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43章 王爷你的形象呢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简直欲哭无泪。

    回想往日,如果时间早点就罢了,但如果忙到这个时间再生龙活虎,那她第二天又要起不来了,所以,她才只好对宇文澈说自己生物钟到了,必须要睡觉,管他知不道生物钟到底是什么。

    总之,以往这会如果不是嘿嘿进行时,那她就是要义正言辞拒绝!

    不过说起来,今日这家伙也忙到这么晚呢。

    所以,孟漓禾眼珠一转,灵机一动道:“没办法,有事情要处理嘛,你看你不也是忙到这么晚?沐浴后还去关心事情进展,我怎么能这个时候睡去?”

    宇文澈点点头:“哦……”

    看起来,似乎对她的说法表示了赞同。

    然而,却接着说道:“我方才出去不是为了问事情进展,舒侯爷今晚去筹赎金,还未回府。”

    孟漓禾一愣:“那你去做什么了?”

    舒侯爷筹赎金她也是知道的,只是她还以为,方才已经回来,所以才有人前来通知宇文澈。

    宇文澈不紧不慢的从怀中掏出一个书本样子的东西,在孟漓禾眼前晃了晃:“去拿这个。”

    “这是什么?”孟漓禾奇怪的接过,然后,只是刚刚翻开,脸却瞬间红到爆炸!

    “你……你……你竟然……”孟漓禾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

    方才在小世子的屋子,她还以为这家伙只是随便一说。

    结果,竟然真的找人去照着画了一本?

    而且,还这么快?

    还能不能行了……

    “我一向说到办到,怎么样,是不是觉得你相公言出必行,很值得信任?”宇文澈挑挑眉,十分自我感觉良好。

    孟漓禾翻了个白眼:“是挺言出必行的,还挺行动迅速。”

    “我也没想到这么快。”宇文澈面不改色心不跳,甚至赞赏道,“我在外面欣赏了一会,觉得画的不错,比之前那本要生动。”

    孟漓禾:

    你竟然还看了一会?

    一个王爷拿着一本十八禁,站在院中,暗卫的众目睽睽下。

    请问,身为王爷的形象都不要了吗?

    虽然已经崩坏了许多,但是,也不带这么自暴自弃的吧?

    不过,她方才虽然只瞄了一眼,但是似乎是挺生动,而且这画风一看……

    所以,有气无力道:“你找苍画的吧?”

    宇文澈嘴角一勾:“我没有直接让他画,只不过吩咐他去找人临摹,至于他找了谁,我就不知道了。”

    孟漓禾抽抽嘴角,好腹黑。

    不过……

    孟漓禾试探着问:“你不会早就知道是谁在画我们的画书吧?”

    “你觉得呢?”宇文澈笑道,“不然,你以为如果背后有个为你天降菩萨的男人,我会只字不提?”

    孟漓禾:

    我的天,原来他真的早就知道!

    那自己费尽心机把苍弄来,好让他有机会画他俩的日常,岂不是这家伙也知道?

    啊啊啊,好羞耻。

    “你放心,这次临摹之后,他的画功会更加增强。”宇文澈嘴角露出一副坏笑,故意逗着她。

    孟漓禾用眼神控诉:“宇文澈,你真的没救了。”

    知道别人画自己,还帮助他练习一百零八式,你真的不怕画册上出现奇奇怪怪的东西吗?

    宇文澈终于好心一次:“放心吧,他知道分寸。就算我们真的实践一百零八式,他也应该会点到即止。”

    孟漓禾脸上快要滴血:“谁说要和你……”

    “你啊……”宇文澈径直打断道,“不然我临摹来干嘛,内容挺多,不错,够我们慢慢学习。”

    “你给我住嘴!”孟漓禾气急,一把将书扔到他头上,然后背转过身。

    懒得理你。

    宇文澈挑挑眉,完了,这是惹急了?

    所以,干脆从背后将她揽住,贴近她耳边轻声道:“害羞了?”

    耳部本就敏感,宇文澈又绝对有故意之嫌,所以孟漓禾顿时脸上更热,闭着眼道:“睡觉。”

    一声轻笑从宇文澈的嘴边发出。

    他的这只小猫,终于从一逗炸毛,被他养成一逗就娇羞了。

    真有成就感。

    简直比得了什么赏赐还要满足。

    没错,我们的覃大王爷某些时候就是这么的没出息。

    不过,他其实也是看她为这件事太过紧张了,所以,才故意逗逗她缓解一下情绪。

    不然,以她的性子,真的可能因为距离交赎金时间越近,越没办法安静下来。

    其实,如今形势紧急,即便被绑架的不是他们的亲人,他们也不可能真的有这个心情。

    所以,吻了吻她的额头:“不想听舒府的事了?”

    孟漓禾脸色不变,依然闭着眼,只是嘴巴却不满的微微翘起:“你又不想讲。”

    “傻瓜。”宇文澈温柔的将她的身子翻过来,“你要答应我,讲完好好睡觉,舒侯爷也不是简单之人,而且,说不定他知道背后之人是谁,总之一定不会坐以待毙,你不要把什么都揽在自己身上。”

    孟漓禾心里暖暖的。

    这个男人,其实最懂她。

    也知道,怎么最容易让她放松。

    虽然每次过程有些令人发指,但是,却都意外的有效果。

    所以,点点头:“好,我会在能力范围帮忙。”

    宇文澈温和一笑,这才拉起她的手讲了起来。

    原来,这舒家两兄弟,相差五岁。

    而按照殇庆国的律法,爵位的继承,正常的确应由长兄继承。

    但这其中还有一个例外。

    那就是,如果长兄未有子嗣,在上一代爵位继承人离世之前,可选择是长兄继承,之后传给次弟,还是直接由次弟继承。

    因为殇庆国的规定,没有后代,便会失去继承权,即使过继过来之子,也不会再按照原有的继承方位,最多实行降袭制。

    也就是说,一代比一代爵位要低,直至无。

    而这种情况,最大的隐患就是,长子无生育能力,不采取过继,而是以假乱真,拿孩子充当自己所生。

    这样,便会直接乱了血脉。

    而这个舒家恰恰就是这个原因。

    据说,如今这个舒大爷,当年结婚五年未得一子。

    娶妻纳妾不止二十房,也无济于事。

    基本上,就是男子这边的问题,大家也都心知肚明。

    所以,舒父自然也会担心此事发生,便干脆宣布:“谁先为他生下长孙,这爵位便传于谁。”

    而如今的舒侯爷,自然很快也到了适婚年龄。

    并且,仅仅娶了一房,也就是现在的妻子之后,不出半年,妻子就怀有了身孕。

    这让舒家上下都喜出望外,当然,除了舒家大哥,如今的舒大爷。

    而最离奇的是,这个舒大爷的其中一房小妾,竟然在五个月后,也被发现了怀孕。

    这里面的微妙之处便无需言说了。

    总之,就在舒侯爷之妻八个月身孕,由丫鬟陪同入庙上香祈福回来的途中,马在路上突然受到惊吓,将其妻抛出车外。

    要说也是她命大,到地上后立即便要生产,而刚巧不远处有一家的孕妇也要生产,那丈夫正好请了产婆进来。

    所以,那丈夫深觉救人要紧,干脆将舒侯爷的妻子带回。

    最终,两个孕妇均平安生下一儿。

    舒侯爷大喜,赏了许多银两,将妻儿带回。

    然而,故事到此,可以说只是开始。

    因为,虽然舒父早就有了之前的宣布,但毕竟还在世,因此,一直未正式传位。

    而两个儿子却先后均生下了儿子。

    却不幸的是,不知何故,均在未满十岁便夭折。

    甚至,外界一度称,这舒家先祖当年战争杀戮太多,后代受了诅咒,到了那一代,子孙不过十岁必死无疑。

    不管是疾病还是意外。

    不管有没有相信这个传言,但爱孙们的早夭,都足够让已经年迈的舒父伤心不已,最终,终于卧病在床,长病不起。

    不说以泪洗面,但却日渐消瘦,拒绝见人,显然对生活无望。

    而此时,小世子却在这个节骨眼,由舒侯爷的妻子生了下来。

    舒父终于有了一点起色,但不知为何,却在孩子刚生下来第三天,便宣布正式上报朝廷传位。

    之后,便下令严密保护小世子,总之,这小世子也倒是平安了这几年。

    而老开国侯终于离世,之后便是现在舒家两兄弟,分别为舒侯爷和舒大爷两个身份的存在。

    宇文澈终于将故事简单讲完,虽然只是寥寥几句,却也让孟漓禾觉得,事情真的是比她想象中还要复杂。

    首先,舒家大哥紧随其后怀孕太蹊跷。

    其次,马受惊也值得怀疑。

    之后,两个孩子在十岁前相继死去?

    这,真的是偶然吗?

    如果是,老开国侯为何下令严加保护呢。

    她可绝对不信什么诅咒。

    相信,真正有脑子的人,都不会相信。

    心里,隐隐有什么想法呼之欲出,可是,那想法太可怕,令她甚至不敢往深里去想。

    只是,如今这小世子也刚好快满十岁。

    想来,不管是谁,也是有心人在利用这一点在转移注意力吧。

    最终,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

    大家的舆论,也会更加偏向于那个诅咒。

    毕竟,她可是深切的认识到,迷信的可怕之处了。

    只是,这样想来,孟漓禾却是越发担心起来。

    如果当真有人利用诅咒,那不就是说,对这小世子,当真是起了杀心?

    那这小世子,岂不是真的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