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44章 小世子的下落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一跃而起:“不行!要赶紧去救小世子!”

    宇文澈顿时皱了眉:“小雨,你忘记方才答应了我什么?”

    “不,我没忘。”孟漓禾脸上焦急,“但是,我觉得这伙人,根本就是想要小世子的命,他多留在那一会就更危险一分。”

    “可是我们连他在哪都还不知道。”宇文澈可以说是一针见血。

    “但是不去查怎么知道?”孟漓禾依然不放弃,甚至说服宇文澈道,“也许他们藏的很深,所以很难找,但是去审问可疑人,这比只找人来的更快吧?”

    “可是谁是可疑人呢?”宇文澈反问他,“你想说,舒大爷有你所谓的作案动机,所以就可以随便审吗?他虽然并没有继承爵位,但也是开国侯的后代,享受朝廷俸禄,只是地位比开国侯低很多而已。但不代表,我们可以随便提审,尤其是我们。”

    孟漓禾这次当真愣住,的确啊。

    这如果是在现代,可以单凭作案动机,就可以审问,之后排除嫌疑或者定罪。

    可是,这里并非现代,而且这种有功之臣的后人,绝对是需要朝廷善待的对象。

    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都绝对不能做出可以被人诟病的事。

    而她,现在也只是觉得这个人有动机,以及陈年往事,让她不得不多想而已。

    然而,除此之外,一无所有。

    眼见她脸色黯淡下来,宇文澈也有些不忍,摸摸她的头道:“除非,你可以说服舒侯爷,令他请你帮忙审,这样就是他的意愿,而不是你的了。”

    孟漓禾:

    果然论腹黑,还是比不过宇文澈啊……

    看着这家伙除了调戏自己,基本都是一脸平静,好像对什么都不甚在意。

    其实,心里早就不知道转了多少个弯了。

    啧啧啧,这就是所谓的真人不露相吗?

    宇文澈一脸好笑的看着孟漓禾丰富多变的表情,对于她的有那么一丢带着崇拜的目光非常满意,所以,将她拉到自己怀里,温柔道:“所以,眼下的事就是先休息好,一切事情都要先等到舒侯爷回来。”

    孟漓禾终于不再反驳。

    既然这样,那就等舒侯爷吧。

    如果真的如她所想,相信对于舒大爷这个人,舒侯爷是最清楚不过了。

    那样的话,想要说服他,应该不会太难。

    所以,干脆就势窝在宇文澈的怀里,闭上眼。

    大概这个温暖的怀抱,一如既往的让她安心,所以,本以为自己要很久才能入睡的孟漓禾,竟然并没有用多久就沉沉睡去。

    一夜无梦。

    “醒了?”感觉到怀里的孟漓禾身子微动,宇文澈稍稍退开点距离。

    没办法,他的王妃早上醒来的一霎那,总是习惯性身子先动一会,像小猫一样慵懒着赖床。

    有时候甚至下意识伸展一下四肢,才会慢慢睁开眼。

    让他多次觉得,这女人是不是哪里来的猫妖,因为,实在是太像了。

    尤其是那一双小猫爪,每次都在他身上撩的风生水起。

    也难怪他频频忍不住。

    然而,最郁闷的是,一般在早上,这女人绝对是负责撩不负责灭的。

    所以,他只好保持一定距离。

    孟漓禾听到声音终于睁开眼:“侯爷回来了吗?”

    宇文澈眼睛一眯,脸上带着几许不快:“我的王妃,醒来第一件事就是问别的男人?”

    “噗。”孟漓禾直接笑出声,“你这个飞醋吃的也太离谱了吧。那可是个大叔啊!”

    “是个风姿犹存的大叔。”宇文澈补充道。

    孟漓禾:“……你不是说真的吧?”

    宇文澈挑挑眉,不置可否。

    孟漓禾当场石化,她真的是低估了这个家伙的占有欲,可怕。

    然而,还是特别没出息的凑过去给了个香吻安抚,简直堕落的一塌糊涂,完全没眼看。

    总之,最终覃大王爷终于满面春风的从屋中走出。

    却不知,院内,有个人的脸色却是截然与他相反。

    “天哪,凌霄?你怎么在这?”孟漓禾一从屋内走出,便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赶紧三两步跑过去,上下打量着。

    她还从未见凌霄这么狼狈的样子,这是去土里滚了一圈吗?

    “收到你的消息,赶过来看看,能不能帮上忙。”凌霄回道,神色些有些许疲惫。

    孟漓禾皱皱眉,这家伙果然是累了吗?

    竟然都没有和她开玩笑。

    还真有些不适应。

    不过,她倒是也巴不得,毕竟这家伙一贯玩笑没什么分寸,如今宇文澈这个大醋坛子酿的醋越发酸爽,最好还是不要轻易碰才是。

    只是,她还是有些惊讶,所以继续问道:“可是你不是在京城吗?这才一夜的时间就赶过来了?不可能吧?”

    凌霄拍了拍身后的马:“为了赶时间,我翻了一座山。”

    孟漓禾:

    她记得他们来的时候,根本就是只有一条路走。

    所以说,所谓的翻山,其实根本没有路可以走吧?

    不由皱了皱眉,心里有些奇怪。

    这凌霄的举动,似乎有些反常。

    一个绑架案而已,和他没有任何关系,甚至可以说,都牵扯不到孟漓禾自己。

    实在没有什么原因,可以让他一夜翻山越岭来此。

    何况,朝廷中本来还有事情在拜托他。

    “你放心,京城的事,我已经派了最信任的人在守着,不会有事。”凌霄见她疑惑,赶紧解释道。

    孟漓禾点点头,不过,终究还是没有直接问出心里真正的疑惑。

    毕竟,她现在更加担心小世子的情况。

    她需要赶紧去见舒侯爷。

    所以,对凌霄说道:“一路辛苦了,你先去沐浴更个衣吧。你看这一身红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刚从染坊出来。”

    凌霄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神情有些无奈:“哎,没办法,谁让这山上全部都是这种红色的泥土呢?”

    孟漓禾本已迈出去的脚瞬间一停,倏地转回头,紧紧的望着他:“你方才说什么?”

    凌霄一愣:“我说山上都是红土。”

    孟漓禾顿时眼前一亮,激动喊道:“哪座山,快告诉我!”

    凌霄几乎是吓了一跳:“山的名字我也不知道,就在此地的北部。”

    “我知道了!”孟漓禾开心不已。

    她终于知道,她到底忽略了什么了!

    幸亏凌霄的话提醒了她。

    所以,赶紧吩咐人去伺候凌霄梳洗后,便赶紧拉着宇文澈道:“澈,我知道小世子在哪了,我们去找侯爷!”

    宇文澈点点头,牵起她的手便要随她离去。

    然而,身后,凌霄却忽然开了口:“小世子在哪?”

    孟漓禾诧异回头,只见凌霄的神情是她从未见过的严肃,双手也在紧紧握着拳,仿佛在极力压抑着什么情绪。

    所以,虽然心里有些急,但面对好友的异样,孟漓禾还是转回身:“凌霄,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吗?你认识小世子?”

    因为凌霄的所有举动和神情,都看得出他在紧张。

    这是极度担心的表现。

    孟漓禾只能往这个方面去猜。

    然而,凌霄的眼眸闪了闪,却只是说了一句:“不认识。”便转头,跟着前来引路的侍女离开。

    孟漓禾眉头紧紧蹙起。

    她相信自己的直觉,凌霄的心里一定有什么事。

    所以,等到凌霄飞快沐浴完出来之事,便看到,孟漓禾与宇文澈依然在原地。

    不由有些怔住:“你们……没有去找侯……侯爷吗?”

    孟漓禾微微一笑:“这就去,方才有事耽搁了一下,你要不要一起去?”

    凌霄微微有些动容。

    这个孟漓禾,其实根本就是在等他。

    却大概看出自己的情绪,故意不提吧?

    心里有说不出的感动,最终只是点点头,随他们一起而去。

    孟漓禾也不再多问。

    以凌霄平日对她,早已不会故意隐瞒什么事。

    如果有什么是他不想说的,要不然就是对他十分重要的大事,要不然就是无法开口。

    所以,她不想勉强。

    而且,现在救小世子和其母要紧,她需要尽快见到舒侯爷。

    然而,没想到,他们方走到舒侯爷院外,却受到了阻挡。

    “王爷,王妃,侯爷吩咐了,任何人不得入内。”

    孟漓禾皱了皱眉。

    却听宇文澈道:“去禀告你们侯爷,就说本王有急事,事关他妻儿生死。”

    “这……”或许是宇文澈的威严震慑力太大,或许是这话也无端让人紧张,总之,那看守之人果然有些犹豫,然而,回头朝里张望了一下,还是道,“回王爷,可是侯爷刚刚吩咐了,就算是天大的事,这会也不能吵他。他与大爷正在谈事情。”

    孟漓禾立刻看向宇文澈。

    舒大爷也在?

    那不是刚好么?

    所谓知媳妇者相公也,宇文澈迅速领会了孟漓禾的含义,直接牵着她的手,二话不说往里闯:“我们进去。”

    “王……”身边,那侍卫的名字都还未叫完,声音便戛然而止。

    孟漓禾偷偷望了一眼,啧啧,还给人家点穴。

    宇文澈扬了扬眉,淡然如厮的与她一起走进院子身处。

    凌霄全程未发一言,只在身后默默跟着,脸色的神色却有为复杂。

    然而,还未走到屋子跟前,便听到一阵剧烈的争吵声。

    几个人脚步一停,然而,听到争吵内容时,却均是脸色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