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0章 这是什么宝物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十章 这是什么宝物。

    孟漓禾吐吐舌,看起来,还是把他惹怒了啊!

    不行不行。

    这可对谈判不利。

    想到此,赶紧笑嘻嘻的讨好道:“王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瞧你这么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能被你抱肯定是我极大的荣幸。但我这人不是遵守约定嘛,咱们既然是名义夫妻,我也不好占你的便宜不是。”

    宇文峯肩膀耸动,险些破功。

    要不是怕被宇文澈责难,这会绝对要放声大笑。

    然而,宇文澈却还是寒着一张脸,不为所动。

    不过,倒也没有再发难。

    孟漓禾小心的瞧了瞧,偷偷拍了一下胸口,接着说:“这第二呢,就像方才我说,不能做违背良心之事。我孟漓禾虽不是什么大善人,但是丧尽天良的事我不做。”

    此话一出,孟漓禾却感觉到宇文澈周身散发出比方才还重的冷意。

    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这尊佛又怎么啦?

    她这个要求也过分吗?

    “孟漓禾。”宇文澈直直的盯着孟漓禾,一字一顿的开口,“本王哪一点像是做丧尽天良之事的人?”

    “额。”孟漓禾顿时噎住。

    天地良心!

    她并没有这样想啊!

    这个男人为什么想法这么多啊!

    还能不能好啦!

    呜呜!

    心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脸上却不得不挤出一朵花,孟漓禾耐心说道:“王爷,看来是我小人之心啦。忘记你堂堂一个威风八面的皇子,完全不需要做那种事的,既然这样,那我也就放心啦,其实我也没啥本事,审审犯人治个病啥的,也就会这些了,你放心用就是。”

    话音一落,宇文峯的眼眸飞快闪过一抹亮色。

    治病……

    那南帆……

    “哼!”宇文澈却蹦出一声冷哼。

    这个女人,当真是巧舌如簧。

    若是心思不细腻或者不健全的人,不出片刻就会被她绕进去。

    他可是领略过,但是他却不喜欢她把这招用在自己身上。

    “这第三嘛……”

    孟漓禾无视宇文澈那冷到家的脸,反正这个男人一贯如此,不止冷,而且傲娇。

    只要,别和他对着干就是了。

    “这第三,既然咱俩是挂名夫妻,那么就不要互相干涉啦,当然,这个干涉很多种,比如财产,比如感情,比如……”

    “孟漓禾。”

    话未说完,宇文澈却再次喊了一声。

    孟漓禾无奈的停下话,这个男人又怎么啦?

    她真心没有遇到过比他还难伺候的人?

    就不懂得什么叫做女士优先,让着点女人吗?

    然而,她只是敢想想,绝对不敢说。

    眨巴着大眼睛,状似好奇的问:“王爷,怎么啦?”

    宇文澈脸色冰冷,说出的话更是让人从头冷到尾。

    “不干涉感情这条,孟漓禾,你若是敢让本王戴绿帽子,就是你的死期到了。”

    孟漓禾这次真的是吓了一跳。

    虽然,她方才是为他考虑。

    毕竟,男人嘛,血气方刚,再加上是古代,不可能要求他为自己守身如玉,也不可能。

    但她却忘记了,这个时代,做老婆的本来就没有阻止男人纳妾的权利。

    所以这一条,看起来很像是在为自己着想。

    然而,她的感情?

    在这个妻妾成群的古代,有可能碰到对自己始终如一的吗?

    莫名惆怅了一番,不过孟漓禾一向心态良好,她也不能排除这个可能性。

    考虑了一番后,孟漓禾这次认真的开口:“王爷,你放心,我只要是一天王妃,就不会做王妃不该做之事,万一,真的有那么一天我心有所属,我会假死脱身,也给你留个正妃之位,好赢取你日后真心喜欢的女子。”

    顿时,身旁两个男人的眼眸都变得幽深无比。

    宇文澈这次是真心无话可说了,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想到这么久,看起来的确是真的打定主意,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欲擒故纵,耍什么花样。

    说不清什么心情。

    不过,也好,他本就不会对任何女人动心。

    虽然王妃这个位置,似乎很适合聪明的她,不过,他一向不喜欢强人所难。

    不想做,便罢了!

    不再多想,宇文澈冷冷开口:“三条了,还有么?”

    孟漓禾吃惊的看着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一条他居然没有发怒。

    明明这一条,她才觉得最过分的呀!

    毕竟,王妃假死要是被查到,也算是欺君之罪啊!

    看起来,这个王爷果然不止是面冷,想必,心里也没有多少情吧?

    要不然,一听到自己可以不做这王妃之位,怎么这般痛快?

    想必,娶她,也和她一样,都是迫于无奈吧!

    真是不知道,将来会是谁能打动他的心呢!

    心里思绪万千,倒没有再想起什么别的约定,愣了的点了点头:“没了。”

    宇文澈拂袖离开,甚至没有多看她一眼。

    看着他的背影,孟漓禾深吸一口气。

    无论如何,总算是成了啊!

    以后,就是正式修习古代生存法则啦。

    身边,宇文峯却依然安静的看着孟漓禾,看着这个异常聪明,异常胆大,却又异常奇怪之人。

    仿佛不止是她的眼睛有魔力,这个人的每一个举动,都很难让人不去注意。

    孟漓禾方要离开,方要抬脚,却忽然意识到身边还站着一个人。

    赶紧抬头看去,只见宇文峯正望着自己的方向发愣,与平时的模样大不相同。

    回头看了看后方,奇怪,那边好像没有人啊!

    这一动作,却让宇文峯立即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迅速的调整好情绪。

    所以,当孟漓禾回头时,便看到宇文峯又是那副嬉笑的模样,而且还凑近她,小声的说:“二嫂,说实话,你是不是故意对二哥欲擒故纵?二嫂,看在你帮过我的份上,我和你说,这招和他行不通的,他这个人,你得……”

    “不是。”孟漓禾却丝毫不愿听他后面的话,直接打断道,“我没有要欲擒故纵,我不喜欢他,我只希望好好过我的日子。而且,五皇子,前日我帮你,你不必感谢了,因为我就为了还你当日城门迎我之情。”

    说完,不待宇文峯回话,便再次开口说:“五皇子,我还有些事情要做,就先回去了。”

    说着,便行了个礼,转身离开。

    她倒不是不喜欢这个五皇子,相反,倒觉得他颇有意思。

    只是,宇文澈刚刚可是答应分她小院了,她可要赶紧去盯着把它落实了才是!

    想着,三步并做两步的,向着后院寻了管家大叔去。

    看着孟漓禾的背影,宇文峯脸上刻意堆起的笑全部敛起,良久后,才朝着宇文澈的院落走去。

    新的院落内,孟漓禾非常神速的命人把嫁妆全部搬了过去,还十分有魄力的在仅仅一天的时间,便在院门口,请人刻了大字:离合居,还特意十分炫酷的镶了金边。

    反正她受了赏赐,黄金大大的有。

    人生,就是该这么享受!

    只是这名字,虽然看起来神伤了一点。

    但,天下哪里有不散的宴席。

    这里,也只是自己暂时的安居地而已。

    宇文澈倒真是说到做到,不仅如她的愿分配了王府除他那院落外最好的别院,还加派了很多侍卫保护,并且,特意要求了一条:只保护王妃的安全,不得对王妃的行动造成干涉。

    顿时,让王府上下之人,惊的一个个都像吞了鸡蛋。

    就说,这男人还是要女人,才能改变嘛!

    他们甚至感觉,未来的日子里,他们肯定会天天沐浴在粉红泡泡之中。

    简直太美好!

    而孟漓禾也终于可以美美的睡了一个好觉,第二日醒来之后,才开始整理起自己的嫁妆来。

    说起来,她还不知道,这里面都是什么东西。

    上好的绸缎,实惠的真金白银,甚至还有名贵的字画,昂贵的首饰更是应有尽有……

    啧啧,她这个父皇,倒也不是很小器。

    就不知,这到底是真的为了自己,还是为了显示风邑国的财力了。

    孟漓禾慢慢清点着箱子里的东西。

    忽然,一本古老的书籍映入自己眼帘。

    封皮泛着淡淡的黄色,却似乎只显得更有历史,而并不显得老旧不堪。

    书皮上,是她看不懂的两个大字,大概……是这个时代的繁体字?

    孟漓禾好奇的想要打开,却发觉似乎翻不动。

    明明看起来如普通书籍般,页页淌在那里,却无论怎么翻,都没有任何动静,就像用胶水狠狠的黏住一般。

    孟漓禾皱皱眉,这不会是个整体吧?

    仔细看了一番,才发现,这本书的背面上竟有一个细小的孔。

    灵光忽然一闪。

    难道这本书有锁?

    赶紧再去翻装有这本书的箱子,果然看见一枚类似于钥匙的东西躺在最底端。

    孟漓禾欣喜的拿着小东西,朝着书上的小孔伸过去。

    忽然,一道耀眼的光芒从书****来。

    之后,书竟然神奇般的自己敞开,页页分开,哗哗作响。

    孟漓禾心里一惊。

    难不成,这是个什么宝物?

    很快,光芒尽数散去。

    只留下那本书依然静静的放在那里,仿佛依然是一本普通的书。

    孟漓禾赶忙拿起,快速翻开。

    只是,这些弯弯绕绕的,都是些什么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