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45章 兄弟对峙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你不要含血喷人,你有什么证据证明然儿是被我绑架的?”屋内,舒大爷的声音带着阴冷,亦有些怒气十足。

    紧接着,舒侯爷亦不甘示弱回道:“还用证据吗?这些年我们不是心知肚明吗?”

    院中,几个人此时,已经彻底没有了要推门而入的打算。

    看来,孟漓禾之前猜的完全没有错,这个舒侯爷对于他的兄长,比任何人都清楚。

    只是,虽然他们无意掺和进去这家庭恩怨。

    如今,也是回头不得了。

    所以,也只好站在这里,静静听下去。

    很快,舒大爷一声冷笑传来:“呵,心知肚明?你这是承认我的宁儿是被你所害么?”

    “宁儿?你还好意思说宁儿,那是你亲生的么?”舒侯爷冷冷反问,“妄图让他人血脉继承我舒家爵位?妄想!”

    “所以你就杀了他?”舒大爷显然已经气急。

    “那我的睿儿呢?你敢说不是被你所害?从他还在腹中之时,他们母子就被你设计的意外差点一尸两命,即使后来侥幸活下来了,最终还是免不了你的毒手,他才不到十岁啊!你怎么下的去手!这个爵位,你就这么想要?那我偏偏不如你的愿!”舒侯爷明显更加气愤,每一句都带着质问。

    孟漓禾即使在院中,都能感受到那滔天的怒火。

    而听到这话,也忍不住后背一阵阵发冷。

    亲兄弟,为了爵位,互相残害对方的子嗣?

    这还有没有亲情可言,还有没有一点良知了?

    宇文澈伸过一只手,将她轻轻揽在自己怀里,也是无声的叹了一口气。

    一旁,凌霄神色冰冷,脸上没有一丝温度。

    却听里面舒大爷再次喊道:“睿儿是你亲生?他身上可有半分像你的地方?你不是也一样为了爵位不择手段,又有什么资格指责我?”

    不知为何,一时间,屋子里竟然静默下来。

    慢慢的,只有舒侯爷喃喃道:“睿儿,我的睿儿……我已经没有睿儿了,你把然儿还给我好吗?他真的是舒家的血脉啊!”

    形势竟然发生如此突然的变化。

    听着他那完全可以称之为悲伤,甚至带着示弱的求饶,孟漓禾都感觉到心里一紧。

    这个舒侯爷当真是很爱他那早年夭折的睿儿吧,不然,不会只是这样一提,就仿佛抽掉了身上所有的戾气。

    接着,再次传来舒大爷的冷笑声,只是这笑声却带了一丝说不清的残忍。

    “二弟,我方才已经说了,然儿的事和我无关。”

    “你!”屋内,舒侯爷猛地抬起头,双眼逼视着他,“你真的要赶尽杀绝?他也是你的亲侄儿啊!”

    舒大爷眼眸闪动,手指微微动了动,然而,最终却还是避开他的注视,转过身,闭上眼道:“二弟,我劝你还是赶紧去筹钱,时间可是所剩不多了。”

    舒侯爷的心彻底沉了下去,咬牙切齿道:“你真狠,你早就算计到,覃王在此,所以那些人即使有银子,这会也要装的没有多少富余,无法借于我对不对!”

    他奔波了一夜,别说五百两黄金,能拿出五十两银子借给他的都寥寥无几。

    这个人,当真是算计的够深。

    “我早就说了,这些事情和我无关,你怎么就不信呢?”舒大爷睁开眼,眼里最后一丝不忍也消失殆尽。

    “因为你不可信!”忽然,门被大力推开。

    门口处,宇文澈、孟漓禾与凌霄三人共同出现在门口。

    舒侯爷和舒大爷两个人同时一愣。

    “王……王爷,王妃,你们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没有人通报?”没想到,倒是舒大爷先开了口。

    不过,脸色一瞬间有些白,显然是受到了一些惊吓。

    孟漓禾方要开口,却见舒侯爷望着一处发呆,不由顺着他的视线扭过头。

    咦,他看的是凌霄?

    眼睛不知为何忽然一亮。

    对啊!

    她之前一直觉得这个舒侯爷面容很熟悉,这样想来,是和凌霄的面容有几分相似。

    不过……

    孟漓禾晃晃头,这应该只是巧合吧?

    然而,却见舒侯爷猛的上前两步,仍旧紧紧的盯着凌霄道:“你是谁?”

    此时,屋子里为数不多的几个人全部朝凌霄望去。

    就连舒大爷,在看到凌霄的那一霎那都明显有点惊讶。

    只有凌霄神色平淡,竟是一改在院中激动的模样,淡淡道:“我是王爷和王妃的属下。”

    “哦。”舒侯爷点点头,却又摇了摇头,仿佛在思索着什么,面容上看上去十分纠结。

    孟漓禾心中的诧异越发变大。

    这舒侯爷的反应也太奇怪了吧?

    孰料,紧接着,舒侯爷竟然再次问道:“本侯是否可问问,少侠今年多大年纪?”

    “二十岁。”凌霄继续回答。

    “你也二十岁?那你可有父母?”舒侯爷闻言忽然激动起来,不过忽觉自己言语有失,赶紧解释道,“我是说,你的父母还在世吗?”

    凌霄眯了眯眼,刚要开口,却听舒大爷忽然冷冷说道:“二弟,你不会是想到了睿儿吧,他和睿儿是同龄,但样貌无半点相似,而且大家亲眼见过他的尸首,你也别要失去然儿了,又随便将一个二十岁的人就认儿子。”

    话语不乏尖酸和刻薄。

    孟漓禾不由微微摇头,这个人当真已经为了爵位丧失了一切了。

    连她这个旁观者都看不下去了!

    然而,却未想凌霄也随之接了口:“您大可放心,我对爵位没有半点兴趣,尤其……是舒家的。”

    “你好大的胆子。”舒大爷紧锁眉头。

    不过一个王爷属下而已,便这样无法无天了么?

    他们这可是世袭爵位,那是有着无限荣耀,以及崇高地位的。

    恐怕,就连覃王也不会这样对他们说话吧!

    这简直就是侮辱!

    而眼看这人一副要发难凌霄的架势,虽然也知道凌霄的话说的太不客气,但是,她了解凌霄,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隐情。

    所以,眼下出于对凌霄的保护,她直接站出来开口道:“本王妃觉得,你才是好大的胆子,竟然绑架自己的弟妹和亲侄子!”

    舒大爷明显一愣。

    方才,孟漓禾进来之时,口中说的那句话,明显针对他,所以当时,他的确是有些心惊。

    但是,经历了这么一个小插曲,孟漓禾也一直并未开口,所以让他放下了许多警惕。

    如今,听到这一句,果然心里再次一跳,脸上装出恭敬的样子道:“回王妃,草民不知道王妃方才在门外听到了什么,不过。相信王妃有所误会,对于这些事,草民完全不知。”

    孟漓禾早就知道他会抵赖。

    所以,冷冷一哼道:“本王妃如果没有点证据,怎会如此肯定?”

    说着,头微微一扭:“胥,扔过来。”

    舒大爷下意识朝孟漓禾身后张望,却只见一个人影一晃,并未看清楚人,就听“咣当”一声。

    低头一看,便只见一双鞋子扔在自己的面前。

    不由皱起眉:“王妃,您让人拿草民的鞋子来,是何意?”

    孟漓禾勾了勾嘴角:“承认是你的鞋子就好。那接下来,你就来和本王妃解释一下,这鞋子上的红泥是哪里来的吧?”

    她方才等凌霄沐浴之时,派人特意去找了这双鞋子,很好的是,大概因为时间短,所以鞋子并未有来的及清洗,不过,却也没有丢掉,想来是当真没有觉得这会留下什么罪证。

    果然,舒大爷只是一愣,仔细瞧去,只见鞋子两侧的确沾了些泥土。

    不过,却也并没有什么担心,只是回道:“回王妃,这想来是草民与爱妾去进香时,在山上所沾染,王妃难道将此为证据?”

    孟漓禾却只是笑了笑,转头看向舒侯爷:“侯爷,本王妃有个不情之请。”

    舒侯爷自方才之后,目光便从凌霄身上离开,眉头也一直紧锁,这会听到孟漓禾的召唤才回神:“王妃请讲。”

    孟漓禾静默了一秒,还是说道:“可否请你将昨日收到的绑匪送来的信物,再次拿出来供本王妃一瞧?”

    舒侯爷这次当真是怔住,脸上也露出了极端痛苦的神情。

    不过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转身走到里屋,将那盒子拿了出来。

    颤抖的将盒子递给孟漓禾,舒侯爷直接倒退两步,他已经没有力气再多瞧一眼了。

    孟漓禾亦有些于心不忍,但是事已至此,她并没有其他办法。

    所以,也只好咬咬牙,将盒子打开,直接摆到当中道:“舒大爷,你应该知道盒子里的是什么吧?”

    舒大爷的目光亦未往盒内看,似乎也对此有些恐惧。

    只是,清了清喉咙,佯装平静道:“昨日听说了,是弟妹的手指。”

    此话一出,孟漓禾迅速感觉到屋内一股逼人的寒气。

    不由转头看向凌霄。

    只见他双手握拳,双眼紧紧的盯着盒子,整个人都仿若笼罩了一层乌云。

    几乎可以完全肯定,凌霄与舒家有什么关系了。

    不过,眼下,她还是要先将案子继续下去,所以说道:“那你可以看,她的手指上,有什么?”

    不懂孟漓禾到底在卖什么关子,但是事关她在指正自己,舒大爷还是朝里面望了一眼。

    然而,这一眼,却让他的脸迅速变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