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41章 一百零八式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视线不由朝着一处还未燃尽的香炉望去,淡淡的香气就是从里面飘来。

    为了安全起见,孟漓禾捂住鼻子,走到香炉跟前,仔细得闻了闻。

    香炉旁,气味自然是最浓烈的。

    只闻了一瞬,孟漓禾便嘴角一勾,果然如她所想。

    这香气并非来自单纯为了宁神的香料,而是在其中又加了其他东西,十分稀少,但是却足以让人在闻久了之后昏睡不醒了。

    不过,若不是她为了学中医,整日被师傅逼着问各种药草的气味,恐怕即使她走近也分辨不出。

    而且如今房门大开,气味更是淡了许多,一般人根本察觉不出。

    不得不说,这些绑匪倒真是用了心思的。

    既然如此,那想来也不会有什么打斗痕迹了。

    孟漓禾环绕四周,果然如她所想,不仅没有任何打斗的迹象,甚至可以看出,那劫匪应该十分谨慎,并没有留下什么线索。

    所以,没待多久,便也离开这夫人的屋子,开始朝那小少爷的院子走去。

    而果不其然,同样的,一走进那屋子,那熟悉的味道便扑面而来。

    不过,气味似乎更浅了许多,孟漓禾干脆也不在意,连避都不避,直接对着屋子仔细的侦察起来。

    只是这一瞧,却顿时觉得有些惊讶。

    因为这屋子相比于方才那夫人的房间,明显有趣了许多。

    墙上挂着些略显另类的脸谱,以及一些弹弓,屋子里甚至还养着乌龟,蜘蛛等,想来,也是个相当调皮的孩子。

    不过,书桌上却放着许多的书法和绘画,有些只有一半,一看就是本人所作,大概还在练习。

    虽然看起来还略显稚嫩,笔力也稍有不足,但是,也绝对有够她这个现代人汗颜的。

    再看床头,竟然还挂着一把长剑,看来,又是从小习武的男孩子。

    看得出,这舒侯爷的确是全力在培养他,也看得出宠爱非常,毕竟,按照年龄来说,也算是老来得子吧?

    忽然想到,方才那个丫鬟所说,十年前舒侯爷来过夫人的院子,这世子也刚好不满十岁,所以这岂不是那个时候有的?

    但是,怎么想都怎么觉得奇怪,感觉就像为了得到这个孩子而已。

    孟漓禾胡思乱想着,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与今日绑匪之事是毫无关联之事,但是她的直觉,总是忍不住让她往深里探究。

    不过无论如何,这小老来得子的世子倒是蛮有才气的。

    想来,应该并未辜负他的寄托。

    就是不知道这小家伙长的怎么样,不过看这舒侯爷,虽然年过半百却气度不凡,容貌也可以看出年轻时的风采,想来这小世子也差不了。

    九岁,大概正是个萌萌的小正太。

    这些人怎么就下得了手呢?

    孟漓禾微微感叹着。

    忽然,床褥下,一块只露出了一角的白色东西映入她的眼帘。

    孟漓禾眼前一亮,藏于床褥底下,莫不是什么线索?

    所以,赶紧迅速的走了过去。

    将东西抽出,孟漓禾才发现,这竟然是一本书!

    封皮是白色微微泛黄的宣纸而成,没有一个字。

    孟漓禾奇怪的翻开,然而,却顿时惊的眼珠都快掉出来!

    这这这……

    这什么情况啊!

    这孩子不是只有九岁吗?

    为什么会有这种书?

    亏她刚刚夸他是个有才气的小正太,其实是个小色鬼吗?

    “你在看什么?”身边,宇文澈的声音忽然响起。

    方才,孟漓禾提出查看线索之时,宇文澈本来打算一同随行,但是,想到她要查的是夫人的房间,自己一个男人也不便前往,所以便也由她自己而去。

    这会听说她已经到了小世子的院子,自然为了安全,还是赶紧赶了过来。

    毕竟,就在昨夜,这个府里还发生过绑架之事。

    当然,他不会说,如果可以,他完全不想让她离开自己视线,分分钟都想腻在一起什么的。

    然而,没想到,一到屋门前却见她正在看什么出神。

    所以,估计大概是找到了什么线索,赶紧走到身边。

    孟漓禾刷地一下将书合上,脸色通红,眼神游移,言语结巴:“没,没什么啊。”

    宇文澈皱了皱眉,明显不信。

    因为她这脸红的样子太可疑了。

    以前,要么被自己逗,要么就是想对自己主动的时候,才会这样。

    现在,又是什么情况?

    所以,眉头微微挑了挑:“我的王妃,你不会是假装查线索,实际在偷偷看什么不好的东西吧。”

    “谁说的!”孟漓禾立即坚决否定,“我就是在查线索啊,只是偶尔发现一本小世子的书,就随便看看而已。”

    “是吗?”宇文澈越发觉得她在害羞,所以,嘴角勾起一个邪邪的笑,故意靠近她道,“那我怎么觉得你看的很入迷?连我进来都不知道。”

    孟漓禾干巴巴的笑笑:“就是觉得有趣所以出神了一点而已啊,好啦,这屋子我查完了,我们走吧。”

    说着,就把那书重新塞进床褥底下,拉着宇文澈就往外走。

    宇文澈也的确没再说话,象征性的和她朝外走了两步。

    然而,却忽然一个转身,身子向后一仰,大手一捞,便轻易将书拿到了手里。

    孟漓禾:

    竟然如此高难度的姿势!

    而且,你这样奸诈可还行?

    就知道这家伙不好糊弄啊!

    宇文澈嘴角露出一副得逞的笑,直接当着她的面,将书翻开。

    接着,脸上便毫无悬念的露出不可思议又更加奸诈的神情。

    孟漓禾忍不住抚额,翻开第一页不就知道是什么东西了么?竟然还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宇文澈终于将最后一页翻完,接着好笑的看着孟漓禾:“一百零八式?我的王妃,你可以啊,竟然偷偷藏了这种书,还打着搜查房间的名义,特意避开我看。”

    “不是啊!”孟漓禾立即露出一副惊恐脸,“这书不是我的啊,是小世子的!”

    “他才九岁。”宇文澈淡淡的陈述着。

    脸上一副老婆我都懂,但是你真的不要栽赃给一个九岁的孩子,人家也很无辜的表情。

    孟漓禾欲哭无泪,对啊!

    他才九岁!

    所以到底是为什么,九岁就看这种书啊!

    要是这是自己的儿子,非要鞭抽!

    简直十分残忍。

    然而,眼下更残忍的是,她解释不清,只能硬生生强调:“这书真的是他的,我每天都和你在一起,哪有机会找到这种书。”

    宇文澈挑挑眉,继续说服她承认:“小雨,其实你不用害羞啊,喜欢看这种书也没什么,我不仅不觉得有问题,我们还可以一起看,一起探讨,一起……”

    “停!”孟漓禾崩溃制止。

    她这哪里是什么害羞不承认的事!

    她只是冤枉而已啊!

    她也没觉得喜欢这个有啥问题,她一个现代人,连某岛片都看过,还怕这种小图图?

    不过,这家伙倒是让她大开眼界啊,竟然提出和她一起探讨,还一起……一起什么完全不想听啊!

    宇文澈当真闭了嘴,不过他真的不懂,明明自家王妃也不是特别思想保守之人。

    毕竟,可以对他主动,甚至在野外都敢……

    怎么一本书反而不敢承认了呢?

    “宇文澈,你听好了,这书真的不是我的。是我在这床褥下面发现的,以为是什么重要线索,所以拿起来的。”孟漓禾再次严肃重申了一遍。

    宇文澈这次终于愣了一下。

    因为孟漓禾说的很认真,难道,当真是他理解错了?

    不过,这个孩子不是才九岁么?

    思索一瞬,他终于对着手中的书感叹一句:“后生可畏。”

    孟漓禾:

    懒得理你。

    “好了,既然查完了就走吧,天都要黑了。”牵起孟漓禾的手,宇文澈说道,冤枉了他的王妃,这会得体贴一点。

    孟漓禾无力的点点头,终于信了。

    然而……

    “你拿着这书干什么?为什么不放回去?”

    宇文澈淡然道:“找人去临摹一份再放回去。很难找到这么全的。”

    孟漓禾:“……魔鬼。”

    说完,便甩开他的手跑走,感觉自己嫁给了恶魔。

    “噗。”宇文澈望着她的背影眼里都荡漾出了笑意。

    他的王妃,真的是太招人喜欢了。

    真是想搂在怀里,哪都不让她去。

    然而,这大概永远都注定是个梦想。

    毕竟,覃王妃的能力在这,注定到哪都有她费心的。

    所以,待她回去,舒侯爷便迫不及待的询问道:“王妃,可有发现什么?”

    孟漓禾看了一眼周围:“烦请侯爷禀退左右。”

    舒侯爷闻言,赶紧照做。

    之后,就听孟漓禾道:“侯爷,本王妃怀疑,这次绑架是有府内的人在里应外合,所以现在想要问你,除了仇家,府内有没有什么需要怀疑的人。”

    舒侯爷一愣,脸上顿时不可抑制的僵了一瞬。

    这个王妃果然很厉害。

    房间他早就派人看过,看不出任何痕迹。

    但是,她竟然能看出是府内人所为。

    关于这一点,他不是没有过怀疑,只是,要说吗?

    舒侯爷明显有些纠结。

    “侯爷,如果你有什么隐情不方便说,可以理解,但如果因此有可能耽误妻儿的性命,还请你三思。”见状,孟漓禾补充道。

    凭心而论,就算她再热衷八卦,那也是茶余饭后无聊之举。

    她不可能此时关心这些,但是,她当真不希望有悲剧发生,何况,这是他唯一的孩子。

    舒侯爷脸色微变,怔了片刻,终于咬了咬牙。

    然而,待他刚要开口,却听门外小厮来报:“侯爷,大爷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