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36章 幕天席地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接触到身后那有些潮湿,亦带着些寒意的草地,孟漓禾的身子微微一抖。

    然而,心里的火焰,却迅速将这凉意覆盖。

    事实上,方才,当她看到宇文澈朝自己走来,心里的喜悦差一点呼啸而出。

    没有什么比有个人不会丢开自己更开心的事了。

    所以,除了开心于他的释怀,感动于他的找寻,还有,想要安抚他,回应他的强烈意愿。

    加上,难得的一次,暗卫们通通不在,整个山间只有潺潺的流水声。

    在这种更加纯粹的大自然中,孟漓禾只觉浑身都松懈下来。

    而两个人早已坦然相见过多次,如今也自然褪去了最初的羞涩,只余心里的火热随着身体的本能自然而发。

    宇文澈一下便被这意外的热情点燃,原本以为她只是示好,所以想要浅尝即止便可。

    没想到,他的这个王妃,竟然似乎并不舍他离开。

    所以,一时间自是吻得唇齿难分,天昏地暗。

    忽然,宇文澈感觉腰上一紧,身子也是随之一僵,因为孟漓禾的两条腿,竟是攀住了他的腰!

    宇文澈的呼吸立即变得粗重,动作也变得有些不受控制。

    如果是平时,他一定二话不说,将这热情立刻回应过去。

    但是现在,考虑到地点,他还是强忍住即将爆发的情绪,努力将唇与孟漓禾的唇分开,微微抬起了头,与她的额头相抵,灼热的呼吸尽数喷在她的脸上:“我的王妃,你再这样热情,我可就管不了这里是哪里了。”

    孟漓禾一直闭起的双眼,很快在他说完这句话后睁开。

    只不过眼神依然有些迷离,脑子也有些混沌,然而,即便如此,也猛然反应过来自己的姿势。

    心跳在一瞬间,变得更加剧烈。

    其实方才,只是因为自己脚崴了,在与宇文澈的纠缠中,被他不小心压到地上有些疼,所以下意识让脚离开地面。

    可是这接下来的动作,连她自己都有些始料未及。

    因为,这完全出于身体的本能……

    而看着她只是胀红了脸,却并没有将双腿从自己的身上拿下,也没有因为羞涩有制止自己的言语,宇文澈的双眸愈发加深。

    呼吸更加变得有些急促,直直的看向孟漓禾的双眼,似乎在做些剧烈的挣扎。

    这个女人,当真是太挑战他的极限了。

    若是以前两个人未进一步时,他或许忍得住,如今,品尝过她的美好,要需要多大的力量才能让自己从他身上移开?

    忽然,一双手攀上他的脖颈,让他更是一惊。

    而孟漓禾却在这之后微微闭上了眼。

    既然火是她点的,那就让她来灭吧!

    虽然没有预计到会发展到这种地步,但是如今,她也不想控制了。

    这里,也没什么不好。

    杳无人烟,只有鸟语花香,身边有他,更像天堂。

    眼见她接受的意味如此明显,宇文澈的眼中骤然一亮。

    倒没想到,他的王妃,比他还要……

    当即再也不管不顾,低头重新与她缠绵起来。

    天空中,月华如水,山林间,寂静如斯。

    山中,两个人的身旁,成片的芦苇随风摆动,微风拂过,荡起蔓延至整个山脉的涟漪,美不胜收。

    而这一切,都不如那其中两个人之间的波澜荡漾。

    美好的让人心神向往。

    当然……更不忍直视。

    毕竟,太和谐。

    只不过,待一切火焰终究化为爱意表达向对方后,两个人就悲催的发现,他们的衣服更不忍直视。

    因为方才宇文澈担心孟漓禾受凉,所以尽数将两个人的外衫垫到了她身子底下。

    而这边本就在泉水旁,所以土壤相当湿润。

    所以,那被碾了无数次的外衫……可想而知。

    孟漓禾无语的看着两件皱巴巴,且带着泥巴的外衣欲哭无泪,然而最欲哭无泪的是,之前还可以用眼神谴责一下对方,或者进行一些控诉,然而这次并不能,因为……似乎是她主动的啊,简直不能好!

    所以说,主动一时爽,转眼化凄凉。

    泄气的将两件外衣扔在地上,孟漓禾嘟囔道:“我们怎么回去?”

    宇文澈却心情十分好,对这两件外衫看都没多看一眼,拉着她从地上站起:“就这样回去好了,反正大家都睡了。”

    孟漓禾好心提醒:“别忘了还有暗卫。”

    宇文澈却嘴角一扬:“你觉得,他们还需要避讳?”

    孟漓禾顿时一愣,不要说的这么理所当然啊,他们虽然在暗处,但也是活生生的人,而且搞不好,还是活生生的十分具有八卦精神的人。

    不然,哪来那么多诗情画意。

    不过,这些人懂也是真的。

    毕竟,眼前的这个男人太恶魔,估计他们早就习惯了。

    反正大概自己的形象也早就没了,就随他们去吧。

    孟漓禾自暴自弃的想着。

    只希望,待他们两人回去之时,这些家伙都继续留在暗处,大家心知肚明,但不要挑明就皆大欢喜啦。

    然而,事实证明,她还是太过天真,也对自家暗卫的蠢并没有十足的了解。

    所以,当胥看到他们归来,一脸紧张的出现在她的面前,吃惊的询问“王爷王妃,是否遇到危险”时,孟漓禾简直一瞬间要爆炸。

    夜十分崩溃的赶到他身边,低着头,一本正经的对着二人说道:“王爷王妃安全回来就好。”

    真是非常努力的在挽救局面!

    孟漓禾也不再多说,直接走回客栈,还是夜比较少道。

    只是,把胥看的一阵莫名。

    王妃今天好像不太对劲啊!

    真的没有什么危险吗?

    毕竟,他险有几次被要求不要跟着的时刻,几乎都出了问题,如今又知道她是有所行动,所以,即使有王爷在,他依然很担心啊!

    眼见胥一脸担心,宇文澈也愈发有些无奈。

    他到底当初是怎么选的暗卫?

    真是对自己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所以,看向夜道:“好好教教他。”

    说完,便抛下两个人,跟着自己媳妇回客栈。

    夜脸上的表情有些古怪,还是低着头,对着他的背影道:“是。”

    只有胥在他彻底消息后,不解的看向夜:“王爷让你教我什么?他们真的没事吗?可是连衣服都打没了啊……”

    夜额头青筋直跳,怎么就这么蠢!

    听了这么多次墙角,总不能一点长进都没有吧!

    快要气死他了真的是!

    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所以,干脆拎着他的衣领飞远:“别逼我言传身教!”

    真是看起来十分勉强,完全听不出有任何企图心,妥妥的。

    总之,在夜的帮助下,世界终于安静。

    而胥也在之后的几天,并没有出现,简直就像是销声匿迹。

    真不知道,夜到底进行了怎样的教导,让他如此老实,简直十分想要知道详情。

    而老百姓们也在这几日的时间里,终于彻底撤离了此地。

    望着空空如也的村庄,以及在他们走之前,留下的许许多多的心意,孟漓禾觉得心满意足。

    能在自己的努力下,让这么多人得到救赎,真的是无法名状的满足。

    接下来,她们也可以安心的去雪龙山顶,找那株为父皇救命的百斩草了。

    虽然前路依然漫漫,这草也注定难寻踪迹,但是,她相信,所有的事情都是可以解决的。

    所以,不再耽搁,几个人拿好必要的东西,朝雪山顶开始进发。

    雪山十分高,不过好在,大概因为这山有几年都被人一直占领,所以,山间并没有十分凶猛的野兽,这一路,倒也算走的十分顺畅。

    只是尽管如此,待几人走到山顶之时,还是用了几日之久。

    而到达之后,几个人才发现,这山顶当真是寒冷非常。

    而且,因为山顶之高,风也很是强大,偶尔扬起山上的层层雪,又是一阵凉意。

    幸好除了神医,其余三个人都有强大的内力,抵御这风寒尚可。

    而没有内力的神医其实更加酷毙,因为人家有神药,吃完了如饮了白酒般浑身发热,且又不会像白酒般醉人。

    总之,俨然是神药我有,天下我走之姿。

    好不炫酷。

    所以,尽管冷若雪山顶,几个人也依然潇洒的轻装行走其中。

    当真是十分飘然若仙。

    除了,那时不时……

    “小雨,你冷不冷?”

    “你的手好像凉下来了,拉紧我。”

    “要不要再穿件衣服?”

    “……”

    然后每句话后面都会跟着两个人甜腻到死的对话,真的是完全不顾及身旁单身人的感受。

    所以,所谓的高冷,还当真应了那句话。

    没有哪个人是真正的冷,只不过人家暖的人不是你而已。

    就是这么现实。

    苏子宸坦然的走着,对于身边的动静仿若未闻,唯一注意的只是百斩草的踪迹。

    不过神医就没这么好脾气了。

    在他们连续几日在山顶,几乎进行了几百次这种毫无营养还不断重复的对话后,终于忍无可忍道:“我告诉你们,那百斩草可是仙草,你们再这样吵吵,会给它吓跑。”

    孟漓禾:

    宇文澈:

    一脸懵逼的暗卫们:

    大师您编理由能编个稍微靠谱的吗?

    这技术含量都还不如那山下的道士。

    为了强行不准秀恩爱,也是很拼啊……

    而且,他们非常喜欢听这些话好吗?都是创作素材和灵感!

    就连一般不怎么有心理活动的夜都有些淡淡不满,好不容易让胥耳濡目染的机会,好可惜。

    只有苏子宸面带笑意,并未有什么意见,只是对着一处遥遥相指:“你们看,那是什么?”