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49章 主动认罪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小世子别院。

    孟漓禾听完夜的汇报,只是简单梳洗了一番,便急匆匆赶来。

    她真是太生气了!

    这个小世子,可是她费了很大力气救回来的。

    结果,竟然一醒来就闹腾着自杀?

    她同意了么?

    所以,她今日要好好教训这小兔崽子一顿!

    然而,刚到别院门口,便听到门内,一个叫声传来:“你们都别拦我,谁也别劝我,让我去死。”

    “然儿,你可不能想不开啊,爹爹只有你了。”接着,是舒侯爷带着沙哑的声音响起。

    不知为何,仅仅过了一夜,却感觉他的声音透着许多沧桑,闻之,竟是让人无端生出许多悲伤。

    “爹爹,母亲救我而亡,我没有脸活着!”少年的声音带着倔强。

    孟漓禾与宇文澈直接推门而入。

    入目的便是被两个下人抓住手的小世子舒然,以及站在他面前,一夜白了半头发的舒侯爷。

    还有,那站在旁边,沉默不语的凌霄。

    见她进来,小世子明显一愣,显然不知道进来的两个人都是谁。

    不过,这对于孟漓禾来说并不重要。

    看到他的样子,孟漓禾双眸冷冷直视住他的双眼:“小世子,你觉得你死了,就有脸见你的母亲么?”

    闻言,小世子的脸倏地一白:“你是谁?凭什么这么说我?”

    舒侯爷也是吓了一跳,生怕孟漓禾的话又刺激到他的儿子,赶紧弱弱劝道:“王妃,你别……”

    “别什么?别刺激他?”孟漓禾怎会不知道舒侯爷的想法,当即毫不留情的打断他的话,对着小世子说道,“难道不是么?舒然,我问你,当日在山洞里,你的母亲是如何救你的?”

    小世子这会仍在生气,当即回道:“我凭什么要告诉你?”

    “就凭我是将你这条命捡回来的人!”孟漓禾回答的掷地有声。

    她并未想要所谓的做好事不留名。

    何况,如今这个身份,应该可以对他起作用。

    果然,小世子闻言直接怔住。

    一贯懂得礼法和教养的人,对救命恩人报以感激之情,都是印入骨子里的思想。

    所以,即便是他如今并不想要这条命,也不会再对孟漓禾横眉冷对的起来。

    因此,怔仲片刻后,还是说道:“我娘,我随我娘一起逃到洞穴,可是没想到,娘为了保护我,将我打晕藏在了洞穴里,自己却遭人毒手。我,我真没用。”

    看到一个九岁的少年,如此自责。

    那张还稚嫩的脸上,却过早的出现了太多的悲伤。

    孟漓禾也不由有些心生不忍,所以,态度也柔和了下来,不过,为了彻底打消他的念头,还是问道:“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你娘在将你藏好之后剧烈反抗,甚至不惜到被杀死的地步?你有没有想过,她其实可以暂时随他们而去的?”

    “这……”小世子明显噎住,因为这些,的确是他没有想过的。

    对啊,那些人抓了他们之后,虽然对娘十分凶残,甚至砍断他们一根手指,但之后,也没有再要杀人的意图。

    即使他们逃跑,娘亲也应该不至于直接就被杀掉。

    除非,的确娘亲是有意的。

    “因为,如果她离开,你的藏匿地点便无人可知。只有她被杀,她的尸体才会留下,找到她尸首的人,才会发现你藏在那里。因为那些杀她的人查过那个山洞,自然不会再回去,只有你爹或者其他对你们无害的人才会看到。所以,她是在用她的命,向人传达着要救你的消息。”孟漓禾缓缓的将事情的原委道出。

    其实,她早在昨日山洞里,检查小世子身上伤势时,便发现他后脑勺的伤。

    打的几乎刚好是能致人晕厥,又不会太重。

    一看,就是他的母亲,因为太过顾及孩子,才会如此手软。

    而那些连男人都要合力搬开的大石头,她甚至很难想象,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贵夫人,到底是用怎样的力量将它搬上去,只为了挡住自己的孩子的。

    爱是这个世界最有力量的东西。

    而母爱,更是将这种力量发挥到极致。

    屋内,所有人都开始沉默下来。

    小世子更是仿佛了卸去了所有力气般,脸色变得惨白,甚至一度失语。

    倒是舒侯爷老泪纵横,颓唐的跪在地上大喊:“慧儿,你这是要让为夫惭愧而终啊!”

    一瞬间,情绪升级到极致。

    孟漓禾却忽然话锋一转,声音一厉:“可是你呢?你的娘亲用生命换来的命,就是被你这样践踏的吗?你如此不珍惜她拼了性命换来的命,你来告诉大家,你到了阴曹地府,到底有何脸面见她!”

    终于,小世子双腿一弯,悲痛的跪在地上:“娘亲,我对不起你!孩儿一定好好活,你在天之灵,安息吧。”

    孟漓禾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然而,心情却异常的沉重。

    这份母爱太伟大。

    相比于这些为了一个爵位而互相残杀的人们。

    真是何其讽刺。

    为了地位,为了钱财,到头来,却孤老至死,何必?

    孟漓禾再也看不下去。

    既然小世子已经没有了自杀的念头,她的目的也已达到。

    所以,当即就要和宇文澈转身离去。

    然而,脚步才挪了半分,就听舒侯爷忽然开口道:“王爷,王妃,下官有罪要认。”

    孟漓禾顿住脚步。

    其实以她现在的心情,对于他的罪行,她当真想要请他自己去和官府承认。

    但是,看了一眼在一旁站立的凌霄,想了想,还是对宇文澈点了点头。

    “说吧。”宇文澈毕竟是王爷,由他来首肯自然是最合适。

    舒侯爷闻言,仿佛松了一口气。

    接着,才说道:“其实下官还有一个儿子流落在民间不知所踪,他才是下官真正的睿儿。”

    孟漓禾眯了眯眼,饶是她已经有心理准备,但是听到这句话时,心里还是有些被惊到。

    凌霄并未抬头,只是下意识将拳攥了起来。

    只有小世子十分惊讶:“爹爹,你说什么?我还有一个大哥?你不是说睿哥哥已经去世了么?”

    舒侯爷转头看向他:“死去的睿儿,并非是你的亲生大哥,你的亲生大哥,如今应该还活着,只是,爹爹找了这么多年,也找不到他。”

    小世子脸上充满疑惑:“爹爹,这到底怎么回事?”

    舒侯爷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然儿,爹爹不是你心目中那个值得尊重的人,爹爹知道说出来会让你失望,但是经过你母亲离世,爹爹也彻底想通了,这件事闷在了心里二十年,是时候解脱了。”

    小世子皱了皱眉,心却沉了下去。

    他虽然年纪尚轻,但并不是不懂一些事情。

    尤其是从小就长在这种大户大家里,何况这些年,他一直也听过许多流言蜚语。

    只是,他从来不相信这些是真的而已。

    所以,一时间也沉默下来,同时,也开始紧张起来。

    父亲一直是他敬仰的对象,哪怕他和娘亲并不怎么恩爱。

    但他对自己很好很好,对娘亲也是私底下很关心。

    他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到底要告诉他怎样一个故事,只能沉默的等待。

    舒侯爷也不再看任何人,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当年,我得知慧儿平安生下一子,十分高兴,为了安全起见,带着家里的大夫过去。然而,在大夫检查完睿儿后,却被告知,睿王天生就有一种病,不会活过三岁。我当时仿如晴天霹雳,十分痛心我那可怜的孩子。可是,我又猛然想到,大哥根本没有生育能力,而且害我夫人从马车摔下,睿儿如果死了,到时候岂不是爵位由他继承,我不甘心,我怎么甘心!他害我妻儿不说,还妄图用其他血脉获取爵位,既然他可以这样,我为什么不可以?”

    “于是,你就将对方那户人家的婴儿掉包了?”孟漓禾听到此,已经完全想明白她当初的疑惑点。

    虽然知道不该打断他的话,但是,还是忍不住问出声。

    “对。”舒侯爷没有否认,“我的确把婴儿换了,不过也不是掉包,那个孩子的父亲知道,我给了他一大笔钱,让他隐瞒此事,也许诺让他的孩子出人头地,也请他好好善待我的孩子三年,然后好生送他离开。”

    听到此,凌霄冷哼一声:“抛弃自己孩子的人,有什么资格说那是你的孩子。”

    舒侯爷一愣,对于凌霄的话有些惊讶,然而,此时脑子都沉浸在往事中,倒是没有往更深的地方去想。

    只是自嘲般点点头:“对,我的确不配做他的父亲。后来,不知为何,我的夫人开始怀疑,暗地里也开始调查,为了让她不将事情捅出,不把孩子再带回来,我只好让那户人家赶紧离开,离的越远越好。可是,我后来派去寻找的人,却告诉我,那对夫妻不知为何被杀害,我的孩子被人救走,而且活过了三岁。可是,我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了。”

    “呵。事到如今,还在说假话。”凌霄一声极度讽刺的声音传来。

    舒侯爷却断然反驳道:“我没有!我说的句句属实,所以,王爷,王妃,我有个不情之请,事关我儿舒睿,还请王爷王妃成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