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

    “此话怎讲?”宇文澈皱眉看向他。

    “因为尸体身上有遗书,上面的大意大概是有"qing ren"若生不能在一起,便以共死求来生。”

    “荒谬!”梅青方的话音一落,宇文澈便断然否定。

    高鹏跟随在他身边多年,什么秉性他是最了解不过的。

    他从来没听说过,高鹏与尚太傅家的二小姐有所牵连。

    而且,以他的性格,绝对不会是个会去自杀之人。

    这事,他一万个不信!

    孟漓禾也觉得这件事简直有些离谱。

    在她心里,这两人简直就是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就算高鹏出入尚太傅府,以古代这么保守的家风,也很难会私下有联系吧?

    而且,如果当真有什么动静,相信宇文澈即使不在京城,也并不会不知晓。

    因此,还是仔细问了一下:“梅大人,方才你所提及的两人捆在一起,是一起投河自尽了?”

    “从表面的证据来看是的。”梅青方回道,“因为两人的手腕上,绑的是同心结。”

    孟漓禾一愣,竟然是同心结。

    看起来,倒当真像是一对儿恩爱的情侣。

    只不过,在没看到尸体之前,她绝对不会下任何的定论。

    如今当务之急,便是让她立即去看看那两具尸体。

    “尸体现在在何处?”

    “还在河边。”梅青方回道,“因为事关太傅府及太子府,所以上报到了大理寺,下官觉得事有蹊跷,所以将案子暂时搁置,想到尚太傅年事已高,便亲自来请他前去认尸。而太子和太子妃如果此时不在这里的话,大概也已经收到下官传过去的信函了。”

    “好。”孟漓禾自然不会介意他是否亲自去请他们,只是道,“速带我们前去吧!”

    因为这件事情,她随便一想,便想到了利害关系。

    平心而论,这种时候出这件事,就算表面上的证据再充足,她也不会轻易相信。

    因为,两个人共赴黄泉,不仅是损害两个人自身名誉不说,而且,这一举动简直是直接危害到三个家族。

    因为这女子已是出嫁之人,在古代,即使未嫁之人,女人私奔都是极其败坏名声之事,何况,她已经有了夫君,此举更是有违伦常!

    所以这件事最直接的结果便是,让尚太傅蒙羞,让户部侍郎生恨,让宇文澈与这两个家族均生嫌隙。

    因为,那毕竟是宇文澈的心腹。

    即使无法怪罪到宇文澈的身上,但出了这种事,也实在是尴尬至极。

    不得不说,如果是谁设计了这一出戏,当真是算计满满。

    所以,她一定要好好查查!

    “是。”梅青方点头,“不过还请太子太子妃稍等,容下官先进太傅府请尚太傅。”

    宇文澈点了点头,如今这个情况,他是不方便带孟漓禾进府了。

    所以,干脆同孟漓禾站在府外不动,等梅青方再次出来。

    只是,也不由眯起了眼,这个局面,还不用最后定罪便已经很尴尬了。

    见宇文澈的脸色十分不好,孟漓禾主动上前拉住他的手:“澈,不用担心,我会尽全力查出真相的。”

    宇文澈心里一动,反手将孟漓禾的手一把握住:“我自然相信你。”

    “嗯,那就不用太过担心,至于高鹏的事,节哀顺变吧,我们会为他报仇的。”孟漓禾再次劝道。

    自己的心腹死去,相信没有谁会好过。

    想当年胥为了自己而受伤,自己又内疚又难过,如今更别说是有人死去了。

    “哎。”忽然,宇文澈叹了一口气,这个女人总是时时刻刻的安慰自己,然而……

    心里因为高鹏仍是有些发堵,面对孟漓禾时又有些愧疚,看着她还是道:“小雨,嫁给我之后,你似乎无一日安宁。”

    他自然知道被封太子之后,那觊觎太子之位的人一定会蠢蠢欲动。

    只是他万万没料到,这些人动作竟会这么快,没想到他们如此按捺不住。

    孟漓禾一愣,这个家伙竟然还在纠结这个?

    不禁摇了摇头道:“傻瓜,每个人生下来都有自己的身份,自然也要背负这个身份的责任,曾经,我背负了一个公主的责任,如今,我的身份就是你的太子妃,自然也要背负太子妃的责任。”

    宇文澈不由无奈,这个女人总是看的这么透:“可是……”

    “可是,如果我嫁给的不是你,会比现在平静很多,你想说的是这个对不对?”孟漓禾不等他说完便打断问道。

    宇文澈没有开口,算是默认。

    孟漓禾勾唇一笑:“可是如果我嫁给的不是你?我也得不到你给我的殊荣。”

    宇文澈的眼眸微微闪动,眸光中似有波涛汹涌的情绪翻腾。

    孟漓禾却继续说道:“一帆风顺的人生,不是不好,但是相对于一辈子都平静如水,毫无波澜,我宁愿与你一起并肩作战。”

    宇文澈嘴唇微动,却似乎找不到合适的话语,来表达现在的心情,不过那紧握着孟漓禾的手,却让孟漓禾在第一时间便懂得他的情绪。

    所以,也并不需要宇文澈说任何话,只是轻轻对他说道:“所以以后,不要再想这些,我是你宇文澈的妻子,陪你经历一切,我心甘如饴。”

    “好。”宇文澈眸光波动,紧紧抓着她的手放到自己的胸前。

    其实,他更想给孟漓禾一个紧紧的拥抱,或者是深吻。

    只是,如今的情景,如今的场合,实在不合适,所以,就让她感受到自己这颗为她强烈跳动的心吧!

    既然这个女人说了自己给她的是殊荣。

    那他一定会拼尽全力,让她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给她作为一个女人最大的荣誉,让她成为殇庆国最尊贵的女人。

    两个人紧紧握着手,即使是这种情况,气氛也依然很好。

    太傅府门前,尚太傅很快随梅青方走出。

    一张脸上满是焦急,年过半百的身躯,虽然依然步伐矫健,却明显有些步履不稳,显然是被这消息刺激的不轻。

    宇文澈赶紧携孟漓禾上前。

    不过,眼下人命关天,所以,几人也只是匆匆的寒暄了几句,便一同前往出事地点。

    河边发现尸体的地方已经远远地被官兵戒严。

    待几人到达时,两具尸体依然停放在河边的细沙之上。

    尚太傅在梅青方方搀扶下走上前,仅仅是看了一眼,脸色便骤然变得苍白,双腿也在微微打颤,若不是由梅青方扶着,恐怕被一下摔倒。

    嘴里也喃喃的说着:“姝儿,我的姝儿啊……怎么会这样?”

    事已至此,女子的身份确认无疑。

    而看到男子那张脸时,宇文澈的脸色也沉了下来。

    虽然已经听梅青方确认了高鹏的身份,但如今亲眼见到,还是忍不住的杀气升腾。

    的确是高鹏,是那个他被立为太子之日,还特意道贺,并且表示要一展宏图之人。

    今日,却已经无半点气息,躺在这冰冷的河边。

    到底是谁杀了他,若是被他找到,一定要将他挫骨扬灰!

    身份都确认无误,事情也因此变得棘手起来。

    孟漓禾叹了口气,那两人手腕的确绑在一起,而且是红色丝带。

    民间的确有传言,用红色丝带缠住彼此,即使到了阴曹地府,阎王爷也必须令他们转世后成为夫妻。

    原本是很美好的传说,可是如今的情景,却怎么也不会和美好两个字联系在一起。

    而且,孟漓禾再次仔细瞧去,为什么她觉得有些违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