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51章 少男初吻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当场被这话问的虎躯一震。

    什么叫夺走初吻啊……

    这古代的男人,哦不,这小世子还不能算是个男人,只能算是个男孩,都是怎么回事啊!

    无知好可怕。

    论普及知识的重要性。

    孟漓禾单手扶额:“舒然,我和你解释一下,你听好了,这个不叫吻,这个叫人工呼吸。”

    舒然浓浓的眉毛皱成一团,认真思索后说道:“就是说,你人为帮我呼吸了?所以才救活我了?”

    “对!”孟漓禾眼前一亮,开心的打了个响指,“小孩,领悟力不错嘛!”

    她还以为要解释好久呢!

    没想到,这小家伙这么聪明。

    然而谁知道,舒然听到他这句夸奖后,却更加涨红了脸,鼓起腮帮,十分不满道:“我不是小孩了!”

    孟漓禾挑挑眉,并不予争辩。

    反正,这个年纪的孩子一般都觉得自己长大了,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中二早期?

    总之,和他们争这个问题,一定没有好下场。

    孟漓禾聪明的保持沉默,毕竟,让她承认这乳臭未干的小家伙是大人,那也是想都别想。

    然而,见她不说话,舒然又补了一句:“总之,我的初吻是很珍贵的!”

    孟漓禾:……

    她刚刚是不是白表扬了?

    怎么又绕回去了?

    “可是我现在还小,不然,我一定让你嫁给我!”舒然紧随其后,继续补刀。

    孟漓禾顿时吓了一跳。

    她要庆幸这孩子还小吗?

    怎么能有这种念头,真是好可怕。

    所以,觉得自己再沉默就有可能更不知道往哪里偏下去,赶紧再次解释道:“小少爷,那个真的不是吻,那只是无奈之举。”

    “无奈?”舒然两只眼瞪圆,“你夺走了我的初吻,你还无奈?本少爷就让你这么嫌弃么?”

    孟漓禾感觉要说不清了。

    “我……我意思是当时没有其他办法,和嫌弃完全没有关系。”

    “哼,说白了,你就是不想负责任。”舒然冷冷一哼,明显很是不满。

    孟漓禾无语望天,别把她说的好像是薄情寡义,伤害了人家少男的怪阿姨一样啊!

    然而,这家伙看样子一时半会是讲不通了,所以,干脆来了个暴击道:“小少爷,我该解释的都解释了,至于负责……我不知道你具体什么意思,但是我已经嫁人了,这个你就不要想了,还是好好读书,早日继承家业吧!”

    “哼!嫁人还可以合离,或者被休,我还小,我等的起!”

    听完孟漓禾的话,舒然却好像完全没受影响,甚至一脸不屑,带着少年特有的傲气。

    说完,便不再等她的回答,直接离开。

    看着他的背影,孟漓禾只觉一身无力。

    果然还是个孩子啊……

    不过,童言无忌,她倒也没有把这话太放在心上。

    然而,某个人却并不这么想。

    所以,当她走出凌霄所在的院落时,就看到宇文澈站在院外,对她挑了挑眉:“所以,我又多了个情敌?”

    孟漓禾快被这吻不吻的折磨疯了,简直懒得理他,直接翻了个白眼,从他身边绕了过去。

    宇文澈:……

    还有了脾气啊!

    怎么想都觉得,有脾气的人应该是他吧……

    所以,紧跟在其后,小心翼翼道:“累了?”

    “嗯。”孟漓禾并不否认。

    宇文澈嘴角一勾,伸出双手,直接将她拦腰抱起。

    “喂!”孟漓禾双脚忽然腾空,顿时吓了一跳,“你干嘛?小心别人看到。”

    宇文澈挑挑眉:“你不是累么?那就抱你回去。这会没人。”

    说完,便甜甜蜜蜜的抱着自己媳妇进了屋。

    树上。

    胥扭头看向夜:“我们不是人?”

    夜:……

    这可怕的关注点。

    不过还是说道:“……大概王爷指的是舒府的人吧。”

    “哦。”胥懵懂的点点头,眼眸深邃,这样说倒是可以理解。

    只是他不理解的是,其实两个院子就是隔壁,加起来没有五十步路,再累也不需要抱着吧?

    难道……

    胥眼前一亮,刷的扭头看向夜:“你说王妃这么娇弱,是不是有了?”

    夜简直一口老血喷出。

    这家伙什么时候这么八卦了?

    而且,连****这种事都十分不开窍,怎么忽然懂这些了?

    挑挑眉:“你最近在看什么书吗?”

    胥一愣,目光游移:“也,也没有啊。”

    夜面露怀疑,明显不信。

    “你不说我就自己搜了。”

    胥赶紧一把捂住胸前:“不要。”

    夜面容复杂,你有本事再明显点,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么?

    于是,干脆朝他贴近,用行动威胁他。

    胥赶紧后退,然而后面是树梢,退也退不到哪去。

    所以只好老实交代:“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看王妃那么喜欢画册,就也买来看了看。不过,真的画的不错呢”

    夜:……

    被小伙伴莫名夸奖的苍:……

    “顺便……也学习一下嘛!省的你老说我不懂,也省了再做傻事。”胥非常正直的解释着,但是绝对不能给他看到现在怀里的书,因为有些画面很不适合一起看,就像上次不该和他一起讨论那种事一样,感觉很奇怪。

    夜挑挑眉,忽然觉得看看倒也不错,说不定,看多了还能开点窍。

    不过,眼下这情形,还是决定解释一下。

    “嗯,不过你没听到王妃说累了?这几天确实够累的。”

    胥心疼的点点头,也是啊……

    不过还是一脸羡慕:“累了就可以被抱着走,真幸福。”

    夜嘴角一勾:“你要是哪天累了,我也可以成全你。”

    胥眼前一亮:“真的?”

    夜眉毛一挑,干脆伸出双手,一副不信你试试看的架势。

    胥顿时一愣,看着这副坚实有力的手臂,想着自己被抱的画面,慢慢红了脸。

    扭过头,有些别扭的说:“现在又不需要走,而且我也不累。”

    夜嘴角上扬,淡定的将手收回,甚至冷静的开口:“嗯,累了和我说。”

    胥没有说话,闭眼假寐起来,真是一点都不刻意,妥妥的。

    然而,不管他累不累,孟漓禾却是真的累了。

    不只是这一天走了很多山路以及抢救人的体力耗损,还有心神方面的牵挂。

    毕竟,她最了解凌霄的失眠症有多严重。

    自然也想得到,这个人经受过多大痛苦。

    但怎么样的伤害,都比不上被遗弃,被追杀,这简直就是锥心之痛。

    所以,作为朋友,她发自内心的替他难过。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缘故,孟漓禾脸色甚至都有些差,头一阵胀痛,几乎没有力气和宇文澈说几句话,便窝到他的怀里睡去。

    宇文澈心疼的吻着她的额头,只希望她的忧愁可以散去。

    然而,事实上,却并没有那么容易。

    因为很快,就是舒夫人的下葬之日。

    因开国侯身份的关系,侯夫人下葬,当地的官员甚至都要前往,加上,还有宇文澈和孟漓禾在场。

    所以,即使是远一点的官员,如今也纷纷赶来。

    葬礼举行的庄严肃穆,舒侯爷那前日还只是白了一半的头,如今已经几近全白。

    整个人仿佛一瞬间老了不止十岁。

    虽然依然在招呼着宾客,并未如那天在石洞里那样,对着尸体痛哭。

    但孟漓禾却莫名觉得,他此时的心情大概比当日还要悲凉。

    因为那双眼眸毫无光亮,甚至用死灰都不为过。

    想来,他也是深爱他的妻子的吧?

    不然,怎么会分居多年,也没有再娶其他人?

    即使后来十年前,想要再生一个孩子继承爵位,还是与她所生。

    这对夫妻,也是……当真不好评价。

    孟漓禾叹了口气,这种场合,她果然还是不喜欢参加,太难受了。

    “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察觉到孟漓禾脸色异样,宇文澈不由皱起眉头。

    “没事。”孟漓禾摇摇头,“可能是昨晚没休息好。”

    宇文澈更加担心起来:“要不要先回去休息?”

    “不用。”孟漓禾断然拒绝,这种场合有这么多人看着,她可不想被人认为在摆什么架子。

    而且,这样的话,宇文澈的面子也不好看。

    “真的不用?你不要强撑着。”宇文澈面露怀疑,这个女人一向太为别人着想,若不是今天的场合太特殊,他真想直接强硬将她抱有。

    “放心吧!”孟漓禾拉拉他的手,“我是大夫,我自己的身体还不清楚么?”

    看她这么坚定,宇文澈也不再继续劝说,只是让她答应,灵柩离开去入土之时,一定要回去休息这才做罢。

    只是,仪式繁杂,用时并不短。

    而凌霄也果然如他之前所说,并没有在葬礼上出现。

    然而,灵柩抬起的下一刻,众人痛哭跪倒。

    一时间,哭声震天。

    孟漓禾却也看到,一个身穿白色孝衣,头戴白色孝帽的男子站在队伍的最后面,对着棺材深深的跪了下去,郑重的磕起了头。

    只是,现场太过混乱,无人注意到他罢了。

    孟漓禾的心不由一阵发涩,眼看着棺材终于在众人的哭声和追随中离去,只觉头更加眩晕起来。

    扭过头,主动对宇文澈说:“咱们回去吧。”

    然而,话一出口,脚步才挪动一下,就觉得眼前一黑,竟是不可抑制的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