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48章 没羞没臊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怎么了?他还有没有救?”眼见孟漓禾颜色十分难看,凌霄忍不住紧张的问道。

    孟漓禾皱皱眉:“呼吸和脉搏都十分虚弱,心跳也很缓慢,非常危险。”

    “那怎么办!”舒侯爷此时已经面临崩溃,他已经失去了妻子,不能再失去儿子。

    所以,一下跪在地上:“王妃,求求你救救我的儿子,下官就算做牛做马,也会报答你。”

    “先别说了。”孟漓禾此时哪里听得进去这些。

    不再多犹豫,便将双手按于小世子的左胸口之上。

    事已至此,只能尽快做心肺复苏了。

    这山洞本就不宽敞,加上他又在那狭窄的地方不知道已经呆了多久。

    明显,这就是缺氧所致。

    目前看起来,已经重度昏迷,如果再不救,就真的再也抢救不过来了。

    然而,对胸的按压已经持续几分钟,心脏依然没有恢复到有力的跳动。

    孟漓禾的汗水从脸颊流下,不行,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所以,看了一眼宇文澈,孟漓禾还是咬了咬牙。

    一直在身边陪同的身边的宇文澈一怔,他并不懂医,所以能做的只是在旁边守护。

    可是,孟漓禾为何在抢救人之时,会看他一眼?

    然而,正在莫名之时,却见孟漓禾忽然深吸一口气,之后,竟是扒开小世子的嘴,对着那张嘴……吻了下去!

    心里顿时像打翻了那陈年老醋缸。

    那都不只是一个酸爽了得。

    虽然,这只是个九岁的孩子,但是,也是个男人吧!

    “你在做什么?”宇文澈冷冷逼问。

    要不是尚存一丝理智,他此刻简直要冲过去。

    “人工呼吸。”孟漓禾抬头匆忙解释完,又深吸一口气,如法炮制的再次朝那张嘴吹起气来。

    虽然并不懂人工呼吸是什么鬼。

    但字面意思,也让他们理解,这大概是在辅助病人呼吸的一种方式。

    只是,这种方式,到底是谁发明出来的?

    是神医么?

    不行,为什么他十分想要去决斗!

    凌霄也皱起眉,他猜得到宇文澈一定会不爽,但是,事关重大,他也只好时刻防备。

    这种时候,绝对不能因为任何事,耽误小世子的命。

    只不过,宇文澈就算再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被腌成酸菜了,但到底还是懂得何为大局为重,所以,最终,仅仅背转过身。

    因为,实在看不下去!

    没办法,我们的古代男人覃大王爷,就是这么可怜。

    默默为他点蜡吧。

    终于,不知道过了多久,孟漓禾又是人工呼吸,又是心脏按压,直累的后背的汗都已经将衣衫浸透。

    这小世子的心跳和呼吸,才终于恢复了过来。

    孟漓禾长舒一口气,累的几乎往身后一瘫。

    管它后面是什么,真的没有力气了。

    凌霄见状,迅速瞬移到她身后,一把将她拖住,让她靠在自己的身上。

    于是,听到身后没有了动静的宇文澈,一回头,看到的就是自家媳妇,又被别的男人抱在怀里的情景。

    顿时就炸了炸了炸了!

    好在孟漓禾及时发现这一情况,尽管再累,还是坚定的从地上爬起,走到宇文澈的身边。

    真是模范王妃,十分值得夸奖。

    不过,虽然依然有些不爽,但眼见媳妇这么累,宇文澈还是将她揽过来,让她靠在自己身上。

    孟漓禾终于勾起了嘴角,她就知道。

    小世子虽然依然没有醒来,但是已经有了要苏醒的迹象。

    众人也均放下心来,好歹,保住了一条命。

    舒侯爷感激涕零,跪在地上不断嗑着头。

    “起来吧。”孟漓禾实在不喜欢受这种礼,“大家还要保存体力,一会雨停了要赶紧下山去。”

    舒侯爷也不再坚持,看了看自己的儿子,此时已经被那个名为凌霄的人抱在怀里。

    不知为何,眼里竟然有些湿润。

    如果睿儿可以找到的话,应该也是这么大。

    如果两兄弟可以在一起,也会是这样温馨的画面吧。

    想到此,心里更加一阵难受,干脆坐回到舒夫人的身边。

    握起她已经冰凉的手,老泪纵横:“夫人,你看我真的把然儿找回来了,接着,我也会继续找睿儿,一定会带他来见你。是我对不起你们母子,等我找到他,就去下面陪你。”

    凌霄的眼眸闪了又闪,只是默默将怀里的然儿抱紧,并且脱下自己的外衣,为他披在身上。

    众人只当舒侯爷是悲痛欲绝,所以在语无伦次。

    毕竟,任谁都知道,他的大儿子舒睿,已经死了十一年了。

    然而,孟漓禾却默默的看向凌霄,心里那个原本觉得不可思议的念头,却越发冒出来。

    她还从来没听过凌霄谈起他的父母。

    只知道,凌霄阁原阁主是他的干爹,所以,将凌霄阁传于他。

    会不会,当真有什么隐情呢?

    那个舒大爷不是说,死去的睿儿不管从什么地方看,都不像舒家人么?

    而如今,在她看过舒夫人和小世子之后,当真是越发觉得,如果这四个人是一家人,大概没有人会怀疑。

    因为,这小世子的长相,简直就是小版的凌霄。

    再看凌霄诸多反应,虽然不知道当年到底发生过什么,但是她觉得,真相离她所猜想,也大概**不离十。

    只是不知道的是,如果真的是那样,为什么凌霄闭口不谈呢?

    而且,似乎一点都没有认舒侯爷的打算。

    罢了,孟漓禾将身子往身后宇文澈的怀里一瘫,她太累了,还是暂时先不想了,相信凌霄会自己考虑清楚。

    午后的雨来的快去的也快。

    一个时辰之后,天空便再次放晴。

    舒夫人的遗体和小世子,也被顺利带回了舒府。

    因为小世子并不会再有什么生命危险,所以,也便交由府上的太医去照看。

    毕竟,某王爷,自从山上回来,还一直闷闷不乐呢!

    那必须不能再过于靠近小世子。

    因为这个男人的心里,只有他和别的男人这样的区别。

    管你是九岁还是九十岁。

    不过,即使回到了舒府,作为王爷,还是有很多事需要帮忙照看。

    所以,一直到夜幕降临,上床休息之前,孟漓禾都没找到机会和宇文澈在私底下多说上几句。

    也是惨。

    毕竟,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不和解。

    躲在那小黑屋大床上谈和解,很有可能状况十分惨烈。

    然而,又有什么办法呢?

    虽然自己没错,但也要照顾对方的情绪。

    因为,不管她自己多不开心,宇文澈可从来没有忽略过呢。

    所以,带着一些微微的忐忑,孟漓禾还是主动解释道:“澈,那个人工呼吸,是急救措施,如果我不那样,小世子可能就会死,你可以理解吧?”

    宇文澈躺在床上闭着眼:“嗯。”

    孟漓禾撇撇嘴,果然玩起了傲娇。

    眼珠一转又说道:“既然你不吃醋了就好,忙了一天也累了,咱们快睡吧。”

    说着,便赶紧转过身,闭上眼。

    身后,宇文澈的声音却再次传来:“我的王妃,理解和吃醋有关吗?”

    孟漓禾顿时瞪大眼,转回头无辜的看他:“理解了不就不吃醋了?”

    宇文澈挑挑眉:“那我要是哪天昏迷了,被别人吻了,你不生气吗?”

    孟漓禾顿时怒目而视:“我靠,谁敢!我杀了她!”

    宇文澈嘴角勾了勾:“所以喽?”

    “这个……”孟漓禾顿时语塞,“不过我不是吻啊,性质不一样吧。”

    宇文澈显然不同意:“都是嘴唇相碰,有什么实质性区别吗?”

    孟漓禾略纠结,表面上是差不多,但本质却不同啊。

    然而,宇文澈又接着说道:“而且我那假设中,我还是被动的,你都忍受不了,何况你还是主动的。”

    “我……”孟漓禾简直一口老血喷出口,“但我不会生你的气啊。”

    “我也没有生你的气,我只是吃醋啊。”宇文澈回答的理直气壮。

    孟漓禾:

    这么强势的表达吃醋的办法,她真的是败了。

    所以……

    “你还是直接说吧,绕了这么多弯,到底想干嘛?”

    宇文澈嘴角一扬:“这么了解我?”

    “废话。”孟漓禾翻了个白眼,说来说去,怎么都说不通,还不是心里有什么想法?

    宇文澈倏地一跃而起,从枕头底下摸出一本书,挑挑眉:“学习一个新姿势?”

    孟漓禾:……

    她就知道这个家伙不会提出什么好的见解。

    然而,还是低估了他对于这本书的执念!

    这种时时刻刻将这种书藏在枕头底下的行为……

    到底是怎么和一个以冷情著称的王爷划上等号的。

    简直是过分啊!

    然而,尽管心里充满了碎碎念,表情也是嫌弃无比,但最后还是乖乖就范,就这样睁着眼跳进了对方温柔的陷阱。

    从此开始了这个没羞没臊的夜晚。

    这简直,就是一个小世子引发的血案。

    可惨。

    毕竟那动静足足让暗卫们退了再退。

    也是不容易。

    所以,为了救这个小世子,某王妃也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只不过,到底是惨痛还是享受就不得而知了。

    然而,让两人没有想到的是,天还没有亮,舒府便开始鸡飞狗跳,好不喧闹。

    宇文澈不由朝外喊道:“夜,出了什么事?”

    “回王爷,是小世子出了事。”

    孟漓禾顿时心里一跳,几乎是一瞬间清醒:“小世子出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