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50章 身世大白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宇文澈神色未变,只是淡淡的对着舒侯爷开口道:“你先说吧。”

    他不知道是什么请求,自然不可能率先答应。

    舒侯爷也知道有些事勉强不得,但还是坚定开口道:“下官为报私仇,还犯下过滔天大罪,如今甘愿伏法,但是,想将爵位传于长子舒睿。虽然如今没有他的踪迹,但下官一生有愧于他,舒家永远等着他回来。”

    说到此,舒侯爷又转头看向小世子舒然。

    只见舒然双目明显有波光闪动,睫毛间都有些湿润,只是倔强的大大的睁着眼,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显然是对他失望至极。

    然而,事已至此,他也无话可说,只能叹了一口气道:“然儿,爹爹亏欠你兄长良多,这九年多,爹爹对你那么宠爱,其实是将对你兄长的亏欠,不知不觉弥补在了你的身上,所以,你比你兄长要幸运很多,这爵位,希望你不要和他争抢,他……也是个可怜的孩子。”

    然而,小世子还没有回话,凌霄却忽然说道:“侯爷,我看你才是可怜!你以为,谁都会稀罕这个开国侯的爵位?”

    这话带着冰冷的质问,几乎是字字诛心。

    然而,舒侯爷却是皱了皱眉之后,眼前忽然一亮:“睿儿,你是不是睿儿?”

    凌霄却转过身,不看他一眼,冷冷道:“你的睿儿早就死了。”

    “不,你一定是睿儿,我从见你第一眼就有感觉!你一定是我的睿儿。”舒侯爷这次却更加坚定了起来。

    回头细想,这个人所做的一切,所有的异常反应,这都不该是一个陌生人所应该拥有的。

    凌霄忽然自嘲一笑:“你的睿儿,你的睿儿难道不该死在你的追杀下吗?”

    “追杀?”舒侯爷的脸色猛的一变,“你说有人追杀你?”

    凌霄一声冷哼:“装的倒真是像,如果不是你,又有谁会去追杀一个抱着孩子的村妇?”

    舒侯爷面露迷茫:“可是我真的只是寻找你的下落,从来没有派人追杀过啊,睿儿,虎毒不食子,我怎么会忍心杀掉我的骨肉?”

    “狠心抛弃,和杀掉又有什么区别?”凌霄向前逼近一步,“我能活到现在,就说明我的病可以被治好,可是你想过为我治吗?你把我扔给一个村妇,难道不是直接放弃了我的性命?”

    舒侯爷顿时被问的无话可说。

    因为,他根本没说错。

    自己当年确实没有想过还有机会治好,所以,的确是相当于放弃了他。

    从他出生的那一天,就放弃了他。

    他,无言以对。

    他,不配做一个父亲。

    他,甚至连祈求原谅的话都说不出。

    所以,如今面前的这个青年在对话中承认了自己的身份,而自己也应该欣喜若狂的,可是,这些情绪,他都不配拥有。

    “你……真的是哥哥?”旁边,小世子忽然带着怯生生的语气,试探着开了口。

    然而,凌霄却立即否定道:“不,从我和别人交换的那一天,我便和舒家没有任何关系,从我被人救起的那一天,舒睿便彻底死去。”

    说完,再也未停留片刻,直接拂袖走人。

    屋内,一片寂静,以及一阵诡异的沉默。

    半晌,舒侯爷才认命一般道:“王爷王妃,方才下官的请求,可以答应吗?”

    宇文澈静默了一瞬才说道:“只要你确定你尚有子嗣,传位给长兄,本就无异议,无需向朝廷请示。”

    “好,下官知道了。”舒侯爷只是简单的几个字,但是里面却透着坚定。

    说完,便站起身,看了一眼小世子,接着,摇摇晃晃的朝外走去。

    “侯爷,侯夫人的丧事还未办,你可以先将府内事务料理妥当。”忽然,宇文澈在他身后开口。

    舒侯爷脚步一停,嘴角哆嗦了几下,才道:“多谢王爷。”

    事已至此,宇文澈与孟漓禾也不便再留下。

    而孟漓禾也一直挂念着凌霄,自然很快便从小世子的别院离开。

    然而,直到夜幕降临,才听暗卫禀告凌霄的回来。

    所以,不管三七二十一,和宇文澈打过招呼,便独自寻凌霄而去。

    然而,刚走到院中,孟漓禾却忽然脚步一停。

    院子深处,一个身影在树下独立,背影萧索孤单,只是这样看上一眼,便能感觉到无数的凄凉。

    孟漓禾心里一揪,忽然想到,凌霄那困扰了已久的失眠症,会不会也是因为此事?

    她在现代时,也是一名孤儿。

    特别理解无父无母的孩子,那种几乎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心情。

    然而,凌霄比她更惨,因为他是活生生被抛弃。

    而且,他并非毫不知情,看他的样子,分明就是将这件事藏在心里许久。

    这次过来,也是因为,终究放不下与自己血浓于水的母亲和弟弟吧。

    可是,那种怨恨,又岂是这样容易便消退的?

    心里忍不住越发难过起来,孟漓禾缓缓走上前,还是轻轻叫了一声:“凌霄。”

    凌霄转过身,忽然溢出一声苦笑:“让你看笑话了。”

    孟漓禾皱皱眉:“凌霄,我们是朋友,怎么可以这么说呢?我之前并不知道你的身世,如今知道了,除了心疼,再没有其他的感受。”

    凌霄的眼波微微有些流动,竟然有人说心疼他。

    这么多年了,他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世,所以努力,所以拼命,就是要变强大,变成没有人可以再抛弃他。

    因为,他也不再需要任何人。

    “不过凌霄,我方才听你说舒侯爷有追杀你,细想来,这里面大概有什么误会,你还记得,那个舒大爷说过追查你们吧?我觉得很有可能是他,如果你觉得有必要,我可以再为他催眠一次。”见凌霄未开口,孟漓禾想了想,还是解释道。

    不管怎样,如果知道追杀他的并不是自己的爹,心里,应该多少会好过一些吧?

    然而,凌霄却摇了摇头,眼里带着一丝阴霾:“不需要。就算不是他,如果当年不是他的放弃,哪有后面那****夜夜的逃亡以及夜不能寐。如果,不是我的干爹机缘巧合救下了我,我早就是一条亡魂了,是不是他又有什么意义呢?”

    孟漓禾不由沉默下来。

    凌霄说的并非完全没有道理,罪魁祸首的确是那个当年一时鬼迷心窍的舒侯爷。

    半晌,还是开口:“凌霄,我只是想让你心里好过一点,如果可以,不要一直钻牛角尖。”

    看到这样满眼都是担忧的孟漓禾,凌霄终是笑了笑:“这么多年,早就已经没那么难过了,只不过,要原谅,却也是不可能。”

    孟漓禾点点头。

    对于别人的苦难,她没有经历过,所以,也没有资格开导人家去原谅。

    她固然希望皆大欢喜,亲人团圆。

    但,感受是别人的,至于什么样的决定也是当事人最有发言权。

    有些事情,还是要本人自己想通才可以。

    因此,她也没有径自劝下去,只是道:“那你准备怎么办?我是说,舒侯爷要传给你的爵位,以及舒夫人的葬礼?”

    “我是凌霄,不是舒睿,开国侯的爵位与我没有半点关系,至于……”说到这,凌霄眼眸微闪,“葬礼我不参加,但我会披麻戴孝,报答她十月怀胎之苦。而且,她当初并不知情,错不在她。只是,这之后,舒家同我便无半点关系了。”

    孟漓禾莫名松了口气。

    还好,他至少没有因仇恨而怨恨所有人。

    然而,却听身后,一个略带稚嫩的声音响起:“你是舒家的子孙,为何和舒家没有关系?”

    孟漓禾诧异回头,只见舒然正朝着这边走来。

    凌霄蹙了蹙眉:“原因我不想再解释了,舒家还有你,你继承那爵位也一样。”

    “不,我不要!”少年的脸带着倔强,却也有着不容反驳的坚定,“自小娘亲就告诉我,功名利禄不过是一把尘土,是我的责任我一定会扛起,但是,长兄还在,不是我的我也一定不会剥夺。”

    孟漓禾不由惊讶的看向他。

    小小年纪,却说着一出如此老成的话。

    心里也不由有些心酸起来,替他们那死去的母亲心酸。

    每日想着自己的儿子为权势的牺牲品,到死都没见到亲生儿子回来,是多么的绝望?

    所以,才会用最深刻的感触教导舒然吧?

    想来,也是希望有一天,兄弟相见,有的只是拥抱,而不是互相残杀吧?

    那里面,寄托的,是对两个儿子的爱吧?

    凌霄的情绪也明显在这句话之后,变得有些波动,然而,还是转过头,强硬说了一句:“我心意已决,什么都不要说了。我累了,你们走吧。”

    说完,干脆不再看两人,直接走进屋子。

    舒然顿时焦急的要追赶过去,然而,孟漓禾却一把将他拉住:“舒然,给他点时间吧,慢慢来。”

    舒然的脚步因此停了下来,看样子,倒是听进去了孟漓禾所说的话。

    然而,低头一看孟漓禾那抓着自己衣袖的手,却是倏地躲开,脸颊诡异的涨红了起来。

    孟漓禾不由有些诧异,这孩子这是怎么了?

    然后她就听到一句……

    “我还没有问你,你就是那个夺走我初吻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