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52章 亲亲就不苦了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小雨。”宇文澈眉头紧蹙,眼疾手快的将她一把抱在怀里。

    舒府内,大家都随着下葬的队伍离开,并没有什么人注意到这边的动静。

    只有暗卫们看到王妃晕倒迅速现身。

    宇文澈来不及多说,只顾大喊:“快去叫大夫!”

    接着,便将孟漓禾抱起,迅速回了屋子。

    直到将她抱在怀里,宇文澈才感觉到那来自她身体上的热度。

    忍不住紧紧皱起眉头,怎么会这么烫?

    看着她苍白的脸,手忍不住紧紧握拳,他真是该死,怎么就没注意到她的异常?

    “王爷,草民……”大夫被很快请来,但是刚站到门口,便被宇文澈那骇人的气场吓住,竟是直接不敢上前。

    “快进来。”宇文澈从床边站起,皱眉催促着。

    大夫这才擦擦额角的汗,提着医药箱走进。

    迅速却不乏仔细的为孟漓禾检查完后,才道:“王爷请放心,王妃是受了风寒,从而引发的高热而已,容草民开几服药,很快便能消退。”

    “风寒?”宇文澈皱起的眉头并没有因为大夫的话而松弛下来,“这种天气怎么会受风寒,你确定检查好了?”

    大夫吓得浑身都在发抖:“回王爷,草民仔细检查过,王妃的确是受风寒无误,这种天气虽然并不如冬天寒冷,但也比较多变,如果王妃身上出了汗,没有及时消退,反而吹到风的话,还是极有可能受凉的。”

    宇文澈顿时一愣。

    听大夫的提醒,他倒是想起,前日在山上之时,孟漓禾为了救小世子的命,的确曾经汗流浃背,出了不少的汗。

    而当时,山间又刚巧在下暴雨,山风一直很强劲,又远非一般的阴冷,可不就是吹了冷风么?

    忍不住更加狠狠地自责起来,他这个丈夫当的,真的是一点都不称职。

    而且,昨日看她的脸色,确实就已经很不好,当时还以为她只是疲惫。

    这样想来,根本昨天就已经开始不舒服了吧?

    越想越觉得担心,宇文澈继续问道:“可是大夫,为何会晕倒?你确定只是高热?”

    大夫再次擦了擦汗:“王爷,这晕倒应该是王妃疲劳加高热综合引起的。不过王爷放心,王妃应该很快会醒来,这时候多休息并不是坏事。待王妃醒后,请王爷迅速为王妃服下药,好生修养几日吧。这几日如果可以,最好是静养,不要让她为任何事担忧,也不宜长途奔波。”

    宇文澈表情凝重的点点头,看起来,将孟漓禾尽快带回去,请神医治疗的想法也要落空了。

    没有办法,也只好事无巨细的与大夫问了半天需要注意的地方,才让大夫离开。

    之后,便守在孟漓禾身旁,亲自按照大夫所交代,用水浸湿巾帕,敷在额头之上,如此循环交替。

    一时间,屋子里只有水声,宇文澈甚至连呼吸都很小心,生怕惊扰了她的休息。

    忽然,门外一个声音响起:“请问王爷在吗?我家侯爷有请。”

    床上的孟漓禾身子微动,显然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惊扰到。

    宇文澈迅速蹙眉,双眼倏地迸发出一道寒光射向门外。

    然而,方要起身请门外的人离开,手臂上却忽然多了一只手,有些无力的将他拉住。

    宇文澈站起的身形一顿,关切的看向孟漓禾:“你醒了?”

    孟漓禾此时尚在高烧,不过睡了一觉,倒是精神好了许多,对着他微微一笑:“我没事。”

    作为医生,孟漓禾很清楚,自己从在床上醒来,又是这种浑身无力的感觉,嘴巴又十分干涩,伴着阵阵头痛,想来自己是病了,再加上看到宇文澈那担心的脸,更加确信无疑,所以醒来第一句话就是安抚他,让他不要担心。

    不过,这句话显然并没有起到太大的效果。

    因为宇文澈依然面容严肃,甚至毫不留情的一针见血:“你方才也说没事,然后就晕倒了。”

    孟漓禾嘴角微抽,好像是这么回事……

    那会就觉得有点晕而已,想着可以撑住,谁知道遭到了现实无情的打脸,还这么快。

    所以,特别心虚的摇了摇宇文澈的胳膊:“马失前蹄,判断失误一次,这次谨慎判断了,真的没事了。”

    看她都开始知道撒娇了,宇文澈脸色终于和缓了许多,无奈的将她的手塞进被子,又摸了摸她的头,温柔道:“你先好好躺着,我去把外面的人打发走。”

    孟漓禾却摇起头,不过,瞬间觉得更晕了。

    然而还是坚持道:“澈,你去吧,舒侯爷很少主动找你,说不定真的有什么大事。”

    宇文澈却无比坚定:“再大的事也没有你重要。”

    孟漓禾嘴角勾起:“你这嘴,是吃了蜜吗?”

    怎么就张嘴就这么甜呢?

    忍不住舔了舔唇,说起来,感觉自己嘴里好苦啊。

    宇文澈眯了眯眼,嘴里浮出一丝坏笑,埋下身子故意低声道:“我的王妃,都病成这样了,还不忘勾引我?”

    孟漓禾顿时脸色发红,她完全是下意识的啊喂!

    所以,特别正直的解释道:“我生病了,嘴里自然苦啊。”

    “哦……”宇文澈了然的点点头,接着二话不说,就埋下头对着这只发苦的小嘴吻上去。

    孟漓禾顿时瞪大眼睛,啊,她生病了,是会传染的喂!

    然而,身体本就虚弱,又没有什么力气,想反抗,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只能等到宇文澈将她口中任何一个角落都肆虐完毕,才放过了她。

    不过,嘴里却并没有放过,而是额头抵着她的额头说道:“怎么样?这下嘴里甜了吗?”

    “你……”即使亲密过无数次,但是每次被他这样调戏,还是忍不住有些难为情。

    因为这家伙总是搞得每次都是她主动一样啊!

    真是不能好。

    “不过,好像的确是没什么大事了,小舌头挺有力气的。”宇文澈看着她发红的脸,又补刀了一句。

    孟漓禾大窘:“你你你!”

    说着,一把将他推开,用被子裹住头:“我又发烧了,我要睡觉!”

    宇文澈终于笑着将她从被子里又拖了出来,揉了揉她的一头乱发:“你是一直在发烧,好了,不闹了。”

    说完,便转过身朝外走去。

    孟漓禾红着脸的竖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直到听到他对那人回了“一会便过去”才放下心来。

    这个舒侯爷,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如她所想。

    不过,人做了错事,总归要付出代价。

    只是,这小世子还这么小,凌霄恐怕又一时半会不会想通。

    这舒家这么大的家业……

    哎。

    孟漓禾忍不住又叹了口气。

    “你又在担心什么?”宇文澈一回头,便看到紧锁着眉头的孟漓禾,想起大夫交代的话,顿时脸色又差了起来。

    这个女人,生病了还要操心这么多事么?

    孟漓禾抬头,看着他端着一碗药站在自己身旁,顿时那眉头都不是紧锁,而是拧了起来。

    任谁都知道,她覃大王妃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这草药。

    这会,哪里还记得自己担心什么,因为担心怎么喝这药都花光了所有力气好吗?

    不过,看着宇文澈那毫不动摇的眼神,又想了想自己这下床都没有力气的身体,还是在他用目光发射的淫威下,乖乖接过碗,视死如归的将药一口气喝了下去。

    宇文澈这才勾起唇角,将空碗接过,看着她那张生无可恋的脸,以及嘴角边流出的一点点药汁,伸出舌头,将这药汁再次喂了进去。

    很快,孟漓禾那生无可恋的脸,又变得如桃花盛开,好不美艳。

    宇文澈这才放开她,淡定道:“不要浪费药,很难煎的。”

    孟漓禾无力的躺回床上,皮笑肉不笑道:“呵呵。王爷果然爱民如子,那你快去看看舒侯爷吧,本王妃要睡了睡了睡了……”

    宇文澈失笑,不过看着她将药都喝光,而且也占够了便宜。

    所以,也终于作罢。

    不过,还是将除了夜以外的三个暗卫,尽数留下看守,才放心离去。

    屋内,又一次安静下来。

    孟漓禾躺在床上,拖着半晕的脑袋,却并没有多少睡意。

    想了想,还是整理了一番,重新走出门。

    然而,没想到,一推开门,却正好看见正在院中踌躇的凌霄。

    只见他正看向自己的方向,见到她出来,明显愣住,看起来有些始料未及。

    不由有些诧异:“凌霄,你找我?”

    看着她苍白的脸,凌霄眉头蹙了蹙,快步走上前:“怎么样?听说你晕倒了。”

    孟漓禾无所谓的笑了笑:“就是发烧了而已,刚吃了药,没事,待会发发汗就好了。”

    凌霄脸色和缓了一些:“那怎么不在屋子里休息?”

    “反正也睡不着,不如出来晒晒太阳。”孟漓禾微微一笑,看起来神情很是放松。

    然而,凌霄却眼眸微动,自嘲一笑:“你睡不着,是因为在想那个人要做什么吧?”

    孟漓禾有些怔住,他说的那个人,指的是舒侯爷吧?

    不得不说,这个凌霄洞察力也太好了,方才不想说,是因为怕他担心,既然如此,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当下,也点了点头:“是想了一下,他刚刚来请宇文澈过去,大概是有什么重大的事情要做。”

    “不。”凌霄却摇了摇头,“他已经做了。”

    孟漓禾顿时一愣:“他做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