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42章 奇怪的兄长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舒侯爷的眼睛顿时一眯,方要说出的话也因此而顿住。

    很快,门外便传来极快的脚步声,还未等看到人,便听到声音传来:“二弟,我听说然儿被绑架了?”

    接着,才见一身材高大,年纪较之舒侯爷更长一些的男子出现在屋内。

    这人看起来风尘仆仆,衣衫微微有些凌乱不说,连那鞋子上都沾着些红色的泥土。

    只是,让她有些奇怪的是,这个人嘴里虽然说着十分焦急的话,脸上也配合做着焦急的表情。

    可是不知道为何,那种焦急,却总让觉得没有到达心底。

    孟漓禾不由蹙了蹙眉,这就是方才那小厮口中的“大爷?”

    其实她一直对这个称呼感到十分奇怪。

    如今,听这人叫舒侯爷二弟,难道,他是这个舒侯爷的兄长?

    这就更奇怪了。

    按理来说,爵位应该由长兄继承吧?

    她原本还以为,这个舒侯爷就是长子,而听到的所谓“大爷”,只是什么亲戚呢。

    而不等她再往下细想,进来的中年男子显然已经看到他们,立即走到他们面前行礼道:“王爷,王妃恕罪,草民方才太过焦急,没有注意王爷王妃在此。”

    宇文澈面色未变:“无妨。正事要紧。”

    “是是。”这位舒大爷立即点头,又转回舒侯爷道,“二弟,你说我这才走了两天,怎么就发生这么大的事呢?怎么样,现在有什么线索吗?”

    舒大爷的目光如炬,仔细盯着舒侯爷。

    孟漓禾在一旁看着,却发现这个舒大爷在这一次,表情倒是认真起来,仿佛很想知道答案。

    出乎意料的是,舒侯爷竟然直接开口:“没有任何线索。”

    孟漓禾不由皱起眉,这两个人兄弟的相处实在太让人奇怪了。

    看着和谐,却总有让人感觉哪里透着违和。

    而且,其实现在并不算完全没有线索,为什么舒侯爷没有说下去了?

    不过,想来他自己的考量,孟漓禾便也不开口,只是下意识的看向宇文澈,宇文澈亦对她微微摇头,想来,所想和她完全一致。

    “哦,是这样。”舒大爷再次劝道,“不过二弟你也别急,他们绑架一定要银子吧,先筹给他们就是了。大哥自当鼎力支持,哪怕拿出全部家当也在所不惜!只要能保住然儿和弟妹的性命就好。”

    话音一落,却只见舒侯爷脸上并未因此有所感动,反倒闪出一丝狠意,望向舒大爷道:“大哥,你可知道他们要多少赎金?”

    “多少?”舒大爷问道。

    “五百两黄金。”舒侯爷嘴角带着一抹嘲笑,冷冷说道。

    舒大爷明显一愣,接着面露为难的说道:“这也太多了,二弟,你也知道的,这继承爵位的是你,我每个月只能拿一点点朝廷的俸禄,就算这些年的积蓄都拿出来,也是杯水车薪啊。不过二弟也别担心,你那些至交都是朝廷的达官显贵,实在不行,问他们借点,以你们的交情,应该不会有问题。”

    舒侯爷的脸倏地一冷,下意识看了一眼宇文澈,只见宇文澈表情淡然,似乎并未因这句话有什么反应。

    这才转回头道:“大哥,请谨言。朝廷命官均受朝廷俸禄,谁也不会无端有这么多积蓄。”

    “这个……”舒大爷的样子却明显带着质疑,不过似乎想到什么,所以隐晦不明道,“总之大哥是好意提醒一下你。毕竟,你们来往甚密,财力你最清楚。”

    舒侯爷的目光迸出一抹寒光,嘴角也泛起冷笑,不过这一次,却并没有接着他的话继续说下去,反而说道:“大哥怎么想起来和大嫂去寺里烧香了?”

    “嗨!”舒大爷脸上竟是露出一抹笑,“这不是因为我那新纳的妾竟然……竟然怀了身孕,所以,我这也算老来得子,怕有个什么闪失,特意去拜拜佛祈福嘛。”

    舒侯爷脸色发沉:“那要恭喜大哥了。”

    “别别。”舒大爷似乎努力要将笑意收回,“她这身孕还未到三个月,还不知道如何呢,眼下,还是然儿和弟妹的事情要紧。”

    “那的确,未到三个月可要好生保胎,可别发生点什么意外。”舒侯爷神色莫测,淡淡说道。

    舒大爷也很快回道:“二弟说的是,我会好好保护,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们。那为兄就先行一步去照看他们母子了,二弟有事随时说。”

    说完,又朝着宇文澈和孟漓禾再次行了礼:“王爷,王妃,草民先行告退了。”

    宇文澈抬头示意他平身。

    孟漓禾也朝着他点了点头。

    这才看见他大跨步的走出门去。

    眉头此时当真是紧锁起来。

    因为这两个兄弟的对话,当真是太诡异了。

    看似平静,却总觉得这平静之下,波涛汹涌。

    看起来,这大家族里,的确是藏着很多秘密啊。

    难怪,这个舒侯爷似乎也一直在极力隐藏着什么。

    而事实证明,孟漓禾的判断并没有错。

    因为舒侯爷那在舒大爷来之前,要开口说的话,此时却话锋一转,直接将其含糊其辞过去。

    这让孟漓禾更加奇怪不已。

    为何他那个大哥到来之后,说了几句面合神离的话之后,便令他改变了主意呢?

    难道,这件事和他的大哥有关?

    可是,能有什么关系呢?

    总不可能是这个人绑架了自己的侄子和弟媳吧?

    他可也是即将有孩子的人,懂得保护自己的孩子,怎么可能对至亲做这种事呢?

    孟漓禾一路胡思乱想着,却一直到夜晚就寝之时,还没有理出什么头绪,她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地方。

    所以,夜色虽已深,然而,等到宇文澈推门而入时,看到的却是孟漓禾静坐在床上……打坐?

    不过,这一会用双手分别在头上绕圈,然后和成一个圈放在身前又是在做什么?

    悄悄的走过去,并没有开口。

    半晌,孟漓禾忽然睁开眼,然后……

    “妈呀,吓死我了。你怎么在我床上?”

    孟漓禾拍拍胸口,一睁眼就看见一个人坐在旁边望着自己,还没有一点声音,简直吓死人好吗?

    宇文澈一脸无辜反问:“我不在你床上,要在谁的床上?”

    孟漓禾:……

    好像没有错,自己的老公当然要在自己床上。

    “不不不,重点不是床,我意思是,你什么时候进来爬上床的,我怎么完全不知道?”

    “你练功太专注了。”宇文澈淡淡解释道。

    “功?”孟漓禾莫名的眨眨眼,接着意识到他指的是什么,直接“噗”一声笑了出来。

    这哪里是什么功,她根本就是在学一休……

    虽然事实证明,并没有什么卵用。

    但,人不能停止尝试嘛!

    难怪这家伙不出声,想来是怕打断她吧。

    所以哭笑不得道:“没练什么功,我这是想集中精力,开动脑筋,总之就是……思考问题。”

    宇文澈这次才是哭笑不得。

    思考问题用这种姿势,确定不是在逗他?

    而且,看她方才一脸严肃,他都以为她是开始练那本秘籍了。

    所以,挑了挑眉:“那思考出来了吗?”

    “没有。”孟漓禾嘴巴一瘪,“看来这个方式不适合我。”

    宇文澈好笑的拉着她躺下,将她抱在怀里,话里满是温柔:“那要不要和我说说,在思考什么?”

    孟漓禾闻言立刻来了精神,将头buling一下抬起。

    事实上,要不是两个人沐浴之后,宇文澈又有事出去,孟漓禾早就拉着他问了。

    所以,这会亮着大眼睛,赶紧问道:“澈,你觉不觉得,这两个兄弟感觉怪怪的?”

    “比如?”宇文澈不满的将她的头再次按在自己胸前,“你是指哪方面?”

    哎呀,闷住头并没有办法好好说话啊!

    孟漓禾再次从胸口抬起,而且神色变得十分凝重:“你没感觉到吗?我觉得他俩好像只是表面上比较合,总觉得他俩虽然是亲兄弟,感情都还不如咱们暗卫之间好。”

    宇文澈眉头一扬:“你是说不如夜和胥?”

    “不不不,他俩谁能比得过,不好类比不好类比。”孟漓禾赶紧否认,“我是说,其他暗卫啊,比如苍和艋,虽然看起来一脸嫌弃,但是实际打斗起来,肯定也是会保护对方的。而不是表面好,实际却……”孟漓禾忽然不知道怎么描述下去,只好抬头道:“哎呀,你知道我的意思吧?”

    “知道。”宇文澈回答的有些心不在焉,“这也正常,世袭继承家族,有几个兄弟之间很和睦的?”

    孟漓禾一愣:“对,说到这个我还奇怪,在殇庆国,难道不是由长子继承爵位吗?为什么,这舒家却是由老二继承?”

    宇文澈皱皱眉:“这件事说来话长。”

    孟漓禾顿时眼前一亮:“没关系,说吧!”

    宇文澈却看了看窗外的夜色,疑惑的看向她:“这个时辰,你不困?”

    “不困!”孟漓禾赶紧摇头,有案子没有破,并且可能会有线索,怎么可能睡得着觉?

    然而,宇文澈的脸色却明显有些黯了下来:“我的王妃,我可是记得,你以往每到这个时间,都说自己困得不行,连多和我说几句话都没精力,怎么对其他的事,便有精力了吗?”

    孟漓禾顿时虎躯一震。

    我去……竟然联想到这……

    那还不是怕说着说着,你做那禽兽之事?

    所以自己才假装很困,好逃脱恶魔之爪,说起来,她容易吗?

    而现在又要哄老公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