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1章 皇后赏赐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不解的翻着这本奇怪的书。

    书上的“字”龙飞凤舞,看起来十分无序。

    虽是在纸上,却似飞起来一般,让人眼花缭乱。

    但仔细看,却看得出似乎一列一列有着自己的规律排列。

    只是,孟漓禾看不懂罢了。

    记忆里,孟漓禾这个公主,并不认得这些字,而且,这字应该也不属于这个时代的繁体字。

    那,又是什么呢?

    这本书到底有什么来历,为何会出现在自己的嫁妆里呢?

    孟漓禾紧紧的皱着眉头,百思不得其解。

    门口,豆蔻却忽然快步跑进。

    “公主,公主。”

    来的正好,孟漓禾赶紧一把拉过豆蔻:“豆蔻,你过来瞧瞧,认不认得这些字?”

    豆蔻愣了一下,头都没低一下:“公主,奴婢并不认识字呀,你以前不是还常常说要教奴婢写字,你忘了吗?”

    “哦。”孟漓禾失落了一下,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自从穿越之后,虽然还保有原主的记忆,但是好像因为被自己的记忆涌入,之前那些记忆,如果不是有针对的去想,好像也不怎么太想的起来。

    果然是别人的东西啊……

    孟漓禾犹自感叹。

    半响,忽然回神:“对了豆蔻,你方才慌慌张张的跑进来,出了什么事吗?”

    豆蔻这才一拍脑门,赶紧道:“呀,奴婢都忘了!公主,现在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要听哪个?”

    孟漓禾好笑,这个小丫鬟,倒还卖起关子来了。

    “坏消息。”

    “哦。”豆蔻怏怏开口,“坏消息是,听说那个表小姐,今天一早就去王爷的倚栏院等王爷,这会王爷想必要下朝回来了,奴婢猜想,她肯定是去说公主坏话了。”

    赵雪莹?

    孟漓禾这才想起来,昨日好像是给她的催眠加的太深了。

    竟是今日一早才起来么?

    想必也是拉空了身子,底子太虚了。

    想到昨天她那副惨样……

    也不知道,这身子洗干净了没有。

    想着,竟是笑出了声。

    “公主……”豆蔻迟疑的叫了一声。

    她这个公主真是越来越难捉摸了,这表小姐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灯,肯定还要再找麻烦,这到底有什么好笑的嘛!

    孟漓禾清了清嗓子,压下了笑意,嘴角却依然带着几丝笑意的开口:“那好消息是什么?”

    闻言,豆蔻却忽然凑近孟漓禾。

    “公主,奴婢刚刚听到管家在门口接待公公,说是有皇后娘娘给公主的赏赐。”

    赏赐?

    孟漓禾却眉目一冷:“知道是什么东西吗?”

    她可不信,皇后娘娘对自己会有什么好心。

    豆蔻一愣,这公主怎么遇到赏赐又这么不高兴了。

    然而,也只好摇摇头:“奴婢听到就赶紧跑过来了,不知道是什么赏赐。”

    孟漓禾冷哼一声:“等着吧。”

    不出片刻,管家果然带着赏赐的两个美人出现在孟漓禾的面前。

    豆蔻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公主到底为啥冷下了脸。

    诧异的看着公主,她的公主啥时候有这种未卜先知的能力了?

    离合院,孟漓禾看着眼前的“赐品”,冷笑不语。

    赏赐东西都不敢让公公直接送上前,而是送了就走,这是怕被自己顶回去么?

    真是可笑。

    管家擦擦额角的冷汗,暗骂这个皇后真的是恶毒的同时,低声劝解道:“王妃,方才公公说皇后娘娘是体谅您初来乍到,所以赐予你和王爷的。不过老奴觉得虽然皇后娘娘之意难为,王妃完全可以自己留下,毕竟王爷也不一定想要……”

    听着管家的话,孟漓禾眼珠转了转。

    忽然,嘴角浮出一个神秘莫测的笑。

    “管家大叔,王爷回来了吗?”

    管家一愣,赶紧回答:“奴才方才进离合居时,似乎听到门外,王爷的马车到了。”

    孟漓禾笑意更浓:“那,你等下,就送去给王爷吧。”

    管家眼珠瞬间瞪圆:“王妃,这……”

    倚栏院。

    宇文澈面色冰冷。

    宇文峯紧皱眉头。

    两个人一同往倚栏院走去。

    宇文峯思前想后,还是压低声音开口:“二哥,我看不如一会我们……”

    然而,宇文峯一句话还未说完。

    只听,倚栏院门外,一声夸张的大叫传来。

    “表哥!”

    宇文峯顿时住了嘴,顺声望去,只见倚栏院门口,赵雪莹正眼睛亮晶晶,似乎含着泪珠的望着宇文澈。

    一身鲜黄的衣服,分外惹眼。

    然而,宇文峯却顿时想到了昨日那黄色的汤汁……

    甚至随即感觉到那股子恶臭又在身边萦绕。

    顿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赶紧压抑住即将来临的干呕,转回头,咳咳两下。

    这个表妹他以前不是没见过,每隔那么两三天,就会给宇文澈送各种补品,号称是亲手所炖。

    他自己之前还吃过,如今想起来……

    “呕。”一声。

    干呕还是没忍住。

    宇文澈冷冷的向赵雪莹扫视过去,神色有着显而易见的不耐。

    “病,好了?”

    赵雪莹脸色一僵,随即想到,今晨小玉对自己的描述。

    虽然小玉只是说了一点,但可想而知,昨日自己肯定是丢了脸。

    都是那个孟漓禾!

    想及此,赵雪莹忽然抽泣一声:“表哥,我昨日得的根本不是病,一切都是孟漓禾搞的鬼,她阴险毒辣,故意让我在大家面前出丑,表哥,你可为我做主啊,不然以后,我还怎么操持王府大小事啊……”

    说着,竟是越来越伤心,最后痛哭了起来。

    往日,她不是没哭过,宇文澈每每都会随了她去。

    她知道,表哥定是舍不得她哭!

    所以,愈发哭的动容起来。

    以至于,特意上好的妆容,哭花了脸却不知道。

    宇文澈眼里的冷意更甚。

    他,最烦的就是女人哭。

    非常烦。

    若不是这个女人是他的表妹,他一定一脚踹飞。

    所以每逢她哭,无论什么事,他都趁早应了她好打发走。

    可是今日……

    “既然无法操持,你便交给王妃打理吧。”

    赵雪莹愣在当场。

    什么?

    她不会听错吧?

    表哥真的要让王府给那个孟漓禾打理?

    他不是已经让孟漓禾搬出倚栏院了么?

    虽说,自古王妃一般都有自己独立的院子,为了方便,日后王爷纳妾时,可随时走动。

    但,新婚伊始,便封了院,这不是代表,表哥并没有多喜欢孟漓禾吗?

    为什么,还会要收回她的掌家大权?

    难不成,是自己昨日做的太过分了?

    想着,赵雪莹心里一惊,她可不能让表哥生气。

    虽然,以现在的情况,王妃之位与她无缘了,但她自小便喜欢表哥,哪怕只是做个侧妃她也甘愿!

    而且,那个孟漓禾……

    “表哥,你不要被那个孟漓禾迷惑了,这个女人一定会妖法,不然我怎么会那么容易受制于她?表哥,不如我请个大师……”

    “赵雪莹!”宇文澈忽然打断她的话,脸色骤然冰冷,“从现在开始,你吧嘴闭的牢牢的,不许再谈论任何昨日之事,否则,别怪我将你永远关在莹雪院。”

    赵雪莹顿时身体僵住,她的表哥,竟然这么维护那个女人了?

    方要不甘的再次开口,却听到身后,管家忽然拜见。

    宇文澈将威胁赵雪莹的目光收回,扭过头看着管家的方向,神情莫测。

    “你是说,这是王妃吩咐的?”

    管家低着头诺诺道:“是。”

    宇文澈视线绕过管家,看向管家身后。

    管家连忙把头低的不能再低,不用看,他也知道,伺候了多少年的主子,如今肯定是一个可以杀人的目光。

    心里却不由呐喊,王妃娘娘亲祖宗啊!

    您这是干嘛呀!

    宇文峯好笑的观望着。

    今天还真是热闹。

    皇后娘娘竟然以王妃缺丫鬟为名,赐了两个丫鬟过来?

    这两个丫鬟衣着暴露的都可以堪比怡红院的姑娘了,皇后的用意也做的太明显了吧?

    这个孟漓禾想必也是知道皇后的真正用意,大概就是整治不了孟漓禾,便给她送来添堵的。

    然而,她却直接送到了二哥这?

    如今看来,不知道是谁更堵喽!

    将视线从两个丫鬟胸前露出那两半团白肉移开,宇文峯好笑的看向宇文澈。

    他现在就想看看,宇文澈到底什么心情。

    然而,却发现,宇文澈一贯冰冷的脸颊忽然露出了一抹笑。

    “很好,留下吧。”

    宇文澈说完,便转身进了屋。

    身后,宇文峯却惊出了一身冷汗。

    天,他二哥笑了!

    所谓反常即为妖。

    他这是怒极反笑,还是气急攻心了?

    那脸明明是笑着,但是却觉得比冰块脸还惊心好吗?

    真是吓死人了!

    他要赶紧进去看看。

    想着,便也大步追了进去。

    而同样看到宇文澈笑的赵雪莹,此时却被嫉妒攻了心。

    她那万年不变的表哥,对着两个美人笑了!

    是因为这是王妃送来的吗?

    孟漓禾,你还真是善解人意。

    竟然大婚刚过,就肯送丈夫美人作伴!

    想笼络住宇文澈,竟然不惜用这种手段。

    果然,是至贱的女人。

    但是,她可绝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表哥被孟漓禾迷惑之后,还被这两个妖女迷惑。

    当即,微微一笑,对着管家开口:“管家,这两人初来,想必不懂规矩,不如放到我那调教几日,再送来伺候表哥吧。”

    管家倒是松了一口气,这个表小姐,这次貌似无意办了一件好事啊……

    赶紧连连应声,方要离开。

    却听屋内,宇文澈的吩咐传来。

    “去将王妃请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