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40章 离奇的绑架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眼见舒侯爷拿着盒子的双手都在颤抖,整个人几乎陷入了巨大的惊恐之中,宇文澈与孟漓禾对视一眼,也迅速走了过去。

    然而,不等开口询问,仅仅是往盒子里扫了一眼,两个人也顿时愣住。

    因为那盒子里,放着的,竟然是一只戴着红色宝石戒指的手指!

    虽然有些惨不忍睹,但职业的特性让孟漓禾一眼就断定出,此手指应该是出于成年女子,手指整体并不算干净,指甲处甚至带着些红色的泥土,但都不及那断裂之处淋漓的鲜血来的触目惊心。

    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这是谁的?

    看舒侯爷这个样子,难不成是他的至亲?

    而只见舒侯爷仓皇片刻后,猛然发现手指下压着一张信纸类的东西,迅速将它从中取出,颤抖着打开。

    接着,脸色骤然变得更加惨白,直接一下瘫软在地上。

    眼见此情景,宇文澈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侯爷,有何事发生?”

    听见这声音,舒侯爷似乎才猛然反应过来,如今还有覃王在此。

    愣怔了一瞬,便直接对着宇文澈跪求道:“还请王爷救救下官的妻儿啊!下官之子还未满十岁啊!”

    妻儿?

    宇文澈眉头紧锁,将舒侯爷手中的信笺接过。

    只见上面的意思,分明是说舒侯爷的妻儿被劫走,要他在一日内,准备黄金五百两,并且附上了交钱地点。而如果一日后未见到规定的数额,妻儿的性命便难保。

    孟漓禾也不由惊呆。

    五百两黄金,好大的胃口。

    这可是黄金啊!

    而且,一日之内?

    这绑架之人到底觉得这侯爷当真可以拿得出这么多,还是说就是想要撕票呢?

    她办案这么多年也没见过这样的绑匪,实在是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侯爷,你先请起,既然本王来此,自不会坐视不理。”宇文澈弯下腰,扶住舒侯爷。

    舒侯爷这才点点头:“快,王爷,王妃快请进府。”

    很快,宇文澈和孟漓禾二人便到了府内。

    开国侯这个身份在殇庆国,因为祖先功劳十分之大,所以官职和地位是仅次于王爷的。

    所以,这个府邸修筑的也是十分之奢华。

    不过,人丁却看起来很是稀少。

    因为他们这一路回府,除了下人们,竟是没有遇到任何其他人。

    孟漓禾不由暗暗奇怪,难道这个侯爷只娶了一房,并且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吗?

    那如果是这样,绑架妻儿可是更加严重了。

    任谁都知道,开国侯是世袭继承,那个被绑架的孩子,应该就是未来的侯爷。

    而如果只有一个正妻的话,那估计感情也是相当不错。

    难怪这侯爷方才那一刻几乎都像一瞬间变老了几岁。

    不过,想来他也是饱经风霜之人,也知道只是焦急于事无补,所以,待走到正厅之时,方才那几近崩溃的情绪已经镇定了下来。

    将宇文澈和孟漓禾请为上座后,便叫来方才那前来汇报之人道:“速速把事情的经过都说一遍。”

    小厮赶紧回道:“就是今日晨起之时,奴才见世子一直未出来,便前去叫他起床,却没想到,屋子里竟然空无一人,只有这个盒子。奴才打开一看,立即吓得不行,询问了丫鬟,才得知原来夫人也不在屋内,大爷和大夫人昨日便去烧香一直未归,奴才六神无主,不知道请示谁,只好等侯爷您回来……”

    孟漓禾皱皱眉,所以说,这妻儿应该就是昨天晚上在府里被劫?

    这府里的安保也太差了吧?

    不过,这小厮口中的大爷又是谁?

    果然,只见舒侯爷闻言脸色立刻变得很差,严格来说,是整个黑下脸来,眯着眼道:“你是说,夫人和然儿竟然是在府内失踪的?”

    “应该……应该是。”那小厮吓得不行,哆哆嗦嗦道,“昨晚奴才亲眼看着世子睡下了。”

    舒侯爷紧紧的握住双拳,双眼眯着,整个人身上都充满了戾气,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孟漓禾在一旁安静的看着,为什么,她总觉得这个人身上带着些怨恨呢?

    所以,想了想,还是道:“侯爷,本王妃冒昧的问一句,侯爷是否有什么仇家?”

    舒侯爷愣了一瞬,眼神忽然有些犹疑,不过还是说道:“下官一直做生意,或许得罪过什么人吧。”

    孟漓禾不置可否,做生意得罪人,除非搞得人家倾家荡产,不然不会有这么大的仇绑架妻儿吧?

    而且二话不说便残暴的砍下一根手指。

    这倒很像是背负了血海深仇,甚至可以说是人的性命。

    这个人一定有所隐瞒。

    然而,与此人并不算熟,这种世袭制的爵位之家,想来的确会有很多不足为外人道的秘密,所以孟漓禾也没有直接拆穿。

    只希望,他不要因为这些隐瞒,而错失了救人的良机吧?

    如今这个局面,官府自然不能报,因为那张劫匪的信上明确说明了。

    不过,开国侯自身的力量,也是不容小觑的。

    如今的这个侯爷,虽然并未入朝为官,但生意做得很大,也可谓是富甲一方,背后的势力自然也不会太弱。

    只不过,生意做的越大,押进去的银两越多,可以拿出来的反而很少。

    现下,也只能一边暗地里找人,一边去筹钱。

    然而,宇文澈虽然说了不会坐视不理,但这到底离覃王府尚远,在钱财这方面,的确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最多,也只能暗地里也去派人寻找。

    而孟漓禾也干脆私底下给凌霄送去消息,看风言社有没有就近的势力可以帮助。

    但是,即便如此,想在一天之内解决这件事,也实在是太过困难。

    所以,思前想后,孟漓禾还是提出请求:“侯爷,不知可否去世子和夫人的房间查看一下,本王妃想看看是否有什么线索。”

    虽然是第一次见孟漓禾本人,但也早已听说过她的大名。

    知道她在查案方面十分了得,所以听到她主动愿意帮忙,舒侯爷自然是欣然同意,立刻便吩咐丫鬟领了孟漓禾前去。

    待走到一处院落时,丫鬟脚步一停,低头恭敬的说道:“王妃,这就是夫人的院落。”

    孟漓禾有些奇怪,因为这里明显不是这个府邸的正位。

    所以,可以判断的是,肯定不是这舒侯爷的院落。

    那也就是说,这舒夫人是单独住在了自己的院子里?

    不过,如果感情好到只娶一人的话,不是应该一直住在一起吗?

    就像她和宇文澈,虽然已经离府许久,但这家伙也已经提出几次回去将离合院直接撤掉,让她干脆永远不要离开倚栏院出去住的机会。

    直接避免了万一以后吵架,离院去别院住的情景,真是十分心机。

    不过她倒是不甚在意,毕竟,在现代,夫妻也确实是每晚同床共枕的,也本该如此。

    至于吵架,这么遥远的事就再说吧。

    反正他俩自从确定了心意,基本上还没有真的吵到需要分居的地步,当然,某些特殊情况除外。

    所以,她也算是默认了宇文澈的提议。

    而现在,在她的认知里,这个舒夫人,就算自己的院落没撤,大概也该与舒侯爷住在一起吧?

    所以,为了担心丫鬟理解错自己的意思,孟漓禾想了想还是说道:“本王妃要看的是,她昨晚就寝的屋子,不是她的别院。”

    丫鬟似是有些诧异,接着才说道:“回王妃,舒夫人一直都住在此院落,奴婢并没有带错。”

    “一直?”孟漓禾皱皱眉,她方才也想到了,或许在古代,即使是一妻也是要如此,但是一直又是什么情况?

    “对,舒夫人在此院落已经住了二十年有余了。”丫鬟方才被舒侯爷吩咐,尽量配合覃王妃,所以这会也是知无不言。

    孟漓禾更是奇怪,当然也有点淡淡的八卦心,毕竟这情况与她和宇文澈类似,她忽然也有点想知道,正常情况到底是怎么样的。

    所以,还是试探着问道:“那侯爷呢?偶尔过来住?”

    “这……”对于八卦主子,丫鬟似乎有些犹豫,不过想到吩咐还是说道,“侯爷当年大婚一两年内时常来于此,但是一两年后就不来了,最近大概只有十年前来过此院居住,之后来过几次都没有留宿。”

    “什么?”孟漓禾简直大吃一惊。

    这完全不合常理吧?

    这样看来,他们根本不是自己以为的恩爱夫妻啊?

    大婚期间来过,十年前来过,其余都没有,这莫不是发生了什么矛盾?

    丫鬟吓了一跳,赶紧跪在地上:“王妃恕罪,奴婢也是听府里的老人所说,奴婢来府时日尚短,具体情况并未亲眼所见,如有偏差,还请王妃不要怪罪。”

    孟漓禾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太过吃惊,所以方才不自觉的声音大了一些。

    “起来吧,本王妃没有怪你。”

    丫鬟这才畏畏缩缩的站起,但也不敢再多看孟漓禾一眼。

    孟漓禾不由有些无语,她有那么凶吗?

    怎么这里的下人们感觉都是一种怕的要死的感觉,和覃王府的下人们简直两个画风。

    自己府里那些人别说没有因为怕她而不敢看,甚至都在明目张胆的看得流口水好吗?

    真是画风清奇无比。

    不过,倒也好过这种畏手畏脚的。

    既然如此,孟漓禾也不再让她随行,而是自己走了进去。

    只是,刚一进那间屋门,孟漓禾的眉头便皱了起来,鼻子不由使劲嗅了嗅,这是什么气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