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54章 册立太子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一愣,一时没反应过来。

    当时为了查线索,的确是去过舒夫人和这小世子的房间。

    所以点点头:“对,不过我是想看看那些绑架你们的人有没有留下什么线索而已。”

    孟漓禾觉得自己还是要解释一番,不然这个小世子,想法那么多,谁知道他又多想了什么。

    然而,小世子却别扭地瞄了她一眼:“我不是让你解释这个,我是问你,是不是动过我的床榻?”

    孟漓禾皱皱眉,床榻?

    她记得她看过她的字画,查过他的衣柜,但是床榻好像也有吧!

    然而,忽然间,一个画面涌入孟漓禾的脑海。

    孟漓禾顿时一愣。

    说起来,她好像的确是动过一下他的床,虽然只是掀开那床单,将下面的书拿出而已。

    心里顿时一跳,不会是被他察觉了吧。

    这就尴尬了啊……

    而见孟漓禾面色一僵,舒然顿时有些恼羞成怒:“所以那本书真的是你动过的?”

    果然啊……

    孟漓禾在心里咧了咧嘴。

    一定是宇文澈这个家伙,拿书一时爽,放回去的时候没有记得归位,所以被发现了。

    不过,敢情这小世子,跑过来竟然是来问他有没有看过那本书的?

    她还以为他那脸红是因为跑的呢!

    原来,是害羞了啊……

    不过,既然这样,就假装大家都没看到不好吗?

    难不成,还能讨到个什么结果?

    孟漓禾越发觉得,自己是越来越不理解小孩子的心理啊,这是不是代表,她越来越老了?

    好惆怅。

    既然这样,作为一个过来人,一想到这小世子未来的路没有父母在身旁教导,而凌霄也不可能一直在,万一误入歧途……

    忽然间,孟漓禾觉得有些担忧。

    这强大的社会责任感……

    真是十分可敬。

    所以想了想还是开口道:“舒然,你还小,那种书还是等你长大了再看吧!”

    “你!”舒然脸上更是发红,“你一个女人家,怎么能和我一个男人讨论这种东西?”

    孟漓禾:……

    到底是谁过来讨论的?

    而且,小弟弟,你真的还不算男人呢好吗?

    她不过是只长者的身份规劝几句而已……

    不过自己是大姐姐,也不能和一个小鬼计较,所以,十分好脾气的说:“不讨论这个……我可以问一下你过来到底是做什么的吗?”

    听到孟漓禾的问题,舒然一怔,接着,有些不自在道:“我是来和你解释,那书不是我的,是我那个陪读的书童看的,我看到后就没收了而已。”

    哦……孟漓禾点点头,原来是这样,那就可以理解了。

    然而,藏在床底下……

    也难免让人误会吧?

    不过,孟漓禾还是十分聪明的没有继续将话说出,省得就这个莫名其妙的话题,又要跟这个小鬼继续讨论下去。

    好歹他还有个哥哥,这种事,就让凌霄来吧。

    她的确是不太合适了一点。

    “你知道了就好,我走了。”舒然解释完,一时也有些尴尬,摸了摸鼻子准备离开。

    孟漓禾也点点头,不管怎么说,不是他的书最好,他这个年龄真的是太小了。

    这个时候就应该多读书,女人什么的过个十年再想也不迟。

    然后她就听到,舒然再次开了口:“女人,如果覃王对你不好,我娶你。”

    孟漓禾顿时石化。

    什么情况啊?

    这是因为上次的事还没想通吗?

    “你说什么?”院外,传来宇文澈冰冷的声音。

    孟漓禾顿时心里一跳,这个家伙为什么每次都来的时间刚好呢!

    从来都不会错过一些关键的话,简直就像掐好了时间!

    然而,舒然的神色却没有什么变化,小小年龄,看到宇文澈那足以震慑到许多人的脸色,却并没有生出一丝胆怯之色,反而转过头看向他,郑重说道:“我说,如果王爷您对王妃不好,我便带她走。”

    哇塞,孟漓禾暗暗惊奇。

    如果这话里的主角不是自己,而是作为旁观者的话,她一定会拍手叫好,一个不满十岁的男孩子就有这霸道总裁范儿,真是酷唉。

    然而………

    真霸道王爷还在这,而是起因还是她,她必须要乖一点。

    对于此话,宇文澈只是回以一个冷笑:“那你是等不到这一天了。”

    说完,便不再看她,直接越过他牵起孟漓禾的手便往回走。

    也是妥妥的酷霸拽!

    当然,酷霸拽之后的结果,自然是孟漓禾自己承受。

    至于承受了什么,大家都懂的。

    总之,在当天确认孟漓禾身体完全无碍后,宇文澈便决定第二日即刻起程回京,非常不愿让自己的媳妇活在被觊觎的阴影里,虽然覃大王妃这个当事人并没有怎么当回事。

    舒候爷因功臣后代,且有自首行为,并且,配合调查态度良好,最终以二十年监禁为惩罚。

    舒大爷身上背负两条人命,罪行定为三十年。

    谁也没有想到这开国侯家两兄弟,明争暗斗了半辈子,后半辈子的人生却要相伴在牢房里度过,真是不免让人唏嘘。

    不过唯一让孟漓禾感到欣慰的是,凌霄和舒然的相处还不错。

    大概是前车之鉴太警示,又或许是两个人互相对对方遭遇的体谅,总之,竟生出了惺惺相惜之情。

    倒也是一件意外之喜。

    总归,凌霄不再是孤单一人。

    不管他原不原谅舒侯爷,不管她承不承认自己是苏家的子孙,他都会有一个兄弟与他为伴。

    所以,这也算是老天给他的补偿吧?

    孟漓禾欣慰的与他们告辞,便匆匆的朝京城赶去。

    父皇的蛊虫是不是得以解决,身体是不是尚好,都是他们一直牵挂的事。

    而令她们感到高兴的是,就在距离京城尚有半日的距离之时,宇文澈便接到来报,父皇的蛊虫终于得以完全驱除,不过,身体方面多少还是受到了影响,毕竟年岁已大,大概需要很长时间的调养。

    所以,宇文澈回到王府的当晚,便直接进宫探望。

    不过,考虑到孟漓禾路途疲惫,还是没有带她一同前往。

    孟漓禾倒也并没有坚持,毕竟师傅和表哥的医术她再相信不过,而且自己若不在场的话,两父子说不定有什么体己话可以说。

    这对于已经冷漠了二十余年的父子来说,也是一件幸事。

    经过了舒侯爷那一场,相信大家都有所感悟。

    说不定会让父皇更加珍惜宇文澈这个真心为他着想的儿子。

    但是,让她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珍惜也未免来得太快了一些。

    因为,宇文撤第一天上朝之时,就接到了一个不仅是对他,甚至是对整个殇庆王朝来说,都可以说是重磅的圣旨。

    那就是,因宇文澈前破辰风国奸计保护国家有功,后破获私矿并拯救众多百姓,为国家为百姓都做了巨大贡献,有才有德,且体恤百姓,爱民如子,受众人拥戴,因此,顺应民意,立宇文澈为太子。

    而孟漓禾作为覃王正妻,一直用心辅佐于旁,其能力有目共睹,故立为太子妃。

    消息很快传遍整个殇庆国。

    一时间,可谓是举国欢庆。

    毕竟,他们可都是每日在劳作之余,读了许多王爷王妃的小画本,看了很多王爷王妃恩爱的画集啊!

    所以对他们的事迹那是相当了解,又深深感动着。

    这么有爱的一对,被立为太子太子妃,将来做了皇上皇后,也一定对他们这些百姓很有爱。

    想想就觉得未来十分光明呢!

    而那些当真受过两人恩惠的百姓们更不必多说。

    尤其是看过孟漓禾那菩萨画像的百姓们,虽然已经知道,当日孟漓禾或许是被迫之举,但依然有不少人愿意将那幅画张贴在屋内。

    因为在她们心里,愿意供奉之人便是菩萨。

    至于,离她们最近的京城之人,更是没得说。

    几乎家家张灯结彩,喜悦的和过年一般。

    让孟漓禾不由想到当年她初次来京城之时的情景。

    受尽阻扰刁难,受尽白眼危机。

    时隔一年之久,她终于还是用自己的努力,见到了这早就应该属于她的灯火辉煌。

    覃王府的牌匾换下,太子府三个毓金大字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宇文澈与孟漓禾在牌匾下相视一笑,牵着手走上府外的马车。

    这种夫妻双双把街逛的既视感。

    当真是现实版的王子公主幸福故事。

    众人的嘴都快要咧到耳朵上了。

    真的太甜了啊啊啊!

    感觉像吃了一万斤糖。

    真的是情侣萌对了,天天都过年!

    他们绝对还可以再战一万年!

    然而,事实上,宇文澈和孟漓禾两人此次并非去逛街,而是去拜望宇文澈的太傅。

    此太傅是宇文澈自小便一直师从的人,对他一直教导有加,亦很关爱,本人非常有才华,是宇文澈十分敬仰之人,说起来,两个人的关系,比与殇庆皇还要亲近。

    以往,宇文澈都会经常去探望。

    但是,近期因为多次远离京城的原因,有大半年都没去过,不过,倒也没有因此而疏忽,宇文澈特意派了心腹属下每月探望。

    只是,如今他被册立为太子,且此人又被父皇钦点为太子太傅,再不亲自上门,就真的说不过去了。

    因此,宇文澈才带着孟漓禾亲自前往,顺便,也为这个亲如父的太傅介绍一下自己最爱的王妃。

    然而,还未到尚太傅的福地,就见府外熙熙攘攘,且有官府之人进入,个个神情严肃,一看就是发生了大事。

    宇文澈迅速上前,刚想开口询问发生了什么事,就听一旁,梅青方的声音传来:“下官参见太子,您来的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